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烟重新做回马车,在那马车颠簸中,闭着眸子懒懒地靠在软枕上,脑中却一直回味着李明悦所说的那些话。

其实对于阿烟来说,曾经的萧正峰是陌生的。

上一辈子的那个威名赫赫的大将军,外人所知道的只是他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绝世功绩。他到底为人如何,他在对待自己家眷和女人时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阿烟并不知道。

此时此刻,阿烟发现自己或许犯了一个可笑的错误,她仅凭了萧正峰当初的一饭之恩,便在心里为这个男人罩上了一个美好的光环。

其实自己这辈子那么轻易地为这个男人动心,未必不是因了这个。如今呢,李明悦的话赤果果地戳破了她曾经的幻想。

李明悦给了她另外一种可能,那个后来曾经权倾天下的男人,其实不可能像自己所以为的那么简单。若是真个是单纯仁厚的,他后来怎么可能坐在那个位置上呢。

若是抛却上一辈子,只看今生的话,如今她所接触的这个男人,于公来说,年纪轻轻战功赫赫,行军布阵无所不能,这是连父亲都看好的一个武将。于私来说呢,这个男人应该算是对自己一见钟情了吧?当初第一眼看到自己,他那眼睛就没离开过自己,跟个见了花儿的蜂蜜一般,赶都赶不走。

后来算是不惜一切求娶了自己进家门,把自己捧到手心里疼着吧,尽其所能地爱怜着自己。

当然了,这只是一开始而已,如今他不过是个四品武将,而自己呢,花儿一般鲜嫩的年纪,颇有才气,生得又美,又是当今左相家的千金,但凡是个男人娶了自己,总是会宠着爱着的。

此时的阿烟半靠在那里闭着眼睛,思来想去,竟然是一个苦笑。要说起来,这重生一世,其实自己未必就能看得清谁是良人。或许自己嫁了这萧正峰,等到年来色衰,他一朝得势,从此后左拥右抱都是可能有的。

马车就这么往前行进着,晨间的太阳渐渐发出光亮来,那光亮在薄雾之中晕染出渲染的光辉,并渐渐驱散了那片薄雾。

青枫此时望着外面那难得的一点光亮,笑着道:“姑娘,这总算出太阳了呢。”

阿烟睁开眸子,却见暖红色的阳光透过稀薄的晨雾投射在自己侍女那年轻的脸上,姑娘家脸上细密的绒毛都依稀可见。她就这么笑着,把远赴边塞的忧虑暂且抛下,把背井离乡的惶恐也搁置一旁。

阿烟忽而也就笑了,其实这辈子还年轻呢,刚刚开始。如今嫁了个萧正峰,对自己又是这么体贴周到,将来的事情将来自然会去应对。若是自己不是重生而来,若是自己不是听了李明悦那番话,如今该是最应该沉浸在新婚燕尔的甜蜜之中,哪里会去想这些伤风悲月的事情。

人心固然会变,世事固然会回首望去一片沧桑,可是总不能瞻前顾后便错失当今。现在这个时候,身为一个女人家,总是要顾虑着自己,平日里多为自己考虑一些,保养好身子,万万不能落得李明悦那般境地。

一时她想开了,也就趴在车窗前,慵懒地眯着眸子看外面那晕成好大一片红的旭日。

而萧正峰此时虽然骑在马上,可是心思却在阿烟所乘坐的马车里的。自从阿烟和李明悦说了话后,他便可以感觉到她神色有些不对劲,望着自己的眸光总是感觉怪怪的,并不似往日那么娇软甜蜜,让人一看心尖儿都发颤的。

是以他虽然策马向前,可却是无时不刻不关注着马车里的动静的。此时总算见车帘子那里露出阿烟姣好的容颜,在那里带着清浅温煦的笑容望着车窗外,他这才放心了。

马车继续前行了约莫一两个时辰,天早已大亮,外面的雾气都消失殆尽了。这过了年,官道两旁的树林中那些朝阳之处都已经隐约冒出了嫩绿色的草尖儿,给这冬日的萧瑟添上了几分充满期待的盎然春意。

萧正峰看看时候不早了,便驱马来到马车旁边,温声问道:“已经近晌午时分了,前面我看着有一块干净林子,要不要停下来用点东西?”

阿烟点了点头:“也好。”

萧正峰眸中含笑,挑眉道:“有你最爱吃的猪手,等下烤烤给你吃。”

阿烟听到这话,也抿唇笑了:“嗯。”

当下萧正峰自去命令马夫停下马车来,将马拴在官道旁的树上,并去后面那辆马车上取了干粮火石等物。

这一次他们出来,共带有一个车夫,两个小厮并一个侍女青枫。此时那个人听说要歇息,也都停下了马来,帮着萧正峰取下车上干粮,并在林中找了一块空地,寻来干柴,架上篝火。

这两个小厮一个叫萧荣,一个叫萧恩的,都是二老爷那边从小养着的家生子,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机灵可靠。萧正峰一边清理着杂草,一边看向停靠在那里的马车。

刚才阿烟明明是对自己笑着的,可是他依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别人或许并不会察觉,他却能敏锐地感觉到阿烟和往日有所不同。

当下萧正峰将事情吩咐给萧荣和萧恩,他自己则亲自过去,扶持着阿烟下了马车,一起来到林中篝火旁,取过用瓷罐烧了的水,小心地倒出一些到瓷碗里后,自己先吹了吹。

阿烟侧首看着那脸型刚毅的男人俯首小心地吹拂着那瓷碗中的热气儿,心间不免泛起暖意,一时想着,上辈子的那个萧正峰,李明悦遇到的那个,难道也会是这样的?

不,想来不是的,若是上一辈子的萧正峰有此时此刻一半的体贴,或许李明悦不会有那么大的怨言。一个女人家,跟随着他去了边塞,他若是刻意照料些,怎么会在月信来时受了凉寒,以至于大病一场,从此再也不能生儿育女。

萧正峰此时越发感觉到阿烟目光中的异样,仿佛她在静静地打量探究着自己般,当下一笑,抬眸看过去,眸中却是别有意味:“怎么了?”

阿烟收回目光,笑道:“想来是头一次出远门,心里总觉得不安。”

她依旧神情温和,可是他却感觉到了她置身事外的那种打量。

原本你侬我侬的夫妻,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忽然有了点疏冷的意味。

而他却连到底是为了什么也不知道。

萧正峰默了半响,坚毅的唇轻轻抿了下,最后还是给了自己一个笑:

“也实在是委屈你了。”

说着时,他将手中不再发烫的热水递给阿烟:“你往日不能喝冷水的,趁着还热,赶紧喝点吧。咱们在这里歇脚一次,便要赶路到晚上了。”

阿烟小心地接过那瓷碗来,双手捧着,自己一口口地咽下了。

那边萧正峰又取来刚才青枫帮着一起烤好的猪手,那猪手本就是熟的,如今不过是烤热罢了,不过是过了过火,便见外面那层酥软晶亮。萧正峰用小匕首一刀一刀地割成小块,放置在一个闲置的碗中。

他那手应该是用惯了这种刀的,尽管是连皮带筋的猪手,可是他割起来却有条不紊,每下去一刀,便见一块形状规则的肉块落在碗中。不过片刻功夫,那猪手上面便只剩下紧挨着骨头的那层硬筋了。

阿烟怔怔地望着那碗中的被细心分割好的小肉块,想着这男人待自己实在是好,自己为了将来或许发生的事儿而多虑,实在不该。

当下接过瓷碗来,就着已经烤热的干饼,默默地吃起来。

主仆五人吃过午饭,稍作收拾后,又要重新开始赶路了。萧正峰握着阿烟的手,避过众人,低声道:

“下一次歇下来要傍晚落宿之时了,你要不要——”

萧正峰眸中别有深意,语气微顿,终于说出:“——更衣?”

阿烟听到这话,仰脸望着萧正峰,一时倒是有些脸红。这事儿是她自己疏忽了,出门在外的,此时原本应该趁着休息去找个地方解决下这个问题。毕竟一旦错过,总不能正赶路呢,她这个当夫人的让大家停下来,跑到林子里去撒一泡。

一时她也想起,刚才萧正峰和小厮车夫仿佛都曾走动到林子深处,片刻功夫便出来了。当时并没在意,现在是彻底明白了。

她眨眨眼睛,轻咳一声,点头道:“嗯……好……”

萧正峰看着她略显局促的样子,不免笑了,其实除了在床上被自己弄得情不自禁时,她从来都是淡定自若的,仿佛什么事儿都不在意,难得也能看到她这般模样。

他健壮的身子站在那里,将阿烟娇小的身子和外面的视线隔离开来:“那边有个山丘挡着,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动静,也还算干净。我带你过去。”

阿烟轻轻点头,羞红着脸,跟随了萧正峰一起踩着那枯枝落叶,来到了林中的一处山丘后面。这山丘后面还有些残雪不曾融化,杂草丛生枯枝遍地,不过并无荆棘等物,果然是一处如厕的好去处啊。

阿烟捏了捏裙摆,忍住心中难以开解的尴尬,轻望了萧正峰一眼:“此地,还好……”

这么好的地方,她确实应该尽量排解下腹中可能积攒的浊物,只是他总不应该在这里看着吧?

夫妻二人纵然在床笫间如胶似漆,可是这种污秽的事儿,还是离远点吧……免得破坏了那点美好。

萧正峰却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到底是有山有林,我怕这里有野兽出没,总不能放你一个人在这里。”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