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耀祖看到这姐弟俩不敢靠近的样子,完全像是做了亏心的事情。

  眼眉一立,过去揪着陆少成的脖领子,把人拖到张秋花尸体身边。

  “我不要看,我不要看。”

  陆少成尖声喊叫着,双手死命的捂住眼睛,死活不肯看他.妈最后一眼。

  “我不过去,我不过去。”

  那边陆思瑶也跟着喊起来,双手抱着大树,一步不肯靠前。

  一阵旋风突然刮起,围着张秋花的尸体打转。

  蒙在她身上的布单飞起,露出她发青的脸,狰狞的眼神,像是在死死的盯着一双儿女。

  陆思瑶下意识的看过去,正好对上她妈死不瞑目的黑瞳,感觉自己像是被吸进黑色的旋窝。

  “啊”惨叫一声,“咕咚”躺在地上,晕死过去。

  那边陆少成也没好到哪里去,村长李耀祖把人提起来,他睁开眼睛对上张秋花的双眼,吓得眼前一黑,尿出来了。

  空气中都是尿臊味,姐弟俩的反应,加大村里人的怀疑。

  “呜呜.......”

  警笛响起,警察过来了。现场被拉起了黄.色的警戒线,目击的村民都被留下录口供。

  陆思慧不愿意再看下去,奇怪的是,张秋花一双儿女都被吓得不轻,她反倒是淡定的看着这一切。

  对她的死不瞑目,轻蔑的笑了。

  这时的她,多像前世自己临死时候的样子。

  满心的不甘,带着悔恨离开......

  抱着孩子朝山下走,她还有她的人生,今天安排完村里人,明天就和晋琛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因为出了张秋花的事情,赵家安排的吃饭时间就要往后推一推。

  陆思慧回家的时候,饭菜都做好了,院子里都是蒸馒头和炖肉的香味。

  陆思慧却没有食欲,抱着孩子进屋了。

  她自己静静的呆在西屋,听着小波无忧无虑的笑声,心里是从来没有过的宁静。

  警察调查还在进行,在死者张秋花脚底下找到一个生辰八字,上面的名字写的是陆思慧。

  下午吃饭的时候,村长媳妇担忧的看着思慧。

  赵大山则是满脸寒意,这个张秋花临死都要害儿媳妇。

  这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只因为过的比她好?还是因为她过的不如意?

  可这一切,不是她自己造成的吗?

  村里人说着悄悄话,有说张秋花自作自受,也有人认为陆思慧有钱了,应该帮帮二婶一家。

  有再多的仇恨,都是一家人,过去就算了,还能记一辈子?

  毕竟,一笔写不出两个陆字。

  陆思慧才不管这些人说什么?她想的是早点离开,没有必要的大事,绝不回来。

  村长吃饭的时候,一直是愁眉苦脸。

  眼前张秋花死了,村里倒是能派人给安葬了,关键是活着的姐弟俩怎么办?

  一个干不了活,精神像是受刺激了,不是哭就是晕倒。

  另一个,残疾了,根本不能下地干活,这日子怎么过?

  村里没有这笔特别资金,有也是给五保户的,他们还够不上,专用资金得给那些人。

  “唉,这村长当的,闹心。”

  仰脖喝光杯子里的酒,还有一年时间,陆家山才能出狱,这一年时间,姐弟俩怎么办?

  “村长,你就报上去,看乡里面怎么说?”

  赵大山给他倒满一杯酒,小声劝他。

  老哥俩平时不错,说话自然是为他想。

  “乡里面已经给拨了粮食了,可现在是这姐弟俩都需要人照顾,一个疯疯癫癫,一个残疾,村里谁能照顾?”

  李耀祖愁眉苦脸,眼角扫向另一张桌的陆思慧,她现在是陆思瑶姐弟的唯一亲人。

  陆思慧抱着孩子,看着大伙吃饭,她不过是来坐着陪陪大家。

  婆婆没了,她现在是赵家的女主人,该做的,她都要做到位。

  村长和公公说的话她听到了,但是她不会烂装好人,把这两个人弄到她家去。

  “唉,实在不行,先把他俩送到敬老院去。”

  见陆思慧装作没听到一样,李耀祖叹口气。

  他没法说出让陆思慧管那姐弟的话,只得先把俩人送到敬老院,等陆家山回来再说。

  因为张秋花写了陆思慧的名字,警察跑来找她谈话,初步排除她作案的可能。

  张秋花是自杀无疑。

  晚上,陆思慧早早的躺到炕上,她很累,想睡觉。

  “思慧,我陪着你,不要害怕。”

  赵晋琛心疼的看着媳妇,他以为她在害怕,张秋花用这种狠绝的方式离开,换做一般人,都会迷信的。

  脚踩着陆思慧的生辰八字和名字,这种做法,连他这个大男人都觉得后脊梁骨冒寒意。

  “我不害怕。”

  陆思慧睁开水润的黑眸,目光平静的看着他。

  陆家姐弟害怕,那是因为他们做了亏心事,张秋花头上的伤口,是陆思瑶用刀砍的,陆少成是帮凶。

  不是张秋花跑的快,这姐弟俩都把妈杀了,到时候村长就不用烦恼。

  监狱里管他们的饭,还给地方住。

  “那就好。”

  赵晋琛深邃的眸子闪过一抹困惑,思慧是不是太淡定了,那双眼睛波澜不惊,如沉寂的死海,没有一点感情。

  关灯睡觉,明亮的屋里瞬间黑暗。

  今晚没有月亮,折腾一天没下来的雨,在半夜时候总算是下来了。

  雨打窗棂,在半夜听着,倒像是有人在外面敲打她家的窗框。

  赵晋琛掀开毯子躺在媳妇身边,陆思慧安静的保持刚才的仰面姿势,根本就没有动过。

  长臂伸过去,把媳妇搂进怀里,大手轻轻摩.擦她光滑的肩头。

  “思慧,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和儿子都不会离开,我们爷俩一起保护你。”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