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回家?”

  赵晋琛发现不对,开口问宁局长。

  “没有,因为我们不同意他娶那个丁美娇,他就赌气走了。”

  宁泽川捂着心口,说话声,都有些无力。

  他该找的地方都找了,没找到人,能不慌吗?

  “我跟你去找,看看招待所。”

  赵晋琛穿好衣服,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也是当爸爸的人,理解宁泽川的心。

  S市的招待所,宾馆俩人都找遍了,也没找到人。

  “怎么办啊?儿子要结婚,你就让他结好了,现在人都没了。”

  周蕙敏再也受不住折磨了,哭着埋怨丈夫。

  “唉,我不管了,不管了。”

  宁泽川捂着心口,脸上苍白的吓人。

  他服了,儿子是来讨债的,他惹不起。

  “宁局长,你们也别太担心,不行去丁美娇家看看,也许在她家呢!”

  赵晋琛凝眉深思,宁凯旋如果不在厂里,能去的也就是招待所。

  既然招待所没有,就只能去丁美娇家,他总不会去蹲火车站吧?

  “找不到她家。”

  宁泽川摇摇头,他根本就没见过那个姑娘,宁凯旋想领回来,他压根就不允许。

  “我知道,带你们去。”

  赵晋琛只得好人做到底。

  最后在凌晨五点钟的时候,在丁家找到了睡眼朦胧的宁凯旋。

  “你这个臭小子,不回家不能告诉妈一声吗?你这是想活活气死我们吗?”

  周蕙敏扑上去对着儿子一通捶打,哭着数落她。

  宁凯旋双手抄兜一言不发,由着她打。

  等妈打累了,他才冷声开口:“我入赘丁家了。”

  “你......你......”

  宁泽川指着儿子鼻子,连着说了几个你字,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这是什么儿子?

  “凯旋,有话好好说。”

  赵晋琛瞪了宁凯旋一眼,又上来桀骜的劲了,也不看看什么时候?

  宁凯旋眸色复杂的看着爸爸,抿着嘴再不说话了。

  “叔,婶,进屋坐。”

  丁美娇比宁凯旋晚出来一会儿,她要穿衣服梳头,见准公婆,也不能披头散发的。

  “亲家,进屋坐。”

  丁大壮和媳妇一起迎出来,亲热的喊着宁泽川。

  闺女能找这么好的对象,这老两口做梦都笑出声。

  倒不是非得攀高枝,光是宁凯旋这年轻有为的男人,就够让他们稀罕的。

  家世,是锦上添花。

  “谁和你是亲家?”

  宁泽川还在生气,儿子入赘,这是让他丢尽颜面吗?

  “别生气,凯旋说气坏呢!不是入赘,两孩子自己买的房子。”

  丁大壮讪笑着,局长这脾气,不给人留面子,他只得好言好语的解释。

  “自己买的房子?宁凯旋你哪里来的钱?”

  宁泽川瞪眼看着儿子,这小子平时大手大脚,存款几乎没有,难道是债台高筑?他为了娶这个二婚女人,还真是不要脸了。

  他宁泽川的儿子,竟然到处去借钱?

  真是能气吐血。

  “别忘了,我现在开厂子了,分红钱买的房子,怎么?不行吗?我这是个人合资,不归公家管。”

  宁凯旋挑起桀骜的眉,冷笑看着爸爸。

  我让你用钱控制我?

  “老伴,咱回家,当没生他这个儿子。”

  宁泽川重重叹口气,拉着媳妇掉头救走。

  “宁局长,何必呢?”

  赵晋琛拦住他们,父子俩有必要闹这么僵吗?

  “叔,婶,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自不量力嫁给凯旋。”

  丁美娇哭了,她不想因为自己,宁凯旋的婚礼上都得不到父母的祝福。

  她哭着过去想要给宁泽川夫妇跪下道歉,如果肚子里没有孩子,她都想离开宁凯旋。

  “你干什么?”

  宁凯旋气的拉起她,心疼的看着她。

  “爸妈,美娇肚子里是你们的孙子,难道你们就不能接受她吗?”

  宁凯旋气的鼻翼煽动,他不想和父母吵,今晚才躲出来的,想着结婚的婚房没收拾好之前,不回家。

  没想到事情闹的这么大,爸妈都找到丁家了。

  听到孙子两个字,宁泽川和媳妇定在原地,赵晋琛背过脸装作没听到。

  丁美娇羞红脸,低着头,捂着脸跑回家。

  丁大壮两口子互相看了一眼,叹口气,一起过去拉住宁家两口子。

  闺女都怀孕了,宁家要是不肯接受,这下名声彻底臭了。

  “亲家,别生气,这孩子都有了,咱们坐下商量一下婚期吧!总不能把孩子生在娘家吧?”

  丁大壮都觉得自己在哀求宁泽川了。

  “算了,都这样了,结婚就结婚吧!我们先回家,后天在福发盛会亲家。”

  宁泽川疲惫的摆摆手,让他不要自己的孙子,他狠不下心。

  “好,好,太好了,我就说亲家是深明大义的人,您放心,我闺女一定会好好孝顺你们的。”

  丁大壮粗人在这个时候却是非常会说,把人哄住,婚结了,是正经事。

  赵晋琛回到家,天都大亮了,早饭都做好了,就等着他回家吃呢!“找到了?”

  陆思慧今天起的太早,闲着没事,给孩子们烙的春饼,卷上土豆丝,再放上点香菜,大酱,特别香。

  她还做了一大锅鸡蛋柿子汤,家里人口多,少了不够喝。

  拿着碗给赵晋琛盛了一碗汤,笑着问他。

  那边周桂芳却是急坏了;“晋琛,凯旋去哪了?”

  赵晋琛倒水洗手,洗脸,被宁凯旋这小子雷到了,未婚先孕都能做出来,太爷们了。

  “他能去哪里?作妖呗!告诉你们一个喜讯。”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