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萧正峰的构思中,阿烟姑娘应该是笑望着自己,略带诧意地说“好巧,萧将军也来这里看瀑布”。

然而,这一切都是想象而已,事实上是,阿烟姑娘笑吟吟地站在瀑布前,望着这湖光山色,仿佛根本不曾看到萧正峰一般。

萧正峰沉默地站在那里,听着那秋风起,看着那瀑布四溅,嗅着那山涧清香。

过了好一会儿,他便觉得自己的心渐渐地沉到了谷底。

他开始意识到,这事儿可真是自己剃头担子一头热。

她只是碍于情面,不愿意明说罢了,自己这般纠缠,她心里其实是烦恼的吧?

寺中几日不曾得见,不是凑巧,而是她刻意为之。

萧正峰绝不是一个笨拙之人,他只是沉迷其中,看山不是山而已,如今被阿烟这般冷待,视若无睹,他便渐渐领悟了。

一时那边响起了招呼声,原来蓝庭正和小厮们捉鱼呢,这山里的鱼实在是分外狡猾,他们几个人站在岸边去捉,可是苦于手中并无什么趁手工具,又无经验,倒是被那滑溜溜的鱼捉弄得狼狈至极,几个人都溅了一身的水。

萧正峰收敛起心中的失落,大步走过去,随手从旁边树上掰下一个粗硬的枝桠,又拿了身上带着的匕首利索地削了几下子,一个简单的木叉子便做成了。

其实蓝庭已经注意到了萧正峰,远远地看着,他见自家姑娘根本不曾搭理这萧正峰,也就不曾开口说话。

如今见他走过来,只是礼貌而疏远地招呼一声:“萧将军。”

萧正峰对蓝庭简单颔首,便已经一脚踩到了溪水旁。

溪水之旁,芳草迷离,枯叶干草并沙石泥土混杂其中,他稳稳地一脚踩下去,便是一个陷入。

萧正峰站在那里,拧眉望着水中悠闲狡黠的鱼儿,手里握着木叉,一动不动。

蓝庭和小厮捉了这半响,不过是捉了一个半大不小的鱼而已,这鱼游起来也不够机灵,都怀疑是个傻鱼。如今看萧正峰过来,蓝庭心中有些不甘落他后,便继续随着小厮从旁开始捉鱼。

不过小厮们也学精了,忙也去掰了一个枝桠过来,用随身带的小刀,学着萧正峰的样子削尖了来用。

此时萧正峰捉住时机,手中的木叉子猛然叉出,须臾间之间水花四溅,水中有什么在剧烈的翻腾,大家都不免诧异,想着这样也能捕捉到鱼吗?少顷之后,却见那扑腾声越发大了,萧正峰的木叉子从水中取出,大家都偷眼看过去,却见那木叉子已经叉在溪水正中,而那木叉之上,竟有三条肥大的鱼儿正摇头摆尾地乱窜。

竟然是一下子串了三条肥大鲜嫩的大鱼!

那些鱼儿显然不是个傻呆的,一个个活蹦乱跳,尾巴尖儿甩啊甩的!

一时之间,小厮们眸中都露出敬佩之意。

果然这是当将军的,他们普通人是没法比的。

蓝庭一时哑然,面无表情地盯着那叉子上的三条鱼。

不远处,绿绮欢快而惊喜地看着这一切,不由小声地赞叹道:“萧将军可真厉害。”

不知怎么地,阿烟却只想笑,不过她转过脸去,到底是忍住了。

萧正峰握着那叉了三条大肥鱼的木叉子,怔怔地看向不远处的阿烟,却见阿烟别过小脸儿去,依然不曾看自己。

只是她唇边紧紧抿着,那嫣红的唇儿透着莹润的色泽,而一双清澈的眸子仿佛能倒映整个蓝天,里面隐约一点笑意波光潋滟。

他站在那里,陡然间脸就红了起来。

他低下头,明白自己的心思是那么的赤裸裸,自己的行径是那么的毫无遮掩,仗着一身行军打仗练就的功夫和技能,跑过来在心仪的女人面前玩弄,只求着能引她一个注意,讨她一个欢心。

她都是看在眼里心知肚明的,所以才觉得自己可笑吧。一时之间,萧正峰倒是有些尴尬,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其实并不是一个多么呆笨的人,可是在阿烟姑娘面前,却总觉得不知如何自处。

蓝庭此时立在那里,当下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他若也去学萧正峰叉鱼,必然不会有他那般漂亮的功夫和手段,别说三条鱼,便是一条鱼都未见得一叉便中,不过是徒徒惹他笑话罢了。

可是他若就此退去,却是无功而返。

阿烟自然是将这两个男子的尴尬尽收眼底,无奈之下,她笑叹一声,从瀑布旁的石头上走下来,来到萧正峰面前,笑盈盈地道:“萧将军,你叉了这鱼,可是要送与我等?”

萧正峰正不知道如何是好,见她这般说,便呐呐地点头。

于是阿烟笑着转首吩咐蓝庭道:“我们既然要吃这鱼,总该要有火的,蓝庭,你去带着他们几个捡些干草枝叶来,再寻一处干净所在烧起火来。”

蓝庭得阿烟这一声吩咐,也是有了个台阶下,避免出丑,当下淡声道:“好。”

一时蓝庭过去了,绿绮蹦着过去,赞叹地对着萧正峰手中的鱼叉:“可真是神了!萧将军,再来一个吧!三条鱼怎么够我们吃呢。”

萧正峰僵硬地站在那里,一手握着那木叉子,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阿烟看。

阿烟咬唇轻笑,眸中神采奕奕,半响终于道:“那就劳烦萧将军再给我们叉几下吧。”

萧正峰低咳一声,将木叉上那三条依然挣扎着蹦跳的鱼儿撸在了地上,他径自走到了溪水旁,听从阿烟的吩咐,专注地去叉鱼了。

绿绮新奇地从旁看着,却见萧正峰手起叉落,不过须臾功夫,一条又一条的鱼儿便在一旁岸边草丛中蹦跳着。

萧正峰回首,望着阿烟,哑声问道:“够了吗?”

阿烟唇边含笑,点头道:“嗯。”

萧正峰听闻,这才放下木叉,捡了一块石头,半蹲在草丛边,捉起一条鱼来,轻轻一磕,那鱼儿连一声闷哼都没有,就此晕死过去。

绿绮见此,觉得分外好玩,也学了萧正峰,捡了石头来去敲鱼,然而她虽然只是一个丫鬟,却从未干过这种事儿的,如今一敲之下,那鱼儿不但不晕倒,反而蹦跶得越发欢快了,甩着尾巴把水珠子抖了她一脸。

阿烟笑叹了声,接过绿绮手中的石头,上前去敲鱼,不过轻轻一敲,那鱼果然就应声晕倒了。

这一下子,看得绿绮惊奇极了:“姑娘,你竟有这等本事!”

萧正峰也觉得有些诧异,不曾想她这么一个大家闺秀,竟然会这个,当下凝视着她,越发觉得这女子实在是让人惊奇。

就在这个时候,蓝庭那边过来了,却原来在前面找到一处避风的干燥处,周围也没有那么多落叶,还算干净,已经生起了一堆火,当下招呼他们过去。

他一边说着这个,一边拿眼审视着萧正峰,却见萧正峰此时已经没有了适才的尴尬,正含笑望着他家姑娘,真个是不错眼的看,连掩饰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阿烟轻笑,对萧正峰那火辣的目光视若无睹,只是淡淡地道:“那就过去吧。”

此时小厮有人脱下衣来,将这些鱼都兜进了衣服里,就此提着,来到了那处火堆前。

蓝庭指挥着大家将那些鱼都打理了,掏出内脏后,稍作处理,便用木棍叉着在火上烤。

早有人找了一块干净的石头,阿烟便坐在那里,笑望着大家忙碌。

绿绮盯着烤在火上的鱼,看着它们被烤得开始发黄,散发出淡淡的鲜香,她两眼发光,口水几乎都要流下来了。

阿烟抿唇笑着,悠闲淡然地坐在石头上,看着一众人等忙乎。偶尔间望向一旁,便见那双灼热的双眸,时不时地看向自己。

她都觉得,自己简直是那条鱼,他再这么看下去,几乎要烤焦了。

正这么想着间,绿绮在那里惊呼一声:“萧将军,你的手!”

大家一下子都看过去,却原来是萧正峰手里拿着一个木叉,因他心思都在阿烟这边,无意间被那火苗添到了手上,然而他自己仿佛毫无所觉,依旧痴痴地看向阿烟。

被这么一喊,大家一看,他猛然醒悟,忙抽回手,轻拍了下,淡道:“没事。”

没事?没事?

众人不免纳罕不已,想着你手都被烧了,竟然说没事。

绿绮皱着眉头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疼吗?”

萧正峰一本正经地看着大家,神情肃穆地道:“不疼。”

不疼……

大家惊诧不已,后来想想,或许是他皮厚肉糙吧。

果然这是当将军的人,就是和他们普通人不一样啊。

此时那鱼已经烤好了,由蓝庭分给大家各自品尝。因大家这几日在寺中吃得都是素斋,嘴里早就乏味,如今虽然烤鱼也没个佐料,可好歹占了一个鲜字,当下大家吃得颇为尽兴,几乎连手指头都要吃到嘴里去了。

蓝庭取了一个烤得外脆里嫩的鱼,正要拿过去给阿烟,谁知道这边萧正峰已经抢先,将自己手里的鱼奉到阿烟面前。

阿烟笑望过去,却见萧正峰手里的那鱼,已经去掉了头尾,只剩下中间最为鲜嫩的鱼段。

难为他把手都给烧了,这鱼竟然也没有烤焦,反而是一层均匀的焦黄酥脆,一看就引人食欲。

萧正峰双眸灼灼地盯着她,哑声道:“尝尝这个吧?”

阿烟点头,从他手里接过来。

他递给她的时候,还温声嘱咐道:“小心,这里还有些烫,不要伤到你。”

阿烟睫毛微动,抬眸看向他,却见他刚硬的脸庞上带着小心的呵护,火烫的眸子里蕴着动人的温柔。

她接过那烤鱼来,张口咬了下,果然入口是想象中的美味,外酥里嫩,香滑可口,鲜美无比。

她抿唇轻笑,看向一旁小心翼翼望着自己的萧正峰,他竟如同一个大孩子般,在那里等着自己的夸奖。

她笑道:“真好吃。”

听她这么说,萧正峰顿时笑开了。

他这么一笑,她才觉得这个人其实生得竟然也算好看,浓墨重彩的眉眼让人颇感亲切。

她一边优雅地吃着烤鱼,一边对萧正峰道:“萧将军,你也去快去吃吧。”

说着,看向蓝庭。

蓝庭顿时会意,便只好将手中原本要给阿烟的那烤鱼给了萧正峰。

萧正峰接过来,一边吃着,一边时不时依旧看向阿烟。

他真不知道,原来有人即使举着一个木叉子啃着烤鱼,依旧能吃得这么优雅动人,仿佛这漫天红叶这云雾弥漫这遥遥青山之中,原本就该有一个神清骨秀的女子,一袭烟云,乌发长垂,就这么悠然惬意地啃着他亲手做的烤鱼。

蓝庭从旁照料着众小厮,眼光是不是地看向萧正峰,眸中甚至都隐约透出警告。

然而这一切显然不起任何作用,这个人依然我行我素。

蓝庭脸色就渐渐难看起来,从旁盯着萧正峰,一句话都不说。

而阿烟呢,她慢条斯理地品着那烤鱼的滋味,转首望向远处的烟云缭绕,一时之间思绪飘飞,却是回到了上一世。

十年漂泊,她带着一个体弱的沈越,多少困苦,都是一个人用荏弱的双肩扛着。

其实那个时候,她何尝不曾盼着,有那么一个人可以来为自己挡风遮雨。

当那个落拓穷困衣着滑稽脸上带着一道疤痕的女人蹒跚在清冷的燕京城街头的时候,她是不是也曾回忆起她的少女光阴,是不是也曾渴望过,一切都可以重来一次,去拾回记忆里那段被人呵护在手心的美好?

今日,顾烟在这山林之中坐在石头上,轻轻品嚼着那外酥里嫩的烤鱼,小小的一口咬下去,满心里都是感动和幸福。

感受着那个痴痴地望着自己的目光,她忍不住别过脸去,将眸子中的湿热隐藏。

就是此时此刻,感觉真好,有个人用那么直接的热情来围绕在自己身旁,仿佛为了自己,可以付出所有。

一个十五岁的少女,原本该尽情享受这被浓密包围的追求,原本该无忧无虑地沉浸入这段纵情的时光。

不过她到底轻轻叹了口气,他虽美好,可是一切不过是梦罢了。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