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烟既已经决定了要跟着萧正峰前去边城,顾齐修也是没办法,只好派了人来,嘱咐了各项事宜,又写信托付在边城一代的门生故吏,到时候去了也好有个照应。

李氏知道阿烟要离开,惊讶之余,也是有些担心,便带了顾清亲自来看过了。恰好那一日顾云也听说了消息,亲自来送行,并拿来了自己亲自求的护身符等物。顾云临走前,更是握着阿烟的手,含着眼泪道:

“出门在外,妹妹可要保重身子。如今咱们这嫁出去的女儿,家里主母又不是亲母,有什么知心话儿,我也就和你说了。”

阿烟自然是明白她的心思的,如今一心想着能怀上,可是这种事哪里是能急得来的,此时正是心焦,偏生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她这日子过得也不轻松。

不过阿烟想起上一辈子,自己离开燕京城时,这姐姐已经大幅便便了,便笑着安慰道:“姐姐也不必急,依我看,这新嫁过去,固然有没几个月便有喜的,但是总也有人开始不适应,过个一两年再怀上也是有的。你和姐夫都年轻呢,耐心等着,或许明年就有了。”

顾云听了,也只能苦笑一声:“托妹妹吉言,只希望真能怀上。”

这边顾云和李氏离开了,那边阿烟以前的闺中好友诸如何霏霏等也都纷纷过来看望。都是多年的好友,曾经无话不谈的,如今何霏霏也要嫁人了,定下的是英国公家的嫡子,对方生得眉清目秀,也颇有才气,是人人称羡的一对儿。

其他人听说阿烟要离开燕京城跟着夫君去边塞,自然是个个叹息,甚至有一个说道:

“咱们这群人中,无论相貌还是才华,唯独阿烟最为出众,却不曾想,如今竟是要跟着夫君去哪苦寒之地。”

说起这话,大家不免红了眼圈,有的甚至低头拭泪。

阿烟明白对于这些深闺女子来说,自己这么离去,无异于被贬低发派,真真是落了下乘。要知道昔年宏国公全家遭贬,便是去的这个地方。

不过阿烟倒是并不在意,她什么苦头不曾吃过,如今但凡跟着心爱的男子,一起经历风雨,对她来说其实是甜多于苦。

可是阿烟自然不能明说,她只是安慰众人道:

“左右如今朝中武将驻守之地都是三年一换的,三年之后,兴许我就回来了。”

大家想想也是,如今只能拿这个来安慰自己了。

何霏霏却觉得很好玩,她很羡慕地看着阿烟道:“以前咱们读诗,还曾经一起向往荒凉空旷的塞外风光,想着这辈子要是看一眼那才好呢,不曾想阿烟如今竟是要去了!可怜我这辈子什么时候有机会呢!”

这话说得大家都笑了,一时都说:

“不过是去边城罢了,什么塞外,塞外都是土匪流民,哪里敢去!”

这几日阿烟这边来来往往都是贵客,纷纷前来送行。嫁过来的这些日子一直是教着族中几个侄子和侄孙考学功课的,如今要走了,几年内怕是回不来,于是便特意将昔日写的备注和笔记都拿出来交给他们,让他们誊抄几份,嘱咐他们好生学习。

这几个孩子有木讷不善言辞的,也有调皮机灵的,如今知道这悉心教导自己的九奶奶要离开了,都不免有些舍不得,过来这边送别。至于族中的其他媳妇,也都纷纷过来送别。其中特别是如月,往日和阿烟最为要好,如今知道阿烟要离开,真是分外神伤:

“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说话知心的,不曾想这就要走了。”

可是谁不让她走,也是不行,萧正峰出外戎守这一去就是几年,便是其中偶有假期能够回来,也不过是三五日功夫。这新做成的夫妻,如胶似漆地好着呢,大家都看在眼里。若是真就这么分离了,怕是谁也舍不得。

这一天傍晚她正在最后检查着行囊,第二天就要出发了,如今车马车夫随行小厮等都已经准备妥当。

萧正峰因军中有事儿,前去拜见上峰,说好了等下会回来一起吃晚膳的。

就在这个时候,云封却过来禀报道:“外面有一个相府的家人派过来,一定要见到姑娘,说是有话要对姑娘说。”

阿烟闻听,不觉疑惑,想着昨日才去拜见了父亲,该嘱咐的都已经嘱咐过了,怎么今日忽然又派人来,当下她便留了一个心思,召来了那回禀的小厮,详细询问了对方年龄样貌身高。

那小厮却道:“看着年纪尚小,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生得倒是好看,只是总觉得仿佛大病初愈一般,单薄得紧。”

阿烟一听这话,心中已经猜到了,定然是沈越,便笑了下,吩咐云封道:“你去见这人,只说我忙着,没功夫见他。”

云封得令,也就出去和那人说了。

等到云封回来,她是分外诧异的,对阿烟说起来,说外面果然是沈越,听说姑娘根本不想见他,便自己在那里站了好一会儿才走。

晚间时分,萧正峰回来了,阿烟并不提起这件事,只随口问起一些家常,并最后一次对了下所带各样物事,看看还缺了什么。

其实对于萧正峰来说,曾经都是孤家寡人一个,拎起包袱装了两件衣袍便上路了,哪里会顾及这么多呢。如今因是有阿烟,这才特意带了车夫,并准备了许多行李。此时他一时也想不起其他,只是道:“你往日所需所用,尽量都带着吧。”

这个时候青枫带领几个丫鬟已经摆上了晚膳,因这马上要分离了,云封绿脂几个丫鬟面上都有些不舍。阿烟见了,干脆命她们几个也做下。她们开始是不做的,阿烟坚持,最后只好半站半坐在那里。

阿烟笑望着她们道:“我这一去,怕是至少三年,三年后你们年纪也不小了,到时候怕是生生耽搁下来。如今你们若是有什么好去处,尽管提出便是。”

说着,她拿出三张卖身契来,放到桌上:

“这是你们的卖身契,我这里还有昔日的积蓄,给你们每人一百两纹银做嫁妆。有了这些银子,但凡省着点花,吃用个一辈子也是够的。便是要嫁人,也能置办丰厚的嫁妆了。以后若是遇到什么危难事,你们自去相府找蓝庭,他能帮着解决便解决,若是不能,他也会去求父亲,父亲看在昔日你们伺候我一场的情面上,也断断不能让你们受委屈。”

这话一出,几个丫鬟都有些惊了,忙都跪下,其中云封更是哭着道:“姑娘,我虽不如以前绿绮姐姐那边伴着你一起长大,可也是自小就在府里的,如今若是要出府,却不知道去哪里的。姑娘虽走了,可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就是,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再伺候你。”

其他两个也是都哭了,跪在那里点头说不走。

阿烟笑了下,依然将那三张卖身契放到了她们手里:

“你们一时半刻或许也想不出什么出路,这都是我这做主子的不是,太过匆忙没有提前为你们安排好。可是如今四房也没其他人,院子里空落落的,你们在这里守着也不像话。今日我去老祖宗那里,也和老祖宗提过,若是你们愿意,不妨先去她那里伺候着。她年纪大了,为人也最是慈善仁和,自然不会亏待了你们。只是这卖身契你们自己拿着,这样万一将来想离开,也好能自己做主。”

几个丫鬟纷纷表示愿意去老祖宗那边,都感激涕零地收下了。

主仆几个人用了晚膳,几个丫鬟早早退下了。屋子里唯剩下阿烟和萧正峰二人,萧正峰拿出宝剑来,套上了阿烟前几日亲手为他做的那个剑套。

阿烟环顾这屋子,坐在那里笑着道:“才住了不过月余,如今竟要离开了。”

就是在这月余的功夫里,她从一个深闺姑娘家变成一个妇人,经历了迄今为止她人生中最甜蜜的一段光阴。

萧正峰抬眸笑看了她一眼,眉眼温柔:“放心,三年之后,我们还会回来的。”

他低下头,摸了摸那剑鞘:“我说过会让你过上富贵悠闲的日子。”

即使她说她所求,并不是富贵荣华。

阿烟不免抿唇笑了,走过去靠在他坚实的肩膀上,握住他粗硬的头发,轻轻帮他理顺,柔声道:“好,我等着。”

她嫁的这男人,有拔地倚天之壮志,亦有横扫千军之锋芒,此时固然只为区区一四品武卫将军,可是到底年轻,将来一朝得志,必能一飞冲天。

想着这个时,她抱住他的颈子,从侧耳那里绕过去,犹如交颈的白天鹅一般,温柔地俯首下去,吻上他刚硬的下巴。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