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庭是怎么也没想到,出来拜祭竟然会遇到这种事。要知道这里可是距离燕京城不过十几里的官道上,一般贼人可么有这个胆子。

蓝庭虽看着不过是个俊秀少年,可却也学过一些武艺的,只是手中并没有什么趁手兵器,当下只能拿着皮鞭和那群蒙面盗匪缠斗。

他眼睁睁地看着那辆马车犹如疯了一般颠簸着向前奔逃而去,而自己却被阻隔在这里无能为力,不由眉目冷厉地盯着那群盗匪:

“你们可知这车上是何人?好大胆的狂徒,竟然胆敢惊扰相府千金的车驾!”

然而那些人听到这却是毫无反应,依然亮着大刀拦住去路。

蓝庭见他们倒是并没有下杀手的意思,心中陡然明白,想着如今姑娘眼看就要成亲,他们跑来这里,不下杀手,却惊扰了姑娘车驾,必有其目的!

当下他一咬牙,挥舞着马鞭,也不顾那群人大刀挥舞,就这么骑着马直冲向前方!

他所料果然不假,这群人不是为了伤人命的,此时见他这么不顾性命地往前冲,竟然有些怔愣,竟不知作何反应。

蓝庭得了这个机会,冲出阻碍,夹紧马腹,上身压低,挥舞着马鞭,直向前方追赶而去。

他这一路顺着马车留下的印记追赶,越过山石怪林,爬上陡峭山坡,也不知道追了多久,最后终于在一处山坡下找到了马车的残骸。

此时那马车已经四分五裂,车轱辘都不知道跑向了哪里,而烈马早已经挣脱了缰绳,不见踪迹了。

蓝庭此时累得额头都是汗,他粗喘着气,赶紧下马,踉跄着跑向那个已经散架的马车,在那一片狼藉中翻找。

可是这里却并没有人。

蓝庭颓然地跪在那里,皱眉紧握着那片狼藉中翻找的一个已经摔坏的暖手炉,不由想着,现在姑娘她们无非两个下落。

一个是她们已经在马车出事前率先跳下了马车,另一个则是那些贼人是分了两批的,另一批贼人已经将姑娘她们劫持走了。

想到这两种可能,蓝庭咬紧牙,心间竟有种窒息的感觉。

他猛地爬起来,翻身上马,开始疯狂地沿着来时的路,寻找蛛丝马迹。

也不知道找了多久,他终于发现残雪和枯叶之中躺着一个身着葱绿色的女子,他忙单膝跪在那里,将女子抱起来翻过来一看,却是青峰。

而就在此时,耳边传来马蹄声,他抬首望过去,却见十几骑人马正在这片山坡中四处寻找,口中喊叫着什么。

这是顾家的小厮找了帮手过来。

原来之前那匹拦路盗匪已经自行退去了,小厮们受的伤各有轻重,但是并不威胁性命,他们这些人便忙挥去禀报了相府,相爷一听这个,马上报官。

一时六扇门的人并顾府家丁全都出动,分头行事,一方面寻找那群盗匪的线索,一方面开始帮着寻找顾家的几个女子。

当下蓝庭忙将青峰抱起来,让小厮们腾出一匹马来,将她放在马上,命小厮将她带回去。

他自己呢,则是继续和大家一起寻找两位姑娘。

而此时顾齐修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先是大怒,后来冷静下来,一面派人寻找,一边忙就进宫去禀报了永和帝,求请派人手寻找自己的女儿。

永和帝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气怒交加,只因为这燕京城乃是天子脚下,竟然发生了光天化日之下抢劫相府千金的事,实在是让人切齿。

于是他招来了燕京城府尹并十二卫统府兵宿,严令务必抓住那群盗匪,并寻到顾三姑娘!

永和帝这么一下令,顿时整个燕京城都被惊动了,燕京城中戒备森严,城门外来往巡逻兵士比比皆是,大批的守卫派往城外官道上,到处搜罗寻找。

而顾家出事的几个姑娘,继青峰之后,顾云和琥珀也相继找到了。她们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不过幸好并无大碍。

顾云的夫君陈京翰听说消息急匆匆地赶来,一个文弱书生也跟着大家一起寻找,如今见顾云安然无恙,总算松了口气,抱着顾云不放开。顾云只觉得自己劫后余生,趴在夫君怀中后怕地哭了起来。

可是蓝庭紧皱着眉头从旁不言语,阿烟姑娘一直未曾寻到,他自然是担心。当下看着顾云情绪稍缓,那边琥珀也醒了,一个劲地追问阿烟的下落,然而顾云却是什么都不知道,而琥珀呢,则是只记得仿佛三姑娘把二姑娘推了上来,而三姑娘却不知所踪,紧接着她自己跳了下去,其他的则不知道了。

蓝庭焦急之余,再次向逼问她们,可是记得跳下去的位置,可是几个姑娘又是担心阿烟姑娘,又是惊吓过度,她们只记得当时马车颠簸得要散架一般的疯狂,哪里还记得阿烟姑娘到底是在哪里摔下去的。

没办法,蓝庭只好带人在找到顾云的地方四散寻找,这周围山坡无数,枯叶积雪铺满地上,一群人在周围仔细寻找一番,最后却只找到了阿烟姑娘的一个玉钗,就那么半掩在残雪之中。

顾云见到那玉钗,一下子扑了上去,攥着那钗哽咽道:“这个,这个就是阿烟的东西!”

蓝庭见此情景,眉头越发皱得深了,极目望着这一片茫茫雪地,哪里有自家姑娘的影子!而最让人背脊发寒的是,此时山林中已经响起了虎狼的吼叫,以及乌鸦的呱呱之声,听起来极为阴森,让人毛骨悚然。

当夜,一群人等在这里搜罗了整整半夜,一直在寻找杳无音讯的阿烟。

而就在这一夜里,燕京城里开始流传出一个说法,那就是左相府的顾烟遇到了劫匪,下落不明。当然了也有人说是顾烟不愿意嫁给那个不入流的武将萧正峰,所以竟然和人私奔了。

这个说法不知道怎么,几乎一夜之间传遍了街头巷尾。

第二天一早,一夜没睡的顾齐修连早朝都不曾上,恨不得亲自出门去寻找女儿,可是刚出门,同朝好友并往日知交俱都过来慰问,并问起详情,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这边顾齐修越发焦头烂额,他这半辈子忙碌,为的是什么,若是阿烟真得有个好歹,他实在不知道怎么有脸去见那地下的原配发妻!

消息传到萧老夫人耳中,自然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那痴心孙儿还在大名山里寻找着所谓的吉祥之物白鹿,而那未来的孙媳妇竟然出了这等事!

她想到孙儿的一片痴心,若是这顾家姑娘真出了什么事,自己孙子还不知道会如何呢!

齐王听到这个消息,也是皱起了眉头,萧正峰和顾烟的婚事刚刚有了起色,不曾想竟然出这种事。他难免开始思索这其中原因,平白无故,光天化日之下,怎么会好好的有了劫匪呢?

就在他觉得蹊跷之际,他唯一的女儿阿媹却跑过来了,扯着他的袖子嚷道:“父王,你去救那位顾烟姐姐吧!”

齐王顿时惊异不小,当下将女儿揽过来,温声问道:“你可曾见过顾烟姐姐,怎么认识她的?”

阿媹委屈地瘪了瘪嘴道:“我自然是不认识,只是今日个越哥哥过来府里,看着心神不宁的样子,我问起他来,却原来是顾家姐姐不见了,他很是担心。原本都说好了,他要陪我一起去做腊梅酒的,如今他却只回府说了一句,就匆匆走了!”

说着,她拉着父亲的衣摆撒娇道:“父王,你快去寻了顾姐姐来,这样也好让越哥哥陪我玩!”

其实顾烟既是萧正峰没有过门的妻子,齐王和萧正峰乃是生死之交,此时自然也会设法为他寻找。可是如今,这个请求竟然由自己不知世事的小女儿提出,他不免觉得有些不快。

那个沈越,先是献上了狄国边防图,如今仿佛又刻意接近自己的女儿,其目的实在是昭然若揭。可是若说他有所企图,为什么却要挑了自己这么一个没有前途的亲王呢?

以前他也隐约感到,萧正峰对沈越有一丝防备,当时并不以为意,只想着到底是个病弱书生,便是偶尔得了边防图,又能翻出多大风浪呢。

可是如今,看着自己这个仿佛被沈越拿捏在手的小女儿,他不免心中隐隐生出怒气。

当下虽然依旧平静地命人将小郡主带下去,可是转身却把王妃唤了过来,好一番厉声指责,责令她以后不许让阿媹郡主见到那个沈越。

这齐王妃自从嫁过来后,还未曾遭受夫婿如此责骂,一时不免委屈,又想起王府里才进的那个小妾,不免悲从中来,不过她素来贤惠,到底忍下了。

而当所有的人都在寻找阿烟,当关于顾家三姑娘私奔或者遭盗匪凌辱的消息传遍燕京城的时候,阿烟其实正坐在炭炉前,裹着一个毛毡烤火,身旁陪着的是那个让她许下终身的男人。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