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说这话也就罢了,他这么一说,阿烟听在耳中却是再也压抑不住啜泣,咬着贝齿撑着瘫软的身子坐起来,两只软绵绵的拳头就去捶打萧正峰的胸膛:

“出门在外的,却把我这般折腾!仔细隔壁听到声音,岂不是羞死人了!”

她这拳头犹如棉花一般落在那富有弹性的劲健胸膛上,而萧正峰却是不管不顾,任凭她打着,依旧用大手爱怜地抚摸她发潮的柔软头发。阿烟也不知道今日自己怎么了,竟忽然恼了,用胳膊去推开他的大手,挣扎着躲避开来,又任性地去捶打他。

谁知怎么一来,他竟仿佛也恼了,陡然用力,不顾她的挣扎将她压制在自己怀里,俯首去咬她晶莹剔透的耳垂,含在嘴里细细地啃着,只啃得阿烟一个战栗,几乎把持不住。

萧正峰忽而冷笑一声,却是在她耳边气息灼烫地道:“也不知道别人对你说了什么,让你对我生了间隙之心,更不知道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惹你不快,让你对我疏远起来。你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心肝!”

阿烟搂住他健壮的腰杆,口中霸道地道:

“反正你以后不许看别的女人一眼,你看了,我定不饶你!”

萧正峰听了这话,气得嗤笑出声:

“顾烟,你若是不放心,我萧正峰今日可以发下毒誓,今生今生,我只有你一人,绝不另娶,若是我胆敢另娶,便让我战死沙场,遭受万马践踏!”

一时说着这个,却又叹道:

“只是今日我无论说什么,你终究是不信我的。那一夜你我在大名山下茅屋之中,我早已说过我的心意,只是你不信罢了。我也不怪你,想来你父母这一生并不圆满,或者又有其他情由,使得你心中本就有结,一时不能解开。只是左右你我有一生的时间来慢慢验证我萧正峰今日所言,绝对无半点虚假!”

阿烟湿润的眸子如烟如雾,口中却是恨恨地道:

“你就是个没心肝的!”

没心肝的人才会发出这般毒誓,他若死了,岂不是要自己做寡妇!

萧正峰也回搂着她亲,亲得急切而狂乱,一边亲一边咬牙道:

“我怎么个没心肝呢?自从你嫁了我,我哪一日不是把你放在心头爱着怜着?你这么冤枉我,我又不是铁打的人,心里难道不会委屈?临别时老祖宗只说让我不要欺负你,如今看来,根本是我被你欺负罢了!”

阿烟在他怀里如同个猫儿一般磨蹭着,亲着啃着咬着,听到这个,却是仰起脸,挑眉恨声反问:

“你不被我欺负,难道还要被别人欺负不成?”

一时想起他和李明悦的上一世,想着那李明悦根本不让他留下任何子嗣,他岂不是也受了?明知道不该吃这上辈子的陈年老醋,却心里发酸起来,怎么也不能舒坦。

萧正峰看着怀中的人儿,只见那姣好的容颜气哼哼的,反而越发添了几分艳美清丽。一时他的心仿佛被什么给抓住,揪扯在那里,疼得难受。

当下大力地将她搂住,低哑狂乱地道:

“我算是认栽,这辈子我只让你欺负,绝不让别人欺负,也绝不会欺负你……”

一边说着,一边俯首下去,胡乱用嘴唇去啄她脸颊眼睑上的泪痕。

他真不知道自己娶了这么一个女子,到底是福是祸,满心里都是喜欢,可是实在是牵心动肺,只恨不得把自己的命都给了她才好。

这一夜,左右阿烟已经歇息过的,而萧正峰那是铁打的身子骨,仿佛不知道困倦一般。于是阿烟便在萧正峰怀里任性地嘟哝着,如同小女儿一般撒着娇,萧正峰则是小心翼翼地哄着,说着让人脸羞的甜蜜话。

虽说并不困的,可到底是累了,阿烟在萧正峰怀里也就渐渐睡去了。终究是这身子骨第一次在外睡,到了半夜时分,便醒过来,觉得哪里不舒服。迷糊着睁开眸子,又有了尿意,竟然想入恭。

她动了动身子要起来,谁知这么一动,萧正峰也醒了,见她要起身,温声问道:“怎么了?”

阿烟抿唇无奈:“怕是晚膳时分喝多了茶水。”

萧正峰一听便明白过来,当下按住她那曼妙的身子:“你别动,稍等一下。”

说着自己披上外袍下了榻,黑暗中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摸索出一物来,做工粗糙,开口处还破了一个角,竟是个粗瓷的夜壶。

此时萧正峰这么一出去,阿烟顿时觉得被子里少了一个暖和的火炉,她抗住外面的寒凉,勉强坐起来要起身。

萧正峰却走过来,连同被子一起将她抱起:“这客栈里不舍得烧炉子,屋子里冷得紧,仔细冻坏了,我们在榻前尿了就是。”

阿烟一听,顿时羞得满面通红,这男人说话实在是太直白,她断然拒道:“不行。”

难道要她在他的注视下去小解吗?

萧正峰轻笑出声,扬眉凝着她问道:“你到底要不要?不要我可拿走了。”

阿烟见他如此,恨得瞪了他一眼,一时也没办法,心中一横,想着上辈子我都混到别人叫我婆婆了,难道还怕了这个不成!再说到底是夫妻,哪里没碰过呢?

是以当下忍着羞,接过那夜壶,开始排解自己小腹的不适。只是这屋内到底是不比外面,黑暗的客房中安静得能听到衣服悉悉索索的声音,更不要说那水液倾入夜壶中发出的滴答声,清晰可闻。

阿烟小腹那里怎么也不自在,一腔尿液险些憋着尿不出来,不过终究深吸口气,忍着弄完了,又拿过来晚间剩下的一点茶水,也不顾那茶水早已经凉透,勉强着清洗了那处,这才哆嗦着上了床。

萧正峰见她完事儿,便自己接过来夜壶,到了屋内一处角落,背对着她。

阿烟躺在那里,从帐子一角往外看过去,黑暗中隐约可见他是站在那里的,人高马大的一个人,一只手往前伸着,仿佛握住哪里。下面湿哒哒的声音,是水儿喷洒进去的动静。

待到他完事了,阿烟才意识到自己在偷看什么,忙缩进被子里,把自己头脸都埋进去。天地良心,她真得不是要偷看,只是一时忘记躲开视线而已。

萧正峰也如阿烟一般,拿那剩下的茶水稍作清洗,便提上裤子走到了榻前,抬脚上来了。

阿烟想着半夜三更,不如自己就装睡吧,可是谁知道萧正峰的大手却伸进被子,摸索着将她揽过来,让她娇软的身子贴靠着自己,上面贴着上面,下面贴着下面。

阿烟脸上火烫,心间狂跳,闭着眼睛继续装睡,打死也不打算睁开眼睛的。萧正峰却伸到了被子里。他的手带着凉意,让本就暖和不已的阿烟顿时感到一股沁凉。

阿烟这个时候是再也没办法装睡了,两只手恨恨地握住那只作怪的胳膊,使出吃奶的力气将他抬起来往外拽,咬着贝齿气道:“你这手凉得厉害!”

萧正峰却是在她头顶低笑出声,笑得分外低哑:

“我的手热得很,哪里凉了?”

阿烟听着,气不打一处来,哼道:

“你,我原不知,你竟如此不知羞耻!”

可是萧正峰见她气了,非但没有哄她,反而继续一本正经地道:

“今日在郊外,我听着仿佛什么野草划到了你,你还惊叫了声,怕伤了你,这才看一看的。”

这话一出,阿烟顿时瞪大了水润的眸子,羞愤交加地望着他:“你,你这意思是说,你什么都听到了?”

萧正峰点点头:“什么动静能瞒过我,只是怕你害羞而已,只好装作没听到。”

说着这话,他又无辜地抬手,摸摸下巴:“其实也没什么,和刚才并无不同,不过是滴滴答答的声音罢了。”

阿烟羞得血直往头上涌去,人几乎眼前一黑,她勉强定住,颤抖着声道:“你,你……你个……”

萧正峰看她这样,实在是不忍心逗她,一边笑出声来,一边抱着她道:

“乖烟儿,这原本也没什么,难道你哪里是我没碰过的?再说了,吃喝拉撒,这是人之常情。”

阿烟听着这话,深吸了口气,努力告诉自己:没错,他说得对的,他说得该死的对极了!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