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靖江侯夫人还在呢,当下她也就不客气地收下,淡笑说了声谢谢。

靖江侯夫人点了点头,便目视前方,不再理会阿烟。

沈越却是挪动了下位置,一双晶亮的眸子在那白色缟素的映衬下,静静地注视着阿烟。

阿烟上了马车后,又有这暖炉,身体逐渐恢复过来,不觉得那么冷了,可是身旁这个沈越的注视却让她不舒服。她微微侧首,瞪了沈越一眼。

沈越见此,轻轻笑了下,转首看向马车外面。

一时马车到了皇陵外边,这些马车尽皆停了下来,空中飘起更多的白幡和金箔,有僧人念经的声音响起,周围的夫人们都安静下来,一个个低声啜泣着,仿佛死的那个人是自己的父母儿女一般伤心。

阿烟陪着靖江侯夫人并沈越一起下了车,她原本想去找萧家人的,可是极目望去,都是一片白茫茫的缟素妇人,低着头在那里哭泣,哪里分得清谁是谁呢,只能作罢。

靖江侯夫人因是有爵位的,便被叫到前方去了,一下子这里就剩下阿烟和沈越随着人群浩浩荡荡地往前走。

在这一片无尽的啼哭声中,她听到身边的沈越低声问道:“婶婶,接下来燕京城里怕是不太平,你什么打算?”

阿烟斜眼瞅他一眼,却是没说话。

其实她是个好性子的人,无论是对谁,都是笑脸相迎,可是唯独对这沈越,对这个上辈子她照料了十年的人,却是怎么也无法笑起来。这个人简直是能勾起她埋藏在心底最恶劣的性子。

沈越见此,轻轻叹了口气:“婶婶,我只是担心你而已。虽说你嫁的是萧正峰,可是这一世毕竟不同于往世,接下来他会离开燕京前去边塞驻守,你若是留在燕京城,太子和燕王之争难免波及到你。”

阿烟挑眉,唇边泛起冷笑,淡淡地道:“我的事儿你不必操心。倒是你自己,我看如今你是左右逢源,费了心思和齐王交好,可你永远不要忘记,上一辈子的靖江侯府是怎么失势的。如今局势,牵一发而动全身,你从中兴风作浪,小心聪明反被聪明误,到时候引火上身。”

靖江侯府的败亡几乎可以说是和当年的镇江侯脱不开干系,而镇江侯又是齐王的舅父,这其中厉害干系,想来沈越这么聪明的人不可能不想到。

沈越听此,静静地凝视着阿烟的侧颜,默了半响,在这东风萧瑟之中忽而笑了,笑得犹如梅花绽放;

“婶婶,你心里或者对我有怨,可到底是关心我的吧?”

阿烟望着前方那白茫茫的人群,人群上空飘荡着不断洒下的金箔,人们头戴白绫,一个个低头哭泣着。不过想来那个逝去的皇后永远也看不到了。

人死万事空,不知道是否所有死去的人都有机会再来一次。

她轻轻笑了下,恍惚中凝视着那在萧瑟的空中漫撒着的金箔:“我们能够重新活过,其实不容易,我只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的。即便形同陌路,也不要互相干涉伤害。”

沈越眸中微动,少年好看的薄唇轻轻抿着,低声道:“婶婶其实还是不放心,怕我借着法子害萧正峰吗?”

他无奈笑了下,越发凑近了,几乎耳语地道:

“婶婶,有句话或许你不信,可我总是要说的。我沈越便是动别人,也不会动婶婶的。既然婶婶嫁给萧正峰,那么萧正峰我绝对不会伤害半分毫毛。”

阿烟闻言,却是冷笑一声:“沈越,你不要忘记了,你是我一手养大的孩子。”

这个孩子,她其实是再清楚不过了。

身子不好,人是极聪明的,可是因为昔年靖江侯府败亡,他重新得回一切的心思太重太沉,是以把那聪明总是会用歪了地方。上一世的事情就不说了,这一世,她是亲眼看着他如何去提前勾了那齐王府的阿媹小郡主,引着人家早早地把个小姑娘许配给他。

沈越便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我可以不择一切手段的孩子。

她侧首,望向如今不过十三岁的沈越,看着那清澈的眸子,却隐约仿佛看到了上一辈子的沈越,那个清秀文弱的少年,站在秋风之中,一袭长衫有着无尽的孤高清冷和倔强。

她淡淡地道:“今生今世,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沈越听到此言,黑眸中渐渐显出难以的哀伤,不过那哀伤很快消逝,他嘴唇勉强弯了弯,苦笑道:“随你高兴。”

这个时候寒风吹起,人群之中多少人瑟瑟发抖,阿烟捏住拂到脸旁的白色素带,淡声道:

“再过几日,我就要随着萧正峰前去边塞了。”

沈越猛然抬头,看向阿烟,紧皱着眉头的他此时才明白她刚才话语中的意思。

他深吸了口气,硬声道:“不行,你不能去!”

阿烟不语。

沈越咬了咬牙,皱着好看的眉道:“边塞苦寒,你何必去受那种苦?”

阿烟笑:“我既嫁给萧正峰,他就是我的夫君,夫妻一心,当同甘共苦。”

沈越紧盯着阿烟,冷笑,笑毕,咬牙点头:“对,对,也对,婶婶做事一向如此。”

就在沈越和阿烟说着话间,忽而听到前方出现一阵骚动,一时人群哭声渐渐停了,都踮起脚尖往前方看去。就在此时,有御林军过来,开始把守着各处,厉声道:

“各位不可停!务请大哭不止!”

大家一听,顿时明白过来,虽然心里纳闷,可是知道此地非同寻常,这是皇家的陵墓,是皇后娘娘下葬的时候,周围的这一群都不过是三品以下官员的夫人罢了,哪里敢多这种事。少不得出了什么事自己看到反而惹下祸事,是以一个个都低下头,重新哭将起来,且比刚才哭得还要痛彻心扉。

沈越见此,不由皱眉,悄声问阿烟道:“婶婶,你可记得上一世文慧皇后的葬礼上,可曾发生过什么异动?”

这种事发生的时候,阿烟还没嫁人了,那时候无忧无虑的她根本不曾关心过这等小事,便道:

“你饱览群书,难道亦不知道?”

沈越摇头:“我只知道自从文慧皇后殡天后,永和帝对太子日益不满,可是到底为什么,却是一个谜。”

毕竟当沈越成为一朝得志的状元郎时,已经是换了两朝帝王,当时齐王当政,一些昔年旧事早已经灰飞烟灭,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了。

阿烟想了半响,这才道:“我隐约记得,文慧皇后下葬时,太子手中所持祭器曾经无故开裂,当时人们以为似乎不祥之兆,后来曾经找了钦天监来占卜此事,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沈越皱着眉头沉思道:

“我一直以为永和帝有废太子之心,是从明年开春的柳岩刺客案开始的,如今想来,其实怕是永和帝早有废太子之心。如今这祭器破裂,如果真是在太子手中破裂,怕是也能做文章的。只是不知道后来为何此事没有再被提起而已。”

阿烟望了眼沈越,她心知这前世的侄子是心思敏锐的,当下道:“如今你既投了齐王,那便坐观其成就是了。需知世间万物牵一发而动全身,你若试图篡改天机,或许最后却是恰得其反,到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

沈越抬头看向阿烟,点头道:“是,婶婶说得对。只是这一世,许多事情怕是早已经变了,我总是要为我们二人尽力争取。”

阿烟听到这话,眸中不免有嘲讽之色,不过后来又一想,他既这么说,就随他去吧,左右这一世自己和他也没什么瓜葛了。

况且,自己嫁萧正峰,他定下了齐王的阿媹郡主,本来就已经是被拴在一根绳上蚂蚱了。

一时阿烟想起李明悦,不免问道:“李明悦的事儿,你想必也知道了吧?”

沈越点头:“是。不过她不过是区区一个女子罢了,所想的是无非是攀附上齐王,将来生个皇子,倒是不足为惧。”

皇后下葬之后,燕京城里多少诰命夫人就此病了,听说一时之间城中那些有名的大夫都应接不暇,奔走到处看病。

老祖宗也是染上了风寒,就此躺在那里,萧家二老爷早早地请了大夫看过了,开了药,一旁几个媳妇尽心服侍着。

送葬路上枯叶着火一时,虽则在朝堂上被人提起,不过到底没什么大碍,也只是责罚了当时的御林军首领,并没有掀起什么风浪。至于那些因此冻坏了的夫人们,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萧正峰已经取了印信,马上就要起身前去边塞上任了。老祖宗和大夫人知道阿烟也要跟着去,苦劝一番,可是阿烟执意如此,她们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万千叮嘱出门在外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回头又把萧正峰叫来了,好一番说教,让他要处处小心,不能让阿烟吃了什么苦头,萧正峰自然一一答应下来。

这边阿烟正准备着出发的行囊,那边顾齐修也得了消息,气得不行,命人将阿烟叫过去,好一番痛骂。顾齐修是去过那边塞荒芜之地的,别说是妇人了,就是一个男人,初去乍到的,也未必习惯。

他是心疼女儿,从小娇生惯养的大家闺秀,如今嫁给那个萧正峰,真是百般的折腾,这都受得什么苦啊。

幸好阿烟一向是最能劝服自己这个父亲的,先拿出当女儿时撒娇的本领,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起夫妻同甘共苦,说起若是长久分离也是不好,如此说了一番,顾齐修虽然心里有气,不过终究不再说什么了。

后来顾齐修是把萧正峰叫过来,好生一顿臭骂,就差把砚台扔到萧正峰头上了。

萧正峰也是能忍,就站在那里低着头,任凭这位坏脾气的老岳父在那里痛斥一番,依然好脾气地点头称是。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这几乎奠定了他将来和岳父大人相处的基调。多少年后,当他成为那个人人敬仰的大将军,当他立下赫赫战功让天下变色的时候,他依旧是那个在岳父大人面前会被骂得抬不起头的萧正峰。

世人提起此事,总是免不了调笑一番这位萧大将军在岳父大人面前的囧事。不过那个时候的萧大将军泰然自若,私底下却对自己夫人说,谁让我拐走了他最心爱的宝贝女儿,他想骂就骂几句吧。

这边阿烟收拾了两日,行囊已经准备齐全。而青枫等人都跪在那里,哭泣不已。边塞苦寒,她们舍不得姑娘前去受苦,也想跟着过去服侍。可是这驻守边疆的守将若是带家眷,那都是有额定人数的,如今算来算去,她们这些人中只能跟着一个。

最后几个丫鬟比较了一番后,终究是让青枫跟着去了,因为她年纪大些,处事也最为周到体贴。云封几个小丫鬟都哭出声来了,只嚷着道:

“若是实在受不住,姑娘早些回来,到时候我们好好伺候姑娘。”

其实无论是来自丫鬟仆妇,还是来自岳丈自家祖母的质疑,萧正峰心里也没底,他也是怕自己这小娇娘跟着自己去了边塞,到时候受了什么苦楚,倒是委屈了她。

两个人躺在被窝里,一番折腾过,他就那么搂着软若无骨的身子,略显嘶哑的声音温柔地道:“若是你真跟我去了边城,怕是要让你吃苦头了。”

其实他自己也是舍不得的,他虽然早已经习惯了,可是这娇生惯养的娇媚女子未必吃得消。

谁知道阿烟却一个翻身,揽着他的臂膀,轻轻磨蹭着,笑着道:“我虽生在繁华富贵乡里,可是每每读书时,看古人诗词,总是欣羡他们能走遍天下,看尽五湖四海之风光。人活一世,若是一直躲在燕京城里,所见不过是亭台楼阁红墙绿瓦,便是有个山水,那山也是假的,水也是死水。如此一来,倒是枉来人世一遭。”

萧正峰半躺在那里,低首望着怀中娇软的娘子,哪里再舍得说个不字,半响只是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温声笑道:

“好,那就真随我去吧。”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