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正峰冷笑一声,回首温声对阿烟道:“你先去马车里,免得等下我顾不上你。”

阿烟这边答应着就要往外走,谁知道那公子哥远远地看到了阿烟,顿时眼前一亮,拧眉细看,只觉得眼前女子仿佛天外仙子一般,一时不由赞道:“哪里来的小娘子,竟是如此绝世姿色?我怎不知,这穷乡僻壤的,什么时候养了这么一个尤物!”

萧正峰本就恼他,如今见他出言亵渎阿烟,脸上也发冷了几分。

公子哥见此情景,顿时明白了,知道这妩媚小娘子乃是眼前彪悍男子的女人,若是要得这小娘子回家,必要整治了她家男人!

当下他挥手道:“还不快上,给爷往死里打!打死这男人!”

一边嚣张笑着,一边对不远处的阿烟咧嘴笑道:“小娘子,等你成了寡妇,我接你进门可好?爷长这么大,就没见过你这么美的,真不知道你在床上怎么个浪呢!”

萧正峰原本不过是教训下这个纨绔子弟罢了,如今听得这话,却是仿佛被人触了逆鳞一般。阿烟是他房中女人,便是生得再美,哪里容人觊觎半分?他冷笑一声,冰冷暴戾的气息透体而出,腰间长剑已经拔出,顿时寒光四溢,杀气腾腾,周围的气息仿佛都骤然下降。

附近一众人等,见这阵势,都有些怕了,纷纷后退。一时这摩肩接踵的街道上顿时被腾出来大一片空地。

一群军士心里虽惧怕,知道这是个不好惹的,可是无奈公子哥已经下了令,只好上前去围攻萧正峰。

萧正峰那是曾经深入虎穴一人独战北狄百人战队面不改色的,所谓一剑光寒照九州,他少年之时苦练武艺,长剑锋芒之下哪个能挡,此时众人只见眼前白芒乍现,犹如闪电一般,随着听到的是鬼哭狼嚎的叫声,以及重物砰砰落地的声音。

大家定睛看过去时,却见一群军士都哎呦痛叫着倒在了地上。

那位年轻公子哥见此,不由怕了,震惊地盯着萧正峰,嘶声吼道:“快回府报信!”

他话音刚没落呢,萧正峰的长剑已经应声而出,只见白光呼啦啦的闪过,一番目不暇接之后,有黑发扑簌簌地落在地上。大家震惊地抬头看过去,那位原本还算俊俏的公子哥,如今成了半个秃和尚!

人群中有人惊叹,有人怕了,也有人鼓掌叫好,更有人笑起来。

萧正峰将长剑按在地上一个军士的衣服上,吓得那军士瞪大了眼睛,如临大敌地盯着萧正峰的剑。可是萧正峰却只是缓慢而沉着地用他的外袍擦拭着剑锋。

待到长剑入鞘后,他锐利的眸子盯着地上的人,淡淡地问道:

“你们身为大昭军士,为何要跟随在这么一个纨绔子弟身后为虎作伥欺压百姓?”

这边话音落时,那边忽然又有一批军士跑过来,一个个围在公子哥身旁,拔剑亮出对着萧正峰。

公子哥原本是怕了的,如今却陡然间腰杆硬起来,指着萧正峰哭叫道:“拿下此人!”

萧正峰见此,从腰间摸出一个印信,冷道:“我乃新任锦江城守城主将萧正峰,你们哪个敢上前!”

这话一出,原本嚣张的公子哥不敢置信地望向萧正峰:“你是谁?萧正峰?萧正峰是什么玩意儿?”

可是一旁的军士们,却是听说过这位在去年大昭和北狄之战中立下汗马功劳的萧正峰的,也知道这个人物要来锦江城做主将,前几日他们兄弟几个喝酒的时候还聊起这事儿来,分外期盼呢。如今见萧正峰拿出印信,又是高大彪悍气势凛冽,想着世间之人除了萧正峰,哪个还有这般威武英姿?顿时都信了,忙单膝跪地,高声道:“萧将军!”

这个转折实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大家瞪大了眼睛,都不由自主地看向这位传说中的萧将军。

公子哥呲牙咧嘴地捂着自己的秃头,气急败坏地道:“他怎么可能是守城主将!”

萧正峰冷扫他一眼,走过去挽住阿烟的手道:“走,我们下去落脚。”

大昭朝素来是对武将颇为忌惮防备的,而对于这种边城守将,更是越发谨慎小心。是以大昭国的每一个边城都设置了两种官吏,一种为知军,由文官来担任,负责监督当地军备军饷以及军中调度,统管日常琐事事务,知军的任期是五年。另一种则是萧正峰这种武将了,为守城主将,身边设两位俾将,三位将领共同把手城池,平时职责为练兵防守等,任期为三年。

萧正峰来到军中,挂了印信,和孟聆凤一起见了早已候在这里的另一位俾将冯如师,稍作了解,很快就明白了。

原来这位街头遭遇的公子哥叫谭浩林,是当地知军谭杰的独生儿子。

今日街头所见的情形实在是简单明了,萧正峰也不必细问。知军因是文官,若是没什么战事,凌驾于守城武将之上是常有的事儿,萧正峰这几年也见多了的。当下他只是命俾将取来军中花名册并历年军饷开支细目,要详加研究。

将这些文案封入了牛皮袋中,萧正峰便来到了锦江城的将军府。

这个将军是东西并列两个三进的院落组成,东边院落是日常住宅,西部则是花厅,用以待客。两处院落的后方还有一个花园式的后院,后院里修建得有模有样,有亭台楼阁花谢假山,只不过因太久无人搭理,看着分外颓败。

因上一任驻守在此的将军早已离开,这里已经空了三个月有余,此时将军府的管家名叫柴九的早已热情地迎了阿烟进去,向她介绍这将军府的布局等。

阿烟看着这院子倒是不小,比她昔日燕京城的那个左相府还要大呢。到底是边远小城,比不得燕京城里寸土寸金,这才能住这么敞亮的房屋院落。

只是如今家里的主人只有自己和萧正峰罢了,院子里所留下的官奴清点了下,除了管家柴九,一个看门的瘸腿老爷子,两个家仆,连个丫鬟都不曾有。

阿烟想起青枫,不免有些担心,想着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到锦江城呢。她若来了,自己倒是可以少操不少心。如今没个臂膀,只能自己去购置些老实丫鬟慢慢调理了。

于是面对偌大一个宅院,阿烟发现这可真是初来乍到百业待兴,未来几年在这里要想过得舒坦,不落得跟个李明悦一般,还是要费些心思呢。

就在此时,萧正峰也回来了,便见这宅院里蛛网遍布,灰尘四处都是,后院的残枝落叶更是满地都是,真跟荒废了一般。

萧荣已经带领两个下人将正屋收拾起来,好歹让主子今晚有个地儿落脚,又给了小厮几两银子,让他去买些蔬菜米粮回来。

当下萧正峰和阿烟来到正屋歇下,用了简单的晚膳,萧荣那边又烧了热水送过来,萧正峰和阿烟分别洗过了。

这边城冷得紧,萧正峰拥着阿烟在后院转了一圈,便回到房中。一时夫妻二人说起闲话。

“这里实在荒凉得紧,倒是委屈你了,未来三年,咱都得住在这里。”萧正峰搂着阿烟坐在窗前,笑着说道。

“我倒是觉得极好的。”阿烟躺在萧正峰怀里,透过这边塞特有的单扇窗棂望着天上那一轮模糊的月亮:“我喜欢这里。”

“嗯?”萧正峰低首看过去。

舒服地靠在他身上,半合上眸子,阿烟的声音犹如湖边的水雾一般飘渺:

“以前没嫁人的时候,住在顾府里,觉得那是自己的家。可是后来嫁人了,回去一看,这才明白,其实家里的主人是继母,而不是我或者姐姐。没有了我和姐姐,她便能过得舒服自在,她舒服自在了,才能和我父亲过得好。所以,那是父亲继母和阿清的家,不是我的了。”

萧正峰抬手,心疼地摸了摸她的头发。

阿烟眸子中有一丝湿润,不过依旧是笑着的:

“后来嫁去你萧家,偌大的宅院,上面有老祖母,也有伯母妯娌,下面是侄媳妇和各色奴仆丫鬟,那都是一双双的眼睛。纵然老祖母和伯母都是疼爱的,可是这日子也过不安生。咱们在萧府所拥有的是巴掌大的小院子,可是过日子却不可能关上门过自己的,是非不断,凡事不得做主。”

她抿了抿唇,清亮而湿漉的眸子望着他道:“所以,那里也不是我的家。”

萧正峰喉头动了动,想说什么,不过到底也没什么可说的。

如今的他,能给她的真得不多。

可是阿烟是敏感的,也是体贴的,她仰起精致的小脸儿,抬起手来用软滑纤细的手轻轻触碰他的下巴,沁凉光滑的手带着一点安慰的味道拂过他刚硬坚毅的唇。

她轻笑出声,软软地道:“如今咱们来了这里,你看虽然荒凉了些,可是这么大的一个三进院子,以后我想住哪里就住哪里,什么事我都是我自己做主,我完全不用顾忌别人的眼光和想法。等过几日,把这里收拾妥当了,咱们再种点花草树木,养一些鸟兽鱼虾的,这必然能过得舒坦。”

她歪头望着他,抿唇笑道:“这里就是我的家,未来三年的家。”

萧正峰低首凝视着她,只觉得此时的她是如此柔软乖巧,明媚的眉眼温驯得像个小鹿一般惹人疼爱。她这么好看,出身又是那样的千金小姐,可是却很容易满足。

他喉头微动,缓缓亲上那清澈犹如三月湖水一般的眸子。

“烟儿,你——”

他的胸臆发热,仿佛有什么温热在心间流淌,他特别想告诉她,我这辈子遇到你,真是我三生有幸,咱们就这么过一辈子真好。

不过他又觉得说这些话其实是犯傻了,一辈子很长呢,光说有什么用呢,他的烟儿是个心思细腻的女儿家,他说了,她未必就信。

于是最后,他只是轻轻吻了下她光洁的额头,低声道:“谢谢你。”

谢谢你赐予我那样的美好,陪着我在这段孤寂苦寒的边疆时光里,给我在这里营造一个家。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