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正峰定定地望着眼前那个梦寐以求的姑娘,却久久没有动静。昏暗而闪跃的桐油灯下,男子高挺的鼻梁在他刚毅的脸颊上投出一点阴影,那点阴影随着桐油灯的跃动而明暗闪动,让人看不真切他的神情。

阿烟轻轻抿唇,静静地望着眼前的男子,这个如果不出意外,在不久之后会成为她夫婿的男子。

四目相对间,两个人却都是沉默。

简陋的茅屋中,只有柴火静静燃烧的声音,他们彼此仿佛都能听到对方的喘息声。

空气中有什么紧绷的气息,一触即发。

而就在此时,那桐油灯的灯花发出一个噼啪的声音,仿佛有什么机关被触动,沉默的魔咒被打破,紧绷的气息忽然放开,萧正峰喉咙间发出低而粗的翻滚声,他骤然伸出有力的臂膀往前一伸。

一时之间,仿佛天地都在旋转,疾风拂弱柳,大浪淘细沙,她在他狂猛而激烈的动作中不知身在何处。

当惊魂甫定之时,阿烟发现自己就这么绵软地斜靠在男人的胸膛上。

火烫坚硬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彰显了这个男人此时并不如他那紧绷的面容一般平静的内心。

萧正峰紧紧抱着怀中的女人,拧眉望着那灶膛里时明时灭的暗火,压抑下心中万千躁动,咬牙道:

“阿烟姑娘,我本不想唐突了你的。”

他们即将成为夫妻,这是永和帝下了圣旨的,也是双方家人都同意了的,只是到底大礼未成,他便是有再多的渴望,也希望压抑下来。

怕,怕吓到她,也怕让她清誉受损。

阿烟趴伏在这个男人怀中,听着他狂猛的心跳,却是低声笑了,那笑犹如丝帛一般柔软缠绵,余韵悠长,可是笑声末处,却仿佛一声富有韵律的嗟叹。

她疲惫地闭上眸子,将幼滑的脸颊靠在他太过坚硬的肩膀上,低声喃道:

“萧将军,我很冷……”

萧正峰听闻,一直盯着那灶膛的眸子,终于缓慢而僵硬地垂下来,看望向怀中的姑娘。

她绵软的身子犹如无骨一般趴伏在自己胸膛上,自己看不到她的神情,只见得那一缕缕秀媚如云的青丝随着纤细的肩膀流淌而下,甚至有一缕发梢缠绵在自己的胳膊上。

他心间泛起说不尽的怜惜和柔情,抿了抿唇,低哑地道:“阿烟姑娘,我会一直抱着你,为你取暖的。”

阿烟听了这个,却是轻笑,脸颊在他肩膀上慢慢地磨蹭了下,低声道:“可是我还害怕,真得好害怕……”

她闭上眼睛,微微侧脸,喃喃着道:“我害怕一切都是梦,梦醒时,这里没有灯火,没有肉汤,也没有你的怀抱。”

她眼前浮现出一个破败的茅屋,积满灰尘的灶台,布满了蜘蛛网的红木箱子,以及被剑刺中之后,倒在血泊中的自己。

萧正峰刚毅的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安慰她,可是却发现言语有些无力。

他以为自己并不是一个嘴拙的人,可是当他到了阿烟姑娘面前,却总是不知道说什么,总是怕自己稍微大声一点,便把这姑娘惊到。

于是他垂眸望着怀中那身姿曼妙的姑娘良久后,终于俯首下去,却是用自己的脸颊,摩挲了她的。

这是一个亲昵的动作,带着一点诱哄小孩子般的安慰。

脸颊相贴的时候,他享受着那幼滑的肌肤娇嫩的触感,轻轻摩挲间,他知道自己的动作惊起她些许的战栗。

他忍不住轻声笑了下,压低了声音,温柔低哑地在她脸颊边耳语道:“别怕,你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

她不光冷,不光怕,还很疼,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酸疼。

阿烟微合着眼睛,疲倦而满足地埋首在他怀里。

到了这个时候,阿烟觉得自己满足极了。

如果这辈子有一个这样的男人陪着自己一生一世,自己实在是应该满足的。

她抿唇轻笑了下,低声道:

“萧将军,我忽然想起我母亲了。”

萧正峰望着这个缠绕在自己身上妩媚撩人的姑娘,紧皱着眉头,满脸严肃地深吸口气。

“阿烟姑娘,你母亲?”

他已经被逼到了崩溃的边缘,但凡她再动一下,他便再也克制不住,立即化身狂风暴雨将她吞噬,然而她却毫无所觉地和自己唠起家常。

萧正峰开始感到头疼,非常的无可奈何。

阿烟的手握住他一缕黑而亮的头发,轻轻在手中把玩,低声问道:

“萧将军,你可知道,阿烟的母亲,平生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萧正峰低哑地道:

“不知,是什么?”

阿烟轻叹一声:

“母亲当年和父亲相遇时,父亲不过是一介书生罢了,她抛却一切和父亲在一起,其实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对人。”

萧正峰望着她的眸子中带了怜惜:“后来呢?”

他知道,她的父亲顾齐修有个小妾,后来还娶了一个续弦。

阿烟笑了下:

“其实我的父亲从来没有犯过什么错误,至少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父亲做得够好了。只是她知道,她没有办法再要这一生一世一双人了。”

因为当年母亲数年不曾有所出,于是在父亲三十三岁的那一年,母亲请他纳妾,以便传宗接代。

后来,父亲到底是纳了周姨娘。

母亲临终之时,其实是备受折磨的,她死的时候,头发都大把大把地往下掉。

那个时候的阿烟才六七岁而已,她就每天帮着母亲梳头,把那些掉下来的头发收集起来,放到小绣囊里。

有一天她捧着头发哭了,她知道等到这些头发掉光了,也许母亲也不在了。

萧正峰已经懂了,他沉声道:

“阿烟姑娘,我萧正峰发誓,这辈子只要你一个,绝无她人。”

阿烟唇边泛起笑意,流转着秋波的眸子眨了眨:

“好。”

萧正峰凝视着她唇边那抹笑,低声道:

“我知道你不信。”

她依然在笑,她什么都没说,可是萧正峰觉得,她的眼睛深处是灰色的,就像秋天的那种灰色。

其实阿烟并不是不信,她自然是信萧正峰的。

她相信萧正峰此时一定是拳拳之心无半点虚假。

可是世事多变幻,人总是会随着世事沧桑而慢慢地改变。

现在的萧正峰,无法为未来的萧正峰去承诺。

而萧正峰,却没有过多的解释,他将手轻轻在她水骨隆起之处抚过,郑重而低哑地道:

“不过没关系,我们有一辈子来印证这个誓言。”

他的声音那么低柔,仿佛和周围的夜色融为一体,如流水一般,淌进阿烟的心里。

她闭上眸子,疲惫地笑了下,唇边泛起一点满足,不过却是低声道:

“我有点累……”

萧正峰温声道:

“那你睡吧。”

说着这话时,他将她如同一个小孩子般揽在怀里。

那一夜,萧正峰抱着阿烟整整一夜。

不曾合眼。

第二日,天就那么渐渐亮了起来,太阳升起,温煦阳光经过积雪折射后,透过破旧的窗棂投射在她娇嫩的脸庞上,将她脸上稚子般的细密绒毛渲染成了透明的金黄色。

她就那么安静地闭着眼眸,修长的睫毛犹如蝴蝶收起优雅蝶翼停歇在花瓣上那般,安静而优美。

有那么一刻,萧正峰很想俯首下去,去亲亲那细密修长的蝶翼,然而就在此时,那蝶翼微微颤动,紧接着,一双朦胧如雾眸子睁开了,就那么略显迷茫地望着自己。

她嫣红的唇儿轻轻蠕动了下,终于低声道:“你抱了我一夜?”

就这么以一个姿势坐了一夜的萧正峰,一动不动地道:“嗯。”

阿烟微诧,然后便笑了,她修长的臂膀伸出,纤细削葱一般的手指轻轻抚着他扎人的下巴,软声道:

“你看着比昨晚潦草了些。”

其实是胡子,比昨日个长了一些,愣是把原本就坚毅冷厉的脸庞涂抹上一些潦倒汉子的味道。

萧正峰见她笑,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当下将她放下来,温声道:“你在这里等下,我出去看看,弄些吃食。”

阿烟却道:“昨日我遇到了这种事,怕是家人正四处寻找,还是麻烦萧将军先派人去通知我家里吧。”

萧正峰听到这个,原本已经扣住门扉的手停顿了下,其实他有些舍不得。

不过他到底是点了点头:“好。”

简陋破旧的门发出“吱”的一声,门被推开,外面的阳光毫无顾忌地投射入室内,阿烟有那么一刻觉得刺眼。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