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估摸着这几日萧家就该派人来纳征了,过了纳征之礼,双方把这婚期一定,接下来就要成亲了。阿烟也明白若是嫁去了萧家,可是不比在家里。

顾府其实人丁简单,父亲又疼爱自己,自己当姑娘这会子,也算是自由自在。可是若嫁去了萧家,那萧家虽然如今不过是普通官宦门第,可是家大业大,枝叶繁多,子孙媳妇数不胜数。到了这样子的人家,又是做人孙媳妇的,难免处处谨慎,免得惹了什么事端,倒是让人笑话。到时候上有祖母婶母,中间是妯娌小姑子大姑子不知道多少,再往下还有侄媳妇侄孙子的,这里里外外的关系都是都要费心。一旦嫁过去,是再无今日这般自在悠闲了。

是以阿烟也就趁着这几日,把该办的事都去办了。

这一日和父亲说起,也该去母亲墓前祭奠一番。顾齐修自然是点头同意,当下又让顾云一起陪着去。于是这一日,她便在顾云的陪同去,坐了马车,由蓝庭并几个小厮陪同,前去郊外母亲的墓地前祭拜。

前几日的那雪,在燕京城内自然是都化开了,可是郊外背阴之处却依然留着残雪,打眼看过去,一片苍茫之中些许残雪在干枯的落叶之中,偶有鸟雀类在这萧条之中低空掠过,在这寂静的郊外掠起一道白线。

顾云抱着暖炉,偎依在那里看着马车外面,鼻子冻得有些发红:“今年的冬天倒是格外的冷呢!”

阿烟点头轻笑:“是,来得急,也冷。”

一时姐妹二人就这么坐在马车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顾云的陪嫁丫鬟琥珀在旁边和青峰说着什么。

正行走着间,忽然听到前面有一阵马蹄之声,听声音竟然像是有四五匹马的样子,且来势迅疾。车夫见此,便干脆让开道来,靠着右边行驶。

片刻之后,那迅疾的马蹄声哒哒哒地跑得近了,伴随着男子粗鲁的吆喝声。

几个姑娘也倒是并没在意,只因这郊外的官道上,来往车马倒是经常有的。

可是谁知道就在这时,却听得外面车夫一声惨叫,紧接着马儿嘶鸣起来,仿佛受了惊似的,开始向前狂奔。

马车颠簸剧烈,顾云一个不小心,哎呦一声脑袋撞在了马车壁上,就这么晕了过去。琥珀吓得脸都白了,而青峰则是扑过来,以身子护住阿烟,口里喊道:“蓝庭,蓝庭!”

而就在马车外面,蓝庭喝斥一声,骑马追赶而来,谁知道那几个奔马而来的都是带了刀蒙着面的,迎头阻击,将蓝庭以及几个小厮堵在那里。

阿烟被颠得难受,不过心里倒是很镇定。上一辈子她和沈从晖带着沈越以及家仆离开了燕京城,当时就是遇到过劫匪,所发生的一切,竟然和这一次有异曲同工之妙。

她深知自己的重生已经更改了这一世的命运,可是没想到,同样的事情竟然在不同的时间依然就这么发生了。

阿烟紧抓着用身体护住自己的青峰,眼前却是浮现上辈子那个以命护了自己的绿绮。

她反手握住她的手,低声道:“青峰,你一定要小心!”

青峰素来性子柔弱,其实此时都要吓哭了,咬着苍白的唇,眼睛里泪水都吓出来了,不过她依然叫着道:“姑娘,你怎么样……”

她的声音在马车剧烈的颠簸中带着恐惧的颤抖。

阿烟沉声吩咐道:“这马受惊了,我们必须稳住它。你们几个现在趴在马车上,抓住壁柜,千万不要乱动!”

说着这话,她趴在那里在颠簸中小心地往前爬,待爬到了马车门前,却见那马正疯狂奔跑着,而车辕子上有些许血迹。

她深吸口气,知道这马怕是受了伤,受伤的它疼痛难忍,此时自己未必能将它驯服。

而眼下这马显然是慌不择路,此时已经到了燕京城外三十里处的大名山下,此处恰好是一片沟壑,被积年雨水冲出深幽的山谷来。其实这山丘并不大,地势也算不上险要,可是若马车摔倒在这里,她们未必能保住性命。

当下只能拼命趴在那里,死死抓住车门,大声喊道:“姐姐,琥珀,青峰,咱们现在必须跳下去!”

跳下去?

这对于有些身手的诸如萧正峰之流,自然是轻而易举,可是车上的这几个女子,可都是娇生惯养的女流之辈,养在深闺,哪里敢跳啊!

青峰咬着牙流着泪,连同琥珀一起抓住顾云往前使劲地拽。阿烟匍匐着爬过去,和她们一起把顾云拽到了马车旁。

阿烟好歹学过一些骑射,倒是不似她们那么柔弱,正要告诉她们注意事项,可是就在此时,前方出现了一个巨石,而这马却仿佛疯了一般直向那巨石奔去。

她瞳孔迅速收缩,厉声喝道:“快跳!”

说着,她率先一滚,就在那剧烈的颠簸和急速的行进中,抱着顾云,就此跳下了马车。

她就这么狠狠摔在了地上,地上是夹杂着冰渣子的泥泞水草包裹着尖利的碎石。她收势不住,眼看就要往下坠去,就在最后时刻,她狠狠地将顾云往旁边一推,而她自己呢,曼妙娇柔的身子在粗粝脏污的地上陡然坠滑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往下坠落的势头终于停了下来。

此时她抬头看向四周,却见自己在一处山石林立的荒郊处,而顾云,早已经不知道摔到哪里去了。

她拼命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此时手脚竟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就这么使不上力气。

无力地趴在那里,她娇嫩的下巴就这么靠在粗粝带有泥泞冰碴的石头上。

此时有乌鸦呱呱呱地从身边飞过,她微微侧首,却见这天蓝得异常清澈,阳光在积雪上反射过来,照得她有些睁不开眼。

一时她忽然想起自己上辈子死去的那个风雪夜里,想着这世间依然是这么美好,难道她竟要再次死去吗?

她闭上眸子,在浑身的刺痛和冰冷之中,想起那慈爱的父亲,懂事的弟弟,还有即将成为自己夫婿的萧正峰。

这里有那么多她无法割舍的人,也有她努力在去经营的人生,她怎么可能就此死在这里呢?

阿烟深吸了口气,在那冰冷刺骨的雪泥中颤抖着站了起来。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