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日,孟聆凤骑着马在官道上狂奔,把一坛子酒连洒带喝地给糟蹋了。到了晚上下榻在驿站,她是连晚饭都不曾用,就闷在自己房间里。她身边又没有仆人,唯独一个马夫而已,那位马夫也并不敢去管这位坏脾气的千金大小姐,于是只能任凭她在那里生气。

萧正峰经历了今日的事儿,又听阿烟那一番话,越发觉得孟聆凤实在过分了。他是不会让孟聆凤这么对自己的娘子不敬的,觉得必须尽快把这话摊开来讲。

于是这一晚,他敲了孟聆凤的门。

“孟姑娘,有些话我想和你说。”萧正峰对孟聆凤的称呼已经从聆凤变成了孟姑娘。

孟聆凤自然是听出来了,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昂着头道:

“你是想说,你心里只有你家夫人,对你家夫人鞍前马后地伺候,你家夫人就是你的祖奶奶,你一辈子都离不开她,你一点不稀罕别的女人,是不是?”

孟聆凤比萧正峰气势还足,一张口就是呛人的言语,几乎逼得萧正峰都要后退两步。

萧正峰见孟聆凤这么直截了当,也就不再考虑措辞,点头道:“孟姑娘,你说得没错。”

孟聆凤站在那里,脸蛋到脖子都被气红了,她鼓囊囊的胸脯起伏着,咬牙望着萧正峰,杏眼中渐渐渗透出泪花儿来。

她是一个倔强的姑娘,从小又是好胜的,如今被萧正峰直接拒绝,咬着牙半响不吭声。

最后她忽然一个侧身,从萧正峰身边窜过,直奔阿烟所住的客房。

阿烟是再怎么也想不到,这孟聆凤姑娘还气势汹汹地找上自己来了。当时她正在菱花镜前梳理着长发,见门被踢开,孟聆凤犹如看着杀父仇人一般望着自己。

“你说你有什么本事,凭什么嫁给我萧大哥?你不就是长得比我好看吗?好看又有什么了不起,出去逛个街还能招惹来下流胚子,连自保都不能,还得让萧大哥出手护着你!你除了惹是生非还有什么能耐?你能陪着萧大哥喝酒吗,能陪着他骑马吗?能和他并肩作战上阵杀敌吗?

孟聆凤理直气壮地将藏在心里的一串话全都抖搂出来,就跟蹦豆子一样噼里啪啦的。

她握着手中的刀,恨恨地盯着依旧握了梳子在拢着头发的女人,看着她纤细曼妙的身段,嫉恨交加地道:

“有本事你出来,出来和我比试一番啊!你比不过我一根手指头!”

此时萧正峰已经跟在后面过来了,他冷眼望着这一切,淡淡地道:“她不过是一个文弱女子而已,你和她比试刀剑拳脚,未免欺人太甚。若要比,为什么不比诗文词赋?”

孟聆凤原本是要挑衅阿烟的,谁知道萧正峰却来帮她说话,她已是心灰意冷,不过依旧倔强地昂着头,骄傲地道:

“萧大哥,你本是一介武将,娶一个才女回家,便是再能吟诗作对,那又如何?”

萧正峰却淡笑一声,挑眉道:

“我都已经会行军打仗了,为什么还要娶一个女将军回家?不是恰好应该娶一个吟诗作对的才女,这样方能取长补短。”

孟聆凤听闻,脸上白了几分,脚底下颤巍巍的差点站不稳。

她绝望地看了萧正峰最后一眼,握着她的刀,一步步地离开了。

阿烟将手中的檀木梳放到了桌子上,也没回头看外面的那男人,淡淡地道:“难得有个女子,能对你这般痴情。”

萧正峰走进去,关上了门,从梳妆台的铜镜里望着那个姣好的容颜,笑道:

“难道我的夫人对我不痴情?”

阿烟轻笑:“人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还不如偷不着呢。”

萧正峰抬手,手指头带着厚厚的茧子,磨蹭着她娇嫩的唇。

轻笑了下,他低声责骂道:“净是胡说八道!”

孟聆凤姑娘自此之后算是彻底失了心志,一路上没事就从马车里掏出一坛子酒来灌灌,灌得醉生梦死的样子。阿烟看不过去了,皱眉道:

“这孟家人也实在是心大,放着这么一个姑娘出门在外,身边也没个伺候的,这天天喝得跟个醉鬼一样,伤了身子怎么办!”

萧正峰听着从旁不免笑起来:

“这话说得实在老气横生,好像你倒是比她大似的。其实她比你还大上两三岁呢,哪里用你操心。你素日身子也柔弱,没事操练下我教给你的九禽舞才是正经,莫要怪别家闲事。”

阿烟听到这话只是笑笑,也就不再说了。

如此往前又走了几日,孟姑娘依旧是不怎么搭理萧正峰和阿烟,径自喝酒买醉,很快她那辆马车仿佛比以前轻便了许多,连车夫都觉得拉车的马跑起来似乎更轻快了。

这一日呢,总算是来到了锦江城外,远远地望去只见锦江城墙用黄色土石垒筑而成,高大雄伟,外面还挂着彩旗,上面写着大大的“昭”字。

城门前有军士把守,检查来往行人文牒。因这里是三国交汇之处,是以检查得比别处更要仔细几分。

萧正峰一行人顺利进了城后,阿烟从马车里往外看过去,却见这街道两旁的房屋鳞次栉比,茶坊酒肆肉铺比比皆是,脚店布坊银楼人来人往,更有珠宝玉石香料毛皮等物。繁华的街道上行人川流不息,有身穿兽皮的西越人,也有穿着邋遢的逯人,当然更多的是披着绫罗绸缎的大昭人,背负了竹筐的进程乡下人。

阿烟瞧着这锦江城,想着这里不愧是三国交汇地,西越进入中原的门户,果然是繁华热闹。一时不免想着,以前她在燕京城的店铺,也有前往边远之处运送货物的车马驼子,当时也曾前来此处购置异域新奇之物拿来买卖。

其实西越虽地处偏僻,多为不毛之地,可是却盛产玉石,更有来自遥远西方的奇巧灵物,或香脂油膏,那都是中原之地所没有的。

想到这里,阿烟便下了马车,让萧正峰陪着她走动下。

未来三年她都要和这男人在锦江城安家的,总是要熟悉一下的。

此时她也想起李明悦所说的话,开始想着务必要适应这个地方,设法溶入到这个地方,才能和这男人长久下去,如若自己同李明悦一般不适应,便是萧正峰对自己多少疼爱,自己也未必就能在这里生活得愉快。

正走着间,阿烟看到一旁摊位上摆着白色乳状物,看着很是香甜的样子,不免问道:“那是什么?”

萧正峰转首一看,便笑道:“这是西越所特有的牛乳酥,甜香得很,女儿家一定爱吃,我去买些给你尝尝。”

一时萧正峰买了,用一个油纸包在手里,拿了一块给阿烟尝,果然是甜香酥软,带着浓郁的奶香,是燕京城所不曾尝过的。

正吃着间,便见前面有人群喧嚷以及马蹄声,还有斥责声,紧接着,便见一个身着绫罗的富家少爷,后面跟着几个小厮,也不顾熙熙攘攘的人群,径自骑马奔走,一边跑马一边笑道:“都给爷滚开!”

这人嚣张纵马,一旁男女老幼纷纷躲避,有那残疾的行乞者躲闪不及,险些被他的马蹄践踏,一时小孩子笑哭了,老人家吓得哆嗦,鬼哭狼嚎之声不绝于耳。

萧正峰一见之下不免皱眉,想着这锦江城里怎么会有这般纨绔子弟?此时恰好一个背了竹筐的老人因腿脚不好,仓促中摔倒在柏油路上,眼看着就要被烈马撞上。

萧正峰反应灵敏,当即迅捷地一个纵身,矫健地上前将老人拉至一旁,又翻身一跃,上前一把精准地抓到了马的缰绳,让那匹祸乱街市的烈马硬生生地拽在那里,不得动弹。

他这一番动作铿锵有力,行云流水一般,更兼徒手阻拦奔驰烈马,这番力道让一旁众人都看得目瞪口呆。大家先是反应不及,后来明白过来,人群中便爆发出阵阵掌声,还有人大喝道:

“好身手!”

这位身穿绫罗的公子哥容长脸儿,一袭滇红色锦袍看着分外惹眼。他本来跑马跑得畅快,忽然被萧正峰拦下来,分外的不悦,不由怒道:

“你是何人,竟然敢拦下我的马车!”

萧正峰冷厉地望着对方,沉声道:

“你纵马于闹市之中,险些伤了人命,无论我是何人,都理应拦下你这等纨绔恶徒!”

公子哥一听,顿时气得不轻,怒道:“我看你是欠打,以为有几分蛮力便了不起吗?”

说着这话,他一声令下,命左右道:“给我拿下此人!”

萧正峰眉头微皱,看过去时,却见这公子哥后面竟然跟了一队军士,那分明是大昭边卫军的服饰,如今却给这公子哥当了走狗耐

他眸中有着沉思之色,冷笑一声:“敢为公子是何人也,竟然得大昭边卫军近身伺候保护?”

公子哥仰脸哈哈大笑,得意猖狂地道:“我看你是怕了吧!”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