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慧不知疲惫的重复人工呼吸的动作,地上的丁美娇,手指突然动了一下。

  宁凯旋不相信的揉揉眼睛,他认为自己看错了。

  下一秒,看到丁美娇的手全动了,这才确信她真的没有死,兴奋的冲着陆思慧大声喊起来。

  “思慧,思慧,她活了?”

  “根本就没死,就是憋住气了。”

  陆思慧虚脱的坐到地上,开心的看着丁美娇睁开眼睛。

  喜极而泣,紧紧拉住她的手。

  “你没有死,太好了。”

  丁美娇静静的看着她,眼神里的神情很复杂。

  她在迷雾中走的时候,耳边听到陆思慧不停的喊自己的名字。

  她的眼泪还落在她脸上,冰凉的一片。

  “思慧,谢谢你。”

  丁美娇哑声道谢,眼角有泪珠落下。

  宁凯旋凝眉看着她,突然觉得这女人很好,至少现在她很好。

  “我背你。”

  宁凯旋见陆思慧已经把丁美娇扶起来了,他过去蹲在她面前,让她趴到自己后背上。

  “有证据,磁带.....在桥洞里。”

  丁美娇虚弱的一笑,挣扎着说出来,人又有些发晕。

  “我们一起去找。”

  陆思慧扶她趴在大哥后背上,柔声对她说。

  三个人一起来到桥洞下,在一个乱草堆里,找到了那盒磁带。

  “还在这儿,我还以为.....”

  丁美娇在被穆建伟追的时候跑进桥洞,慌乱中,把磁带扔进乱草堆里。

  穆建伟随后追进来,但当时他的注意力都在丁美娇身上,就忙着抓她了。

  丁美娇边后退,边把草踢起来,盖在了磁带上面。

  “你真勇敢。”

  宁凯旋拿着磁带,目光灼灼的看着丁美娇,她此刻在他眼里形象空前高大。

  能有这智慧和胆识,十分令人敬佩。

  “我也是急出来的主意。”

  丁美娇被他夸的脸红,低着头不敢看他。

  陆思慧看着面前的两人,心念一动,嘴角勾起一道微妙的弧度。

  “大哥,您受累,把美娇背到医院,我去报警。”

  陆思慧把磁带小心放好,这可是美娇用生命保护住的。

  “没问题,美娇,哥背你。”

  宁凯旋喊的亲热,丁美娇脸上泛起不自然的红,反倒不好意思趴在他后背。

  陆思慧过去扶着她:“美娇,别客气。”

  陆思慧这么说,丁美娇再拒绝,就是小家子气了。

  咬咬唇,双手勾着宁凯旋的脖子,趴在他后背上。

  “走了。”

  宁凯旋双手托在她腿上,站起来大步流星的朝城里方向走去。

  丁美娇脸色涨红,上身努力向后斜靠,不让胸.前的一双贴到他健硕的后背上。

  这种姿势,她很累,一会儿双臂和腰就又酸又涨。

  就算是身体靠不上,呼吸里都是宁凯旋身上强烈的荷尔蒙气息,和淡淡的烟草味。

  这男人应该是用香皂的,他就算是出汗了,味道也不难闻,有股淡淡的清香。

  不像其他男人身上的汗味,和怪味,这是一个干净的男人。

  他的大手很有力量,托在她的大.腿上,手掌心很热,她就像是置身于火堆上。

  尴尬在她眼底浮现,就算是和赵晋琛处对象的时候,俩人也没有靠得这么亲密过,连手都没有牵过,第一次见面,俩人走路中间都能再放上俩个人。

  陆思慧在后面看着,突然觉得,大哥和丁美娇也算得上郎才女貌。

  这想法在心里一冒头,随后,就被她否决,大哥心高气傲,怎么可能看得上丁美娇?

  丁美娇被大哥整治过,自然也不会相中他,自己还是别胡思乱想了。

  救了丁美娇,拿到证据,绑架她的穆建伟和赵长水确实跑了。

  但是他们不着急,陆思慧拿着证据去公安局报案,宁凯旋背着丁美娇到医院检查。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陆思慧有伤,丁美娇的伤更重,绑架证据确凿,加上磁带的证明,穆建伟和赵长水,以及厂里做内应的木匠通通被公安局抓起来。

  抓穆建伟还费了很大的周章,事情败露后,他就跑了,跑到深山的亲属家躲起来。

  也是该着他倒霉,市里进行大排查,看看有多少人没有户口,就查到他了,结果发现他是逃犯,被扭送回S市。

  事情的真相水落石出,原来穆建伟不甘心自己就这么被踢出家具厂,再加上在新单位混的不如意。

  他就恨透了宁凯旋和赵晋琛,原以为厂子到他们手里,会很快倒闭。

  因为客户都在他手里掐着呢!没想到,这两小子有两下子,几个月时间,家具厂就由亏损转为盈利。

  最近听说宁凯旋在忙着搞个人承包,他觉得这是一个赚钱的好机会,这厂子不能到他手里。

  可宁凯旋的关系挺硬,他明着搞,搞不过他,这才想出,让厂里连番出事,厂里的安全出问题,领导是要受连带责任的。

  他这招也是太阴狠了,和宁凯旋有仇,想着夺取利益,你不能坑害工人,和厂里的利益。

  这又是伤人,又是放火,接着还闹绑架,他已经触犯法律,情节恶劣,等待他的是重罚。

  只是事情是水落石出了,宁凯旋还是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承包的事情不可能了,他被停职查办。

  赵晋琛作为主要生产厂长,自然也难逃其咎,也被停职写检讨。

  大体上,俩人就算是被赶出家具厂了,市里面派新厂长接任他们的职位。

  宁凯旋气的想拼命,他们两费尽心力搞红火的厂子,却是给他人作嫁衣裳。

  赵晋琛比他冷静,笑着趴在他耳边低语,宁凯旋听后,兴奋的猛点头:“我看可以,干就完了。”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