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娘转头看了眼思慧,只是家里几口人的话,这菜够吃两顿了。

  “晋琛的师傅,大哥,还有老张,我公公,晋琛,和一个你看了会骂的人。”

  陆思慧用背带把小波背在后背上,拿了一个拨浪鼓给他玩,自己跟着干妈一起忙乎起来。

  “我看了会骂?是谁?”

  周大娘听到这句,停止摘豆角的动作,皱眉问陆思慧。

  “是丁美娇。”

  陆思慧说完平静的看着干妈,等着她发怒。

  “她?请她干啥?思慧你傻了?不知道她对你男人一直念念不忘吗?不知道她差点害死你吗?”

  周大娘气的把豆角摔在盆里,才过几天舒心日子,思慧就忘了曾经的伤疤吗?

  因为那个女人,她怀着小波和赵晋琛离婚,因为那个女人,陆思慧被人传是不要脸的女人。

  躲都躲不及,还往跟前凑合?

  “妈,过去的事都过去了,这次大哥和晋琛出事,是丁美娇冒死骗到证据,惩治的坏人,帮他们洗清责任,这点还是可敬的。”

  陆思慧把丁美娇为了找证据,帮赵晋琛和宁凯旋,差点没被掐死的事情,告诉了干妈。

  “这事她做的是不错,但是,也可能他心里还有晋琛,所以才会冒险帮他的,你还是别和她走的太近了,毒蛇随时都会咬人的。”

  周大娘撇撇嘴,对一个人有了坏印象,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转变的。

  “美娇?”

  周大娘话音刚落,陆思慧就听到急.促的脚步声,掀开门帘,看到丁美娇踉跄的身影。

  她喊了一声,丁美娇反倒跑的更快了。

  结果,没看到脚底下的门槛,扑倒在地上。

  “哎呀。”

  她痛呼一声,手掌心,膝盖都传来钻心的疼。

  “怎么刚看到我就行大礼?”

  宁凯旋嬉皮笑脸的站在丁美娇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

  丁美娇扬起脸怒视他,眼底都是泪水,泫然欲滴,又被她努力憋住。

  “开个玩笑,哭什么?是不是摔疼了?”

  宁凯旋看到她眼里的泪水时,不再开玩笑,忙过去把她扶起来。

  这一看,手掌心都出血了,胳膊肘也青了。

  “哎呀。”

  这一站起来,膝盖钻心的疼,丁美娇差点又跌倒在地上,幸亏被宁凯旋及时拉住。

  “小心点,我没带压岁钱。”

  他又开始逗她,心里想,总不能看着漂亮的小姑娘哭吧?那多不绅士。

  “你......你欺负人。”

  屋里周大娘的话,让丁美娇一肚子委屈,再被宁凯旋戏谑,她再也忍不住眼泪,哭着低吼一声,推开他就跑。

  膝盖很疼,她努力忍着,只是这跑,看在宁凯旋眼里,就是瘸着快走。

  随着她动作飞起的泪珠,在阳光下划过一道五彩光芒,滴落在地上,混进泥土里不见了。

  宁凯旋傻傻的看着她瘸着走路的倔强的背影。

  有些搞不懂她哭什么啊?难道,自己真说错话了吗?

  “大哥,去把她找回来。”

  陆思慧背着孩子追出来,看到大哥来了,她忙给他分派任务。

  因为在她看,大哥嘴甜会哄人,死人都能被他哄活了,所以,他去劝回来丁美娇是小菜一碟。

  “啊?”

  宁凯旋愕然的看着妹妹,他去把人找回来?

  丁美娇好像是和自己生气呢!不过,他这么要面子,当然不会说不了。

  “行,我去,这事交给大哥。”

  宁凯旋硬着头皮答应,迈步朝着丁美娇消失的方向追过去。

  他的大长腿,跑起来一阵风,丁美娇腿疼,不敢快走,自然很快就被他追上。

  “回去吧!多大点事,我妹子请你吃饭,总不能到家门口转身就走吧!”

  宁凯旋追上丁美娇,伸手拉住她的的手腕,根本就没想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事。

  上次背她去医院,一路上,她柔.软的身体靠在他后背上,弄的他心猿意马。

  回到家,晚上竟然做梦梦到她了,醒了,他还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因为那梦,有些旋旎,他竟然亲她了。

  “我不回去,我是个坏女人,不管怎么做,在别人眼里都是目的不纯,呜呜.....”

  丁美娇哭的很伤心,她很想改变别人的看法,现在对赵晋琛真的没有想法了。

  可为什么?她想学好了,没有人相信?

  “别哭了,哎呀,你哭的我心都碎了。”

  宁凯旋挠头皱眉,这女人怎么哭起来就水漫金山,而且,她的声音很难过,让他心里莫名觉得很酸涩。

  这感觉不好,太陌生了,他好像......在心疼她?

  “呜呜,你回去吧!你是好人。”

  丁美娇哭了一会儿,觉得心情好多了,擦了擦眼泪,歉意的看了宁凯旋一眼,她要回家,她要躲起来疗伤。

  阳光照在她带着泪痕的小脸上,被泪水清洗过的乌黑眸子,格外的清亮,像是没有蒙尘的珍珠,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咳咳,还好人呢!忘了你这么惨是谁害的?妹子,哥对不起你,以后谁敢欺负你,你就告诉哥,我帮你收拾他。”

  宁凯旋被她突然表现出来的夸赞弄的难为情起来,想起自己逼着她大喇叭道歉的事,有些愧疚的看着她。

  听说她后来的悲剧了,晋琛还在自己这边借了五百块钱帮她呢!

  这可都是自己害的,还是年轻气盛,做事不考虑后果,害了这姑娘一辈子。

  “不,那是我自己咎由自取,太争强好胜,太自私了,总觉得是赵晋琛负了我,陆思慧抢走我的爱人,其实,是我狭隘了,赵晋琛和我没结婚,他有权利再选择爱人。”

  “嘿,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美娇,我佩服你。”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