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秋花不止没有松手,反而是脱了鞋,不管头还是屁.股,打的十分用力。

  咬牙切齿的样子,哪里还像亲生母亲?

  陆少成兔死狐悲,看到姐姐,再想到自己,他愤恨的喊住张秋花。

  “你住手,谁害的我?还不是你?心思不纯,害我没了腿,让爸爸坐牢,你是陆家的罪人,是最可恶的恶毒女人。”

  他指着妈妈的鼻子破口大骂,只是骂着,还不解恨,看到扫炕的扫帚,摸起来朝着张秋花脑袋上砸。

  “你现在吃的,喝的,也是村长可怜我和我姐,找县里申请的粮食,你有什么权利骂我们?”

  他怒吼的声音,震得梁上的灰尘扑簌簌的落下来。

  扫帚重重的砸到张秋花的头上,她愣愣的捂着额头,不敢相信的看着儿子。

  自己在他心里就是这样的地位吗?

  陆少涵眼里的恨意,把她吓得落荒而逃。

  “姐,起来。”

  陆少成趴在炕边喊陆思瑶。

  她一动不动的仰面躺在地上,头发凌乱的像是一个疯子。

  脸上是一道道的掌印,那都是她亲生母亲给她留下的。

  地面上,散落着几缕头发,张秋花打自己闺女的时候,真是下了狠力。

  “姐。”

  陆少成看到像是没有灵魂似的姐姐,有些慌了,大声的喊她。

  陆思瑶的眼角流下泪滴,一滴滴冒的很快,最后泛滥成灾。

  “呜呜,我才是作孽了呢!不然怎么会是你的闺女?”

  突然,她像是疯了一样坐起来,拼命打自己的脑袋,哭喊的声音传出屋里,被院里的张秋花听到。

  她傻傻的坐在凳子上,望着天边悠然飘过的白云,浑浊的眼泪泉涌冒出来。

  她的生活怎么变成这样?儿子女儿都恨她?可这又是为了什么?

  陆思慧,都是你这个死丫头害的。

  她始终不肯承认,是她的自私和贪欲害了一家人......

  出殡的日子定在第二天,按照喇叭匠老刘头的话说,是出殡的好日子。

  赵晋琛也听他的,其实他根本就不信这些,定日子越近越好。

  赵大山在村里人缘不错,虽然大伙都讨厌马春妮,可都会给赵大山面子,来参加葬礼。

  “晋琛那!明天乡亲们来帮忙,咱不能让人家白帮,准备些吃喝,白事也要预备酒菜的。”

  赵大山强打精神嘱咐儿子,他这人要面子。

  “我知道了,今天就去市里买菜。”

  赵晋琛点头答应,出门去找二叔赵国庆,借他的毛驴车进城。

  平日的时候,赵国庆早就进城了,嫂子没了,大哥心情不好,他跟着里外张喽。

  今天带人去选好坟地,安排好明天挖坑的村民,这都是他在忙乎。

  赵晋琛来的时候,他刚进屋,连口水还没喝呢!

  “二叔,我想借你毛驴车用一下。”

  赵晋琛进门先和二婶打了招呼,然后看向二叔说。

  “行,二叔帮你套车,要去买东西吗?”

  赵国庆喝了口水,就往院里走,边走边问。

  “是,明天来的乡亲,要安排一顿饭菜。”

  赵晋琛回到村里就马不停蹄的忙乎,这会儿也很疲惫。

  “二叔陪你去,白事确实得安排。”

  赵国庆点点头,他认识的人比较多,和侄子一起去,帮他买东西比较好。

  “谢谢二叔。”

  赵晋琛帮着二叔驾橼,不过,他显得有些笨手笨脚。

  “得了,这毛驴倔,再踢到你。”

  赵国庆阻止侄子,自己很快把车驾好,牵着毛驴往院外走。

  “哼,娶了灾星,不怪你.妈会死。”

  俩人刚出门。迎面就遇到张秋花,她朝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看着赵晋琛故意大声喊了一句。

  她就是要让赵晋琛听见,自己过的不如意,也不想陆思慧姐弟太得意。

  这时候说这话,换做小心眼的男人,自然会怀疑媳妇克死自己妈。

  “会说人话就说,不会就学畜生叫。”

  赵晋琛双眼喷火,再不懂事的人,也不会在人家母亲刚死的时候,跳出来说这番阴阳怪气的话。

  “张秋花,你嘴上积点德吧!”

  赵国庆也没好气的训她一句,什么人呢!

  那可是你的亲侄女,不余遗力的坑她,心是黑的吗?

  张秋花想再骂两句,但是对上赵晋琛喷火的眸子,吓得没敢再吭声。

  要知道,丧事的时候跑去家属面前胡言乱语,就是挨顿打,也没有人会向着她。

  灰溜溜的进屋,把门关好。

  虽然没得到便宜,但是她自我感觉不错。

  “妈,咱们好好做人吧!”

  陆思瑶受了连番打击,心念转了,她觉得这都是自己和妈的报应,再做恶事,以后弟弟和自己会更倒霉。

  “什么话?好好做人,你意思我是畜生呗?养活你还骂我,你才是畜生,我打死你。”

  张秋花把一肚子气,又撒到姑娘身上,抓起扫帚对着陆思瑶劈头盖脸的打。

  陆思瑶双手捂着头,没有一声哭喊,只是用一双浑浊的泪眼死命的瞪着母亲。

  “打死我吧!这样活着生不如死,但是我告诉你,我恨你,做鬼都不原谅你。”

  张秋花被她的眼神吓住,停住手不敢再打,陆思瑶爬起来,理了理乱发,盯着母亲说了句。

  “你那是什么眼神?”

  张秋花往后退了一步,姑娘的话,像是一瓢热油,煎炸她的心。

  “我也恨你,一天就知道算计我二叔一家,结果,你越是算计,人家越有钱,你越穷。”

  陆少成也跟着姐姐一起怨恨的看着她,没了腿之后,他才算想清楚。

  “你们一个个的都反天了。”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