陆少涵披着棉袄,提着鞋出屋,不高兴的冲着门外喊。

  这边小波受到惊吓,睁开乌黑的大眼睛,愣了一下,就扯着嗓子哭起来。

  陆思慧忙把他抱在怀里,皱眉看着窗外。

  玻璃上全是冰花,根本就看不清楚外面的情况。

  “少涵,问清楚再开门,不要随便开门。”

  她冲着弟弟喊了一声,晋琛没在家,基本上都是女人,少涵只是半大小伙子,没什么战斗力,家里每天收这么多现金,难免被外人惦记,还是小心为上。

  “是我,嫂子,您快点出来,妈不行了。”

  赵晋川的声音在门外传进来,听着很急,但陆思慧却不想给他开门。

  “和我没关系,你走吧!”

  她毫不留情的拒绝,这也许又是这娘俩用的苦肉计,她和他们纠.缠不起。

  “嫂子,以前的事您别记在心里,妈真的不行了,烧的很厉害,去医院我也没钱。”

  赵晋川在门外气的直咬牙,但还是得好言好语的商量陆思慧。

  “和我没关系,那是你当儿子的事,我和你大哥离婚了,别来找我。”

  陆思慧毫不客气的拒绝,她不会烂好心,有病不去医院?送来她家?明显就是阴谋诡计。

  “你愿意管就管,不管拉到,反正我也没钱,就扔在你门口了,死了也是晦气你。”

  赵晋川看着昏迷的老妈,咬咬牙,干脆扔在陆思慧门口不管了。

  “姐,他走了,把你婆婆扔到咱们家门口了。”

  陆少涵从门缝往外看,大月亮地,看什么都清清楚楚的,老太太被扔到地上,赵晋川扬长而去。

  “出去看一眼。”

  陆思慧再次刷新道德观,这个赵晋川太不是人了。

  她主要想看看婆婆是真病,还是装的,如果是装的她也不会管,但真病的话,在外面冻一.夜,人非冻死不可。

  陆思慧把孩子交给干妈,她跟着弟弟一起出去,月亮照在马春妮身上,她人半歪在雪地里,头贴在雪里,一动不动,也看不出是死是活?

  “我看看。”

  陆少涵走过去,伸手摸了摸马春妮的脑袋。

  “姐,发烧了,很烫。”

  入手像是摸在火炉上,陆少涵看向姐姐,这不是装的,怎么办?

  “送医院吧!赵晋川也配称之为人。”

  陆思慧气的直摇头,就算是不认识的人,她也做不出见死不救的事,和弟弟把婆婆送到人民医院。

  “少涵,去厂子找你姐夫,姐在这边守着。”

  马春妮进了急诊室,陆思慧就安排弟弟去找赵晋琛。

  赵晋琛听到消息后,急忙和小舅子一起来到医院。

  马春妮已经出了急诊室,此时被安置在病床上,胳膊上点着吊瓶,药水一滴滴的流进她的血管里。

  “怎么样?”

  陆思慧正拿着毛巾放在她额头上做物理降温,听到门响,回头看向他。

  赵晋琛小声问她,陆思慧摇摇头:“情况挺严重的,烧到41度,你那个缺德的弟弟还把她扔到咱家门外不管了,医生说已经烧成肺炎,比较麻烦。”

  陆思慧说起来就气的不行,生他养他的母亲,有病了扔给外人,这人是活牲口。

  “都怪我。”

  赵晋琛自责的低下头,早知道就该把老太太送到招待所去,不该让她和赵晋川一起走。

  “怎么回事?”

  陆思慧压低声音问他,赵晋琛就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这事还是在你弟弟身上,我看了,老太太身上没穿棉袄,这样的天气不穿棉袄,就算是壮小伙也受不了。”

  陆思慧气的脸都红了,头一次见到这么恶劣的人性。

  “也怪我,不该......”

  赵晋琛心疼的看着马春妮,不管怎么说,这事也有他的责任,不是怕沾上甩不掉,也不会让妈受这么大的苦头。

  陆思慧深深看了他一眼,有句话她没好意思说,以前就有狼来了的故事,还是马春妮自己做的太过分,让儿女对她失去了信任。

  马春妮昏迷三天,睁开眼看到的是大儿子和大儿媳妇,顿时眼泪都流下来了。

  “晋琛,思慧,妈对不起你们,妈错了,这次我看清楚谁是人,谁是鬼了。”

  马春妮哭的很凄凉,她病了,求晋川把她送到医院,他一句没钱,让她去找大儿子,就不管了。

  后来她越烧越厉害,虽然昏迷了,不过还是有意识的。

  赵晋川借了硬板车拉着她进城,她还以为是给自己去看病呢!

  结果扔到儿媳妇家门口就不管了,如果思慧真不出来看一眼,她会被活活冻死。

  人经历过生死,才知道谁好谁坏,所以她现在的眼泪是真心的。

  “妈,别说了。”

  赵晋琛拿着毛巾帮她擦眼泪,陆思慧默不作声的打开饭盒,这是干妈派大妹送来的早饭。

  为了给马春妮补充营养,干妈天天给她熬鸡汤。

  “喝鸡汤吧!”

  她把鸡汤倒在碗里,也没喊妈,就这样递给她 。

  马春妮流着眼泪看着她:“思慧,妈错了,你和晋琛复婚吧!妈保证再也不来打扰你们,真的,也不要你们一分钱。”

  陆思慧狐疑的看着她,到现在她还是不相信她,这女人太能作妖了。

  “妈,先别说这些,喝点鸡汤,我丈母娘天天给你熬。”

  赵晋琛扶起马春妮,坐在床边一勺一勺的喂她喝。

  “你干妈人不错,是妈不讲理,回去跟她说句对不起。”

  马春妮边流眼泪边喝鸡汤,一碗鸡汤喝光了,赵晋琛拿着毛巾帮她擦嘴。

  她感叹的和儿子说,以前她那样对思慧干妈,她还以德报怨,让她很感激。

  “妈,我来看你了。”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