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无话,马车行至半途,此时周围行人车马渐渐多了起来,绿绮想起很快就能回府,也极为雀跃。

谁知道正走着时,便见前方有几辆马车并驼子都停在那里,议论纷纷的。

蓝庭见此,拧眉看了下,便骑马过来对阿烟道:

“姑娘,前方喧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先过去看看?”

阿烟点头:“好。”

当下蓝庭走过去看了看,片刻之后便回来道:

“竟是前方有一棵老树歪倒在地,恰好砸在了路面上,那老树树干粗大,把前方官道硬生生砸了一个坑,如今老树挡路,寻常车马根本无法过去。”

阿烟没想到出个门竟然碰个这事儿,略一沉吟,便笑着吩咐道:“既是老树跌倒,自该有所属县衙过来查看,并出资进行修缮。只是如今你我要过去,还是寻个法子,将那老树搬走,再把那坑临时填上,免得阻碍了你我行程。”

蓝庭看看这附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便提议道:“姑娘,我自去带人想办法,只是你这里,我命太子所留下的侍卫留下护着你,你自己小心就是。”

阿烟点头:“青天白日的,又是燕京城附近,能有什么事呢,你自去便是。记住多带些银两,以防有事。”

蓝庭望了眼旁边驻马而立的萧正峰,若有所思。

阿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却见萧正峰那边马上捕捉到自己的目光,于是仿佛眼前一亮,赶马过来,温声道:“不知道可需要萧某做些什么?”

蓝庭依旧态度疏冷:“在下要去寻人修缮这官道,姑娘暂且留在这里,请萧将军稍加看顾,不要出了什么事才好。”

萧正峰一听,忙抱拳,一本正经地道:“蓝公子放心,萧某一定护顾姑娘周全。”

蓝庭低哼一声,也不再搭理萧正峰,而是回首再次嘱咐阿烟道:“姑娘在马车上歇息便是。”

说完又吩咐自己妹妹绿绮:“照顾好姑娘,不得有任何闪失。不然回去后,自把你交给老爷处置!”

绿绮见哥哥眉眼竟然隐隐有几分凌厉,顿时吓了一跳,忙小鸡啄米一般点头说是。

一时蓝庭带着两个小厮骑马离开了,萧正峰灼热的目光盯着阿烟不放。

阿烟也不曾看他,便径自轻轻一跃,下了马车。

萧正峰一时不曾提防,便见她袅娜腰肢婉转动人,曼妙的身体犹如仙子一般飘下来。

他顿时一颗心都要提了起来,唯恐摔到了她,忙就要去接的时候,谁知道刚伸出手,便见她就那么盈盈落在地上,毫无不在意地抬起纤纤素手,轻轻理了衣袖。

哦……

其实从这马车上跳下来,并没有什么,只是她这金贵的顾家小姐,又是娇养深闺的,这么一跳,竟能安然无恙,没崴到脚,实在也是不容易。

绿绮平时都是跳习惯了的,可是如今看着自家姑娘这般动作,也觉得诧异,想着姑娘往日可不会做这种“粗鲁”动作的,不过她只惊奇了下后,也没多想,随之跟着跳了下来。

阿烟感觉到萧正峰眸光中的惊奇,淡淡地道:“马车上有些闷了,出来透透气。”

萧正峰听她这么说,忙点头:“确实应该,久坐马车上,的确闷热。”

绿绮笑哼,斜眼望着萧正峰,心道这个人也是的,便是自家姑娘说得不对,他也要连连点头称是了。

阿烟四处瞭望,却见此处倒是距离那柿子林极近,便吩咐一旁小厮道:“如今咱们车上的柿子,看着倒是熟得有些过了,你再去买一筐来,要挑那些没有熟透的,也能多放几日。”

小厮点头,正要过去,阿烟却又吩咐一旁的绿绮道:“你也跟着去,好歹挑一挑,别让他被人糊弄了去。”

绿绮诧异,看向自家姑娘,却见姑娘神情轻淡,她也就不敢说什么,只好称是,跟着那小厮一起过去了。

一时马车上只有萧正峰和阿烟,其余几个小厮或者去围观前方倒下的老树,或者守在不远处。

萧正峰从旁,不住眼地看阿烟,却见她姿容清雅,神情凉淡,连眼梢都不曾看自己一下,就那么凝视着远处,嫣红的小唇儿轻轻抿着,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他越看着她这般模样,越觉得喜欢,越是喜欢,就越有些舍不得。

他有些干涩的动了动唇,低哑地问道:“姑娘,是生我的气?”

阿烟淡笑一声,转首凉凉地扫了他一眼,却只是扔出一句:“萧将军的那曲子,实在是过了。”

这话一出,萧正峰整张脸顿时“腾”的全红了。

或许他之前有所猜测,可是再也没有什么比这当面被姑娘家揭穿更让人尴尬的事情。

他有片刻的手足无措,不过到底是见惯世面的人,很快深吸口气,镇定下来,凝视着那姣好的侧颜,诚恳而低哑地道:

“姑娘,刚才唱那样的曲子,确实唐突了姑娘,原本是萧某的不是,萧某在这里先给你赔礼了。”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下,抿唇望着阿烟,眉眼间泛起倔强:

“可是顾姑娘,须知诗经上都说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萧某自从那一日在书院后山见过姑娘后,一直念念不能忘怀,是以这几日莽撞之下,做出种种举动,实盼姑娘能明了萧某一片爱慕之心。”

阿烟微微蹙眉,侧首仰视一旁的男人。

他生得天生比寻常男子高大几分,浓眉大眼带着英挺果敢的味道,一身黑袍满是利索矫健,他就那么简单站在那里,便能让人感受浑身的彪悍和无畏。

这样的一个男人,他笑的时候,其实是干爽醇厚的,仿佛冬日里那暖融融的阳光,让人能嗅到幸福的味道。

其实从昨日开始,她便已经忍不住想,上一辈子的他,是不是也曾在暗中悄悄地爱慕过自己?只是为什么她却从不知道,不知道有这样一个灼热沉厚的男子如此奔放狂热地喜爱着自己?

这一世和上一世有何不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异?

感觉到他灼热迎视的目光,她忽然有些不敢直视,便别过脸去,垂下眼睑。

扪心自问,是不是自己的一些行径和言语,给他带来些许希望,所以才让他有了不同于上一辈子的行径?

仰起脸来,她深吸了口气,轻轻地开口:“萧将军,你是一个好人。”

阿烟这么一说话,萧正峰的一颗心都提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听她继续说下去。

他已经感觉到了,接下来的话必然是他不想听的,然而他还是不曾吭声,静静地听下去。

阿烟轻轻笑了下,柔声道:“你是心善之人,天生将才,应该在沙场之上一展雄风,有朝一日功成名就,取得赫赫威名,从此青史留名,流传千古。”

她垂眸,依然在笑,可是笑得却有几分苦涩:“谢萧将军之厚爱,然而阿烟福薄,与将军无缘。”

她忽而再次忆起,那个在她落拓潦倒之际,三次出言挽留她的平西侯爷,那个权倾朝野的男子,当时其实是用殷切地希望她能留下的。

如今她的这番话,是对眼前这个年轻俊挺的青年说的,也是对昔日那个威严沉稳的平西侯说的。

阿烟的这番话,犹如一盆冷水一般浇在了萧正峰心头。

他拧眉,轻轻吐出一口气,努力将喉咙间凝滞的苦涩消散。

再次张开口时,他的声音是粗噶而颤痛的:“姑娘,你的意思,我能明白。”

尽管她说得这么好听,可是他却明白,其实就是她对他无意。

也许是因为不喜欢他这个人,也许是觉得他的身份地位不足以匹配。

萧正峰涩声道:“其实,我一开始就知道,知道你我云泥之别,只是我总觉得,总觉得……”

总觉得,既然这么喜欢她,又恰巧她就在眼前,为什么不尝试着去努力一下呢?

即使知道一切都是徒劳,即使付出一切最终依旧无果。

他喉咙里有几分哽塞,不过他还是努力笑了下:“没关系,我都明白的。”

阿烟知道他一定是误会了,不过她没有解释。

不管自己是有意还是无意,都已经使得这个本该属于别的女人的男人,渐渐地向着自己靠拢,并且仿佛已经情根深种。

如今朝堂中的局势犹如这深秋烟云,便是父亲那沉浸其中多年的人都已经开始感到难以抽身,更不要说这位不过四品的武将,沙场上的新秀。

他虽出类拔萃,如今却只犹如嫩芽一般,尚须时日。

若是如今自己和他这般纠缠,只会将他卷入这朝堂之争夺储之乱,从而提前将他扼杀在摇篮中。

于是最后,阿烟也只是云淡风轻地笑了下:“萧将军,望你前程似锦。”

说完,她抬步,走向马车。

对于如今的萧正峰来说,什么前程似锦,什么扬名天下,什么封侯拜将,那都是视如无物,他心里眼里就想着顾烟,这个只看一眼,便让他恨不得狠狠搂在怀里的女人。

也是一个看来根本不可能属于他的女人。

他带着红血丝的眸子静静地望着她,看着她走到了马车旁,就要举步上前。

不过这马车跳下来容易,走上去可难,她一个姑娘家,周围也没什么物事,于是她停了下来。

就在此时,他心间一动,几步上前,沉声道:“顾姑娘,你踩着我肩膀上去吧。”

说完这话,他就径自单膝微曲,蹲在了那里,低下了头。

阿烟看着眼前半蹲在那里的姿势,玄袍袍角着地,沾染了些许尘土,乌发披散在肩头,黑亮不羁。

萧正峰低着头,低而粗哑地道:“姑娘,请吧。”

说着时,他抬起大手,将黑发从肩头撩开。

阿烟眸中泛热,喉咙间有什么被堵着般,不过她依旧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用着克制而清冷的声音道:

“萧将军,你乃大昭四品将军,皇上御赐宝剑,战功赫赫。阿烟何德何能,敢让你做这等奴仆之事。”

萧正峰也不曾抬头,只是低首望着地上那被倾轧过的古老而陈旧的官道,低哑地道:

“姑娘或许觉得折煞我萧正峰,然而萧正峰却觉得,此乃萧正峰之幸也。”

说完这个后,身后的女子依旧没有动静,他下巴微紧,低声问道:“难道姑娘依旧嫌弃?”

听此,阿烟微怔。

心间那点热意涌至喉头,她鼻子发酸,眼前的景物模糊起来。

不过她依旧无声,只是抬起脚来,看着丝履踩上那熟悉的黑袍。

轻盈的身姿,就那么落在他厚实而坚韧的肩头。

萧正峰垂首,看着那翩翩身姿在破旧的官道上投下的身影,那个影子婀娜纤细,风娇水媚。

那个影子,此时就如蝴蝶一般,落在他的肩头。

只可惜,那只是一刹那而已。

当那蝴蝶,展开翅膀,轻盈而绝情地就那么离开他的肩头时,他知道自己注定沉入万劫不复之地。

过了好一会儿后,他依然半蹲在那里,一动不动。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