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端菜的活我来。”

  看到陆思慧进屋,赵明艳讨好的过去,陆思慧淡漠的把菜放到桌上,没吭声转身出去。

  这是冷着她,让她有自知之明早点离开。

  这人不能给笑脸,否则会赖着不走的。

  赵明艳怨毒的看着她的背影,在心里嘀咕:“牛什么?我大哥要是不要你,看你怎么哭?”

  陆思慧家里在忙着准备年夜饭,她家的门外有个鬼头鬼脑的人,嫉妒的看着那两个大商店,还有那一趟好房子。

  外面天寒地冻,她冻得抖成筛糠,却不愿轻易离开。

  三十晚上,街面上几乎没什么行人,服装店一直很忙,四点多才准备关门,可闸板还没等放下呢!连着几声啪啪的声音,窗户玻璃被人砸碎了。

  屋里的小娟和几名服务员都吓坏了,小娟第一个反应过来,想冲出去的时候,被一名服务员拉住。

  一块大砖头带着风声把最后一扇玻璃砸碎,小娟幸亏没出去,不然就会被砸中脑袋。

  “这谁啊?”

  她挣开拉她的服务员,冲到商店外面,天黑视线受到阻碍,但是她看到有个黑影闪身进了胡同,离得远,看不清楚是男是女?

  她迈步就要去追,被两名服务员死死拉住。

  “小娟,不能追,万一他躲在胡同里,你过去就是一砖头,大过年的,别让自己受伤。”

  这么一耽搁,眼看着黑影消失在胡同里。

  屋里面的陆思慧听到外面的声响,急忙跑出来,陆少涵拎着擀面杖,周大娘举着菜刀,剩下赵明艳则装啥都不知道,不肯出去。

  她才不会让自己处在危险中呢!

  “怎么回事?”

  陆思慧看着一排三扇大窗户都被人砸碎玻璃,地面上有摔碎的红砖,红砖上竟然包着烧纸?

  大过年的,谁这样恨自己?竟然用这种缺德的手段?

  “我们准备关门,在盘点的时候,就被人砸了玻璃,出去找了,有人钻进胡同,我追过去,她们不让。”

  小娟气的脸都白了,愧疚的看着陆思慧,没看好店。

  “我去看看。”

  陆少涵年轻气盛,拎着擀面杖朝着胡同就跑。

  “小心点。”

  陆思慧急忙冲着他背影喊,她心里担心的和那两个服务员差不多。

  晋琛骑着自行车回来,远远就看到自己家店门口围着几个人,他加快了速度骑过来。

  “怎么了?”

  “晋琛,你快去胡同里看看,有人砸了咱家玻璃,少涵过去看了,我怕他有危险。”

  看到丈夫回来,陆思慧接过自行车,催促赵晋琛跟过去看看。

  等赵晋琛过去时,看到小舅子拎着擀面杖气愤的回来了。

  “姐夫,胡同里没人,让他跑了。”

  大过年被人砸玻璃,谁心里都不舒服。

  “报警。”

  赵晋琛马上做出决定,能包着烧纸砸玻璃的,一定是恨她家的人。

  警察来了之后,把砖头,烧纸,以及满地的碎玻璃都拍了照,并且有专门的人员开始把证据装袋。

  “烧纸上有字。”

  装证据的警察突然喊了句,陆思慧被吸引了,忙过去看了一眼。

  “陆思慧,你不得好死,你全家都活不过今天。”

  烧纸上像是用血写的字,歪歪斜斜,看的出对方没什么文化,错别字好几个。

  陆思慧脸色苍白,紧咬牙关,这话说的太恶毒了,大过年的,诅咒他们全家过不去年,这是有多恨自己?

  “你们把结过仇的人给我一个名单。”

  这太明白了,就是有仇啊!警察有了侦查方向。

  本来这是小案子,但是架不住这事情做的有些过分,小事不管,容易发展成大事。

  “好,我这就写。”

  陆思慧转身回屋,仔细想了想,之前开除的顾秋彤走的时候很是不甘心,骂骂吱吱的,她有嫌疑。

  赵晋川在自己这边占不到便宜,他也有嫌疑。

  张八一,调.戏自己不成,被拘留罚款,也有嫌疑。

  再就是老家的二叔一家,但是离得远,应该不是他们。

  丁美娇?她觉得自己和她谈的很好了,应该不会再来捣乱,所以她没有写上她的名字。

  潜意识里,认为就不是她。

  “会不会是丁美娇?”

  赵晋琛反倒怀疑她,主要是她之前的行事风格,让他不相信她了。

  “写上吧!警察会去调查的。”

  陆思慧想了想,这才填上她的名字。

  “警察同志,这是我能想到的,有过节的人,结怨原因我都写在纸上了。”

  陆思慧把写好的名单交给警察。

  “行,我们会调查的,收拾吧!都侦查完了。”

  警察准备回去,陆思慧和赵晋琛挽留他们在家里吃饭。

  “警察同志,大过年的,留下一起吃顿饭吧!”

  “不吃,我们还得回去值班呢!”

  警察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披风戴雪,很辛苦,也很负责任。

  “收拾吧!只能等到初六商店开门才能去割玻璃。”

  赵晋琛皱眉,这种情况下他也不能回厂子值班了。

  给宁凯旋家打了电话,把情况说了一下,那边宁凯旋眼珠一瞪,年夜饭都不吃了,开车几个厂子转了一圈。

  在玻璃厂找来人,连夜给他家安玻璃。

  “谢谢大哥。”

  陆思慧感激的看着宁凯旋,自己家有什么难事,他都是第一个到场。

  “谢什么?和大哥别老说谢字,今晚的年夜饭在你家蹭了,我家做的不好吃。”

  宁凯旋打趣一句,不让陆思慧感到愧疚。

  “妹子,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这是多恨你,大过年的用血诅咒你?”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