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阿烟站在茫茫雪原之中,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她就这么低着头一直往前走,走了太久太久。她其实并不知道自己该去往哪里,沈越已经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她回过头去,看向来时的路,朦胧中却见那一片白色的迷雾中,是那座她生于斯长于斯的燕京城,那里没有雪花飘落,却有阵阵袅烟升起,隐隐传来诱人的肉香。是了,那是巷子小院里谁家炖着猪手香味。这种香味对于饥肠辘辘饥寒交迫的阿烟来说,实在是可望而不及的珍贵。她茫然地望着那来时的路,却是明白,她自己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她没有办法再回首了。

就在这迷茫之际,仿佛一个声音在叫着什么,那个声音由远及近,她开始并不能听到,后来却渐渐听出,这是萧正峰的声音。

她左右张望,可是周围却越发布满了浓雾,根本连萧正峰的影子都不曾看到。她心中涌起慌乱,想着萧正峰到底在哪里,自己又在哪里。这么一着急间,狠狠地咬了自己的舌头,舌尖那么泛起了腥甜,她猛然睁开眼睛,映入眼中的却是萧正峰充满担忧的眸子。

萧正峰见她终于醒来,终于松了口气,一把将她搂在怀里,疼惜地紧搂着她道:“阿烟,你终于醒过来了!”

阿烟涣散的眼神逐渐聚焦,勉强扯起一个笑来:“夫君……”

萧正峰想到刚才的情景,不由紧皱起眉头,用冒出胡渣的刚硬下巴磨蹭着她娇嫩的脸颊,哑声道:“烟儿,你刚才吓到我了。”

一旁的青枫和云封都在的,此时也松了口气,满腹担忧地道:“姑娘,你刚才的样子,真把我们吓得不轻。”

燕锁年纪小,眼圈都已经红了:“可算是好了,姑娘,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那我们可怎么办呢!”

青枫处事尚算稳当,忙示意大家不要说话,上前温声问阿烟道:“姑娘,你现在身上觉得可好?”

阿烟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又睁开。此时的她其实头重脚轻,浑身没有半分力气,不过嘴唇蠕动了一番,忽而道:“我,我……”

萧正峰怜惜地搂着她,小心谨慎地问“烟儿,如何?”

阿烟终于吐了口气,喃喃地道:“我好像有些饿了……”

萧正峰万没想到她此时竟有这等胃口,不由一愣。

倒是一旁的青枫忙笑道:“难道还有胃口,饿了这是好事呢,说明这身子已经好了!”

萧正峰想想也是,低醇的声音温柔地道:“你想吃什么?我这就让厨房给你做。”

阿烟无力地靠在他肩膀上,喃声道:“你傍晚时分不是给我买了两个猪手带回来吗?”

这下子,不但萧正峰,就连一旁的青枫也愣在那里。

半响后,萧正峰终于越发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道:“这个会不会太油腻了?”

阿烟咬了咬唇,隐约能尝到口中泛着的血腥味,她捏着萧正峰的手指头,小声道:

“可是我就想吃那个。”

萧正峰看她眸中竟有着委屈的泪光,分外惹人怜惜,当下便怕了,忙点头:

“好好好,这就去给你热一热。”

当下云封这边赶紧出去,取了傍晚时分用油纸包着的那两个猪手,奔去了厨房找人热来。

等着这猪手的时候,萧正峰便抱着她的身子,大手摩挲下她的额头和手心,却见里面有些许湿潮,想着这是发了汗的,知道一时半刻烧不上来了,倒是放下心来。

萧正峰也是怕她这样不舒服,当下让青枫放平了喜被,让她躺在榻上。可是谁知道阿烟纤细的臂膀就这么搂着他遒劲的腰杆,怎么也不放开。

无奈之下,萧正峰只好陪着她一起躺在那里,两个人面对面侧躺着。

他低头看过去时,却觉得她蜷缩在自己怀里犹如个受了委屈的小动物一般,当下越发怜惜,竟忍不住抬起手来,不自觉地轻轻拍抚着她的背,犹如摸着一只猫儿般。

偏生阿烟嘴里开始有了丝丝疼痛,病中的她本就娇弱,又是躲在男人怀里仿佛被格外珍惜着,这就又多了几分娇气,一时便忍不住发出轻轻的哼唧声来。

萧正峰凝视着怀里的女人,不由轻叹一声,大手轻柔地拍打着她的背来安慰。

萧正峰低哑地道:“你刚才睡中一直在胡言乱语。”

阿烟纤弱的身子紧紧贴靠着男人温热宽阔的胸膛,想起那梦,心里不免泛起别样的甜蜜,当下靠着这男人坚实的胸膛,不由喃喃地道:

“夫君,我做了一个梦,梦到里的我很不好。”

孤身一人的她,真是自己把路走到了尽头。

其实她有时候会遗憾自己的母亲,为什么那么多条路,非选择了一条让自己和父亲都不会好受的路去走。可是现在她忽然明白,这或许就是命,性子就已经决定了命运。她是倔强和骄傲的,于是倔强和骄傲的她,最后只能将自己的路走到尽头。

萧正峰心疼地望着她拧起的眉尖,这一刻分明感到这个女子的不安。

他喉咙动了下,却没说出什么。从那一晚大名山下的茅屋里,他就知道,这个看起来娇生惯养的顾烟,心里其实是无措的,甚至是惶恐的。

这个时候言语仿佛太过苍白,他看不清楚她的心,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一时竟然升起浓浓的无力感,只恨不得钻进她的心里瞧个明白才好。

最后他只能是抬起大手,用温热有力的手安抚地轻轻拍着她纤细的背。

阿烟的脑袋在他手心里轻轻磨蹭了下,黑而亮的眸子定定地望着那个护着自己的男人,软声道:

“可是我醒来的时候,心里忽然觉得好满足,有你这样陪着我,真好。”

她的声音带着些许哭腔,软软的语气中透着喜欢,让萧正峰得一颗心都化在那里了。

萧正峰点头,低哑的声音郑重地承诺道:

“我一辈子都不会放开你的。”

云封那边很快将猪手热好了,便放在食盒里端过来。萧正峰此时只着着一个青色中衣,下了榻,亲自拿了碗筷来,从那肥嫩喷香的猪手上挟了一小块来,看着犹自冒着热气,自己先吹了吹,这才喂到阿烟口中。

一旁几个丫鬟见此情景,不免面面相觑,眼看着这么强健粗犷的一个男子,在榻边伺候自己姑娘时竟然有这等耐心,实在是让人感叹不已。

阿烟软软地靠在那里,睁着无辜的眸子,巴巴地望着那块晶莹剔透冒着热气的猪手肉。

萧正峰凑过去喂到她口里,她轻轻咀嚼着。

萧正峰其实是担心她吃了后会油腻的,到底是病着的身子,哪里禁得起这种油腻呢,于是便哄着道:

“吃了这一口,解馋了,喝点牛乳羹好不好?”

阿烟眨眨清澈的眼睛,却是固执地要求道:“我还要吃。”

萧正峰看着她竟舔了舔嘴儿,仿佛这物很是好吃的样子,不免哭笑不得,只觉得这病中的阿烟犹如个小孩子一般,最后也只好点头笑道:“好,给你吃。”

萧正峰其实是挑了最软糯的肉块给阿烟吃的,就这么一点一点地喂着,阿烟到底是吃了小半个才算满足。吃饱了后,又喂了半盏牛乳羹,这才重新躺下。

青枫递上来巾帕,萧正峰亲自帮阿烟擦了擦嘴巴,又帮她漱口过后,自己也躺下了。

其实这个时候天也快亮了,萧正峰干脆没合眼,就这么守着她。一直到了外面天开始泛白的时候,青枫爬起来煎好了今早的药,喂给阿烟吃了。

因了昨日这院子中的动静,又是惊动了厨房的,阿烟病了的消息自然很快传到了老祖宗耳中。

当下萧大夫人并几个媳妇陪着老祖宗亲自来看望过了,问了用药情景,又叮嘱了萧正峰并几个丫鬟诸般事宜,要她们好生伺候,又安慰了阿烟,只让她养病。

待老祖宗这边离开后,萧家各房的人得了这消息,也都纷纷过来看望,光是早上用膳的这个时候,便有七八拨人过来看望,其中有各房素日熟识的媳妇,也有这些日子阿烟教过的几个堂侄堂孙辈的。

实在是萧正峰在萧家辈分是高的,堂侄媳妇两把手都数不清的,这些晚辈知道阿烟病了,自然是不好不过来看望的。

一时之间,阿烟这屋子里真是犹如集市一般分外热闹,这边离开那边来的,每个都是恭恭敬敬地叫声九婶婶,关怀备至地问候着。萧正峰看在眼里,却是不喜,便对身边小厮道:“你传话出去,就说你九少奶奶如今身子弱着,见不得风。”

小厮心领神会,将这话儿传出去,自此前来探望的人才少了。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