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王离开之后,众人也都颇有些尴尬,萧老夫人便吩咐萧正峰道:

“快些带着你的娘子进去歇息会儿吧。”

萧老夫人看向一旁的阿烟,却见阿烟恭敬地低头立在那里。

此时阿烟万没想到自己刚一进门便惹出这种事端来,当下小步上前,歉疚地拜道:“孙媳妇见过祖母大人。”

萧老夫人却是并不在意,一挥手道:“你先进屋梳洗去吧。”

说着这话,便带领众位儿孙们浩浩荡荡地离去了。

一时院子里只剩下了萧正峰并阿烟,当下几个丫鬟一起上前,扶着阿烟进了屋,重新打了热水过来洗漱并更衣。

阿烟这边因要梳头上妆的,自然是慢些,而萧正峰一个男人家,片刻间便洗漱并穿戴整齐了。

萧正峰走过来,金刀大马地坐在梳妆台前,望着桌前的娇娘,却见她挺直着优美的脊背坐在那里,一袭乌丝从纤细的肩头蔓延下来,在那不盈一握的细腰间轻轻动荡。

透过铜镜,他看到她娇嫩的粉面虽然淡淡敷了一些脂粉,却依然仿佛沁着水儿一般,带着一股清透的润泽。她玉白纤细的手捏起一朵新鲜样式的花黄,轻轻贴在额间。

阿烟从镜子里看到萧正峰一直盯着这边的目光,便抿了下唇,柔声道:

“将军,我稍后便好,你若是无事,不妨去看会儿书?”

阿烟是发现这屋子里一旁的案桌上放着几本线装书,仿佛是布阵打仗的兵法书,是以才这么提议。

萧正峰轻咳一声,低哑地道:“不必了,我就随便坐一会儿吧。”

阿烟听他这么说,也就不再不说什么了,静静地坐在那里让青峰开始帮着自己梳妆。

如今已经嫁为人妇,再不是昔日的姑娘家,于是便要梳成发髻的,今日青峰给她梳得是堕马髻,庄重华贵,阿烟又是生得姿容绝色的,这么一看去,便是发髻上没有钗环,也显得雍容动人。青峰挑拣了一番,便从妆奁匣子里拿出一只与白色的簪花来,就这么斜斜叉在发髻上。

梳妆完了,阿烟抬眸看过去,却见萧正峰越发盯着自己不错眼的看,她不免抿唇失笑。

几个丫鬟见此情景,便都退了出去。阿烟当下起身,走到萧正峰身边。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呢,萧正峰强悍的一伸臂膀,已经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阿烟咬着唇忍住几乎压抑不住的低叫,两只粉拳轻轻捶打着他的肩膀:

“原本看你是个正经的,哪里想到如此龌龊下流。”

萧正峰却收起笑,一本正经地抱着她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哑声道:

“这哪里不正经了?你如今嫁与我,已是我的女人,这本就天经地义的。”

阿烟无语轻笑,慵懒地靠在他身上,低声道:

“是,我如今是你的女人……”

这夫妻二人晨间又温存了一番,总算出发去老祖宗所在的正房了。一路上因阿烟还是酸疼,萧正峰见了,便伸手轻扶着她的腰肢。阿烟开始的时候还觉得羞涩,怕外人看到不好,后来实在是浑身酸麻得厉害,那双大手托住自己后腰,真个省了不少力气,也就不挣扎了。

一时到了老太太院子里,这边萧正峰再是不舍得自己的小娇娘,也只好恋恋不舍地放开了手。

刚一进去,便见几个小丫鬟守在门外游廊上,见他们来了,一边过来迎着,另一个则进去通报了。这边萧正峰带着阿烟走到了门口,那边厚重的棉帘子已经掀开了,几个萧正峰侄辈的媳妇笑着迎过来:

“老祖宗这边刚洗漱好了,正说着呢,就过来了。”

阿烟抿唇轻笑,跟随着这侄媳妇进去了,却见萧老夫人此时坐在一个黄梨木矮榻上,腿上搭着一个半旧的正字纹绣有福寿双全的褥子。

阿烟随着萧正峰跪在那里,拜见了萧老夫人。因着早晨的事儿,其实她是有些歉疚的,自己刚进门便惹出这等事来。若是上一世那个年纪轻轻的顾烟,怕是有些忐忑了,不过此时的阿烟自是看出,这萧老夫人也是阅历丰富宽容仁厚的老人家,当下也就把那不自在抛却了。

一时有小丫鬟递上托盘,里面是茶盏,阿烟端过来,恭敬地上前递给了萧老夫人。萧老夫人看着面前自己这虎实彪悍的九孙子,再看看他身边这娇美的小媳妇,心里是说不出的美,眉眼上都是开怀的笑意。

“原本我还觉得对不住祖宗呢,想着你若是真得一直不娶亲,那可怎么了得!如今还真是老天有眼,你总算也是有家室的人了。”

说着时,萧老夫人接过那茶来喝了,一旁的媳妇们都开始恭维起来,无非是说着讨老人家喜欢的吉祥话儿。

这边阿烟又拜见了萧家几位伯母,萧老夫人和几位伯母都给了阿烟见面礼,分量自然不一,其中唯有萧老夫人那份最为厚重。

萧老夫人给了阿烟见面礼后,被奉承得高兴,又拿出一个镯子来,是一个罕见的红玉手镯,却见那红玉剔透艳丽,流光溢彩,一看便知是上等的红玉。要知道这世间碧玉镯自然是常见,可是红玉镯却是极难寻得。不要说普通人家,便是王公贵族也未见得家中便藏有红玉首饰。

此时萧老夫人拿着那红玉镯,亲自拉过阿烟的手来,却见那手纤细柔长,仿若无骨,不免呵呵笑着:

“也只有你才能配得这红玉镯了。”

说着,便亲自将红玉镯戴到了阿烟手上。

阿烟虽知这红玉乃是稀世之物,可是她嫁妆里倒是也有几件,当下并不知此物在萧家媳妇们眼中的含义,也就抿唇羞涩地笑着道:

“谢祖母大人。”

可是她却不知的是,在座的众媳妇们,一个个心里都难免有了想法,甚至有人眼睛都红了。

原来这红玉镯是当日老祖母的陪嫁,便是在老祖母的首饰盒中,也不过就这一件罢了。老祖母儿孙众多,这么一件红玉镯大家都看着呢,最后她给谁,那便是说明谁是她心尖尖上的媳妇。

如今众人谁也不曾想到,萧老夫人竟然是眼睛都不眨一下便把这物给了这新进门的媳妇。一时有人难免想到,这位新进门的九少奶奶,可是刚刚给萧家惹来一个大麻烦呢。

若是因此得罪了燕王,那以后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麻烦。

就是这么一个新媳妇,老夫人还宠成这样?

在老祖宗跟前的几个媳妇也就罢了,那些站得远的,彼此面面相觑了下,已经看出彼此的不满。

这边阿烟被招呼着坐在老夫人身边,老夫人好一番嘘寒问暖,却是并不曾提起今日晨间燕王的事儿。

这让阿烟越发感念这个老人家,觉得这老人家乃是仁厚之辈。

一时早膳上了来,萧老夫人一边用膳,一边指着一旁的萧正峰道:

“这屋子里还有你的侄媳妇辈呢,你一个做长辈的站在这里总是让人不自在,你且出去,和几个同辈的小子们一起用膳吧。”

萧正峰自然知道自己该出去的,不过却是有些不舍阿烟,下意识地看向了祖母身旁的阿烟。

这番情态,自然看在萧老夫人眼中,一时想着自己这孙子昔日倔强着不肯娶妻的情景,不免好笑:

“你难道还怕祖母欺负了你这娘子不成,看什么看,还不出去!”

这话一出,阿烟也是面上绯红,羞涩地坐在一旁抿着唇儿笑。

这边萧正峰出去了,一群媳妇们围在一旁热热闹闹地吃饭。这萧老祖母望着自己孙子恋恋不舍离去的身影,不免笑着对阿烟道:

“你别看他生得魁梧,平日里看着也严肃,其实是个软和性子。但凡他做错了什么,你教训他便是,不必客气。男人家还是得管,这不管是不行的。”

其他几个媳妇儿,也有和阿烟同辈的,也有被阿烟辈分低的,都叽叽喳喳地围在一旁说话。这边老夫人指着,都一个个地认了。

因萧正峰在他那些堂兄弟中算是年轻的,是以这群媳妇中,多数是阿烟的堂嫂,也有一些和阿烟年纪相仿的媳妇儿,都是侄子辈的,那就得叫阿烟一声“九堂婶”了。

阿烟打眼望过去,又说了几句话,很快便将在座的众人心思都收在眼底。适才因她在老祖宗身边,并没看真切,如今几个侄辈媳妇眼中的嫉妒,可是弄得个一清二楚。

她十年飘零,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如今看几个深闺中的妇人,那自然是一扫既透。

不过她也只是一笑置之罢了,经过今日的事她也明白了,萧家是个大家族,家中人口众多。便是那些兄弟子侄们一个个都还算上进,不会因为些许财产争风吃醋,可是那些媳妇们呢?女人家的心思总是比男人来得细腻,今日你得了什么,明日个她又得了一句夸奖,这在女人看来都是天大的事儿。

萧正峰显然是极得这老祖母喜爱的,爱屋及乌,是以老祖母也肯定偏疼自己几分。更何况自己出身不比寻常媳妇家,怕是这群媳妇中出身最好的,嫁妆也最为丰厚的,以后这些都免不了被人嫉恨。

至于自己手上的红玉镯,倒是没什么要紧的。即使没有这个,该看自己不顺眼的还不是照样。

于是阿烟当下越发坦然自若,陪着老祖母以及众位伯母说笑,并和几个同辈堂嫂闲谈,一时也算是和睦欢快。

用过早膳之后,萧家儿郎都过来拜见老祖宗,顺便也让阿烟这个新进门的媳妇认认人。

阿烟是个聪颖的,只过了一遍,约莫就有了印象。萧家这些儿郎,有那些争气出息的,也有分明是浪荡子不上进的,有生性木讷不善言辞的,也有玲珑八面长袖善舞的。龙生九子各有不同,更何况萧家人口实在太多,哪里能尽如人意。

待到萧家儿郎们都过了一遍,阿烟又陪着老夫人说了一会儿话后,眼看着这边萧老夫人也该歇息了,各个媳妇们纷纷告辞。

恰好此时萧正峰也过来接阿烟了,老夫人便摆手笑道:

“正峰啊,我看你才离开了这么小半日,便舍不得了,赶紧的,把你媳妇领走吧,免得嫌我老太婆欺负了她。”

这话一出,在座的诸位媳妇都掩唇而笑,阿烟垂眸羞红了脸不敢言语,嘴上却是抿着笑。

萧正峰呢,却是神色不改,一本正经地抿唇道:“遵命。”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