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绮回到禅房后,却见自家姑娘正坐在窗前,专心致志地抄写佛经呢。她当下也不敢打搅,轻手轻脚地进去,为她端茶递水的。

阿烟此时正好告一段落,将佛经放在一旁,淡声问绿绮:“可还给萧将军了?”

绿绮想起萧正峰的呆样,早已抑制不住唇边的笑容,一边将茶水递给阿烟,一边道:“还了。”

阿烟接过这茶水,在那氤氲的茶香中,淡声问道:“萧将军说了什么?”

绿绮眉眼间都是笑意,得意地道:“姑娘,这位萧将军可真是实诚得紧,我逗他玩,他还真一本正经地当真呢!要我看,竟有几分傻气呢。”

阿烟挑眉,笑望着绿绮:“到底怎么了,你且说说。”

绿绮当下眉飞色舞地把逗弄萧正峰的事儿说了,末了叹息:“还是个四品将军呢,没想到竟是个呆子。”

阿烟垂眸,好看的唇轻轻吹着那茶中的热气,轻声道:“这你可错了,他可不呆。”

于那沙场之上调兵遣将的事儿,其实阿烟也知道得不多,可是任凭如此,坊间一些八卦流言,她也隐约听说过,知道后来他能征会战的,用兵如神,听说曾经在边境将敌国几十万大军玩弄于鼓掌之间,只把敌国大将军气得大骂他是“狡贼”。

这样的一个人,若是说他呆傻,世间便没有哪个是聪明的了。

绿绮却不以为然:“刚才我和他说话,真个是我说什么,他便信什么。我说要他承我人情,他还真信,说什么赴汤蹈火的,可真是憨厚,以后遇到什么骗子,真怕他被人蒙了去呢。”

阿烟想着那萧正峰被绿绮戏弄的样子,唇边溢出温柔的笑意,轻声道:“他不过是不和你一般见识,让着你罢了。”

绿绮想了想,点头道:“说的也是,他真是一个好人。堂堂一个四品将军,见了我一个小丫头,竟然还行礼呢。要说起来,这样的人也实在不多见呢。燕京城里的王公贵族我也见多了,有几个像他这般呢。”

阿烟轻叹一声,含蓄深婉的黑眸中不觉有朦胧之意,遥想前世,自己那般狼狈落拓,不过是一面之缘的他,竟将自己接入府中,三次出言想留下自己。其实说什么东书房缺人看管照料,不过是寻一个借口,想着以不伤及自己颜面的方式留下自己罢了。

其实这人,实在是个重情重义的。

她温婉一笑,低软地道:“我只盼着,好人有好报……他这一世,当如前世一般风光无限……”

她这声音是极低的,又恰好有外面寺中钟声响起,绿绮一时没听清楚,便随口笑问道:“姑娘刚才说什么?”

阿烟摇头:“没什么,只是感叹一句罢了。”

接下来两日,阿烟一直留在寺中禅院里,除了偶尔去前院烧香拜佛外,其余时间都留在后院抄写经书,间或在禅院中漫步,看那湖光山色,观那云来云去。

绿绮性子是个野的,如此过了两日,她就有些受不住了。

“姑娘,我们一天到晚只在这个禅院中,连四处走动都不曾,再这么下去,都是要把我们憋坏了。”

阿烟见她愁眉苦脸的小样子,放下手中的笔笑道:“你若是要四处走动看看,尽管去看就是,我哪里拘得住你呢。”

绿绮坐在一旁,可怜兮兮地央求着阿烟道:“哥哥说了,一定要我守在你身边不离左右的,我不敢不听的。”

她吐吐舌头,无奈地道:“你也知道,哥哥若是说了话,那便一定要听的,要不然难免一通教训。”

阿烟看她那可怜的小样子,也有些不忍心,便随口问道:“可知道萧将军的消息,他可还在寺中?”

绿绮摇头:“不知道啊,也没听说消息,这几日也未曾见过,想来是已经离开了吧。”

阿烟想想,只好道:“那今日我便和你去后山走走吧。如今后山正是落叶缤纷之际,天若碧云,黄叶满地,想来风景应该极好的。”

绿绮猛点头:“好好好!”

当下绿绮自跑出去和她哥哥蓝庭说了,蓝庭想想这两日姑娘一直闷在院子里抄写经书,确实也该出去透透气,便点头:

“也好,你便陪着姑娘出去走走吧。左右明日就要离开这大相国寺了,再要出来,可是有些时候了。”

绿绮听得眉开眼笑,只一个声地高兴了。

抛开阿烟这边不提,且说那萧正峰,其实根本不曾离开大相国寺。

他每日都会去找住持大人对弈,除对弈外,左右无事,便在这后院到处闲逛,溜达于那碧水湖旁。

无奈接连两日,这里再也不见那顾家姑娘。若不是偶尔间能见到那位蓝庭面无表情地从面前走过,他真要怀疑顾家姑娘已经下山去了。

他有心和蓝庭搭话,可是蓝庭却仿佛对他有些敌意,言谈间极为冷漠疏远。

无奈,他只好沉下心来,每日都在顾家姑娘所住的禅院附近徘徊,只是却要小心,别又碰到那蓝庭。

如此下来,他不免苦笑,自己倒像是做贼一般了。

一直到这一日,他正在湖边随意练着一套拳脚时,便听到顾家姑娘所住的禅院仿佛有些动静,当下忙侧耳倾听过去,隐约便听到什么“后山风景”,什么“马车过不去,却是要骑马”之类的。

当下他便精神一震,想着看来顾家姑娘要去后山游玩了?

这个时候,他在战场上练就的机警和灵敏都已经冒了出来,当下忙绕开众人,奔向后山,看好了地形,寻了一处后山游玩必经之路,在这里坐等。

于是当阿烟带着绿绮和小厮们,从这后山经过时,便见一个男子满脸严肃地立在那里,一本正经地望着远山,很是深沉的样子。

蓝庭一看是他,不免皱眉,想着这可真是阴魂不散。

绿绮却是兴致顿起,憋着笑望他,想着这萧将军,跑到这后山来干什么呢,看那苦大仇深的样子,也不像是来游玩的。

况且,一个人跑来看山看水看落叶的,也没什么意思啊。

阿烟一见这萧正峰,却是不由在心里暗叹一声,想着人生何处不相逢,可真个是巧,明明是不想见这个人的,不曾想跑来后山游玩,竟也能碰到。

她忽而觉得,自从来这大相国寺,遇到了这萧正峰,自己这几日叹的气比之前一个月都要多呢。

萧正峰这个时候才慢腾腾地转过身来,仿佛刚看到这一行人般,走过去,满脸肃穆地道:“顾姑娘也来后山游玩?幸会了。”

阿烟一听这话,顿时想笑,不过却只能憋住,收敛了笑意,也一本正经地回礼:“原来萧将军也来这里看景。”

萧正峰抱拳,道:“正是,这倒是也巧了。”

蓝庭眉目冷然,不过从旁只看,并不言语。

阿烟笑着点头:“这后山倒是极大,萧将军既然有这雅兴,那便请尽情观之,请恕阿烟不能奉陪了。”

说着,她也不等萧正峰答话,就此往前走去了。

萧正峰眼睁睁地看着一行人从自己面前走过,却见今日她披着一袭高领浅紫的莲蓬衣,上有粉色菊花刺绣,看着高贵精美。如云的黑发逶迤在纤细的背上,那缕缕乌丝在娇柔一捻的腰肢上轻轻动荡。

萧正峰深吸了口气,忽而想起昨夜和住持大人对弈之后,住持大人提起的魔障一说。

这个女人就是他的魔障,他是跨不过去,也逃不脱。

这世间本无事,不过是庸人自扰之,他心知肚明,脑中清醒,然而却自甘堕落,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纵然面前是刀山火海,纵然往前就是阿鼻地狱,他也心甘情愿,便是飞蛾扑火,他也甘之如饴。

这个顾烟,或许就是他的宿命吧。

她只需要一个背影,就足以点燃他体内所有的炽热,撩起他沉睡了二十四年的冲动。

午夜梦回之时,他一遍遍地在心中描摹着她的样子,只想得心颤。

其实也是明白的,以着目前的情景,自己是根本没有资格去得到她的,然而还是忍不住去靠近,哪怕有一丝一毫的机会,他都不甘心放弃的。

想到此间,他苦笑一声,忙紧走几步跟上。

却说蓝庭护着自家姑娘上前,此时地上落叶深厚一层,踩在上面发出簌簌的声音,而越往前行去,越见林间有黄叶萧萧而去,打着旋儿地飘落,沾在人衣上,犹如蝴蝶一般翩翩起舞,不舍离去。

绿绮欢快地跳着笑着,拉着阿烟的手道:“姑娘,这里气息仿佛比禅院里要清新许多。”

阿烟唇边含笑,点头道:“确实是了。”

一行人正走着时,便又听到前方有流水之声,绿绮越发惊喜:“前面听起来倒像是有瀑布呢,想来这寺中的湖水,便从这里过来的?我们也过去看看吧。”

阿烟自然答应,当下继续往前走去,走了数丈之后,眼前豁然开朗,却见前方漫山遍野,点缀着如火的枫叶,那枫叶嫣红一抹,在这苍茫深山之中,惊艳迷离,如歌如泣。

眼前也确实有一个瀑布,此时因是深秋,水流并不急,只是缓缓地落下,洒在下面碧绿的湖水中,溅起了点点翠玉,惊醒了一池秋水。而就在瀑布的不远处,有水波荡漾,寒烟笼罩其上,一片苍翠倒映在寒水之中,仿佛在画中一般。

绿绮扶着阿烟,走到瀑布旁边的石头上,云雾袭来,点点翠绿溅上丝履,惹起绿绮的一声惊叫。

蓝庭从旁皱眉道:“那边湿气重,绿绮你快扶着姑娘下来,免得着凉了。”

绿绮娇哼一声,对着自己哥哥道:“好啦,这不是出来玩么,怎么好好地就能着凉呢,你莫要像个老妈子一样唠叨,还是去那边看看,这水里可要鱼,不如我们抓了来烤着吃,也好给姑娘补补身子。”

这几日在山里,只能吃素斋,她嘴里都没味了。姑娘本来因大病初愈,身子就弱,如今连个荤腥都没有,看着她都心疼!

蓝庭原本要训斥绿绮几句的,不过转首看向阿烟,想起她自那日大病后,仿佛爱上了吃炖猪手,听说每顿都要啃上一两个的。

想来如今几日在这大相国寺中茹素,嘴里也是乏味吧?

于是他就不说话了,吩咐自家妹妹道:“你可看好了姑娘,小心这里青苔滑倒。”

说完这个,他便带着几个小厮过去那边湖水里,真个去看看有没有鱼,要抓几个来给姑娘补身体。

就在蓝庭刚走开的功夫,那边萧正峰也慢腾腾地走过来了,他仿佛不经意般在漫步,观赏着四处山水,就这么一头撞到了这瀑布前。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