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正峰在军中确实是面对了一场动乱,不过他何等人也,先是利索地将领头闹事的几个拿下,铿锵有力的一番言语后,许诺一定会大家讨一个公道后,总算是把这群人说得暂时放下刀剑。

平定了这场动乱后,冯如师从旁也是擦了一身冷汗:“将军,刚才多亏了你,要不然今天的事儿怕是要闹大了!”

如果真闹大了,传到上面去,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况且若是真打起来,这群军士都是驻扎在此地多年的,互相包庇,你让谁去抓人谁也不会动一下屁股的,不过虚张声势罢了。

萧正峰心中却不松快,他深深觉得,这个地方的军士怕是很难调动,他若是不能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还他们一个公道,自己这守城将军就是个徒有虚名,没有人会听从自己的调派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边一个府中小厮急匆匆地来求见了,说是有要事。

萧正峰沉声道:“让他过来!”

小厮跑过来,白着脸跪在那里,气喘吁吁地道:“将军,外面街道上发生动乱,一群西越人把大昭人围在客栈里,眼看着要打起来了!”

萧正峰点头,锁眉:“好,我这就去看看。”

小厮气喘吁吁地补充道:“孟将军和夫人也都过去了……”

夫人?

萧正峰顿时站了起来:“你说夫人也去了闹事的地方?”

小厮点头:“是啊是啊!”

他这边话音还没落呢,萧正峰已经如一阵风般,没了踪迹。

冯如师呆呆地望着军机大营的帘子在风中摆来摆去的样子,喃喃地道:“他跑这么快?”

而一路如风一般离开军营直奔向街道的萧正峰,不免咬牙,想着这女人,实在是个不省心的,街上既出了动乱,孟聆凤去也就罢了,她去做什么?难道不知道刀枪无眼吗?

谁知道他狂奔到街上,却见那里杂乱一片,有破碎的木屑并尘土,还有半截子栏杆,也有人们围在那里交头接耳,却并没有他以为的血腥场面。

他微怔,皱眉想着这是怎么回事。

越想越觉得心惊胆战,一时不免握紧了拳头,不敢去设想各种可能。

还是萧荣从人群中钻出来,一眼看到他了,忙道:“将军,你可来了!”

萧正峰听到这话,越发心凉,上前冷声逼问道:“夫人呢?”

那些西越人粗鲁得紧,见到她这般娇美的妇人家,若是一时冲上来,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萧荣却笑道:

“夫人正和西越人中几个德高望重的在茶楼里说话呢,我看谈得不错,将军你来得正好啊!”

萧正峰:“……”

他此时是有些摸不着头脑,忙在萧荣的带领下赶去了茶楼,拨开人群进了茶楼,却见茶坊里,女子盈盈袅袅坐在那里,茶香四溢之中,她含着淡雅的笑容,轻柔绵软地说着什么。

而就在她的对面,几个粗糙的西越中年男子坐在那里,边听边点头。

至于孟聆凤呢,抱着一口大刀,面无表情地立在那里,一声不吭。

当阿烟跟着萧正峰回将军府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锦江城地处边陲,是个萧杀苍茫的地方,不过这里的云霞,却仿佛比燕京城的云霞美得纯粹火热。

艳丽的那一抹红,就在天边,蔚然壮丽。

阿烟坐在马车里,偎依在萧正峰身边,捧着那张紧紧绷着的脸说着讨好的话儿:

“夫君,今日咱们的鸡下了几个蛋,我给你做葱花鸡蛋饼可好?”

萧正峰目视前方,刚硬的面庞上没有任何神情。

阿烟轻叹口气,故意在那宽阔踏实的胸膛上磨蹭着,口里娇声道:“将军,今日烟儿有些想你……”

萧正峰低哼一声,面对这攀附着自己的娇软女子,他是依旧不为所动。

阿烟趴在他怀里,纤长的手指头在他腰肌上轻轻揉捏:

“夫君,你可累了?我帮你揉下?”

萧正峰下巴收紧,依旧不吭一声。

阿烟见此,眨眨眼睛,轻叹口气,离开了萧正峰的身子,自己一个人坐在一旁。

萧正峰抿着坚毅的唇,喉咙动了下。

阿烟轻笑一声,不再看萧正峰了,反而掀起帘子,看外面如火如荼的晚霞:

“朱楼映晚霞,高梧寒柳度飞鸦。门前不见归轩至,城上愁看落日斜,其实这边陲美景,比起燕京城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她自得其乐,萧正峰深吸口气,拧眉。

马车行至半路,一个转弯,阿烟柔曼的身子一晃,一声低叫,险些碰在车壁上。

萧正峰再也忍不住,陡然出手,霸道地将这女人揽在怀里,狠狠地揉进胸膛里,粗重的气息喷薄到她细白的颈子上:

“你可知道,今日情景多么危险,若是一个不好,后果不堪设想!”

萧正峰咬牙切齿地这么说。

阿烟抿唇轻笑,笑得妩媚横生:“我这不是没事吗?”

萧正峰低首凝视着怀中的女人,看着她由于自己的粗鲁而被扯下衣领后露出的那一小片莹白如雪的肌肤,那里透着动人的光泽和弧度。

他自然比谁都清楚,从那里探进去,沿着沟壑再往里,是怎么样的风景。

他此时算是明白了,今日这女人根本是故意勾他的。她知道自己担心了生气了,于是故意勾着他。

她也知道自己最吃这一套的。

萧正峰低哑地在她耳边道:“你真是最知道怎么拿捏我了。”

饵已经放出,他怎么可能不吃呢?

后来,马车到了将军府的时候,阿烟是被萧正峰抱下马车的。男人家宽厚黑大的斗篷,将她整个身子都笼罩在里面了,直露出一截儿乌丝来。

带有钉板的沉重军靴踩上台阶,袍角洒脱地撩起,萧正峰抱着她一路来到正屋,最后将她放在炕上。这种边远之地,素来是烧炕的,如今荼白早已经体贴地把炕烧热了。阿烟蜷缩在暖和的被窝里,白嫩的一截膀子伸出来,嵌有粉色指甲的手指攥着被角,小脸儿埋在红色的褥子里,细白的牙齿咬着唇儿。

今日他实在是怒了吧,才这么不留情地把自己折腾,如今浑身酸软,怕是今日都不敢下炕了。身边的四个丫头都是才买过来的,怕是也不知道男女之事,若是自己一下炕就软倒在那里,传出去多丢人现眼啊。

萧正峰金刀大马地坐在炕头,看着窝在被褥里的小女人,哑声道:

“今日先躺着吧,别起来了,我让她们几个小丫头去弄点热水,我抱着你洗了,再用点晚膳?”

其实是知道她怕羞的,万一被几个小丫头看到她身上的红痕,总是不好。

阿烟听着这话,又把脸埋进去了:“嗯。”

看着她羞涩的样子,他倒是觉得刚才并没尽兴,便用粗粝的手指头去碰她的脸颊,滑嫩嫩的温热,跟个豆腐一样。

阿烟抬手去挥开他的手,娇声责道:“走开,擦得人脸都疼呢!”

萧正峰哑声低笑,俯首过去逗她道:“现在嫌擦得疼了,那刚才呢,刚才是不是盼着我擦得狠些?”

这话越发得不像话了,阿烟再是好脾气也是恼了,又羞又恼的气,随手抓起一旁的引枕,红着眼睛对着他宽厚挺拔的脊背捶下去,口里恨恨地道;

“萧正峰,你个不知羞耻的下流痞子!”

萧正峰看她是真得恼了,这才忙道:“好好好,我再不说了,我去给你弄热水去……”

阿烟的气哪里能一下子消去呢,还趴在那里气哼哼的呢。

萧正峰见此情景,不知道怎么的越发想笑,不过到底忍住,伸出大掌隔着被子去抚摸她柔软纤细的脊背,看着她总算仿佛气消了,趴在那里爱娇的抿着唇儿。

一时竟觉得她如同一只猫儿,慵懒乖顺的猫儿,有时候会亮出爪牙,有时候一双眸子会神秘莫测,做出些惊人之举来,可是绝大多数时候,她都窝在你怀里,柔软着身子,好性子地任你折腾。

萧正峰并没养过猫,不过他记得小时候跟随在祖母身边的时候,祖母倒养过大花猫的。记得那只大花猫最爱懒洋洋地在太阳底下趴着,眯着小眼睛。祖母会伸出手去,轻轻抚摸它的脊背,它喉咙里就会发出咕噜咕噜的舒服声来。

此时他饱含笑意的眸子望着窝在暖和被褥里的女人,抬手抚摸着她柔滑的背,柔声道:“赶明儿带你出去晒晒太阳。”

啊?

阿烟清澈的眸子有一丝茫然,睨了他一眼,不免想着:这男人说什么呢?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