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萧正峰自去军中熟悉军务,阿烟呢则是穿戴起来,让马夫套上马车,又带了萧荣和柴九出门去。因想起昨日的事儿,知道自己外貌是个招人的,特意带了一个斗笠遮住头脸。

柴九是本地人,对周围街道熟悉的很,在他的引领下,阿烟很快采买了所需的各样物品。衣物蔬菜肉粮,寻常日用各样物事,另外还购置了四个老实的丫鬟,十三四岁的年纪,虽则小些,可贵在老实听话,阿烟是打算一手慢慢调理的。

这一次阿烟出门倒也顺利,至少没引来什么登徒子,满载而归的她来到将军府前,却见府门前停着两个四抬的轿子。

在这偏僻的锦江城里,还能有哪个有这般威风,阿烟很快便明白这应该是锦江城的知军了。

她穿过垂花门后,从抄手游廊直接去了东院。萧正峰招待客人是在西花厅,这样也省的碰面了,岂不是尴尬。

回到正屋后,阿烟这才把萧荣叫过来,私底下吩咐道:“你过去给客人送茶,顺便偷偷听着,看看里面怎么说。”

萧荣自从跟了萧正峰后,也是个有眼色的,早看出天大地大夫人最大,连九少爷也是要听夫人的。是以如今阿烟这么一吩咐,他是连连点头,当即听令而去了。

这边阿烟先向四个小丫头大致介绍了这将军府的情景,又说了一番往日嬷嬷调理丫头的时候惯常说的话,最后便道:

“你们以前的名字到底是不登大雅之堂,如今你们四个在我身边伺候,须起个新名字才好。”

四个小丫头都是乡下来的姑娘,有的是被拐卖,也有的是家里穷被父母卖了的,此时听到这话,一个个都点头称是,并不敢有任何言语。

于是阿烟就道:“以后你们有一位姐姐要过来,她名叫青枫,如今你们四个,不如就顺着她的名字下来,依次叫做荼白,柳黄,朱红,靛蓝吧。”

于是这四个丫鬟纷纷称是,从此分别唤作荼白,柳黄,朱红,靛蓝。

这边阿烟又给她们说了诸般规矩后,便开始让她们去洗衣收拾缝补等。别看她们几个年纪小,或许是往常做惯了活计的缘故,如今倒是上手极快,阿烟也总算松了口气。

当下阿烟又让荼白帮着自己将燕京城带来的衣物钗黛等都取出来,分门别类放好了。

正收拾着,萧荣那边回来了,过来对阿烟如此这般说了一番。

阿烟一听,在意料之中,又有些诧异的。

原来那个知军叫做谭杰的,在锦江城已经驻守了四年,还有一年任期就要到了。此次萧正峰在街道上看到谭杰的儿子谭浩林滋事生非,又言语轻薄了自己,于是将对方狠狠羞辱一番。她原本还担心的,怕是萧正峰刚一到任就得罪了这位知军。要知道防守编制,知军和将军一文一武,凡事互相掣肘牵制,这两个若是不和,那这个城池必然会乱作一团。

如今不曾想,萧正峰竟然和这位谭杰相谈甚欢,都要去参加对方府里举办的家宴了,实在有些出乎意料。

阿烟这边看着时候不早了,便命靛蓝和朱红去做饭,她们两个往日在家中也做过,只不过所做饭食较为粗糙而已。

阿烟亲自给她们写下了菜单,告诉她们各样菜式该如何如何做,又带她们来到灶房,亲自做了给她们示范。这两个也是聪慧的孩子,又肯学,年纪小记性也就好,看着倒是很快上手了。

少顷晚膳做好了,摆上了桌,那边萧正峰也回来了。

阿烟斜眼望着他轻笑:“和知军大人聊得如何?”

提起这人,萧正峰眸中有嘲讽之意:“不过是个欺下瞒上贪婪愚蠢的官吏罢了。”

这样的文官,大昭国比比皆是,萧正峰并不是第一次见到。

阿烟听此,挑眉淡淡地道:“既如此,你依旧和他相谈甚欢?”

萧正峰闻言,自己也笑了:“阿烟,你有所不知,这知军和我在此驻扎,凡事我们都要相互配合牵制的,我如今初来乍到,如果就和他闹翻了的话,怕是从此后诸事都不能顺利。”

他坐在那里,接过阿烟捧上的一杯茶,轻抿一口:“先和他搞好关系,等接手这里的情况,到时候再多定论。更何况——”

他唇边泛起冷笑:“他任期已经四年,再有一年也该滚蛋了,我自然会好好把他送走的。等到下一任知军过来,我便是这里的地头蛇了,哪里还惧他们!”

听到这话,阿烟几乎喷笑出来:“你啊,也是狡猾得很!”

这个男人乍看以为是个愣头青,武将嘛,不懂得世故人情,但其实相处下来才发现,其实他早就是个兵油子了,官场上的这一条,娴熟得很。

萧正峰望着阿烟,眸中发亮,笑道:“兵不厌诈。”

一时夫妻二人坐下用膳,晚膳其实很简单,因这里蔬菜极为稀罕,只有酒腌茄子还算是菜,其他都是诸如五香仔鸽、八宝兔丁、清炸鹌鹑、五彩牛柳等,都是当地常见的肉食所制成。

不过菜色倒是好看,让人一见便垂涎三尺,萧正峰尝了几口后,不免大赞,问道:

“怎么,夫人已经买了个好厨子?”

阿烟听了,忍不住笑出来:

“别提了,这一圈转过去,哪里能挑到地道燕京口味的厨子呢,夫人没办法,只好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厨子。”

萧正峰听到这话,一口清炸鹌鹑险些噎在那里,抬头看了阿烟半响,终于赞道:“夫人,你厨艺实在是了得。”

比他当火头军的时候不知道好了多少!

吃过晚膳后,阿烟命几个丫鬟烧了热水,又把今天购置的一个大木盆送进屋子里,自己着实泡了一个热水澡,泡完之后,又用燕京城所带来的香膏涂抹了脸上并手脚各处,把原本就细嫩光滑的肌肤滋润得越发柔亮。

而萧正峰呢,早被她赶出一旁的偏房了,那个偏房如今是打算用作书房的。

阿烟把自己收拾妥当了,这才过去书房,一进门,便见豆大的油灯下,萧正峰正坐在那里捧着卷宗看得仔细,眉头深深皱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抬头见阿烟过来,他放下手中卷宗,笑道:“洗完了?”

他知道她到底还是有些羞,不可能让自己陪着沐浴的,这才把自己赶出来。

阿烟点头,走近了问道:“这是看什么呢?”

萧正峰并没回答,只是把那个卷宗轻轻挪动了下,放在一旁,鼻翼却是微动,问道:“你身上原本就有一股幽香,如今这香味仿佛更浓了。”

说着起身就要凑过来。

阿烟笑哼一声,抿着柔亮红润的唇儿望着他,一双眸子里都是情丝:“你先忙正事,我在那屋等你。”

萧正峰哪里肯让她走呢,上前一把将她扯过来便按在自己腿上了,豆大的油灯下,看着这娇俏的美人儿,他低哑地道:

“你过来,还不是想我呢,竟然还要走?”

阿烟低哼道:“才不是呢,我可不像你,每日里脑子里没个正经的!”

萧正峰朗声笑出声来:“要怪就怪你太勾人了。”

说着的时候便用手指头点了点她挺翘的小鼻子:

“我有时候真恨不得把你藏起来,让你一辈子不见人,免得出去招蜂引蝶。”

这话自然惹得阿烟险些恼了,伸着手指头去掐他胸膛上的皮肉,可是那皮肉硬得很,哪里是她能掐得动的呢。

这么闹着间,桌上的卷宗无意间被那么撩了下,阿烟随意看过去时,却见下面是一大摞密密麻麻的小楷,其他也就罢了,阿烟看不真切,只是恍惚间入目的,却有一段很是熟悉的句子。

恍然正是:笑之王差,佩玉之傩。淇水悠悠,桧楫松舟;驾言出游,以写我尤。

这不是上辈子自己写过的诗词,这辈子却被李明悦盗了去的那个吗?

阿烟心中颇感震惊,面上不免露了出来。

萧正峰抬眼看了下桌上的诗词,知道他必然是看到了的,当下依旧笑,却是没说什么。

这事儿其实本就是贼干的事儿,不想让她知道的,谁曾想只一时贪图美色,就这么让她看个正着。

他嘿嘿一笑,顾左右而言她:“烟儿,天色不早了,我们歇息吧。”

阿烟见他并不愿多说,也就为他打了一个圆场,掩饰地笑道:

“这个诗写得真好,是谁写的啊?”

说着时,仰脸看向他,故意瞥了他一眼道:“该不会又是哪个姑娘家吧?”

萧正峰见她如此,总算松了口气,便淡淡地道:“我也不知,是一些陈年卷宗罢了,涉及到一个案子,我拿出来看看而已。”

他神态淡定从容,端得是诚恳老实,不过阿烟却看到他右耳朵来来去去上上下下的动啊动,动得犹如一只兔子耳朵般。

哼,这人实在是一个心思沉思的狐狸,哪个说谎有他这般淡定自然,实在是——

阿烟在心里咬牙切齿,不过面上依旧是笑,一边笑着,一边用手指头狠狠地拧了他的胳膊。

萧正峰虽然不疼,但也觉得委屈:“烟儿,怎么又拧我?”

阿烟淡淡地道:“打是疼骂是爱,夫君,这是烟儿疼你。”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