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抬眸,淡淡地望着燕王,终于缓缓地道:“可是如今阿烟就喜欢这个莽夫。”

她这么娇软犹如乳莺一般可人的话语,听在燕王耳中,却是犹如刀剑一般,就那么迎头直直刺了过来。

燕王此时深吸口气,看看萧正峰,再看看偎依在萧正峰身旁的阿烟,唇边扯起浓浓的笑,笑里满是嘲讽:“好,极好,极好,你可真是……”

他语音哽咽,竟说不出后面的话来。

就在此时,游廊上传来脚步声以及说话声,紧接着哗啦啦一下子,一群人仿佛瞬间涌了过来,将这里团团围住。

却原来萧家这位老祖母年已七十有九,有四个儿子,四个儿子最年长的萧家大伯已经六十有三了。这四个儿子又得了十三个孙子并七个孙女儿。这十三个孙子中,最年长的比萧正峰还要大上十几岁,可谓人丁兴旺。而到了萧家老祖母的重孙辈,更是枝繁叶茂,如今重孙共有二十四位,最年长的也有二十岁了,是当爹的人了。

这么一大家子人,有如同萧正峰这般投身军旅者,也有自小饱读诗书矢志考取功名者,当然更有无意官场,就这么在经商行医的,甚至呢,还有开设赌场酒楼的,总之所从行列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当然了,也有一些是不争气的无业游民,每日里靠在家里混日子。

不过这一大家子虽然人多,可到底都是孝顺的,如今有老祖母在,平时逢年过节都是要聚集在一起的。

此时因萧正峰成亲,家中有喜,这群大大小小的子嗣全都回来了,图个热闹。

因许多人是好久不曾见过了,又碰上这样的喜事,是以他们昨日个一夜没睡,就在那里喝酒闲聊,闹腾个半宿。这边闹腾着天亮了,正要去歇息,却听到小厮急急忙忙地来报,却是有人前来抢新过门的九少夫人了!

大家一听,倒是唬了一跳,心道哪个大胆的,竟然跑到萧家来闹事!

于是那些年轻的兄弟子侄们便都吵嚷起来,纷纷表示要来将那个作死闹事的给揍个半死,于是就这么浩浩荡荡地来了。

来了后,一时也不认识这个燕王,只见这人满脸沉痛地站在那里,一把剑柄被自家九叔就那么握在手里,于是他们顿时乐呵起来。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登徒子,竟然敢跑到我萧氏门前闹事!也不睁开眼睛看看,我九叔的手上功夫,哪里是你能惹得起的!”

这话一出,一群半大不小的小伙子们纷纷开始帮腔,也有那些辈分更小的小子们闹腾着道:

“我九爷爷好不容易娶了个新妇,老祖宗正高兴着呢,你这不长眼的也忒地嚣张了!”

说着这话,一群人就要上前推搡着把这燕王给拿下,狠揍一顿。

燕王脸色微变,冷道:“反了你们了!”

萧正峰自然明白若是真个让他们拿下燕王,那就是为家族惹下祸事,是以上前道:

“今日的事儿,全由我萧正峰一人承担,与我家中其他子孙毫无干系。你如果真要闹事,我们就去金銮宝殿前,请皇上断个分晓!”

说完这个,他冷声呵斥道:“你们跑来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回去!”

这群小子听说,虽然怕萧正峰的,可是哪里肯呢,都一个个推推搡搡嬉皮笑脸,就是不走。

而就在此时,燕王的贴身侍卫匆忙赶过来了。原来燕王得了阿烟下嫁的消息后,是星夜奔驰赶来这里,因他心急,硬是落下那侍卫一大截子,以至于贴身侍卫这才赶过来。

这侍卫拿着长剑,见自己家殿下被这么一群人围住,忙上前喝道:“你们可知这是何人?这是当今燕王殿下,你们竟敢如此嚣张,还有没有王法了!”

众萧家子嗣听说这是当今燕王,也是微惊,一时人群中有些沉默,不过最后那萧家重孙辈的一个,如今年不过十七岁而已,站在那里,高声呼道:

“便是燕王又如何,难道我萧家刚办了喜事,就要皇亲国戚打上门来,叫嚷着把才进门的九奶奶给带走吗?”

萧正峰利眸望过去,却见那是自己的侄辈的一个,外号萧十九的,素日极为机灵。当下他一瞪眼,斥道:“你素日最为机灵,怎么今日竟带头闹事!”

可是谁知道那萧十九话说出口后,萧家子嗣纷纷赞同,一个个叫嚣着燕王欺人太甚。

就在大家喧闹不止的时候,那边一个威严而庄重的声音道:“这是在闹什么!”

随着话音落时,只见萧家老夫人在两个媳妇的扶持下,一步步都走来。她虽年已近八旬,却依然精神矍铄,两眸有神。

此时她走上前来,恭敬地一拜:

“萧家王氏,见过燕王殿下。”

燕王也是约莫知道这位老夫人的,虽然品阶并不高,不过到底年老,昔年仿佛还曾上过沙场,是以当下他也只能强硬地忍下适才的怒气,冷道:

“萧老夫人免礼了。”

萧老夫人笑呵呵地道:

“昨日萧家大喜之日,举家团聚,迎娶新妇,不知道萧家到底是哪里惹了燕王殿下不快,竟使得燕王今日登门而来?”

此时萧正峰已经放开了燕王的剑柄,于是燕王慢慢地抽回剑,冷道:“萧老夫人,我要把顾烟带走!”

他既然来了,便不会再回头。她愿意也罢,不愿意也罢,他就是要把她带走!

萧老夫人听着这话,一下子便越发笑起来:“请问燕王可是顾家人?”

燕王冷眉道:“不是。”

萧老夫人笑道:“既不是顾家人,那又凭什么来我萧家,带走我萧家妇人?”

燕王握着剑,冷沉沉地望着萧正峰身侧的阿烟,用略带嘶哑的声音道:“阿烟,你可知道,父皇其实有意把你许配给我的?本来我以为,我安抚灾民回来,父王就会为我指婚。谁知道我这么回来,你却嫁给了别人!”

阿烟垂眸,挑眉淡道:“燕王殿下,这些事我顾烟却从未听说过,你说的话,不过是自己空口白牙而已,并无凭证。”

燕王见她如此无情,不免凄笑一声,转首望向萧老夫人:

“老夫人,虽然父皇还没有来得及为我指婚,可是我却有一对玉佩为证,证明当年我和阿烟确实有过婚约。”

他这话一出,别说其他在场众人,便是阿烟都诧异不已,挑眉道:“我何时与你有过婚约,我怎不知!”

燕王却冷着眉眼,从怀中掏出一个玉佩,淡道:“这是你母亲顾夫人还在时,她和我的母妃定下的,这个玉佩,你一个,我一个。”

说着,他挑眉看向阿烟:“这是你母亲当年留下的,想来你一直戴在身上吧?”

阿烟此时脸色微变,她知道所有人期望目光都放在了她身上,可是她却没有办法摇头说不是,因为在她的身上,确实有一块玉佩,多年来一直贴身佩戴!

而自己那块玉,确实是和燕王如今所拿的一模一样的。

只是母亲临终前却从来没有说这件事的。

萧正峰见此,握了握阿烟的手,锐目望向燕王:“区区一个玉佩而已,难道就能把人抢走?燕王殿下,我和顾烟的婚事,这是经皇上赐婚的,那是有圣旨有媒书的,你拿着这么一个死无对证的玉佩,也敢跑来说婚约?”

萧老夫人见此,拄着那拐杖上前,竟是颇具威严地道:

“不错,只是是一块玉佩罢了,算不得什么。这普天之下像这般的碧玉多得是,只要有心,便是造出千块万块一模一样的也并不奇怪。燕王殿下难道以为,凭区区一块玉佩,就要带走我们萧家刚进门的媳妇?”

要知道这萧老夫人昔年也是沙场征战的,若不是后来嫁为人妇,从此后相夫教子,今日或许就是铮铮女将了呢!此时她悍然站在那里,对着这永和帝最宠爱的皇子,却是毫无畏惧之色。

燕王见此,不免冷笑连连:“萧老夫人,真个是护短!本王看你年纪不小,也是敬让着你,不曾想你竟然不讲半分道理!”

他这话一出,却是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别说萧正峰眸光如剑,几乎想将他杀倒在那里,就是萧家这些儿孙们,一个个都是眼中喷火:

“燕王殿下,你未免欺人太甚!”

说着这话,一群萧家儿郎大有上前逼近的架势。

萧正峰见此,知道今日此事不能善了,就怕萧家真和燕王对起来,吃亏的还是萧家,当下便欲上前说话,拦住众位萧家儿郎。

可是谁知道萧老夫人虽然年纪一大把的老人家了,却是个气性不小的,只见她一把上前,紧握着手中的沉香木拐杖,怒目对着燕王道:

“老身管你是谁,但凡谁敢来我萧家抢我孙媳妇,老身便用这拐杖打他!”

说着,还真是作势要上前的样子。

燕王一见其来势汹汹,还真有些胆怯,忙后退一步。要说当朝也是尊崇老人的,这么大一把年纪,又是儿孙众多的老人家,自己一个年轻人若是和她真个打起来,那还真是丢人不小。到时候便是你为皇子又如何,堂堂一个皇子和一个八旬老妇打了起来?燕王丢不起那个人!

可是他已经把话撂在这里了,一时倒有些难以进退,就在此时,有人拨开人群过来,口里还喊道:“殿下息怒!”

大家看过去时,却竟然是齐王殿下并当朝左相顾齐修。

要说这两位一个是堂堂皇子,一个是当朝左相,也是萧家的亲家,来到这里可不是要好好招待。只可惜此时此刻的情景,却顾不得那些礼仪。

当下齐王冲上前,一把将燕王的胳膊抓住,拧眉道:“栔熙,你未免太胡闹了!”

顾齐修也是沉着脸道:“阿烟刚过门,你就这么胡闹,你这样置阿烟于何地,又把我这张老脸置于何地?”

这边说着时,燕王也有些懵懂,转首看向顾烟,却见顾烟站在萧正峰旁边,端得是出嫁从夫的好模样!

他心痛难忍,不由哈哈大笑:“你们全都与我作对,你们全都在骗我!都在骗我,就连父皇都在骗我!”

齐王见他说话越发不像样子,真跟疯了一般,当下一把揪住他,冷道:“快随我离开这里!”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