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十三四岁少年特有的声音,处于从男孩子到男人的变声期,那声音显得格外粗噶奇怪。

阿烟此时已经明了,不由蹙眉,想着好好的他怎么会来这里。

萧正峰却已经看到了,从马车里下来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裹着一身雪白的上等狐裘大衣,只露出玉白的脸儿以及乌黑的头发。他又生得实在是好看,眉眼说不出的精致动人,可是却又不会有任何女子娇柔之气。这少年这么一出来,来往的人们都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注到他身上去了。心中不免一个赞叹,世间竟有如此一尘不染的少年,真跟冰雪堆砌出来的一般,晶莹剔透。

萧正峰见是他,便上前拜道:“幸会幸会,原来是靖江侯府的沈小公子!”

这少年正是沈越,他也上前对着萧正峰拜了,口中却是笑道:

“也是巧了,竟在这里遇到了萧将军和夫人。”

既被提起,阿烟也不能躲着装作没看到,只好懒懒地下了马车,上前见过了,只是神态间却有着淡淡的疏离。

沈越待到阿烟走过来了,才转首看过去。他望着阿烟走过来时明显不太自在的姿势,轻笑了下,垂眸见过后,便别过脸去:

“这越往北越是冷了,夫人一路过来,可还适应?”

阿烟笑道:

“还好,谢谢小公子关心。只是不知道小公子何以来到此处?”

他那身子骨,是见不得冷的,这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么,竟然离开燕京城跑到这里来了。

沈越却笑着答道:

“前几日遇到一位神医,说是我这病若是要根除,却是要以毒攻毒,去那寒冷荒凉之处,再配合那位神医的药贴,就此熬上一年,若是能熬过去,从此后也就除根了。”

萧正峰听得诧异,挑眉道:“哦,原来这世间还有这等治病的法子?”

沈越点头轻笑:“是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既然是神医,那方子总是有几分古怪。这神医既敢这么说,我何妨试上一试,左右不过一年罢了,若是能除根自然是好,若是不能除根,顶多不过白白受一年的苦楚罢了。”

阿烟唇边扯出笑来:“小公子说得极是。”

当下一行人互相谦让着进了驿站,萧正峰这边先送了阿烟进客房歇息洗漱,待一切安置妥当在,因身边带的干粮并不多了,便说要去集市上买些。阿烟听此,本也想跟着去,怎奈适才在马上才被欺了一番,两腿都打颤的,便只能趴伏在榻上歇着。

萧正峰当下就吩咐小厮萧荣,让他守在驿站里,若是有什么事便命马夫去叫回自己。而他自己呢,则是带了银子,出门购置一些物事。

其实若是往常,萧正峰自然不可能扔下阿烟一个人在客栈里,可是这到底是驿站,寻常人等是进不来的,客栈里又只有一个刚歇下的靖江侯府小公子,虽行事素来诡异,不过此时已经是齐王的女婿,他和齐王又是好友,是以他才放心出去采买。

这边萧荣因是男丁,阿烟是女眷,自然不好守在门外,就远远地在驿站旁的倒插房里陪着那驿中驿衙在那里喝点小酒说话,马夫呢则是去后院喂马去了。此时冷风吹着,外面零零散散就下了星星雪花,驿站里的一捧枯枝上沾了点点晶莹,就隐约有些白梅的风姿。

阿烟慵懒地靠在榻上歇息着,忽而鼻间嗅到了一股清凉的气息,便爬起来,将逶迤的长发挽成发髻,披上了大髦,来到了窗棂前去看外面,见这院中萧冷的撒着白雪,不免笑叹了声。

正看着间,便见对面客房里的门打开了,沈越裹着白色狐裘走了出来,含着淡笑,望向阿烟这边。阿烟一见他,便觉无趣,就要关上窗子。谁知道沈越却踩着地上稀薄的雪,来到阿烟窗前,笑道:“婶婶,我也是要去锦江城。”

阿烟一听,不免唇边泛起冷笑:“你去那里做什么?”

沈越依旧笑吟吟的:“都说了,去治病的。”

阿烟嘲讽地道:

“少来哄我,你这鬼话去欺瞒别人也就罢了,我却是不信的!”

沈越听此,便慢慢收起笑来,一本正经地凝视着阿烟:

“婶婶,你就这么跟着萧正峰去了边关,你说我能放心吗?”

他轻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道:

“你既去了,我总是要跟着过去,看着你,也好有个照应。”

这话说得阿烟几乎无言以对,半响却冷笑一声:

“你照应我?”

沈越听此,定定地望着阿烟比落雪还要清冷的脸庞:

“也对,婶婶从来都是照应我,哪里需要我的照应。只是我自己不放心,想跟着过去,难道不可以吗?”

阿烟挑眉,探究地看着他道:“你不是才定下和阿媹郡主的婚事吗?难道你如今不是应该留在燕京城,小心地巴结住齐王,免得失了这门亲事。”

沈越闻言却是怔了半响,最后苦涩一笑:

“婶婶终究是记着往年的事呢。”

阿烟垂眸,淡淡地道:“不,我都差不多忘记了,如今只是想劝你,齐王身边未必太平,你还是留在燕京城好。一开春,燕京城里闹腾起来,靖江侯府若是再次被牵扯进去,岂不是麻烦?”

沈越咬了咬好看的唇:“婶婶,你不必担心这个,我早已经做好准备,靖江侯府自然会保下的。”

阿烟闻言却是轻笑:

“不过是顺口提醒下罢了,你的事儿,和我原本也没什么关系。”

沈越听她这么一说,顿时胸口被人轻轻戳了下般,不是很疼,可总觉得别样的难受,堵得慌,他在那里愣了半响,忽而抬首隔着窗子看阿烟,看阿烟那比记忆中年轻也比记忆中娇美的容颜。

他垂下眸子,越发苦涩地笑了:“婶婶,我当年实在是错了。”

他跟随在婶婶身边十年,婶侄二人一直感情深厚,可是到了他上燕京赶路之前,临别之时,却有过一场激烈的争吵。

当一切尘埃落定后,沈越握着婶婶临死前留下的些许遗物,一遍又一遍地揣度着她临终之前到底在想着什么,可是无论怎么想,他都明白,婶婶到底是对自己失望了吧。

从他坚决放弃了她早些年定下的那门亲事,远赴燕京城赶考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开始失望了。

阿烟疏远地望着这个上辈子的侄子,许久后,只是依旧淡淡地道:“都是上辈子的黄历了。”

说着这个,她不再理会沈越,径自关上了那扇窗棂。

门外的雪越下越大了,渐渐在驿站的院中落了厚厚一层。那个身披狐裘的少年,默默地站了许久后,这才回过身来,一步步地往自己的客房走去。

萧正峰回来的时候,身上已经落满了积雪,他走到驿站的房廊下,先拂去身上的雪花,这才走进房去。

他采买的其他吃食所用物品都已经吩咐萧荣放到马车上了,如今却从怀里拿出一个油皮包,里面是现烤的猪手:“这个地方市井间最流行碳烤的肉,这是刚烤好的猪手,我闻着香得很,快尝尝吧。”

阿烟见他那油纸一层层地揭开,露出里面犹自带着余温的猪手,看着外面焦黄酥脆,引人食欲,心里明白他是怕冷了,便在怀里揣着呢。

阿烟咬唇笑着,眸中晶亮:“虽说爱吃,也不至于馋成这样,值得你当什么好东西巴巴地藏在怀里揣回来!”

话虽这么说,心里还是喜欢的,不光是为了那口吃的,还是喜欢他把自己的事情这么放在心上。当下她也就不客气,拿了竹筷戳了戳那猪手,笑道:“我一个人也吃不了的,咱们一起吃吧。”

两个人吃完了这个,萧正峰洗过手后,却又从怀里变出一个褐色的如来佛像来。阿烟借过来拿在手中,却见那根雕采用的是黄杨木的根部雕刻而成,木制细腻材质上好,借用了树根的凹凸之状巧夺天工,握在手中光滑小巧,那佛像也是惟妙惟肖。她翻来覆去把玩了一番,倒是觉得好玩。

萧正峰笑道:

“我一眼看到了,想着你或许会喜欢,便买来了。这虽然不是出自名家,也没有玉器金器珍贵,可是倒也有趣。”

阿烟笑着点头:“这个我确实喜欢。你还买了什么,都说来听听?”

萧正峰当下历数一番,最后道:

“还买了些粳米并红薯,想着等下让驿衙帮着熬个粥喝。”

阿烟听说这个,却是笑道:

“何必麻烦驿衙呢,我也会熬这个的,咱们借用下锅灶,自己做了来吃,既干净吃得也舒心。”

萧正峰却是不愿的:

“你会?只是外面冷得很,你还是留在屋里歇息吧。”

阿烟笑叹了口气:

“我以为我真是纸糊得灯笼一吹就倒啊?还是说不信我会熬粥?”

萧正峰听她这般说,哪里能不信呢,只好道:

“你若执意要熬也行,等下我帮你打下手吧。”

洗锅淘米烧柴这种粗活,还是他来吧。

当下两个人说干就干,萧正峰先去借用了炉灶,这个自然是没问题的,接着萧正峰便开始淘米刷锅烧柴。阿烟见此,只好坐在那里从旁等着,她见萧正峰淘米的样子倒是颇为在行,不免挑眉道:“你还干过这个?”

萧正峰利索地拎了一瓢水泼到洗干净的锅里,笑道:

“以前刚参军的时候,不过个小卒罢了,什么都干,火头军也当过啊!”

阿烟倒是没想到他还有这一出,不免感兴趣起来,一边开始帮着一起做饭,一边问道:

“你当火头军的时候,可学会了做什么菜?”

萧正峰却道:“我是什么都会做。”

啊?阿烟顿时诧异地看向他,不免佩服极了,想着这人上得战场,又能下得灶房,实在是无所不能啊。谁知道正想着的时候,萧正峰却道:

“无论是什么食材,无论是米啊谷啊菜啊肉啊,我都统统放水里煮一煮,再撒点盐,放点油,只要煮熟了,保准能吃!”

阿烟:“……”

良久后,她点点头:“说得对,确实如此。”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