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阿烟从屋子里一走出,燕王的眸子顿时落在她身上。

不过是十几日没见,燕王却觉得如今的阿烟已经是分外的陌生。此时此刻的她,粉润的双颊泛着动人的红泽,乌黑的发丝松松地挽成一个发髻,她穿着一个娇红的袄裙站在那里——那是新嫁娘的袄裙,就那么用清亮的眸子含着担忧,望向自己。

分明依旧是曾经那个绝色的女子,分明依旧是曾经熟悉的眉眼,可是却仿佛哪里有了不同。

就在这个时候,萧正峰看她出来了,忙走过去,扶住她的腰肢,用满是捍卫的姿势将她护住,复又用充满宠溺的味道低哑地问她:

“不是说了让你留在房中不要出来吗,怎么却跑出来了?外面冷得很。”

一边说着,萧正峰一边褪了外袍将阿烟包裹住。

燕王就从旁冷冷地看着,这么亲昵的贴近,若是以往阿烟的性子,怕是早已恼了,可是此时的阿烟非但不恼,反而偎依在他身旁,低柔地道:

“我不冷的。”

燕王见此情景,不免惊诧,惊诧过后,陡然明白,一时心便狠狠地缩成一团的疼,脸上开始泛白,紧握着剑的手青筋暴露。

他总算明白,为何今日乍见到阿烟觉得和往常不同,原本并不知,如今看她和萧正峰相处的情态,却是陡然明白!

燕王握紧手中剑,昔日一张总是微微眯起的凤眸如今射出凌厉森寒的光,他切齿咬牙,恨声道:

“阿烟,跟我离开这里!”

说着,他大踏步上前,就要将几乎是半个身子娇软地偎依在萧正峰身上的阿烟拉走。

萧正峰哪里能让他这么干呢,当下金刀大马地踏前一步,如同小山一般就这么挡在他面前。

两个男人,一个绝艳俊美,一个刚毅雄健,此时就那么近在咫尺,剑拔弩张地对峙着。

燕王眯起好看的眸子,平素里总是略带嘲讽笑意的唇紧紧抿着,冷沉沉地盯着萧正峰道:

“让开!”

他是生来的天之骄子,是永和帝最为宠爱的小儿子,是当今宠冠后宫的皇贵妃之子,他从来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他喜欢阿烟,欲擒故纵,总以为但凡登上那个宝座,俯瞰江山之时,阿烟自然是手到擒来。

可是却不曾想过,也许在他还没有走到那个位置的时候,阿烟已经成为别的男人怀里的女人。

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在乎女子贞操的男人,便是阿烟真得把身子给了其他男人,他抢过来便是!

只是如今,看着阿烟这初为人妇的娇羞模样,看着她被男子疼爱一夜过后那种漾在骨子里的妩媚风情,他才陡然明白,有些东西,你一旦失去,可真就再也不可能属于你了。

女人,一旦被男子占了身子,她或许真就死心塌地跟着那个男人了。

此时他阴冷的眸光紧盯着这个夺去了心爱女子初夜的男人,想着昨夜里自己策马奔驰地往燕京城赶路的时候,他们是不是在床榻上春宵一刻难舍难分?

他忽而间心口一缩,疼得难受,几乎站都无法站稳,脚下一个趔趄,不过他还是咬着牙,缓缓地命道:

“萧正峰,你给本王让开!”

不过是区区一个四品武将罢了,下等粗鲁之人,他怎么配?!

可是萧正峰却青松一般屹立在阿烟面前,将她挡在身后,挑眉冷道:

“燕王殿下,这是我萧家大院,阿烟乃是我萧正峰的女人。你让萧正峰让开,恕难从命!”

他生来地位便比不得那些皇子贵胄,可是十几岁便上阵杀敌,八年沙场磨砺,他剑眉压下间,却自有一股凌厉气势,那是战场上生死之地较量时的嗜血森寒,是百战不殆的凛冽和桀骜。

纵然皇权高高在上,可是他自有一根傲骨,身后是他萧家的妇人,是他萧正峰刚刚娶进门的娇娘,他是断断不能任凭他人觊觎的!

燕王冷笑,冷声斥道:“好你个萧正峰,竟然违抗本王的命令!”

说着间,他长剑出鞘,一时寒光四溢的宝剑带着万千杀气直刺向萧正峰。

这个男人,他愿杀之!纵然父皇怨怪,那又如何,不过也就是个区区四品武将罢了!

萧正峰岂能坐以待毙,当下抬起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食指和拇指精准地握住那剑尖,分毫不差。

燕王一剑刺出,却犹如石牛入海,动弹不得分毫,待定睛看时,自己的宝剑竟然被萧正峰徒手捏在手里。

一时他脸上泛红,羞愤交加,冷眉怒道:

“萧正峰,你胆子太大了!”

萧正峰挑眉冷笑,沉声质问道:“殿下,你身为当朝五皇子,如今竟然是要到我萧家强抢臣妇吗?”

燕王切齿恨道:“今日本王就是要抢,那又如何!我倒是要看看哪个敢管!”

萧正峰垂眸,望了那自己只用两根手指头便禁锢住的冰冷剑柄,淡淡地道:“今日不管是谁,哪个敢抢我萧正峰的女人,我便让他血溅五步。”

他的声音很轻很淡,可是却仿佛有千钧之力。

燕王此时听得这话,却是不怒反笑:“一个区区四品将军,竟然敢口出如此狂言妄语!实在是反了你了!”

萧正峰轻笑出声,眸中泛起轻视:“不要说只是一个四品武将,便是我今日无职无官一介白身,那又如何,若是今日连自己的女人都护不住,我枉为男儿!”

阿烟躲在萧正峰身后,两手原本是紧紧攥着萧正峰的衣衫。如今听得萧正峰这话,心中泛起暖意,一时从他肩膀旁边露出一个脑袋,望着燕王道:

“燕王殿下,我已嫁他为妻,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从此后他便是我的天,是我的地,是我这辈子的依靠。若是他有个三长两短,那阿烟或者为他守寡一世,或者一头抹剑自刎追随而去。燕王殿下若是还记得昔日的情分,那就请网开一面,放过阿烟,离开这里吧。”

燕王听她说这一番话,一时心中犹如被死灰一般,再也找不到半分生气。

他知道昔日那个住在他邻里的小姑娘阿烟再也回不来了。

他便是登上九五之尊的位置,也再不能换来她昔日清灵含笑的那一个回眸。

他心痛难忍之时,却是口不择言,眯眸满怀嘲讽地质问阿烟道:

“昔日在巷子里,我曾问你,你不是还曾说过,这人不过是一介莽夫罢了,怎么如今你就这么嫁给一个莽夫?”

他说得倒是实情,昔日阿烟确实是说过这样的话的。

当下阿烟抬眸看向萧正峰,却见萧正峰神情未变,仿佛根本不曾听到燕王这番话般,依旧犹如铁塔似的护在阿烟身前。

阿烟伸出手来,修长的手指犹如白玉一般,她轻轻攀附住他刚硬的臂膀,侧脸望向一旁的燕王,柔声道:

“燕王殿下,你说得没错,阿烟是曾说过这话,可是——”

她抬眸,淡淡地望着燕王,终于缓缓地道:“可是如今阿烟就喜欢这个莽夫。”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