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烟将耳边一点碎发轻轻撩到了耳后,望着下面那群眼看着就要冲入客栈的人,她深吸了口气,对孟聆凤道:

“聆凤,如今你萧大哥怕是过不来了,我看那位知军大人不可能过来了,至于这几个参事,更是指望不得,如今之计,只有咱们自己想办法了。”

孟聆凤抱着大刀,皱着眉头:“那该怎么办?”

她挑眉,望着阿烟道:

“我冲下去,杀过去?”说着这话,脚底下已经要开始动了。

阿烟一怔,无奈笑了下,摇头道:

“以武力制武力,最后依然不能让他们心服口服,只能惹来他们更大的怨恨,你觉得呢?”

孟聆凤冷道:“那你有什么办法?”

阿烟望了下地上那些叫嚣着的人群,淡淡地道:

“他们既然说有人欺负了他们,咱们就去问问,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谁做错了什么,拉出来罚了就是。我想这群人既然生活在我大昭的土地上,就应该遵循我大昭的律法,如今他们罔顾律法,不过是因为没有人为他们伸冤做主,只能自己拿起棍棒来罢了。”

孟聆凤疑惑地望着她:“你?你要去替他们做主?”

阿烟笑了下:

“我不过是区区一个弱女子罢了,哪里有为他们做主的权利,只不过如今我们若是能设法为他们说个道理,将这件事禀报到知军大人那里去,到时候是非曲直有了,知军大人必然会为这些人做主的吧。”

孟聆凤低头想了下,最后虽然依旧皱着眉头,不过到底还是道:

“那该怎么办?”

阿烟好看的眉尖轻动,笑望着孟聆凤道:“聆凤,你是咱锦江城的俾将,如今知军大人,将军,冯俾将都不在呢,所以这里你的官职最大。”

孟聆凤微惊,防备地看着阿烟:“你为什么用这种眼光看我?我可干不来青天大老爷为民伸冤的事儿!”

她只会,打打打,砍砍砍!

阿烟越发笑了,温柔地道:

“聆凤,不是让你去打,我看你说起话来声音洪亮,底气十足,不如你现在对着这群西越人大喊一声,就说我孟聆凤在此,你们有什么委屈,只管道来,我今日保证,必然为你们伸冤做主,还你们一个公道!可是如果你们执迷不悟,在这里聚众械斗,打伤无辜人命,我手中大刀也绝不饶你们,知军大人不敢管的事儿,我孟聆凤偏管定了,看你们信不信邪。说完之后呢,你就用你的大刀把这半个栏杆砍下去,造一下势。”

一旁柴九听得眼睛都瞪大了,疑惑地看向孟聆凤。

孟聆凤拧眉看着阿烟,怀疑地道:“你怎么说起来跟唱戏的一样呢,这能行吗?”

小时候她也是看过戏文的!

阿烟抬手,鼓励地拍了拍孟聆凤的肩头:

“这唱戏的也不是凭空捏造的啊,都是从真人真事取材的呢,咱们虽然没经过这种事儿,可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在跑么,你有样学样,去吓唬他们一番吧。”

孟聆凤越发皱起眉头,看上去很为难。

可是就在此时,只听得“啪啦”一声巨响,却见客栈的大门竟然活生生被砍开了一条缝,咣当倒在了那里,里面的人吓得鬼哭狼嚎,还有小娃儿哇哇的尖叫声,女人们抱头鼠窜的声音,西越人见这门已经倒下了,越发起劲,开始拿着棍棒砸向里面挡着的木柜子,眼看着那木柜子也摇摇欲坠,这就要冲进去了。

柴九翘头看着,大声道:“这,这,不好了,怕是又要出人命了!”

阿烟郑重地看着孟聆凤:

“你若再不出手,就要有无辜老百姓死在这里了。”

孟聆凤望着阿烟,只觉得她往日清澈好看的眸子里此时对自己一副寄予厚望的样子,那个表情,仿佛已经把铁肩担道义的重任交给了自己,就好像自己不去照着她的做,就是危害百姓的凶手一样。

她的手紧紧握住大刀,一狠心,咬牙道:“行,我说。”

于是就在这满天的喧闹声中,只听一个姑娘用干脆清亮的声音大声吼道:“都给我住口!不许动!”

这一声大吼霸气十足,带着破釜沉舟的勇猛,在锦江城街道上空回旋。

柴九只觉得耳朵都被震了下,不免诧异地看着这孟聆凤。他一直都以为这是一个靠着岐山孟家的关系而当上俾将的姑娘,如此看来,这姑娘实在是,实在是太猛了!

阿烟本就身形纤细柔弱的,纵然这些日子跟着萧正峰也练了一个九禽舞,可是她挨着孟聆凤太近,如今乍听到这么刚猛的吼叫,两耳鸣叫,险些跌落在那里。

不过好在她也是经过风浪的人,抓住那个栏杆扶着,苍白着脸笑道:“很好。”

往下面看过去,却见下面的人也是都震惊住了,喧嚷声一时停住,都纷纷抬头看过来。

阿烟忙道:“快说刚才的话。”

孟聆凤咽了下口水,硬着声音,说道:“我乃岐山孟聆凤也,今日为锦江城俾将,便是来守卫城池,保护百姓。今日你们有什么委屈,只管道来,我必然为你们伸冤做主,还你们一个公道!可是如果你们执迷不悟,在这里聚众械斗,打伤无辜人命,我手中大刀也绝不饶你们,我的大刀,曾经伤人无数,沙场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血,北狄军一个个威风丧胆……”

她说到这个,顿时来了劲儿,开始摇头晃脑地讲起来,说得真个是抑扬顿挫,眉飞色舞。

阿烟却觉得形势不对,忙从旁小声提醒道:“停下,停下,不要说这个了。”

孟聆凤咳了声,盯着下面那群仰脸疑惑地望着自己的人群,皱眉斥道:“那要我怎么说!”

阿烟小声为她背道:“知军大人不敢管的事儿,我孟聆凤偏管定了,看你们信不信邪。如今你们有什么冤屈,只管道来!”

孟聆凤点头,便将阿烟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说完这个后,孟聆凤总算觉得自己上道了,提起大刀,低声提醒道:“你先让开。”

阿烟赶紧后退一步,让开来了。

孟聆凤大刀应声而起,将那个栏杆砍下大半截子,只听得哗啦啦一声响,半截子栏杆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惊起了尘沙无数,唬得原本聚众闹事的人们都拼命躲闪。

孟聆凤将刚才作恶的大刀横跨在肩膀上,立在那没有了栏杆的楼台上,冷冷地望着地上的众人:

“有什么冤屈,你们说。你们若不说,我手中大刀可不会留情。”

下面的西越人仰着被尘土溅的都是灰的脸,呆呆地望着孟聆凤,一时说不出话来。半响后,他们总算反应过来,其中一个挑衅地道:“哼,说得好听,说什么帮我们伸冤做主,逗我们玩呢,就你一个小姑娘家的,你凭什么——”

他话音没落呢,孟聆凤纵身一跃,竟然从楼台上跃下,直直地落在了他身边,那个人躲闪不及,一把寒光凛冽的大刀已经架到了他脖子上。

冰冷的声音,强悍的眼神,孟聆凤姑娘道:“就凭我手中这把刀。”

这锐不可当的气势,顿时把一群西越人给镇住了。

那西越人小心地道:“你,你,你干什么?你个守城军难道要杀老百姓?”

阿烟拿开捂住口鼻的袖子,站在烟尘滚滚的楼台上,轻柔的声音喊道:

“聆凤,把刀拿开,这位大哥说得对,咱们守城军不能拿刀对着老百姓。”

她的话语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仿佛一股清泉般,让大家听得眼前一亮,都纷纷抬头看过去。

一望之下,却见残破的楼台上站着一个拥有倾城之姿的绝代佳人,一身耦合裙装,随着乍暖还冷的春风而轻轻飘荡,更兼一旁的尘沙缭绕,为她增添了几分飘飘欲仙的味道。

大家都有些看呆了:

“这是谁啊?”

交头接耳之中响起,眼前的姑娘真叫一个美,美得不食人间烟火,让他们一看就自惭形秽。

阿烟其实鼻子喉咙都难受得紧,这里风沙本就大,街道都不是石板或者沥青的,一脚踢出来都是沙尘,更不要说孟聆凤刚才那半截子栏杆掉下去,可真是尘土飞扬。

可是勉强忍住咳嗽胸闷气短两脚的她是再也想不到,这些尘土却为站在楼台上的她营造了点天仙降临的味道。

柴九看着此番情景,他觉得是时候自己上了:

“这是我们的将军夫人,当今左相大人的千金。因将军在军中一时脱不得身,所以夫人才来到这里,和孟俾将一起听取大家的冤情,为大家辨个曲直。”

众人本来见到孟聆凤,已经是有些胆怯了,他们又不是傻子,已经看出这个拿着大刀的女人不好惹,正想着今日之事如何才能出一口恶气呢,谁知道就出来这么一个美丽纤细的夫人,温声细语地说着话儿,很是可亲的样子。

于是这群西越人面面相觑一番后,终于有一个年长者出来道:“萧夫人,我们确实在这里受了欺负,可是从来没有人为我们伸冤过!”

说白了,当武力没办法解决问题,当他们面对更强大的武力时,也是时候该讲讲理了。

阿烟见此情景,知道事情算是临时控制住了,她笑着温和地道:“这位大伯,且等片刻,容我先下去楼台,我们和孟将军一起,慢慢说说今日的事。”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