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美娇突然开口,把她心里的计划说出来。

  “所以,报警的事,我就不去了。”

  她说完看向宁凯旋,以前觉得这男人就是花花公子,但是现在看他很讲义气。

  出事了,没有把责任都推到赵晋琛身上,自己大包大揽。

  赵晋琛只是被拘留,不然的话,没准会被判刑。

  “行,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丁美娇,你变了。”

  宁凯旋难得夸丁美娇,以前这个女人,坑了他,他也没放过她。

  按理说,自己那招登报道歉,大喇叭道歉,把她害惨了,关键时刻,她没来踩自己和晋琛一脚,还想办法帮他们?

  “分头行事,有消息我就派人去思慧店里告诉她。”

  丁美娇对宁凯旋点点头,他的夸赞,让她心里很舒服。

  就这样,三人兵分三路,陆思慧回家,宁凯旋去公安局报案,提供嫌疑人名单。

  丁美娇则去做一件大事......

  赵晋琛被拘留了七天,毕竟出事的时候,他没在厂里,拘留就是责任问题。

  时间到,自然就把人放出来了。

  回到家,看到爸爸已经来S市了,思慧没告诉他自己的情况。

  “晋琛,事情有眉目了。”

  陆思慧把赵晋琛拉回自己屋里,将宁凯旋报案的结果,以及丁美娇反馈的消息,都和他说了一遍。

  “我觉得还有内鬼,那机器被人动过手脚,小朱的手不是平白无故削掉的。”

  赵晋琛就是生产厂长,自然了解那些机器,以及操作人员的水平。

  别看小朱年轻,但是他一向稳重,干破开木头的工作,也有两年时间了。

  “这个穆建伟,太缺德了,为了一己私欲,害了小朱一生。”

  陆思慧再次感觉人性太可怕了,怎么可以这么坏?

  “对,人性可怕,我和公安局汇报了疑点,听说小朱也报警了。”

  赵晋琛点点头,没当这个厂长没感觉,现在真的觉得很累。

  “思慧,我不想再留在家具厂了,咱们自己在家干好了,把后面的车间扩大。”

  赵晋琛已经不愿意再回去,不是因为被拘留的事,而是觉得这块肥肉,不容易吃。

  “城里不会允许开厂子的,想自己干,就得去郊区买大院,不过执照不好批,到时候再说吧!”

  陆思慧摇摇头,这事只能从长计议了。

  十天后,丁美娇派人找陆思慧到桥洞见面,赵晋琛知道后,心中很不安。

  “会不会又有阴谋等着你?”

  “不会的。”

  陆思慧很笃定,换了身轻便的衣服,穿着平底鞋匆匆离开。

  赵晋琛想陪着她去,被她拒绝了,理由是丁美娇不让赵晋琛出现。

  “晋琛,怎么在这站着?”

  陆思慧刚走,宁凯旋就过来了,那边公安局在排查中,今天他又去了一趟,得到的答案是让他等消息。

  “凯旋,你快去.....”赵晋琛把宁凯旋派去了,主要他认为丁美娇单独找陆思慧,一定没安好心。

  “好,我这就去。”

  宁凯旋听后也这样认为,虽然有事先和丁美娇定好的约定,但是女人心海底针,他对这个女人始终不放心。

  十几天过去了,她一点消息都没有,他觉得,丁美娇就是耍他们呢!

  陆思慧匆匆赶到城东郊区的大桥下,她其实也奇怪,丁美娇为什么选在这里见面?

  “臭娘们。”

  刚到桥下,就看到桥洞里转出一个面色阴鸷的中年男人。

  陆思慧朝后退了一步,这人她不认识。

  “想坑我?”

  那个男人见陆思慧想跑,冷笑问她。

  “你是谁?”

  陆思慧压下心里的恐惧,厉声问他。

  感觉身后好像还有人,她猛地转身,看到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面目狰狞的瞪着自己。

  “你们想干什么?”

  陆思慧已经暗自观察过了,这周围很荒凉,除了树林,就是狂.野,人烟罕见。

  “把东西交出来。”

  面目阴鸷的男人对着陆思慧伸出手。

  “什么东西?”

  陆思慧皱眉看着他,这人说话没头没恼,她根本就没闹明白。

  “你们认错人了吧?”

  后悔没和赵晋琛一起过来,如今的场面,她想逃走很难。

  困难的吞了口口水,尽量拖延时间。

  “少装糊涂,丁美娇说她把东西交给你了。”

  后面的那个老头,显然没有面目阴鸷的中年男人沉的住气,他欺前一步,想来抓陆思慧的胳膊。

  “你说什么?我都没看到她。”

  陆思慧皱眉问他,这个丁美娇,果然不能相信她。

  “别他娘的装傻了,不把东西交出来,今天别想走。”

  中年男人声音严厉起来,那双小眼睛闪动着凶光。

  “丁美娇呢!你让她出来。”

  陆思慧来了脾气,就不信这俩人敢杀人,那可是要枪毙的。

  “把她揪出来。”

  中年男人对着老头使了一个眼色,陆思慧眼看着他进了桥洞里,不一会儿推出被五花大绑的丁美娇。

  “嗯嗯......”

  她发丝凌乱,脸上带伤,眼神惊恐,看到陆思慧来了,她冲着陆思慧拼命摇头,示意她快点跑。

  “你们这是非法拘禁,是犯法的,我劝你们赶紧悬崖勒马,不要一直错下去。”

  看到她这样,陆思慧顿时知道自己冤枉丁美娇了。

  她可以跑,但是未必有跑掉的可能,而且,害怕自己跑了,他们对丁美娇下毒手,她做不出这种自私的举动。

  希望用话威慑住面前的两个人,救下丁美娇。

  “哈哈,悬崖勒马?我们已经回不去了,这次不是赵晋琛和宁凯旋死,就是我们哥俩死。”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