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一天又一天的过去,她的夫君曾经对她的怜惜也渐渐在日复一日地在她的争吵和怨愤中淡了下来,不过两年的时间,她煎熬得如同边城那些粗糙的妇人一般。而更可怕的是,有一次她在月信来临之时,无意中踩入了冰窟中,就此大病一场,等她病好了后,从此再也没有来过月信,也就没有办法生育了。”

李明悦的声音幽远而飘渺,仿佛在诉说着别人的故事。

阿烟却是微征,她并不知道原来萧正峰上一辈子没有子嗣竟然是因为这个,李明悦在边城的时候伤了身子,再也没有办法生育吗?

李明悦说完这个,望向阿烟:“这是不是一个很无趣的故事?”

阿烟喉咙中有些湿热,她努力笑了下,道:“这个故事,很真实。我想继续听下去,后来那位夫人怎么样了?”

李明悦也对她笑了下,却是继续道:“其实后来的故事世人都应该能猜到了,那个将军后来飞黄腾达了,立下了不世战功,封侯拜将,不知道多少人欣羡。这位夫人跟着她的夫君重新回到京中,娘家兄弟姐妹,闺中好友,一个个都巴结上来。可是那又如何呢?”

她咬了咬唇,声音中有一丝的颤动:“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女人最渴望的事情,她永远不能够生儿育女了。她曾经姣好的容颜已经葬陪着这个男人葬送在那个苦寒之地。”

阿烟怔怔地望向远处那个伟岸的男人,其实成亲这么些日子,她知道这个男人是体贴温柔的。只是上一辈子的他,又是怎么样的,他分明有许多美妾的吧?

于是她听到自己低声道:“这位将军,总应该明白他的夫人是因为他才不能生育子嗣,想来能够体恤吧。”

李明悦抬起手,摸了摸自己尚且隆起的肚子,继续道:“不错,开始的时候,这位将军是极为歉疚的,他开始反思自己过去的粗鲁,努力地对自己夫人体贴起来。要说起来,其实他所能做的,对于一个功成名就的男人来说,已经算是极好的了。可惜这对于那个夫人来说却是依然觉得不够,因为此时此刻,无论是怎么样的诰命封赏,怎么样的荣华富贵锦绣财富,无论那个男人怎么样对她体贴有加,一切都无法挽回她曾经失去的。”

“于是她开始歇斯底里地和夫君争吵,每日都是吵闹不休,甚至开始看着将军身边所有的女人不顺眼,这个时候将军身边出现了一个美丽高贵的女人,那个女人缠着她的夫君不放,于是她开始对将军冷嘲热讽,给将军各种不堪,她也开始疯了一样的挥霍无度。”

李明悦冷冷地笑了下:“当我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心里想着,这个女人已经疯了吧。”

阿烟是没想到,原来李明悦和萧正峰的一世夫妻,竟然是这样子的。

她艰涩地道:“她只是不甘心而已,不甘心失去那些,其实我们可以想象得到,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再也无法拥有自己的孩子,那是多么残忍。这个时候无论她变成什么样,都是有情可原的。”

李明悦听到这话,眸中忽然有些湿润,她别过脸去:“是,我们女人家听到这个,自然是这么想的。可是她的夫君到底是男人,那个男人对他的夫人有敬有重,但是却没有爱。一日又一日,他们就在这争吵无度中过去,那个男人已经是功成名就,政务繁忙,他也有疲惫的时候,当他曾经的歉疚渐渐淡去,耐性消逝,对于这个女人也只剩下了容忍。”

阿烟将手攥紧,手心里有点疼,她再次看向远处的萧正峰。

其实对于阿烟来说,她心中的萧正峰一直是一个正直仁爱宽厚的将军,如今李明悦的一席话,开始让她感觉到,或许这个男人在自己心中是过于美化了。他是凡胎肉骨,也会犯错,也会犯许多男人会犯的错误。

李明悦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件事,我认为那位将军也没有做错什么,他其实已经做了所有他能做的,可是只要他的夫人无法生育子嗣,那个女人的心结就无法打开,他们就注定无法安生。一直到了后来,开始有人给这位将军奉上美妾,这位将军当时和他的夫人吵得已经精疲力尽,于是他也就接受了。有了第一次后自然就会有第二次,从此后,一个个的美女娇妾送上了门,这个将军开始享受着众多美妾通房。”

阿烟心里堵得难受,喉头仿佛憋着一口气:“那位夫人呢?”

“那位夫人此时也已经累了,她并不在乎那个将军有多少妾室通房,可是她却无法容忍任何一个女人生下这位将军的孩子,所以她开始残忍地让所有后院的女子都无法生下子嗣。”

阿烟抬起手,垂眸问道:“那位将军岂不是会很生气?”

李明悦摇头:“不,他估计认命了吧。到底是心怀歉疚,也就默默地认了。”

阿烟望着李明悦眼底的湿润,心中一下子了然,想着自己曾经对这个女人的误解,她微低头,柔声道:

“明悦,谢谢你。”

在上一世的此地,李明悦陪着萧正峰走出了燕京城,远赴边城,陪着他一起经历风风雨雨。此时她重生一世,选择了另一条道路,怀着身孕,来到此处,看着另一个女人陪着萧正峰重新走出燕京城。

她或许在缅怀曾经的艰辛和痛苦,也或许是对那个陪了自己多年的男人终究有一份未了的情丝,又或许,她只是需要一个听众,来诉说上一世的悲欢离合。

不过无论如何,她对自己说这些,其实都是好意,仿佛一个前辈看着一个晚辈般,诉说着自己好意的劝诫。

曾经阿烟其实对这个女子有所鄙薄的,不过此时,她却明白了这个女人的难处,以及善良。

阿烟低下头,对李明悦行礼:“李夫人,谢谢你的忠告,你说的话,我都将铭记在心。”

李明悦却扭过脸去笑了,一边笑,一边擦着划过脸颊的泪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竟然因为一个听来的故事而落泪?”

阿烟轻笑,安抚她道:“人说女人怀着身子的时候最容易感怀伤心,夫人如今腹中怀着胎儿,当格外注意,不要去想这些悲凉的故事,若是觉得无趣,不妨多想想以后,想想将来小公子生下来以后的事儿。”

李明悦笑着点头,复看向阿烟,面上却是有几分同情的:“听到这样的故事,你不怕吗?”

阿烟摇头:“既已嫁了这个人,我便会选这条路,既已选了这条路,我就会走下去。”

李明悦凝视了阿烟片刻,叹了口气:“这样也好。”

一时两个人告别了,李明悦自回到了马车中,而阿烟也回到了萧正峰身边。

萧正峰等了这半响,正兀自皱起眉头,想着过去看看到底在说什么竟这么久,却见阿烟竟迈着袅袅的步子回来了。当下他忙翻身下马过去,扶着阿烟上了马车:“怎么说了这么久?”

阿烟听了那个故事,再次望着萧正峰,感触却是和之前有所不同:“不过是说一些女人家的事情罢了。”

萧正峰微怔,却觉得阿烟看着他的目光有所不同,仿佛带着几分探究。

他越发皱眉:“怎么了?”

阿烟笑着摇头:“没什么,不过是一些寻常女人家会说的话罢了。”

当下将马车帘子放下,徒留下萧正峰在那里沉思不解。

而当萧正峰和阿烟的车马渐渐在晨雾中消失时,靠在马车门帘上怔怔地望着那渐渐消逝人影的李明悦,不免再次幽幽叹了口气。

其实她是心怀歉疚的,她为自己找了一个替罪羊,代替她原本的命运,陪着萧正峰前去边塞遭受苦难。想来过个三五年,那位昔日燕京城第一才女早已经磨砺成一个粗糙不堪的妇人,她的亲爹未必能认出来吧。

不过这点歉疚很快就消失殆尽了。

她想着,上辈子这个顾烟的命运可是比现在要凄惨很多的,她不是被毁容了么,毁容后还生生被人杀死了。

自己如今顺手为她安排了这样一个诰命夫人的命运,其实她倒该感谢自己,使她可以幸免于靖江侯府的灾难。

更何况,萧正峰那男人,不就是素来喜欢顾烟这种婀娜纤秀的女人吗?当日他那些侍妾通房,绝大多数都是顾烟这种。

想到这里,李明悦也就心安理得了。她闭上眸子,淡淡地命道:“回府去吧。”

她和顾烟那等人是不同的,重生而来的她是早已预见了一切的。她必然会早早地为齐王殿下生下一个子嗣,而这个子嗣必将是齐王唯一的子嗣。

总有一天,她会坐上那个母仪天下的宝座。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