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军大人的府邸是一座偌大的宅院,迎面的一字影壁上是红彤彤的一个福字,因这年已经过去了个把月,如今经历了风雪,已经泛白了。

萧正峰和阿烟来到此处的时候,便在小厮的引领下往里面走,刚到垂花门,便听到一个中年男子的笑声,对方面白虚胖,胡子不长不短,穿着一身绫罗,手腕子上还带着一串金珠子。

来人正是谭杰,锦江城的知军,萧正峰的同僚。

按理说他是文官,萧正峰是武将,其实这武将见了文官都是要行礼的。

不过这位知军大人显然是个和善人儿,不摆那些架子,也不讲究虚礼,上前笑容满面地迎了萧正峰和阿烟,一口一个“萧老弟”地叫着。当看到阿烟的时候,眼前一亮,大吃一惊地道:“哎呦喂,这就是弟妹吧?真个是绝世姿容,看得我这老眼都花了!”

阿烟淡笑,笑得委婉大方柔顺得体。她自小出入宫闱,来往都是权贵,在区区一个边陲知军面前,自然是能应付自如。

在知军谭大人热情的招待下,萧正峰携阿烟走入了花厅。

初进入花厅,阿烟纵是见多识广,也有些诧异。只因这花厅中摆设奢靡华贵,实在不像是个小小知军所能用得起的。

譬如迎门的那扇红木紫铜浮雕屏风,一看便不是凡品,应是前朝古物,而一旁随意摆放着的糯底阳绿白玉金佛摆件,以及角落里的宝光珍珠珊瑚树,那也是价值千金的物事。

这些东西,莫说是一个知军,便是父亲为左相多年,俸禄也不足以购置其中一件物事啊!

除非这位知军本身颇有祖产,这才能把个花厅弄得如此奢靡,可是若真得家财万贯,又为何跑到这不毛之地当个知军?

知军大人见阿烟看向一旁的那白玉金佛摆件,不免哈哈一笑道:

“萧夫人好眼光啊,这是我祖传的一个金佛啊,寻常都不敢拿出来的,也就是萧大人和萧夫人过来,这才摆出来!”

阿烟轻笑,淡声道:

“谭大人祖上定非寻常人吧。”

可是知军大人显然不想就此事多说,只是打着哈哈道:

“哪里哪里!”

一时知军夫人走过来了,身后跟随着一个妙龄女子,见了阿烟也是热情相迎,唯独那个妙龄女子,反而是打量向一旁的萧正峰。

知军夫人忙介绍道:“这是小女,名叫如月的,去年刚刚及笄,被她父亲宠得不成样子,哪里像萧夫人这般知书达理,倒是要让她向萧夫人多多请教。”

当下如月和阿烟分别见了礼,那边又有几个贵客上门,却是孟聆凤和俾将冯如师两个人,也都上门了。

好一番见礼寒暄后,阿烟渐渐明了今日的情景,其实就是知军大人摆下家宴,邀请了萧正峰以及其下两名俾将,并知军手底下的几个参事幕僚,当然还包括他们的家眷。

大昭国本来就不讲究男女大妨,如今到了这边境地带,更是把诸般规矩都抛至一旁,一群男男女女竟然是同席用膳,互相说笑。

阿烟虽略有些诧异,不过很快也就适应了,坐在萧正峰身旁,温文尔雅地用着膳。

孟聆凤经过前一段的醉生梦死后,想来已经对萧正峰绝望了,自从她进来后,就没有再看萧正峰一眼,冷冰冰的一张脸,好像要跟谁生气。她一旁的是冯如师,这个人看起来很憨厚,是个吃货,一看到宴席上的菜色,两只手暗暗地搓了搓,看上去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模样。

知军大人是个长袖善舞的,知军夫人也不落后,和各位下属的夫人们相谈甚欢,提起描眉画目,说起如今时兴的珑霞妆来,聊得很是起劲。

知军夫人身旁的那位谭小姐,却有些不喜言辞,矜持地坐在那里,时不时侧首凝视着场上的众人。其他人或许没发现,阿烟却很快感觉到,她的目光仿佛更多地落在了自己身旁。

而阿烟的身旁,只有一个男人,那就是萧正峰。

看着那位谭小姐眉眼间的七分好奇和打量,她不免想笑,果然被自己说得没假,自己把这个男人打扮得如此体面,倒是让他跑到这里来招蜂引蝶了。

席面上大家相谈甚欢,这位知军夫人自然不愿意冷落萧正峰和孟聆凤,这都是她打算刻意结交的对象,于是她问起孟聆凤来:

“孟姑娘素日最喜什么妆?”

孟聆凤的手指头敲了敲桌面,眉眼冷淡地道:“无妆!”

她也是有脾气的,自然不屑于和这些描眉画目的闺中女子搅在一起,听着那群女人讲这些,早已经厌倦了,如今干脆利索的两个字,毫无客气。

知军夫人一愣,她是真没想到在这个锦江城的地界里,属于她家夫君的一亩三分地上,还有人敢给她这种颜色。不过她到底年纪大了,人也老练,最后笑了笑对身旁的夫人们道:

“到底是女将军呢,自然不能和咱们这些后宅妇人比。”

在碰了钉子后,知军夫人把目标转向了阿烟,越发慈爱地笑着道:

“听闻萧夫人来自燕京城,那是繁华锦绣之地,想来必然颇懂的妆容吧。”

阿烟柔婉一笑,淡道:“哪里,我家夫君素来不喜这些脂粉味,我寻常也并不爱,是以并不懂得。”

她刻意藏拙,并把源头推到萧正峰身上。

而旁边的那位谭小姐,听到这话后越发歪头打量向萧正峰,眸中有欣赏之色,尽管谁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欣赏什么。

知军夫人笑了下,在这么个不硬不软的钉子后,她决定还是和其他素日交好的夫人说话吧,至少那些人懂的奉承她。

会奉承人的人,才是讨人喜欢的。

演戏结束后,大家或品茶,或听着外面的西越歌女的弹奏的异域风情小曲儿,知军夫人带着几个女眷去后院闲逛,后院竟然是有一片人工挖成的湖水的,在这风沙遍地的边疆之地凭空添了几分旖旎风情。

萧正峰显然是和知军大人有话说,于是阿烟便起身,跟随着知军夫人闲逛。

走着间,她看了看左右,并没有那位谭小姐,自然也没有孟聆凤。

微微挑眉,不免轻叹,想着这边陲的女子,或许是沾染了北狄和西越的豪放,行事真是好不收敛,也让自己这种有夫之妇防不胜防,总不能拿个笼子把男人豢在家里吧。

一群夫人们在这里说了一会子话后,阿烟发现自己成为了被冷落的那个,她干脆也就站在一旁,默默地望着湖水,充当一个柱子。

问题是她充当了半响柱子后,仿佛附近的人真把她当柱子了,有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其中自然谈到了今日的新鲜事,那就是她这位容貌上乘的萧夫人。

“看着长得不错,就是有点太美了,不像是大家出身,应是这个萧将军从哪里寻了个下等出身的貌美女子吧。”

“说得是,看来八九不离十了,要说起来这男人也实在是不懂事儿,你说这出身下贱的女子,哪里能当正室夫人呢,带在身边当个通房小妾的也就够了!”

“可不是么,依我瞧,这个说不得是勾栏院里出来的呢,我听说啊,燕京城的勾栏院里女子,一个个诗词歌赋无所不通,装得跟个千金小姐一般,其实就是个贱胚子!”

“还有那个什么女将军,我呸,看那个粗鲁样子,我看是老大年纪嫁不出去了吧。”

“对对对,这个应该是个乡下姑娘,靠着一股子生猛的力气不知道怎么拼上了个女俾将呢!”

一时就有人掩唇轻笑:“也是可怜呢,这辈子别想嫁出去了。”

阿烟轻笑,抬手理了理头发。

其实她知道自己生来妩媚多姿,当年沦落市井间,不知道惹来了多少登徒子。只是被人当做勾栏院里的下贱女子,这还是头一遭。至于孟聆凤,也已经从武将世家的女将军沦落为乡下姑娘了。

她倒是不生气,只是觉得好笑,想着这边陲风光,也实在是有趣,怪不得当年李明悦被堵得心慌。也幸亏她这重活一世的人,能够淡定地看着这一切,才不至于气得跳脚。

就在这个时候,萧正峰和知军大人等也都朝这边走过来了,于是知军夫人便命人支起了白帐篷,帐篷里又摆了核桃葡萄干等西越干果,一群人三五成堆地在那里说笑。

阿烟觉得这帐篷还不错,倒是适合在园子里游玩,不免多看了几眼。谁知道正看着,便听到身旁一个声音冷冷地道:

“我看你也是个傻的,盯着个帐篷傻看,再看下去,萧大哥都被狐狸精勾走了!”

狐狸精?

阿烟抬首,却见眼前的正是孟聆凤,绷着个脸,没好气地望着阿烟。

“狐狸精,在哪里?”

阿烟四处张望。

孟聆凤无语地看着阿烟,可算是气到了: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那个谭如月的眼睛都直直地盯着萧大哥不放开呢!”

阿烟想笑,不过忍住了,她是真觉得孟聆凤如今的样子还挺好玩的,于是故意装作不解地道:

“谭如月?那不是谭家小姐吗?不至于吧,她看正峰做什么?”

孟聆凤这下子是直跺脚了,她瞪了阿烟半响,最后终于呸了一口:

“萧大哥怎么找了你这个没眼力界的!”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