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烟熬的粳米红薯粥确实好喝,喷香软糯,只闻一下仿佛就能让人食欲大开。说来也奇怪,同样的食材同样的做法,似乎经了不同人的手,就能出来截然不同的味道。

如果说之前萧正峰对于自己的小娇娘是否真会做饭还抱有疑惑的话,那么现在他算是心服口服了。此时想起自己的做饭大法,不免惭愧,笑道:“那个只能用来喂兵卒们。”

阿烟笑叹:“你这分明是喂猪的做法。”

萧正峰挑眉为自己辩解:“火头军都是这么干的。”

说归说,他还是承认自己水平远不如阿烟的,一边尝着心爱的女人亲手做出的粳米粥,一边吩咐萧荣过来,取了一些分给马夫一起品尝。

阿烟低头望着碗中那粳米粥,却想起了对面客房里的沈越。上一辈子的顾烟,变着法子地为沈越做些好吃的,曾经在寒冬之季拿着铲子去地里挖寻农人们残留在地里的谷米。运气好的话,也能寻到好的粳米,凑在一起给沈越做顿好吃的。

想到这里,她抬起头来,望向了对面的客房。越过漫天飞舞的雪花,就在隔着一个巴掌大小院子的客房里,传出来沈越断断续续的咳嗽声。

驿站的客房比起寻常的客栈总是要好的,譬如驿站里就舍得在这冷天给客人把炉子烧得暖和,里面放足了炭。跟随在沈越身边的侍卫名叫张恒的,生得黝黑高大,此时正铁棍拨弄着炭火,以便让炭火烧得更旺。

一边拨弄着,一边望向站在窗前的沈越,却见沈越身上依旧裹着那袭白狐裘。其实张恒鼻尖上都已经开始冒出汗了呢,屋子里并不冷的。

不过张恒也并不敢问,只是恭敬地问道:“公子爷,今日晚膳用些什么?我稍后吩咐驿衙去给您做来?”

沈越已经站在窗前好久了,事实上从阿烟的窗前离开后,他就一直以这个姿势站在这里。透过这半开的窗子,望着对面客房的动静。

他看到她把门窗紧闭,也看到萧正峰提着诸多采买来的物事交给小厮萧荣,更看到萧正峰怀里揣着什么带着笑进屋去了。他闭上眼睛,听到了对面屋子里传来说话的声音,其中隐约有她撒娇的笑声。

紧接着,他还看到门开了,萧正峰牵着她的手,犹如护着一个宝贝般去了灶房,于是这夫妻二人便在灶房里开始拾掇起来,竟如同乡下亲手做饭的最普通的夫妻般,你烧火来我做饭,偶尔的一个眼神交流里都是浓浓的情意。

从他的角度,并看不真切里面的情景,只看到萧正峰高大健壮的身子因为灶房的局促而不得不微弯着腰,可是他看起来并不觉得委屈,反而一直带着温煦的笑意。

其实这样的萧正峰,对于沈越来说是陌生的。

当沈越靠着一支笔一路闯关斩将最终来到金銮宝殿跪在天子面前时,萧正峰已经是功成名就的大将军。他所知道的那个萧正峰,不苟言笑性情萧冷,处事间果决狠厉,绝对不可能是如今这个陪着娘子下灶房的温和男人。

就是这个男人,和他为了婶婶的死争斗了十年。当时的自己几乎是用尽一切手段矢志将这个害死婶婶的男人绳之以法,他是发誓要让他付出代价的。

在那十年的相争中,自己固然疲惫不堪,可是这个萧正峰想来也并不好过。

沈越想到这里,怔怔地望着那对夫妻携手走入了客房,将门扉重新关上。

小院子里的雪依旧在下,稀薄清凉的雪落在地上,一片一片地堆砌,最终成为厚厚的一层,将这个世间尽数染成了白色。

沈越轻轻叹了口气,缓缓闭上眸子。

明明客房里很是暖和,他身上也穿着天底下最华贵的狐裘,可是他依然觉得冷,好冷,冷得心底发寒。

一旁的张恒为难地望着沈越:“公子爷,天色也不早了,您想用点什么,我去让驿卒帮你做?”

他从很早就开始服侍照顾沈越了,按说和沈越应是很熟的,可是谁都知道这靖江侯府的小公子生性孤僻奇怪,明明是个晶莹剔透的小人儿,可是却总是默默地坐在那里发呆,跟个傻子一样。但你若说他是傻子吧,有时候他又聪明机灵,悟性极高。

这一次沈越出来,张恒单独跟随沈越伺候,可真是老为难了。譬如现在,公子爷连个饭都不吃,就这么一直裹着皮裘站在窗前望着外面,还时不时咳嗽两声。

他是实在没办法明白,公子爷到底在看什么?若说看雪,难道燕京城的雪还没看够吗?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便听到外面有敲门声,忙过去打开门看了,外面却是之前见过的那个小厮——萧将军身边的萧荣。此时萧荣手里捧着一个瓷碗,瓷碗上还细心地罩着一块白色的笼布。

萧荣笑着道:“这是我家夫人亲手熬的粳米粥,想着虽不是什么好菜,可出门在外的这饭食也比不得家里,如今送给你家小公子,只图吃个热乎吧。”

张恒听着这个,连忙点头收下,并谢过了。

一时萧荣离开了,张恒捧着那粥放到了桌上,请示沈越道:“公子爷,这个怎么处置?”

他家小公子从来不吃来历不明的吃食的,况且本来今晚就一副不想吃饭的样子,张恒根本不指望沈越会吃的。

谁知道沈越却睁开眼睛,清淡的目光落在那碗粥上,怔怔地望着,也不说话。

张恒没办法,只好上前就要端起那碗粥:“小公子,那我拿出去偷偷扔了?”

沈越听到这个,微怔,淡扫向张恒:“你出去吧。”

啊?

张恒微诧,不过想着公子的心思他从来都搞不懂,便点头:“好,公子我先出去了,若是有事再叫我。”

待张恒出去后,沈越才迈步来到桌前,小心地掀开盖着的白笼布,却见里面果然是一碗炖得稀烂喷香的粳米粥,素白的粳米中有着几块黄橙橙的红薯。

沈越凝视着那碗粥,愣愣地站了好久,最后才轻轻尝了一口。

软糯秾香的滋味,稀烂喷香的口感,这是只有婶婶才能做出的味道。

眼前忽然便恍惚起来,他的记忆陡然间回到了上一世,许多许多年前,在他还没有金榜题名看尽长街花,还不是那个人人称羡的长公主驸马爷的时候,在他还没有被怨恨蒙蔽了心,还没有和萧正峰十年相争的时候,在他困顿而温暖的少年时代,在那个灰暗冰冷的茅屋里,他的婶婶带着温柔的笑对他说,越儿晚上读书饿不饿,喝碗粥吧,暖暖胃,听说这个还能补血益气呢。

猝不及防间,泪水一下子就涌出来,大滴的泪水落在那软糯香甜的红薯粳米粥里,他颤抖的手捧着那碗粥,泣不成声地道:

“婶婶……是我错了……我当日不该不听你的劝告,一步错步步错……是我的自以为是年幼无知害了你……”

对面的客房里,吃过晚膳后,阿烟起身去收拾桌上的碗筷。原本这些事该是青枫做的,如今青枫不在了,她便起身去做。萧正峰见此,抬手阻止了她:“我来吧。”

见此情景,她也没有拒绝,左右也没什么事,两个人便一起把桌子收拾过了,恰好驿卒送来了热水,两个人便分别洗过了。

若是以前,就这么陪着自家男人共同洗浴,阿烟怕是还有几分羞涩的。可是这段时间两个人窝在马车里,萧正峰时不时干点偷腥的事儿,把该看的该摸的都摊开来看过摸过了,阿烟也渐渐习惯自己和这男人实在是亲密无间,让他看着身子所产生的强烈羞涩和不安感也慢慢淡去了。

一时两个人躺倒在榻上,榻上的被褥比起普通客栈的都要干净。阿烟这些日子以来算是难得舒适地躺在那里,放松地靠在萧正峰身上合着眸子。

萧正峰呢,则是抬手轻轻摸索着她纤细腰肢那里的软滑,有一下没一下地这么摸着。

窗外雪花怕是依旧在飘,这是越下越大了,阿烟都开始担心明日的行程是不是要耽搁下来了。

一抬首间,却见这男人紧锁着眉头,虎眸微眯,倒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萧正峰眼都没睁开,却已经感觉到怀中小女人诧异的样子,虽依旧锁着眉,唇边却泛起一点笑来,抬起大手轻轻摩挲着她的发心,哑声道:“早些睡吧,这些日子累坏你了。”

阿烟哪里能睡着,抬首凝视着他锁眉沉思的样子,想着这个萧正峰又和自己往日所见那个诚恳温柔的萧正峰不同了。当他皱起眉头,便自有一股威严之态。若不是她就缩在他怀里,被他这么温柔地放在手心,她这经历了多少世事的人都会生起畏惧之心吧。

她轻轻抿了下唇,终于道:“你在想什么?”

这个男人,总觉得自己摸不透他的心思呢。

萧正峰轻笑了下,总算睁开眼睛来,抬手将她往上一抱,让她枕在枕头上,和自己脸对脸。

他凝视着她,仿佛不经意地问道:“你往日和这位小公子极为相熟?”

阿烟挑眉,淡淡地道:“也不至于多熟,只是看着他孤身一人在外,身上又带着病,我们虽不熟,却到底有过交道,怎么忍心不管呢?”

萧正峰听阿烟这么说,良久不曾说话,笑意渐渐收敛,皱起眉头道:“依我看,沈越这个人突然出现在这里,怕是别有所图。”

啊?

阿烟诧异地看着他,不动声色地问:“他能有什么图谋?”

萧正峰皱眉道:“沈越曾经为齐王献上一个重要的东西,那个东西非同小可,我其实对他一直有些疑心。这一次我们前往锦江城,那是三国交汇之要地,偏巧不巧,他竟也要去锦江城。”

他的手指轻轻动了动,淡淡地得出结论:“这不可能是巧合。”

阿烟听到这一席话,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沈越的行为异常,那是必然的,自己明白怎么回事,这些话却不好给萧正峰说。可是看着在萧正峰眼里,是不是沈越已经有通敌卖国的嫌疑了?

她默了良久,终于笑了下,随意地道:“他体弱多病的,应不至于吧。”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