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军大人诚惶诚恐地来拜见了,还带着自己的小儿子谭浩林。当初因为谭浩林被剃了光头,太多丢人现眼,于是只好躲在家里不出门,上次萧正峰过去,他也没敢露面。

可是这次,当他知道了萧正峰乃是当今左相的女婿,而那位姿容绝美的萧夫人,竟然是左相家的千金时,实在是吓得不轻。

他痛定思痛,连忙带着贵重的礼品,领了自家那个小子,直接跑上了将军府,算是负荆请罪。

见到了萧正峰厚,他斥责着自家儿子,命道:

“逆子,还不跪下!”

谭浩林实在是没想到自己看中的那个小娘子竟然是左相千金,其实前两天他还催着自己父亲想办法把那个小娘子给他弄到手呢。

如今呢,他垂头丧气地跪在那里,向萧正峰请罪,犹如丧家之犬。

萧正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叠声表示歉意的知军大人,也不免感叹,有个当左相的岳丈大人,也实在是他攀上了高枝。这攀上高枝的感觉,还真是好啊。

感叹之余,想着朝廷官员多为势利眼,又不免有些无奈。

在知军大人带着儿子负荆请罪后,锦江城的谣言不攻自破,人们都开始知道,原来萧大人是当今左相的女婿,而那位柔美温和的萧夫人,竟然是左相千金!

听说这位千金,当年还差点成为太子妃呢。

听说这位千金,那是经常出入宫廷的人物。

于是不过半日的光景,阿烟成为了锦江城茶余饭后的谈资,赞叹欣羡之声比比皆是。

而孟聆凤呢,人们也都知道她竟然是岐山孟家的女儿,一时人们不免说:

“怪不得这位孟俾将英姿不凡,原来是岐山孟家的人啊!”

孟聆凤在这一片传说中,自然也明白了。

“你是当今左相的女儿,就是那个本来要当太子妃的?”

阿烟轻笑:“是。”

孟聆凤明白,左相家的女儿顾烟名满燕京城,那是才貌双全的燕京第一女。她嫁给自己的萧大哥,其实是下嫁,也怪不得萧大哥把她宠得犹如宝贝一般。

她眸中有几分黯然:

“那你为什么嫁给萧大哥呢?”

阿烟挑眉道:

“我为什么不能嫁给你萧大哥?”

孟聆凤听了,苦笑一声,也就不问为什么了。

问了又如何,左右和她无关。

其实她在喝了十八坛子的陈酿后,已经领悟到了一个事实,萧大哥和自己是没什么缘分了。

其实萧大哥从来没有喜欢过自己。

人家就是把自己当个兄弟而已。

当兄弟和夫人成为了一个对立,只能二选一的时候,人家毫不客气地选了夫人,抛弃了她这个兄弟。

阿烟看着她黯然的样子,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是个女将军,不是我这种柔弱的闺阁女子,凡事儿想开点。”

孟聆凤看了她一眼,点头道;“嗯,知道了。”

阿烟看孟聆凤无精打采的样子,便好心提议道:“我看你萧大哥买回来的鸡都要下蛋了,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孟聆凤想了想:“行吧,我有点想吃鸡蛋了。”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连个蛋都不容易吃到,都是硬邦邦的肉。

阿烟笑着点头:

“不如我们煎个葱花鸡蛋饼来吃吧。”

孟聆凤疑惑地看向阿烟:

“你会做?”

阿烟点头:

“勉强会做。”

孟聆凤:

“好!”

谁知道正在这两个人捡了几个带着鸡屎的鸡蛋,正商量着洗了做煎鸡蛋的时候,便听到柴九那边急匆匆地跑过来了。

“夫人,孟将军,不好了,外面打起来了!”

打起来了?

孟聆凤皱眉:

“谁和谁打起来了?”

柴九擦了擦汗,无奈地道:

“西越人和咱们老百姓打起来了,好像是说因为缺斤短两,彼此争论不休,于是就打起来了。那些西越人觉得受了气,于是纠结了一批人大约有几十个,说要讨个公道呢!如今已经将一群大昭人逼到了一个客栈里,正要开打!这可了不得了,一不小心又要出人命呢!”

孟聆凤一听,看了眼阿烟道:

“我们过去看看吧?”

阿烟本想着自己一个文弱女子,还是别过去添乱了,不过想到有孟聆凤在,也就点头:“嗯。”

说着时,一边往外走,一边问柴九道:

“萧荣在哪里?可有去叫将军了?”

柴九边跑边道:

“萧荣跑去叫将军了,想来马上就能到。”

阿烟听着又问:

“知军大人呢?”

柴九顿时一副苦不堪言的神情:“知军大人根本不在府里,谁知道去了哪儿呢,如今只能去叫他手底下几个参事了。”

阿烟一边上了马车,一边不免皱眉:

“这里经常有这种打斗?”

柴九从旁翻身上马:“也不经常。”

阿烟点头。

柴九却补充道:

“不过三五日一次而已。”

阿烟:“……”

是不太经常。

阿烟深吸口气,又问道;

“平时知军大人可管?”

柴九道:

“管啊,通常都是派人把两拨人围起来,各打几十大板扔出去,不过这样下来,大家彼此都心不服口不服的,大昭和逯人西越人还有一些北狄人一个个地互相骂,恨得都牙痒痒!”

阿烟脸色越发不好看起来,想着这可真是一个多事之地。三国交汇之地,各群混居,再加上北狄和大昭彼此征战连绵不绝,这些只能加深了彼此矛盾。

正说着间,却见已经到了客栈旁,客栈前方已经围了一群人,这些人男女老幼都有,一个个群情激昂地拿着棍棒,叫嚣着什么,跟一群虎狼一般。其中有个小孩子还爬到了他爹的肩头,举着棒子大吼一声,其他人纷纷振臂高呼。

柴九因怕伤到阿烟,便带着阿烟来到一旁的酒楼里从上面往下看。

阿烟趴在那里,皱着眉头望着这一切,转身问柴九道:

“刚才那个西越的小孩喊了什么?”

他们说的虽然也是大昭的语言,可是地方口音太过浓重,她听不清楚。

柴九忙道:

“这小孩喊着说,敢欺负我大伯,我揍死你们这群野杂种。”

阿烟放眼望过去,却见那个小孩不过六七岁的年纪而已。

小小年纪,也实在是够彪悍啊!

此时那群西越人已经越发气愤,群情激昂地要开始砸客栈的门窗,显然客栈里的人也知道祸事临头,吓得仿佛拿了桌子柜子等堵住门窗,可是西越人便一群人拿了棍子去凿门,眼看着那木门都是摇摇欲坠。

孟聆凤看着这一切,皱眉道:“这群刁民!有什么事儿不能去公堂上说,就这么械斗起来,实在是目无王法!”

柴九听了,苦笑一声:“什么王法,咱在这锦江城里,知军大人的话就是王法,知军大人无非是把他们痛打一顿,又有什么好办法呢!”

孟聆凤握着栏杆,挑眉冷道:“把他们关起来!统统关到地牢里!”

柴九无奈摇头:

“关到地牢里,地牢里有那么多空地吗?再说了,关到地牢里总不能活活饿死,总是要给他们饭吃的吧?这群人是个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进了地牢还有饭吃呢,人家才不怕进去呢!”

柴九没说出的话是,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把械斗闹事的人抓起来放到地牢里狠狠地打,然而这件事造成的后果是西越人去堵了知军府,闹得满城风雨,死了不少人,当时知军府门前都是血啊,洗了两三天才洗干净。

当然了这是很多年前的事儿了,后来的知军们一个个都学乖了,知道老虎的屁股动不得,不就是在这里干五年吗,熬一熬就过去了。平平安安地熬过五年去,该升职就升职,该调任就调任,离开这鸟不拉屎狗不下蛋的地方,从此后算是天下太平了。

于是如今的知军,才延续了这么个办法,出了事儿,各打五十大板以作惩戒,反正打不死人,就是屁股肿几天,那些人也不至于真痛恨了你。

阿烟自然也想到了柴九没说的话,不免越发皱眉,想着这锦江城还真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那边孟聆凤也犯了难,黑着脸一句话都不说,只是低头盯着那群聚众闹事的人群。

就在这个时候,萧荣急匆匆地赶来了,身后却只是跟着几个军中的老弱病残的样子,并没有就阿烟以为的大批人马过来平定这一场闹剧,更没有萧正峰随之而来。

萧荣苦笑一声,和一旁的几个参事说了点什么,几个参事也是愁眉苦脸,纷纷后退几步,唯恐引火烧身。

阿烟招手,让萧荣过来,问道:“将军呢?”

出了这种事儿,按说他应该迅速赶过来,将这事儿平息,免得真出现什么死伤。

萧荣却是气喘吁吁地叹了口气:

“夫人,不好了,原来军中的军士们因为饭菜中掺杂了沙石,有人吃得肚子疼,不知道怎么就出了人命,如今一群军士把驻军处围起来了,说是要给个说法!将军正在那里处理这件事呢,根本没办法分身!”

孟聆凤听得都呆了,很快想明白了此种关键,她握了握手中的大刀,咬牙切齿地冷道:

“军中的饭菜怎么会有沙石?又怎么能吃死人命?!”

她是十几岁就入了红巾营的,自然看不得这种拿着沙石当米粮给军士们滥竽充数的行径。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