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爸爸来了?估计没好事。”

  宁凯旋听后,用胳膊肘搥了赵晋琛一下,满眼的担忧。

  “我知道。”

  赵晋琛忍不住皱眉,他清楚,没好事。

  “你妹妹真是阴魂不散。”

  宁凯旋打了一个寒颤,又想起自己做梦被赵明艳追着亲的画面,心里一阵恶寒,

  赵晋琛回到家,看到父亲眼里都是红血丝,头上几乎都是白发,看不到多少黑发。

  人看着瘦了好多,也老了好多,精神疲惫,坐在那发呆。

  “爸。”

  赵晋琛眼底闪过一抹心疼,走过去喊了一声。

  “回来了。”

  赵大山听到大儿子的声音,眼底闪过一抹亮色,慈祥的看着他,不管怎么说,能有这一个好孩子,也知足了。

  “爸,您怎么来了?”

  赵晋琛坐在爸爸身边,声音低沉的问他。

  “还不是为了你妹妹的事。”

  赵大山低声说了句,有些没脸看儿子。

  闺女陷害他杀人了,差点让他吃枪子,自己还来让他别告明艳。

  “爸,如果是妹妹的事,您别说了,我不原谅她,法律怎么判都是她罪有应得。”

  赵晋琛直接拦住爸爸,不让他再往下说。

  这事他和思慧商量过,一致认为,如果这次放过赵明艳,以后她会更加得寸进尺。

  “晋琛,爸爸支持你,我也是这样想的,小小年纪心思歹毒,得让她受点教训,可你.妈大病不起,发烧还喊着你妹妹的名字,爸爸也没办法。”

  赵大山重重叹了一口气,马春妮这次病可不轻。

  “妈病了?什么病?”

  赵晋琛不关心赵明艳,但是对马春妮,他还是割舍不下。

  “发烧,说胡话。”

  赵大山这次出来也是托村长媳妇帮着照看呢!马春妮说了,如果看不到闺女出来,她死不瞑目。

  至于嫁人这件事,她同意自己的说法,老王家别看穷,但是人家不错,老实本分,王忠义喜欢明艳好久了,能对她好。

  “那还不送医院?”

  赵晋琛听后着急了,发烧能引起很多疾病,爸爸怎么还把她自己扔在家里。

  “农村人,皮实,不碍的,我买了安乃近给她吃了。”

  赵大山自己有病也是这样,买点药糊弄一下,基本上也都能好。

  “这不是胡闹吗?前几天,我们厂有个工人发烧没当回事,后来烧成肺炎了。”

  赵晋琛急的站起来,陆思慧听到公公来了,忙完手里活过来看他,进门就听到赵晋琛拔高的声音。

  “对啊!爸,得赶紧把妈送医院去。”

  她也同意赵晋琛的意见。

  “思慧啊!能不能请你和晋琛跟我回去一趟,出一个不追究的证明,你.妈说明艳不出来,她死不瞑目。”

  和儿子说的时候赵大山都觉得没脸,和儿媳妇说,就更不好意思了。

  “爸,咱不能再这样姑息赵明艳了,这次不是我大哥代表厂子出面,晋琛到现在也出不来,她心思这样狠毒,我们不想原谅她。”

  公公的话,陆思慧早有心理准备,她直接拒绝了。

  “思慧,这样吧!你们跟我去一趟,行不行到时候再说好不好?”

  赵大山没脸看着儿媳妇,低着头小声说着。

  “爸,我们去也就是把妈送到医院,还是算了吧!给您拿点钱,您就把她送去吧!”

  陆思慧其实怀疑公公是骗自己和晋琛的,婆婆怎么就那么巧生病了?

  “思慧,爸自己弄不来,没啥文化,去医院发蒙。”

  赵大山脸红了,可没办法,马春妮病的重,如果闺女真被判刑了,那她可能就会撒手人寰了。

  所以,他就是骗也要把他们两口子骗回去。

  其实也不完全是骗,马春妮的确病的很重,他很担心。

  “那行吧!我们跟您回去看看。”

  陆思慧也很想看看婆婆是不是真病了?

  如果是为了赵明艳骗自己,那以后她也有话说,指定不会让他们得逞就是。

  就这样,陆思慧和赵晋琛跟着赵大山回了M市。

  在火车站没有耽搁,直接雇车回的靠山屯。

  刚到家,就看到村长和二叔把马春妮抬上毛驴车,她昏迷不醒,脸色红的吓人。

  “老婆子?”

  赵大山冲过来握住马春妮的手,大声呼唤她。

  陆思慧看的清楚,婆婆不是装的,几个月不见,她瘦的都脱相了,两腮和眼窝深陷,看着只比骷髅多一层皮。

  “老赵,你可回来了,嫂子病的不行了,赶紧送医院。”

  李耀祖看到赵大山,焦急的对他嚷起来。

  媳妇都病的这么重了,怎么还为了那个死丫头,跑去S市呢?

  “晋琛,思慧,你们回来的正好,赶紧把你.妈送医院吧!”

  看到赵晋琛和陆思慧也回来,李耀祖冲着他说了句。

  赵晋琛和爸爸一起抬起妈,让妈舒服的躺在褥子上,看到她病的这么重,赵晋琛难过的眼圈都红了。

  他是有多不孝,都不说回来看看妈妈。

  “我去拿暖壶和饭盒。”

  陆思慧冲进屋里,住院还得拿点换洗衣服,速度够快了,出来还被村长埋怨。

  “耽误时间,快点上车吧!”

  他说着也坐上车,热心的很。

  马春妮被送到医院,抢救一番,打了点滴被推到病房里。

  “医生,我妈是什么病?”

  “肺炎,而且她肺部的阴影很大,我们怀疑是.....癌。”

  医生把片子递给赵晋琛,病人有吐血的症状,形容枯槁,再配合这片子,他觉得像癌症。

  赵晋琛如遭雷击,倒退着跌坐在长椅上。

  他听说过癌症,那是绝症,妈怎么得这种病了?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