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慧也觉得这段时间太忙,忽略了孩子和丈夫,各自把生产任务安排下去,腾出个一两天的时间,领孩子们出去玩一玩,散散心,也算是自己这段时间冷落丈夫孩子的一个交代。

  “也好,开车回去老家,祭奠一下孩子的奶奶,让孩子对家乡有个认识,秋季的大山里,果实累累,也别有一番景色。”

  赵晋琛知道了媳妇的心思,很感动,直接想带着爸爸领着孩子,一块去看看奶奶,再说马上就是妈妈的祭日了,给妈妈上坟,烧点纸钱也是应该的。陆思慧没意见,商定好明天各自去单位安排完,后天出发回老家靠山屯。

  只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这次靠山屯之行,见到了最不想见到的人,看到了人性更加丑陋的一面。

  把孩子放下,两个人去餐厅吃饭,在饭桌上赵晋琛把这件事和爸爸说了,爸爸很高兴,本来也想着老伴的忌日自己回去看看她,没想到儿子儿媳都想到了,想想老伴活着的时候,对媳妇闹的过份,儿媳没记恨她,对有这样的好儿媳更感觉欣慰。

  吃过饭,回自己的住屋,思慧看看心情有些沉重的赵晋琛,很心疼,劝他道:

  “想妈妈了?不管怎么说,你从参加工作,一直尽着赡养两位老人的义务,又能给妈妈养老送终,这使我很羡慕,我妈妈在我不懂事的时候就没了,我没能尽一天的孝道,你比我强多了。”

  一番话说的晋琛倒是放开了自己对母亲的怀念,反而替思慧担忧起来。

  觉得小时候的思慧很可怜,那么小的两姐弟,被自己的二叔二婶欺负,有多惨,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跟她定亲,让她早一点脱离他家人的魔爪,过一点正常人的生活。

  又想到孤苦伶仃的她,差一点就着了周百川黑手,更是对她心疼备至。

  默默地走近媳妇,抱她入怀,拍着瘦了很多的后背,安慰着同样心情沉重的陆思慧。

  “思慧,过去的事情咱不想,想想现在咱们的日子,家庭美满,事业有成,妈妈的在天之灵看到了,也会替咱们高兴的。好了,咱不想了,好不好,早点睡觉吧。”

  被晋琛这样拢在怀中,让陆思慧有一种被呵护的感觉,就好像自己茫然无助的时候,他会给你温暖,给你力量,他会陪你走完你所有的路,不管前面有多少荆棘,坎坷,都能陪你走下去。

  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思慧站起来,铺好床,背对着赵晋琛,脱掉所有的衣服上床,用眼睛邀请赵晋琛,示意他,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他可以放弃所有的烦恼,让自己做他的解忧果,忘记过去,珍惜眼下。

  聪明如赵晋琛,怎能不明白媳妇的好心,两个人的互相关照,真的是惺惺相惜了。

  很快的上床,搂媳妇入怀,霸道的吻了上去,如蛇探洞,一路势如破竹,又如春风扫落叶,从内扫到外,又一路向下,爱的火花四溅 ,两个人追随着自己的心愿,无所顾忌的玩起了鸳鸯戏水,红掌拨清波。

  不知疲倦,无休无止,直至两个人筋疲力尽,瘫倒在床上。看着喘息着的妻子,赵晋琛刚刚发现, 自己的妻子也有主动的一面, 用她的方法,对自己放肆的爱着,亲着,抚摸着,让自己的心,彻底沦陷在她的激情里。

  歇了一歇,晋琛下地,对了一盆热水,把自己和思慧清理干净,小娇妻又像一只小绵羊,卷缩在床上,眼里尽是柔情蜜意,静静的享受丈夫的爱抚,看得赵晋琛差点又欺身而上,心疼媳妇一天的辛苦,忍下心中的饥渴,怀抱心爱的媳妇进入梦乡。

  第二天早上,赵晋琛照例先于陆思慧起来,把媳妇的衣物摆放在她枕旁,洗漱完毕,去干妈房中看一眼两个小家伙和小波起来没有,两个小家伙许是昨天贪玩睡得晚了,到现在还没醒,小波倒是已经自己穿好衣服,准备去厨房找姥姥。

  看着懂事的大儿子,晋琛对大儿子的聪明懂事也是十分的感慨,他对自己的依恋明显要比对妈妈的依恋少得多,有时候不免觉得对不起儿子,他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自己却抛弃了他们母子,不知是不是自己的愧疚所致,感觉儿子对自己的疏远就是源于此。

  嗨,想多了,看着小波举着双手向自己求抱抱,心里一片柔软,抱起大儿子,下定决心,今后要多加关心他,弥补爸爸对他的亏欠。

  看看默不作声的小波,眼睛一眨不眨的探寻着他的脸,伸手抚摸上去,又给了爸爸一个亲吻,好像是明白了爸爸的心中所想,给了一个安慰一样,感动的晋琛狠狠的亲了小波几口,心中的疑虑一扫而光。

  思慧起来时,已不见晋琛的身影,猜到他一定是去看孩子们了,自己也抓紧穿衣,去看看两个小家伙。生下这两个孩子时间不长,自己就忙于建厂,把两个孩子完全托付给了干妈,疏忽了对两个孩子的照顾,感激干妈的同时,对两个小儿女的愧疚油然而生。

  洗漱好去了干妈的房间,在门口遇见抱着小波的晋琛,告诉她孩子还在睡觉,思慧亲亲小波问他:

  “这么大了,还要爸爸抱?”小波有些羞涩的看看爸爸。

  “不是,是我想要抱抱小波,看看他胖了没有。”看小波挣扎要下地,才轻轻把他放下。

  低头看向小波的表情,才发现他正用探寻的目光望向自己。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