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日,齐王带领着萧正峰前去进宫面圣。

齐王虽说是个不受父皇待见的皇子,可终究是个皇子,况且齐王的到来也提醒了永和帝,他好像已经很久不曾见过这个大皇子了,于是便命人召了进来。

待到了永和帝面前,齐王恭恭敬敬地拜见了,而萧正峰也在一旁,行了跪拜大礼。

永和帝见到一旁的萧正峰,隐约觉得眼熟,只是想不起来,便随口问道:“这是哪位?”

萧正峰连忙上前,恭敬地道:

“末将姓萧名正峰,现为四品武卫将军,曾跟随齐王殿下驻守马甸。”

齐王从旁解释道:

“前些日子,屡立战功以四千精锐打败北狄三万大军的,便是这位萧将军了。”

此时永和帝也想起来了,不免唏嘘,又赞叹一番:

“果然是相貌堂堂,不愧为我大昭猛将。”

一时命萧正峰起来,又赐了座,可是这是在御前,萧正峰哪里真能去坐,当下只能是虚站在那里。

当下君臣父子聊了几句后,终于进入正题,却是齐王先开口,笑道:

“父皇,今日进宫,一则是来拜见父皇,二则却是有件事,还望父皇做主。”

永和帝望了眼自己这长子,素日他倒是极少求到自己头上来。他慈爱地笑了下,却是道:

“你我父子,有什么话直说便是。”

于是齐王也笑了下,却是提起萧正峰一事:

“其实倒并不是我有什么事,倒是萧将军,他有一事,想求父皇做主。”

永和帝挑眉:“哦?”

齐王这边话音刚落,便听到萧正峰已经跪在那里,沉声道:“皇上,末将斗胆,求皇上为末将做主!”

这么一招,倒是把永和帝弄得越发好奇了:“这是怎么了?”

这边正说着间,那边大太监马景芳走进来了,却是禀报道:“皇上,外面左相大人正候着呢,说是要求见皇上,有要事相求。”

齐王和萧正峰闻听,对视一眼,心中自然有个猜测。

皇上皱了下眉:“今日这是怎么了?”

说着便招手道:“宣左相大人过来吧。”

萧正峰原本早已经打好了腹案的,如何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来说服皇上为自己赐婚,免了阿烟姑娘后顾之忧。

然而此时左相大人亲自前来,他却一时有些拿不准了。

他是因了那个写在宣纸上被风雪打湿的“萧”字而一意孤行,几乎将自己的朋友手足都牵扯其中。

可是她呢,她对自己,又是怎么样的想法?

正这么想着间,顾齐修已经走进了御书房,其实走进御书房前,他就已经得到消息,知道齐王和萧正峰刚刚前来面圣。

他一向老谋深算的,如今只听这话,便已经约莫猜到,想着那萧正峰不动则已,一动惊人,他先是单枪匹马,跪求自己应允婚事,再自己言语间有准婚之意后,便立刻拉上了齐王,前来向皇上请求赐婚了。

这个年轻人,做起事来倒是果断激勇,也难怪他在沙场之上能够博得屡屡战功。

一时也不免想着,此人倒是前途不可限量,如若不是跟了齐王这么一个无缘皇位的皇子,将来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不过顾齐修转念一想,心中忽然大动。想着这齐王如今固然龙游浅滩,困顿一时,可是若有机会,未必不会一朝得势。这齐王在边疆之地颇受爱戴,所交往之人多为武将,若是天下太平,他未必有什么机会,可是若天下有乱,大昭动荡,那么三位皇子相争,他必然能独占鳌头。

这么一想间,顾齐修不免开始重新衡量自己这个“准女婿”了。

他就这么一边想着的时候,一边不动声色,行了跪拜大礼,见过了永和帝。

永和帝今日看起来心情倒是不错,笑呵呵地望着顾齐修:“这是怎么了,今日竟然是齐王和顾爱卿都过来了。”

顾齐修笑望了眼齐王,却是道:“看起来老臣和殿下都是为了一事而来。”

齐王向顾齐修见礼,笑道:“顾左相。”

这边永和帝却有些纳闷了:“到底是什么事,说来听听?”

齐王本待开口,谁知道那边顾齐修却抢先道:“皇上,这事儿呢,说起来还要求皇上赐婚啊!”

永和帝一听“赐婚”二字,不免越发好奇:“顾爱卿,怎么,阿烟有了心仪之人?”

顾齐修叹了口气:“这倒不是阿烟有了什么心仪之人,她这些日子也不曾出门,哪里就能轻易换了心思呢。只是现在坊间流言,诸多说道,都对阿烟不利。恰好此时,这位萧将军前来求娶,老臣想着,女大不中留,还是赶紧嫁了吧。”

永和帝闻听,想起刚才萧正峰所求之事,这才明白,当下不由打量了萧正峰几眼:

“你要求娶阿烟?”

萧正峰上前一步,铿锵一声跪在那里,沉声道:

“皇上,末将对顾三姑娘一见倾心,斗胆求皇上赐婚。”

齐王见此,也上前道:“父皇,正峰他如今已经二十有四,尚未婚配,如今既然心仪顾三姑娘,父皇何不就此成全了他们。”

这边永和帝沉吟片刻,锐目审视着那地上跪着的萧正峰良久,忽而笑了,却是问萧正峰道:“朕听闻,你在北方边境和狄国恶战,以少胜多出奇制胜,敌军听闻你的名姓便闻风丧胆,这是为何?”

萧正峰垂首,朗声回道:

“敌军闻风丧胆,非因我萧正峰之名姓,却是因为我大昭国威日盛。所谓以少胜多出奇制胜,非因我萧正峰一人之力,却是我大昭将士作战勇猛,是以北狄不能敌也。”

永和帝挑眉,复又问道:“朕听说你乃齐王挚友?”

萧正峰恭声道:“齐王驻守边疆多年,又与末将曾联手抗敌,自然有同袍之谊。”

永和帝听闻这话,眉眼渐渐缓和,抬首望了眼齐王,却忽而道:“难得你在边疆数年,竟交了几个良师益友。”

说完这个,忽而不再和齐王萧正峰说话,却是吩咐道:“朕记得岭云一带有雪山崩塌,导致百姓受难,可有此事?”

顾齐修不明白永和帝怎么问起这事儿来,不过幸好他是熟知此事的,当下忙答道:

“前日的奏报,确实提到岭云雪山蹦跶,造成当地百姓数百人死亡,更有良田百亩受其牵连,恐来年无收。不过当地县吏已经及时救治,收拢难民,想来并无大碍。”

可是永和帝却摇了摇头:“朕却觉得此事关系重大,必须要派人亲自前往,以彰示朕爱民之心。”

此时齐王和顾齐修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顾齐修也只好硬着头皮道:

“皇上所言极是,只是不知道,皇上属意哪位前去赈灾?”

永和帝低头看向御案,默了片刻,才淡淡地吐出一个字眼:“燕王。”

顾齐修走出御书房后,再看向萧正峰,那神色已经不一样了。

如果说之前看着是对年轻人的赏识,以及对同朝为官后辈那种居高临下的客套,那么现在,便已经是看自家女婿的眼光了。

老丈人看女婿,总是越看越不顺眼。

原本对萧正峰的诸多赏识,已经变成了挑剔。

萧正峰见顾齐修打量着自己,忙低头站在那里,态度颇为恭敬。

顾齐修负手而立,笑呵呵地道:“正峰,你可知道为何皇上独独派了燕王前去赈灾?”

萧正峰从旁垂手而立,忙答道:“知道。”

顾齐修听了,这才满意,心道这女婿纵然是个沙场猛将,可是这心思却也实在是敏锐得很。

于是顾齐修淡扫了他一眼,却是道:“既然知道,那就赶紧回去准备吧。”

萧正峰微怔,不过很快便明白过来,心间跃起狂喜,唇边竟然不自觉绽开一点笑来,低头恭敬地道:“是!”

永和帝之所以把燕王派出去赈灾,那是因为燕王一直心仪阿烟,所以在听说阿烟姑娘要嫁给自己后,他是不会轻易罢休的。而显然,永和帝也深知自己儿子的脾性,是以便干脆寻了个理由,将自己的儿子远远地打发出去了。

而自己和阿烟姑娘的婚事,自然是必须在这段时间内尽快完成,以免横生枝节。

萧正峰想明白这个,当下忙又补充道:“末将这就回去,禀命祖母,请祖母派媒人前去提亲。”

可是谁知道,这话一出,顾齐修却有几分不喜,拉下脸来,也没多说一句,只是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

萧正峰难免不解,想着自己这话有什么让未来老岳丈不悦的吗?他如此一想,顿时明白过来,便忙又道:

“不知道岳丈大人还有什么指点的,小婿一定尽数照办。”

顾齐修背着手,心里满意,这才点头:“也没什么了,你先去吧。”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