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萧家便派了人前来一起说定婚期,派的是萧正峰的二伯父。因为那大伯父现在在外上任,不得回来,这才派了二伯父过来。饶是如此,也就让长房长孙陪在后面,以示对这件事的郑重。顾齐修往日也是知道这位萧家二老爷的,只是没怎么打过照面,如今见了,彼此先道了好,便商量起婚事的细节来,如何迎娶以及选定什么日子。此时事情都闹成这样,大家心里也都明白,心照不宣地选了个最近的日子,所谓的良辰吉日也就是三日后,就这么赶紧举办婚礼。

这个时间选得自然是极为仓促的,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知道时候一长唯恐有什么变数。

第二日,萧家便派人送来了聘礼等,用红绸子包裹着的箱子,一个又一个地往里面抬,喜庆得很,来人将礼单送到了顾齐修手里,顾齐修看了看,倒也满意,觉得这么仓促的时间里能够准备得如此周全,想着这萧家还算是懂得礼数的。

最关键的是,他们肯这么用心,可见对自己女儿也是极为重视的,女儿低嫁了,倒是不怕过去受什么委屈。

待到萧家人即将离去时,他又单独把萧正峰叫到书房来说话。

萧正峰其实从昨日街头的事便已经知道,这未来的岳父大人心里怕是对自己藏着一股火呢,当下跟随着岳父大人来到书房里,高健的身躯在顾齐修面前却是微低着的,神态间是越发的恭谨小心。

顾齐修呢,望着眼前这个沉稳恭敬的未来女婿,却见器宇轩昂气态巍然,想着他在西北沙场上的功绩,知道这是个能征善战的主儿,从平时的表现来看,也不若一般武将那般缺心眼,竟是个精明能干的。当下他心里其实也颇为满意的。人说女婿如半子,他只得了那么一个儿子顾清,虽说如今顾清到底是以往成长了些,让他没了以前的不喜,可是如今年纪到底还小,根本撑不起家业,也指望不得。

他纵然有门生若干,都会听从他的安排,可那到底不是亲儿子亲闺女的,平时也倒罢了,可是遇到关键事儿,也不敢交心的。

如今有了这么一个女婿,却是犹如左臂右膀一般,不免得意,想着将来定能如虎添翼。

可是欣喜之余,却又觉得满目苍凉,浑身说不出的不舒坦,又仿佛有种无名火,总觉得想痛骂他一顿才好。

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娇滴滴的长大了,转眼间就要嫁给别人了,还是这么一个糙汉子。

如今顾齐修冷眼望着这未来女婿,居高临下地道:“正峰哪,你们萧家子孙兴旺啊?”

萧正峰忙答道:“是的。我父亲兄弟四人,父亲忝为最小。到了我这一辈子,共有堂兄弟十三人,堂姐妹七人,及至到了我的子侄辈分,更是枝繁叶茂,数不胜数。”

顾齐修点头,其实他家中子孙单薄,如今女儿嫁到这么一户人家,倒是心中颇感安慰,至少这样女儿不必在子嗣上承受太多压力。

不过他还是鸡蛋里挑骨头,挑眉道:“你家中人口众多,目前都住在府里?”

萧正峰对答如流:“因祖母尚在,家中伯父堂兄弟并子侄辈,便是有些已经在外购置宅院,可是也都住在府中。”

顾齐修听到这话不由皱眉:“如此一来,那岂不是人员众多,彼此之间难免生事?”

萧正峰乃是铮铮男儿,十几岁便离家从军,别说家中妯娌媳妇间是否有什么争端,便是有,自然也是传不到他的耳中。如今乍然听到顾齐修这么说,却是微愣,当下答道:

“这个倒是不曾有,祖母治家有方,家中诸位兄弟一向和睦。”

顾齐修点头,其实是明白,这家族中媳妇众多,哪里有不生事的,只是这萧正峰一个没成家每日在外驻守的单身汉,哪里懂得这其中道理。

是以顾齐修“咳”了声,严肃地道:

“阿烟这个孩子,因为自小她母亲去了,我一直把她娇惯得厉害。在我们顾家,众人总是要让着她些的。虽说如今长大了嫁人了,总是要学着懂事起来,可是她既是我掌心明珠,做父亲的不想让她被人错待,更不想她受什么委屈。你们家人口众多,婆媳妯娌怕是琐事不少,等她嫁过去后,你还是要多多体谅她。”

萧正峰听此,郑重地道:

“岳父大人放心,当日萧正峰前来求娶之时,便曾说过,定将阿烟姑娘视若珍宝,绝对不会让她受半分委屈的。”

顾齐修看他言辞诚恳,脸色这才勉强好了起来,不过却又是道:

“我顾齐修不才,可也是当朝一品左相。说句托大的话,阿烟嫁给了你,也算是下嫁了。大丈夫生在人世,当求取功名,以图得一个封妻荫子,方不枉来人世一遭。”

萧正峰低头,沉声道:“是,岳父大人教诲的是。”

其实他心中也是明白,阿烟在顾家那也是娇生惯养的人儿,素日来往的是达官贵人,身边侍奉着的奴仆也全簇后拥,过得是锦衣玉食的日子。

而萧家枝繁叶茂,纵然有些祖产,可是由于子孙众多,也无济于事,萧家子孙也都明白,凡事还是要靠自己。而他萧正峰如今虽屡立奇功名声大振,可是在这燕京城里,也不过是一个拿着五十多两银子的武将罢了。

此时的自己,又能让阿烟姑娘过上怎么样的日子呢。

而阿烟姑娘那是千娇万贵的人儿,他却是不能亏待的。

此时的萧正峰心里已经下定了个决心,这是一切都还未曾成型,自然不足以为外人道也。

阿烟这婚事虽然准备仓促,可是倒也没缺了什么,该有的礼数一样都不曾拉下。到了这一日十八,是个成亲的好日子,这是顾齐修和萧家都测算过的,于是双方约定了这个日子,按照礼数萧家那边便迎娶了阿烟过门了。

萧家人口众多,别说请速来交好的,便是家中兄弟子侄辈都能坐完八个桌子,更不要说燕京城里贵族名流,知道这是顾家姑娘的婚礼,也都到场了。除此之外更有萧正峰素日的同袍战友,因着这些日子闲散在燕京城,自然也全都来了。

这婚礼上自是热闹非常,阿烟早间只吃了三个喜饺,这一路上颠簸得肚子早已经空了,如今也是硬撑着拜完了天地。拜完天地后,进了洞房,一旁的青峰才偷摸着给她拿了些点心让她充饥。

之后她便静静地候在这洞房里,其间有几个要过来闹洞房的,都被房外守着的婆子给轰走了,朦胧中听着那些婆子说道:

“孙少爷们,你们也不看看这是谁的洞房,你家九叔好不容易娶了新妇,哪里是你们这个辈分能闹的,还不赶紧出去,回头少不得老祖宗要罚你们了!”

因把这群晚辈赶跑了,那些和萧正峰同辈的都是早已有了娘子和孩子的人,年纪也都不小了,更是没脸来闹这洞房,是以这新房里倒也素净。

阿烟便这么坐等着,一直等到蜡烛点了过半,才听到新房的门开了,一个沉稳的脚步走了进来。

萧正峰是喝了些酒的,不过他酒量向来好,这点自然醉不倒他,此时他走进新房,却见新房里布置得火红温暖,跳跃的喜烛跃动中,新娘子阿烟戴着红盖头坐在榻前。因这红盖头遮住大半,并看不真切,只能从那绣工精致的大红喜服中隐约可见纤细柔韧犹如水蛇一般的腰肢。

萧正峰摒退房中的众人后,这才拿起一旁的秤杆,轻轻一挑,将那红盖头揭下。

就在红盖头揭下的那一刻,却见烛火投射下的那层朦胧红色中,女子容颜如玉,水眸含羞,娇嫩柔媚,坐在那里咬唇轻轻望着自己,仿佛清晨之时绽放在天际的一朵藏红花,犹自在风中盈着露珠轻轻颤抖,等着自己伸手采撷。

萧正峰呼吸微窒,怔怔地望着这个娇媚的人儿,却见她清澈的眸子中越发有了羞涩,就那么在自己的目光中缓缓低下头去。

他深吸了口气,压抑下喉咙间的躁痒,低哑粗噶地道:

“阿烟姑娘,我们先喝交杯酒吧?”

这称呼就有些问题,不过此时阿烟紧攥着手,手心里都开始湿润了,是以她也没察觉他的话语有什么问题,当下轻轻“嗯”了下。

当下阿烟站起来,两个人来到西窗下的小桌前。

萧正峰倒了一杯琥珀色的喜酒在杯中,然后递给阿烟一杯,就这么用火热的眸子盯着她道:

“来,喝下这杯吧。”

阿烟被他看得浑身都发热,一瞬间想起许多,譬如上辈子关于这个男人的说法,据说这男人当初娶了李明悦,到了第二天李明悦都没能下得了床呢。

她又不是个无知小姑娘,好歹上辈子是成过亲的,于这男女的事情上都是知道的,如今低垂着玉白的颈子,捏着那杯喜酒,心里却是想着,以这萧正峰的身量,怕是这方面总是难以应付的吧?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萧正峰已经伸手过来,坚实有力的臂膀环住她的,就在她还走神间,就这么两只手臂已经缠绕上了。

阿烟顿时感到来自对方的力道,那是一种粗硬而强势的力道。他或许并不是故意的,可是他只一个随意的动作,便仿佛将自己柔软纤细的臂膀环得再也无法动弹半分。

萧正峰呼吸渐渐重了起来,他盯着阿烟娇红醉人的脸颊,低哑的声音几乎从喉咙里滚出来的:

“喝酒。”

于是两个人各自就着那喜杯,低下头,缓缓饮下这喜酒。

喜酒的味道并不重,甚至略略发甜,阿烟一口口缓缓饮下,冰冷而火热的滋味便顺着喉咙往下蔓延。

而眸光却自酒杯间越过,落在了两个人交缠的臂膀上。

都是穿着大红的喜服,却是迥然不同的,一个柔软纤细,一个刚硬结实,这让阿烟想起昔年在田间林里看到有逯人用柳枝编制柳框的情景。粗而有力的枝干是支撑,混合着柔韧的柳枝儿,一缕一缕地编制起来,拧成麻花,交错缠绕,方能编制成结实的柳筐。

阿烟正这么想着间,却觉得手中饮尽的酒杯被人拿走,紧接着,眼前忽然那么一晃,身子便被拦空抱住。

阿烟微惊,不自觉地抓住什么,待惊魂甫定,却发现自己抓住的恰是萧正峰的一缕黑发。

慌乱之中忙放开了,复又去抓住了他臂膀上的喜服。

萧正峰垂眸,炽热的眸光仿佛要将怀中的新娘子淹没一般,此时却见怀中女子犹如那只稚嫩懵懂的小白鹿一般,清澈透亮的眸子映着些许好奇些许惊惶,就这么无助地倚靠在自己健壮有力的胸膛上。

而萧正峰呢,平素里只觉得她走起路来犹如风中柳枝一般十足的摇曳,总以为她是极瘦的,其实如今方能明白,她是丝毫不比人差上半分的,当下不免将她越发抱紧,力道也分外的大。

阿烟原本还处于浮想联翩之中,这一番变动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总以为合该是花前月下说一番话儿,再吹了烛火慢慢的来。

可是谁知道这萧正峰每每受礼不曾越矩,其实早已经是压抑得将要爆发,如今好不容易成了亲拜了堂,正是可以光明正大任意妄为的时候,怎么可能不一偿那最初的心愿呢。

在这么一刻,几乎想将她吃下腹去。不过他终究是怜惜这女子,她纤细娇嫩的仿佛撑着一只花骨朵,真是碰一碰都怕坏的。

锦帐外,只能听到这些话语。

阿烟的声音里都透着惊惶:“萧将军——”

萧正峰与其是在安抚她,倒不如说是说服自己不必心软:“阿烟姑娘,别怕。”

她也是经过事儿的,可是她上辈子也就嫁了一个沈从晖,还是一个病秧子,一时不免再次想起上辈子的那李家姑娘,还不知道在床榻上受了什么苦楚呢:“萧将军,将军,你,你轻些吧,”

阿烟声音断断续续的:“将军,实在不行,怎么进得来,不如咱们从长计议。”

“阿烟姑娘,我素日敬你,任何事上绝对不敢违背你半分意思,只是这是咱们的新婚洞房之夜,只是这事儿上,我却怜惜你不得,该做的总是要做的。”

经受过一番风浪的阿烟,倚靠在那里,抿着唇儿便哭起来。

萧正峰此时脑中也清醒起来,他搂着怀中的小娇娘,心疼又歉疚,当下抬起大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匀着气儿,尽量放柔了声道:

“阿烟姑娘,是我放浪了,以后总是会轻些,不让你受这般苦楚。”

听得那声“阿烟姑娘”,阿烟真是满心的委屈和无奈,没好气地捶打着他:

“你已经做了这等事,竟还称呼我姑娘!”

萧正峰一听,也发现自己的不妥,脸红了下,揽着这个撒娇的人儿,低哑地唤道:

“阿烟娘子……”他这么一叫只觉得连这称呼都是软绵绵的,说不出的心间滋味。

阿烟还是觉得委屈,她的身子几乎仿佛不是自己的了,再想起刚才,顿时委屈地道:

“你放开我!”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