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雪犹如白糖一般洒在燕京城上空,各家各户的院子里传来阵阵鞭炮声响,这是燕京城过年的时候了。这是阿烟嫁入萧家后第一次过年,以前在家里,便是过年也很简单,无非是家中一起吃个团圆饭,紧接着便有父亲的门生故吏前来拜年祝贺。当然了,身处闺房的阿烟自然不必操心这个,都是李氏前去招待送迎。

如今嫁了人,再不是以前无忧无虑的姑娘家了。虽说外面的人情往来自有萧家大夫人前去张罗,还犯不着阿烟这等新进门的娘子操心。不过萧家家大业大人口多,过年的时候祭拜祠堂,给长辈拜年,这些繁琐俗事自然是少不了的。

阿烟一早起来便把自己和萧正峰收拾妥当了。萧正峰今日穿得是藏青色团花暗纹的长袍,做工精致,布料上乘,把他七尺昂藏之躯越发衬得气度不凡。而阿烟自己呢,将长发挽起了堕马髻,用一个钉螺金插针定住,再戴上了金镶紫瑛坠,配了羊脂缠花玉玦,纤细柔媚的手腕上是祖母绿圆珠手串,身上着一袭酡红底子撒花镶边的簇状印花交领长裙,蔻色攒花宫绦将杨柳腰束起来。

如此打扮停当后,一旁的云封歪头看了阿烟半响后,终于笑道:“夫人这么一打扮,真是好看。也只有夫人这腰才敢这么穿。”

如今是大冬日的,任凭谁穿了这袄儿裙的不显得有几分臃肿呢,唯有她家夫人,在这冬日里依旧能穿出婀娜纤细的味道。

萧正峰从旁看着,并不言语,只是唇边带了笑。其实哪里用这小丫鬟说呢,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她那腰肢间的滑腻纤媚了,晚间弄得时候须得双手掐着捧住,要不然都怕被自己撞断了的。

青枫掀起帘子进来,看看时候不早,便提醒道:“也该过去了。”

阿烟点点头,笑望着萧正峰,当下两个人各自披上大髦,踩着雪前去老祖宗院子里。

今天是大年三十,今日该是祭祀祖宗的日子,到了老祖宗那边,却发现萧家各房媳妇子孙已经来了大半。萧家长房的大伯因在外面任上,并不曾回来,是以今日便由长房长孙来带领着大家祭祀。至于女眷这边,自然唯老祖宗马首是瞻。

一群人按照辈分都站好了,浩浩荡荡地在老祖宗的带领下前去祠堂了,此时祠堂两旁的桃符和对联早已经换了一新,案上的族谱也是新誊过的,供桌上摆满了各样贡品,一对官窑双耳三足炉里冒着缕缕青烟。

阿烟上辈子熬夜太多,眼睛已经不行了,如今重活一世,十五六岁的年纪,她能看清楚那族谱上面的字迹。在那密密麻麻的小楷中寻到了龙飞凤舞的萧正峰三个字,却见萧正峰的旁边又写着一行小字,却是妻顾氏顾烟。

她抿唇轻笑了下,想着以后自己和萧正峰若有子女,又该在他们下面继续填写有子有女若干了。

这么想着间,不觉悄悄看向后面,可是后面都是密密麻麻的侄媳妇,天又黑,根本看不到外面的男丁们,只好作罢。

此时祭祀仪式已经开始了,先是上香,读祝文,接着奉上饭羹,酒茶馔盒胙肉等,最后再读了嘏辞,焚烧祝文,并辞神叩拜等。这一切仪式结束了,阿烟也跟着不知道磕了多少头,膝盖那里都发麻呢。也怪不得有人说,当姑娘的时候最喜欢过年,做姑娘的不必参与祭祀,倒是少磕了多少头。

祭祀结束之后,外面鞭炮便开始响起来了,老祖宗笑呵呵地在儿媳妇的搀扶下走出去,却见外面院子里早已经把雪扫干净了,几个儿孙辈的在那里拿了竹竿挑着鞭炮放呢,噼里啪啦的,正是鞭炮一响辞旧岁,瑞雪丰收又一年。

因萧家儿孙多,有些已经退到院子外面空地上,阿烟打眼看过去,却见萧正峰身后跟着七八个孙辈的男娃,正在那里拿着竹竿比划着什么,逗得几个孩子笑得前俯后仰的。

阿烟正看着呢,萧正峰仿佛感觉到什么,也恰好抬头看过去,却见花红柳绿的媳妇中,唯有他的那一个,是别样纤细柔媚,站在人群中用那双仿佛雨过之后的天空般清澈的眸子,含情带羞地望向自己这边呢。

他手中原本捏着一个鞭炮正要点燃的,此时不免身形微顿,想着这女人也是痴心的,如同自己一般时不时惦记着对方呢。一时咬了下厚实的唇,喉咙里溢出轻笑来,黑眸中也尽是缠绵的温柔。

待祭祀结束后,萧家子嗣媳妇们全都一起吃了团圆饭,还在外面搭了戏台子,请了唱曲儿的过来。听说因是年节时分,戏班子应接不暇在,这还是萧家哪个孙子特意提前半年才定下的呢,就为了过年这一日老祖宗看着喜欢。

吃过团圆饭后,一家人又热闹地在一起打扮玩耍,一直闹腾到月上柳梢头,这才散了。萧正峰常年不在家的人,好不容易这次过年在家,那些堂兄弟以及堂侄们自然是不能放过他,拉着他要他一起喝酒,还戏说不能娶了新娘子就不要兄弟侄子们。萧正峰也是无法,只好在那里陪着一起喝酒。

阿烟这边倒是早早地回来了,青枫在那里忙着将小银锭子包到一个个早已经绣好的荷包里,想着明日分给前来拜年的萧家儿孙们。阿烟呢,则是一个人坐在窗前,望着外面茫茫然依旧在下的大雪,听着那烟火十足的鞭炮味。

想着上辈子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凄清,唯一相伴的一个沈越最终到底是离了心。如今呢,重活一世,嫁入了这么一个人丁兴旺的大家族中,虽说难免磕磕碰碰,可妯娌间到底还是好的多,长辈也是疼爱自己。人活这辈子,又有什么可奢求的,她生来有绝世姿容,但是却终究会为自己招来祸端。如今能够嫁入这么一个世俗间平凡却又热闹的家族中,成为那高高悬挂的族谱上小小的一个名字,她心间竟都是满足和喜欢。

这一晚,萧正峰回来的晚,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暖阁里一点不冷的,她却已经不太适应了。嫁过来这么些时日,每晚都有那男人抱着睡,她已经不能没有他了。

就这么干躺着也不知道多久,终究是困了累了乏了,迷糊着睡去了。谁知刚合上眼,便听得外面一阵震天巨响,噼里啪啦震得人耳根都发疼,当下忙用手掩了耳朵。

青枫也匆忙进来了,抹黑过来笑着道:“姑娘,是子时了,新的一年这才刚开始,是外面迎新炮放起来了。”

阿烟心中明白,想着萧正峰怕是要在外面陪着伯父兄弟侄子们一起放了这迎新炮才回来的。青枫此时掌了灯,又倒了一杯水:“姑娘,喝点润润口吧。”

阿烟接过来一边喝着一边道:“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如今过着年,必然少不得喝酒。”

青枫从旁笑叹道:

“过年嘛,总是这样,兄弟侄子的都在旁边看着呢,姑爷又是今年立了大功受了封赏的,你不喝别人都看不过去。再说我看姑爷也是有分寸,从未喝醉过呢。”

阿烟想想也是,只是终究想着,想着两个人成亲了,自己其实是盼着要个孩子的。如果他天天喝酒,对孩子也有妨碍,倒是不敢轻易要了,只能暂且放下。

一时阿烟用了点水,青枫又熄了灯去外间躺下,阿烟躺在那里重新合上眼打算睡去。

这边刚躺下没多久,便听到外面有脚步声,紧接着暖阁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健壮高大的男人身影立在榻前,开始脱下外袍和靴子。

阿烟嗅着空气中那点酒气,静静地睁开眸子,看着这男人。

萧正峰将外袍挂在一旁,径自上了榻,钻进了锦被中,一把将阿烟娇软的身子搂过来。

阿烟嘤咛了声:“你喝了好多酒?”

萧正峰低哑地道:“嗯,兄弟高兴,只能陪着一起喝喝。”

阿烟身子骨在他健壮的躯体上轻轻磨蹭着。

萧正峰呼吸开始重起来,不过还是问道:

“刚才炮仗那是今年小二十六亲自给家里造的七十二响的震天响,没惊到你吧?”

阿烟半眯着眸子笑道:

“我又不是小娃儿,哪里能轻易吓到呢。”

萧正峰这才笑了,带着些许硝烟味的粗粝大手在那娇软鲜嫩的身子上摩挲着,哑声道:

“一直守到子时,我帮着一起放了炮,才能回来陪你呢。”

阿烟听着他这话,倒像是自己盼着她早些回来陪着一般,虽说事实如此,可终究是面皮薄,抿唇轻笑了,扭过脸去故意道:

“你若是不回来,我早睡着了呢!你这一回来,我倒是被惊醒了。”

话虽如此说,可是那声音娇软得能出水儿来,甜甜的分明是在撒娇,萧正峰小腹的火蹭的一下便窜起来了,火亮的眸子里深处蓝光乍现,哑声笑道:

“给我生个娃儿吧。”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