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几个怀疑的人,警察去调查了,相信很快就能出结果。”

  “是不是丁美娇干的?”

  宁凯旋眼睛一瞪,最先想到的就是这个女人,歹毒,心思阴沉,是他对这个女人的评价。

  “不清楚。”

  陆思慧摇摇头,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就是不相信是丁美娇做的。

  “干妈,过年好。”

  说话的时候,宁凯旋看到干妈忧心忡忡的出来,笑着迎过去,清朗的声音,听着很欢快。

  “能好吗?大过年的被人砸玻璃。”

  周大娘心里窝火,老人家忌讳多,她看到那带血的烧纸,就觉得犯寻思。

  “干妈,这是给咱送财呢!”

  宁凯旋搂着她肩膀,笑着安慰她。

  “屁,我怎么没看出来?”

  周大娘心里有气,说话里就带出了粗语。

  “您看红砖是红的吧?血是红的吧?这叫鸿运当头,玻璃碎了叫做岁岁平安,你说这人是不是来给送财的?”

  宁凯旋挑眉笑着,从他嘴里说出的话,假的听着也像是真的。

  “你这么一说,干妈心里就不那么堵得慌了。”

  周大娘拍了他一下,被他逗乐了。

  “大过年的,别和阴险小人生气,咱们越高兴,他越难受,咱们难受,就换做他高兴了。”

  宁凯旋搂着干妈的肩膀白白话话的进屋了,一进门就看到他最不想看到的人。

  “凯旋哥,过年好。”

  赵明艳看到他来了,眼中闪过惊喜,她没想到会在今天遇到他。

  还以为过年期间他不会过来呢!

  几个月没看到,他更有男人味了。

  “嗯,你怎么来了?”

  宁凯旋冷哼一声,没好气的问她。

  这女人来,就是想算计妹妹,他不高兴。

  “我来看我大哥和嫂子。”

  赵明艳委屈的看着他,自己看到他那么开心,他看到自己却是一脸反感。

  声音里透着难过,眼神哀怨的看着宁凯旋。

  “啧。”

  宁凯旋被她看的闹心,不愿意和她废话,直接去二妹手里看大外甥。

  “想舅舅没?给你个大红包,给舅舅乐一个。”

  小波在看到他后,笑的咯咯的,小孩子不知道家里发生什么了?无忧无虑,开心的很。

  孩子的笑声驱散几个大人心头的阴霾,陆思慧脸上也有了笑容。

  没必要为了小人影响过年的心情。

  “大哥,吃饭吧!”

  她开始张喽开饭,四点多吃一顿,晚上十二点再吃饺子,正好。

  “好,这一桌菜都是我爱吃的。”

  宁凯旋看着陆思慧笑了,迈开大长腿不客气的坐到桌上,目光斜睨赵晋琛。

  “别端着了,赶紧过来陪我喝酒。”

  “你还喝,没脸。”

  赵晋琛打趣了他一句,脱下棉袄,里面穿的是一件浅灰色的毛衣,这可是陆思慧亲手给他织的。

  把棉袄放回屋,看到宁凯旋还穿着大衣,拍了他肩膀一下。

  “脱了棉袄,咱哥俩好好喝点。”

  “忘了。”

  宁凯旋嬉笑着站起来,进干妈屋脱下长款棉大衣,穿着紫红色的羊毛衫,黑色的西裤走出来。

  赵明艳几乎移不开目光了,这男人太帅了,举手投足都是贵族气质,紫红色穿在他身上一点不违和,反倒像是只有这种颜色能配上他似的。

  “干妈,我在你家蹭了一年饭了,您烦我不?”

  宁凯旋搂着干妈肩膀嬉皮笑脸的问她。

  “你说呢?”

  周大娘就稀罕这个干儿子,总能逗的她很开心。

  “不烦,我这么英俊潇洒,妙言趣语的干儿子,你上哪里找?”

  宁凯旋大言不惭,不过,就他这么插诨打趣,家里的气氛热闹起来。

  “都上桌,挤挤差不多能坐下。”

  周大娘抱起虎子,让她挨着自己坐。

  大妹,小妹还有二丫,坐不上桌,小娟起来拿着盘子,每样菜都给他们夹了一点。

  “孩子多,明年得买大点的桌子了。”

  陆思慧看到家里人丁兴旺,感慨了一句。

  以后几个小的都大了,不能总在一边吃饭,看着像是受气似的。

  “我看也是,你家又多了一口。”

  宁凯旋眼角扫向赵明艳,对她这种死皮赖脸的人,没好话。

  一直偷偷看他的赵明艳被他瞪了一下,吓得急忙低下头,心脏扑通通的乱跳。

  她因为痴迷宁凯旋的外貌,根本就没注意他指的就是自己。

  “凯旋啊!过年又涨了一岁,都二十八了,该把娶媳妇的事重视起来,干妈觉得那个于娇娇不错,你就别再挑三拣四的了。”

  周大娘夹了一个鸡腿放到宁凯旋碗里,又开始操心他的婚事了。

  “干妈,这事您就别操心了,于娇娇是南方人,和我不合适,我爸妈这几天已经轮番轰炸了,您就让我耳根清静一些吧!”

  宁凯旋苦着脸看着干妈,在家被逼婚,躲出来还被干妈唠叨。

  他有种心力交瘁的感觉,好像只要自己一天不娶媳妇,就别想着耳根清净。

  “凯旋,干妈说的没错,你是得抓紧了,到三十岁,就是老男人,没人要你。”

  赵晋琛拎着白酒给宁凯旋满上,他这不是吃醋,是真心为了宁凯旋好。

  知道他心里有过思慧,但现在他相信宁凯旋是个光明磊落的人,既然和自己兄弟相称,就不会再想思慧。

  “哈,反正有地方吃饭,我怕啥?娶媳妇多麻烦,再生个孩子, 天天我就得围着她们娘俩转,还不如现在这样好呢!”

  宁凯旋滋溜抿了一口酒,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赵晋琛,那意思你现在就和妇男差不多,哪有我潇洒。

  赵明艳怨恨的偷偷瞄了眼周大娘,敢把宁凯旋推给别的女人,这老女人真可恶。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