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看起来老实诚恳宠妻如命的夫君,竟然是有事儿瞒着自己的。

而且这个事儿,还是关于李明悦的。

这件事让阿烟心里怎么也无法痛快,晚上她愣是给他暗暗地弄了不痛快,他分开,她偏并住。他咬着牙让她放松些,她偏绷住。

于是这男人急得跟狼似的,最后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惩罚了谁。

末了,这男人抱着她,怜惜地亲她额头亲她唇儿,依旧是把她当宝贝,看那样子,若他真是头狼,便会毫不客气地一口吞下去呢。

往日里阿烟也是跟着他沉浮的,今日却是格外的冷静。这么一冷静下来啊,她才发现她实在有的是办法折磨他。男人家嘛,他就好这一口,自己稍下工夫,就能要了他的命的样子。

阿烟香滑细嫩的双脚毫不客气地踩在他膝盖上,蜷缩在他怀里,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却是自有一番盘算。

这男人手中拿一大叠的资料,如果她猜得没错,看来应该是李明悦的了。可是他怎么会有李明悦写得诗词呢?

阿烟沉思片刻,便有了一个猜测,想来是自从上次自己和李明悦谈过之后,对他有几分冷淡。后来这事儿虽然过去了,但显然他是心中存疑的。他这么一个处事周全的人,自然不会让这么一个疑问存在心里,于是干脆便找人查了李明悦的身家背景,想要弄个清楚明白。

阿烟心中一动,想起之前在客栈里,他还曾写过一个什么信函的,自己当时问他那是什么,他也不说,如今看来,这事儿竟然是为了查李明悦?

阿烟想起他对沈越的怀疑来了。

一时不免觉得,幸好自己这辈子嫁他为妻,和他相互扶持,他又是爱极了自己的,自己自然不必担心什么。若是这辈子自己和他为敌,即使自己重生而来,也未必能讨得什么便宜。

至于沈越呢,也算是他知趣,很会审时度势,及时地抱紧了齐王的大腿,继续延续上辈子的行事去当齐王的女婿,这样一来,自然也不会担心和萧正峰为敌。

黑暗中,萧正峰的手指头摩挲着阿烟的唇角,那里有一点柔和的弧度。

刚刚战过一场的他,舒服慵懒地眯着眸子,暗哑地道:“笑什么。”

阿烟笑得得意:“没什么,就是在想那首诗,写得真好。”

萧正峰眉毛微微动了下,叹了口气道:“烟儿,对于吟诗作对的事儿,我自然没你精通,如今我且问你,一个人的诗词风格,会骤然变幻吗?一个往日才气平庸的人,会因为偶发的灵感而觅得绝世佳句吗?”

答案当然是不能。

诗词能反映一个人的性格和格局,这种风格自然不可能轻易变幻的。况且李明悦才能有限,她也无法忽然有如神助写出什么众人称赞的佳句。

不过阿烟却不打算这么告诉萧正峰。

她当下只是轻笑了下,淡淡地道:

“这个也不好说,有人写诗一辈子平庸,或许哪天就诗仙显灵,送她一个佳句也未必没有。”

萧正峰眉头皱得更深了。

第二日,萧正峰难得有个空闲,不再研究那些卷宗,而是带着萧荣柴九并几个小厮出门去了。到了晌午过后,这人还没回来呢。经过了昨晚夫妻二人那番对话,阿烟心中难免琢磨,莫非他又开始怀疑哪个,要设法调查一番?

一时又想起沈越来,他不是也说要来锦江城么,如今倒是不见人影了。若是来了,难免又被萧正峰好一番研究。

这两个人啊,其实都是已经被萧正峰怀疑上的人了,凭着萧正峰那股子敏锐的钻研劲头,难免哪天就发现真相了呢。

相比之下,自己却是灯台下面的那片阴暗地儿,萧正峰又是个护短的,爱着自己便觉得自己一好百好,自然不会疑心。

谁知道到了傍晚时分,萧正峰总算回来了,随之而来的却是叽叽咕咕之声,其中还有咩咩咩的羊叫。

阿烟微惊,忙迎出去看,却见萧正峰并柴九等人,有的抱着两只鸡,有的搂着一只鸭,还有一个牵了一头牛,就这么进了垂花门。

面对阿烟诧异的目光,萧正峰一本正经地道:“后院荒僻,我弄了些鸡鸭,并牵了一头奶牛来,到时候下了蛋可以吃,牛的话还可以挤了牛奶给你补身子。”

说着时,萧正峰放下这些,又吩咐小厮们将马车上的东西搬下来,却都是尚且带了泥土的苗圃。

“这都是些花草,也有菜苗,我好不容易才买到的,我们在后院种一些,若是能长,从此后就不愁没菜吃了。”

阿烟呆了片刻,慢慢地恢复过来,想着这男人确实也想了一个好主意啊,边关多肉食,可是蛋和蔬菜却稀缺昂贵,若是自己能种,那是再好没有的了。

恰好后院那么一片地,空着也可惜,那就当菜地吧。

萧正峰见阿烟没有异议,越发起劲,带着萧荣并几个小厮在后院大张旗鼓搞起来,一直搞到了天要黑了,这才总算把鸡鸭等安置妥当,又把那头牛放在了马鹏旁边的一个小棚子里,跟着马儿一起吃吃草。

打理完这些,萧正峰已经是满身是土,他也有自知之明,没敢进正屋,直接自己去洗过了,这才过来阿烟屋里。

“明日知军大人的家宴,这是请帖,你若是想出去走动走动,那就随我一起去。你若是不喜见那些人,我自己去就是了。”

萧正峰拿出一个烫金的帖子,递到了阿烟手中。

阿烟笑看了一眼:“这位知军大人所请,想来必然有你,还有两位俾将吧。”

萧正峰点头:“按理应该是的。”

阿烟“嗯”了声:“好,明日我陪你一起过去吧。”

一时有些摩拳擦掌的感觉,孟聆凤也会去呢,说实在话,边关无聊,她倒是有点想念那个酒鬼姑娘了。

到了第二日,阿烟这边一早起来开始梳妆了。到底是边陲之地,也不必太过盛装打扮,反而引人不喜,只是挽了一个明丽简洁的螺髻,配上一副金丝八宝攒珠髻来。她生得绝代之姿,平日里根本不喜粉黛的,如今入乡随俗,便抹了一点玉簪粉,又用金钗挑了点金花胭脂晕在脸颊上。

打扮好了,把衣柜里的衣物挑拣了一番,着一袭茜素青齐胸瑞锦襦裙,外面披上了金丝软烟罗的霞帔。如今已经是入春的光景,边疆虽然比燕京城来得冷,可到底也不是严寒了。穿上这么一身,出门的时候再随便配个紫貂大衣,走出门去,既不会太过华贵,却也能让这些边陲当惯了土皇帝们的家眷不会小看了去。

一旁的荼白如今穿上了一件素净暖和的衣服,站在阿烟身边伺候着,此时见阿烟打扮成这样,看得两眼都直了:

“夫人原本就好看,如今这么一打扮,真好看!“

说完这个,她有些脸红,忙道:“我原本没什么见识,也不会说话,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觉得夫人实在是好看!”

柳黄从旁听了,跟着笑道:“你就直接说吧,咱们夫人啊这么一打扮起来,就跟过年墙上画得仙女一样!”

荼白也笑了,连连点头:“对对对,原是这个意思!就是像年画里的仙女。”

阿烟见她们年幼稚嫩,说出话来憨厚可爱,不免也笑了。

阿烟自己打扮得清丽脱俗,自然也不能忘记萧正峰,对于的萧正峰衣着呢,阿烟也是煞费苦心,挑挑拣拣,为了选了一身朱紫色锦绣棉袍。萧正峰这人其实生得眉眼周正,鼻梁高挺,本来很是好看,无奈这人实在是太过高大魁梧,以至于让人乍看去,凭空多了几分草莽气息。如今呢,一袭体面高贵的朱紫上了身,总算是将粗犷气息掩盖了下,反而有了几分让人不容小觑的威严和豪迈。

夫妻二人出门之时,阿烟笑看着身旁的萧正峰,抿唇不语。

萧正峰挑眉:“烟儿,你那是什么个意思?我怎么看着有些不对劲呢?”

总觉得那笑里带着些许嘲讽呢。

阿烟轻哼一声,斜睨他一眼,淡道:

“我这个贤内助把你打扮得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等下到了知军大人的家宴上,你若是遇到莺莺燕燕,岂不是更能吸引几个路边野花来?”

萧正峰动作停顿下来,凝着看了她半响,最后才终于轻声责了句:成日里胡思乱想些什么!

一直到上了马车,萧正峰抬手,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腕儿:“那个孟聆凤,我不是早早地说明白了么,也值得你心里记挂这么久。”

言谈间倒是颇有些委屈。

阿烟想想也是,便也笑了:“是,原说得没错,我不再提了。”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