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秋花开始只是着急来闹,没想到闺女真被赵晋琛杀了,气痛攻心,喊着喊着晕过去了。

  “快掐人中。”

  周围的邻居看赵晋琛的目光都带着怀疑,这让他有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

  混乱中,还是村长反应快,过去猛掐张秋花的人中。

  “哎呀,我苦命的闺女。”

  张秋花悠悠醒过来,睁开眼就开始哭起来。

  “婶子,我真没看到你闺女,咱们快去公安局报警吧!”

  赵晋琛深吸一口气,自己被妹妹栽赃陷害,对她仅有的兄妹之情都没了。

  看都不看捂着腿在地上哭嚎的赵明艳,望着张秋花,事情既然出了,他只能配合警方调查。

  “杀人凶手,我一定要让你给我闺女偿命。”

  陆思慧在服装店里,看着络绎不绝的顾客,心里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

  眼皮一个劲的跳,心像是悬在悬崖边,惶恐不安,让她很难受。

  “思慧,看咱家这生意,过完年还这么好。”

  郭秀芝忙出一头汗,总算忙乎完,看到陆思慧闷闷不乐,过来笑着和她说话。

  “嫂子,我总觉得不安,像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似的?”

  “能有啥事?对了,是砸玻璃的事情吗?我听说了,警察抓到人没有?”

  郭秀芝关心的问陆思慧,这人不抓到,没事就来砸一通,也是挺吓人的。

  “没有,一直没消息。”

  俩人说着话,就看到两个警察进屋了,眉眼威严的扫视一圈,陆思慧急忙迎上去。

  “警察同志,是知道谁砸玻璃了吗?”

  “谁是陆思慧?”

  警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严肃的问出她的名字。

  陆思慧愣了一下,这看着怎么像是要抓人的态度?

  “我是陆思慧。”

  她大方的承认,没做犯法事,她自然是不害怕的。

  “跟我们走一趟,有人告你杀人。”

  警察的话说出来,仿佛是一个惊雷,陆思慧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

  “您是不是开玩笑呢?或者是找错人了吧?”

  “谁有时间和你开玩笑?跟我们走一趟。”

  警察面容冷峻的瞪了她一眼,虽然看这姑娘的容貌,不像是穷凶极恶的杀人犯,但是既然有人告了,就得协查。

  就这样,陆思慧被戴着手铐推上了警察,屋里的郭大姐和服务员都懵了,买货的顾客议论纷纷,有些都要交钱的,也不买了,扔下衣服就走。

  这年代,谁都不愿意搭理犯法的人。

  陆思慧被带到公安局,在路上她不停的追问,到底是什么事?死的是谁?

  警察没搭理她,就让她老实点,闭嘴。

  到了公安局,陆思慧也问累了,等着警察问自己吧!

  她被直接带到了审讯犯人的审讯室,这让她有些哭笑不得。

  “姓名?”

  警察严肃的瞪着她,那边有记笔录的已经拔开钢笔帽准备记录了。

  杀人可是大案子,那边也派刑警和法医去陆思慧家搜查,全套按章履行,一样不少。

  “陆思慧。”

  陆思慧深吸一口气,老实的回答。

  “年龄。”

  “二十一岁。”

  “知道为什么带你来这里吗?”

  “不知道,我问了你们一路了。”

  陆思慧已经平静下来,该来的跑不了,等着警察说出到底是谁死了?怎么就怀疑到自己头上了?

  “你有个堂妹叫陆思瑶吧?”

  警察见她如此淡定,皱眉问正题。

  “是,已经一年多不见了。”

  陆思慧心里咯噔一声,隐隐有些不安,难道是她死了?

  “你婶子把你告了,说你和你丈夫一起杀害了陆思瑶,对此你认不认罪?”

  警察眼神冷厉起来,面前的女人,是不是太沉静了,一点没看出心虚。

  她这样只有两个可能性,一是,心理素质超强,二是,她没杀人。

  “笑话,陆思瑶在M市,我在S市,试问我怎么杀她的?天高路远,难道我还会飞不成?”

  陆思慧冷笑一声,回答的声音就带着几分不客气。

  “老实点。”

  记笔录的警察抬起头,严声命令她。

  “我很老实,一直都配合你们的询问,但是莫须有的罪名我不认。”

  陆思慧毫无惧色的看着他,没犯法,自然啥都不怕。

  “陆思慧在农历二十九的时候,和你丈夫坐同一辆火车来到S市,同行的还有你小姑子,她证明是你们两口子杀害了陆思瑶。”

  警察觉得她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扔给她一枚重弹。

  “你说什么?我小姑子赵明艳吗?”

  陆思慧震惊的看着警察,做梦也想不到,她这个小姑子会这么害他们夫妻。

  “对,她是证人,陆思慧你应该知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道理。”

  陆思慧笑了,笑的前仰后合,那个赵明艳玩的一手好陷害啊!

  “老实点,笑什么?”

  警察皱眉看着她,这是被吓傻了吗?

  “警察同志,这是我听到最可笑的诬陷了,既然她做证人,那么你们可以问问她,我在什么地方杀死的陆思瑶,因为什么?之间又发生过什么冲突?还有,尸体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总不能她红口白牙的陷害,就说我和我丈夫杀人了吧?不需要证据吗?”

  陆思慧有条有理的回答,让警察对面前的这个小女人刮目相看。

  “这些我们都会调查的,M市的同事已经发出协查令了,你现在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还有,从二十九到现在,你和赵晋琛都去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有谁能证明?”

  警察目光锐利的盯着陆思慧,让她想清楚再回答。

  “我一直留在家里,二十九还算是忙,店里有顾客可以证明,晚上我没出门,家里一大家子人可以给我证明,至于赵明艳,她是二十九晚上来我家的,同行的人里根本就没有陆思瑶,她这是诬陷,请你们严查。”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