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丫鬟倒是很勤快,不太懂规矩,也并不知道该怎么伺候夫人,只知道闷头干活。前日阿烟才吩咐过她们,每晚早早地做了晚膳,做完晚膳就要有一个去烧了热水。

如今都不必说,就早已经备好了,还特意让柳黄过来敲门,小声地问:

“夫人,可要用膳了?热水也已经备好了呢。”

萧正峰抬手,放下了锦帐,遮住了炕上的那一片旖旎,这才吩咐道:

“把晚膳摆到屋子里,热水先温着,等下用过晚膳后便抬进来。”

于是几个丫鬟分别捧了食盒,陆续进来了,把饭菜都摆好了。她们不懂,睁着懵懂的眼睛问:

“夫人呢?夫人不吃饭?”

萧正峰见她们年纪小,倒是老实,便摆手道:“你们先出去吧,不必管了。”

当下几个丫鬟出去了,还细心地帮着掩好了门。

萧正峰低笑一声,撩开锦帐,将放着晚膳的小木桌拉到了炕头前:“夫人,来,我们用晚膳吧。”

阿烟在火红的被褥中露了个脸儿:“你先用,等我披上衣服。”

其实是她裙摆都被那只狼给撕坏了,某处也仿佛有什么在往外流淌,就这么出去,哪里像个样子呢。

萧正峰越发朗声笑了,一边笑着,一边去了旁边的红色衣柜前:

“我给你找件干净的。”

可是他一个人男人家,哪里懂得女人这个时候该穿什么,翻来翻去,最后在那五颜六色中竟然捏出一件石榴红霞影纱的抹裙来:

“要不穿这件吧?”

她那么白净的小脸儿,衬上这个艳亮的石榴红,应该好看吧?

阿烟一看那件抹裙,顿时啐了口:“大晚上的,好好的穿这个做什么!”

可是萧正峰的大手却捏住那个不放,走过来凑到她面前道:“穿上吧,这个好看,左右屋里也暖和。”

他搂着住,气息逼人:“要不我帮你穿?”

阿烟到底是个软性子,见他这般坚持,也就不说什么了,任凭他帮着自己一起,穿上了。

穿上之后,他的一双汹涌的眸子是不错眼的看,气得阿烟手指尖沾了一点水儿甩过去:

“吃饭了!”

眉梢带着些许恼意,脸颊飞着红霞,她娇嗔他一番。

顾烟也是有脾气的!

萧正峰低笑,拿起筷子吃饭。晚饭的菜看上去有点奇怪,像是前几日阿烟曾做过的那几道菜,可是又有点模棱两可,想来是几个丫鬟到底不熟练,做出来的饭菜还不像个样子。

阿烟淡笑道:“虽不太聪敏,可好在老实,以后慢慢调理着,用着也就顺手了。”

萧正峰却忽想起一事:“咱们这次在这里安家,也用了不少银两吧?”

阿烟瞥他一眼,点头道:

“嗯,不过还好,你上次给我的还有些剩余,足够咱们过上一两年。再说你如今俸禄是涨了的,这日子还能过下去。”

她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的嫁妆足以让他们过着奢靡的日子。

男人嘛,再宽广的胸怀,也是不肯去花女人家的嫁妆的。再说了萧正峰是一个有点大男人的人,这样的人更不愿意花女人的银子。

萧正峰听着这个,才放心下来,一时又道:“这边陲之地不比在京中,为了方便,这里的俸禄都是半年一发的,到时候发了俸禄,你直接收着就是。”

阿烟笑:“知道了!等发了银子,我就赶紧收起来,怎么也不能留你手里过夜。”

萧正峰听闻这话,嗤笑一声。

一时吃过了饭,阿烟上了炕,萧正峰自己将桌上碗筷略作收拾,这才吩咐丫鬟进来,把碗盘清理了,又抬上来一桶热水。这几个丫鬟干些精细活不行,但是抬热水倒是有力气。

萧正峰看着她们吭哧吭哧的很卖力,都是有些不落忍,便吩咐道:“放在这里,你们也回去歇息吧。”

进来的是荼白和朱红,听到这话,纳闷地道:

“我们还要把水抬出去呢!”

萧正峰摇头笑:

“不必了,放着,明日个再抬出去倒了。”

荼白和朱红听了,便点头道谢:“好。”

其实她们也是愿意早早歇息的,就是心里有点不安。

待到两个丫鬟都出去了,萧正峰走到近前,笑得一口白牙仿佛闪着光泽:

“夫人,我伺候你?”

说着这话时,眼眸中的灼烫汹涌犹如岩浆一般,眸底深处那点蓝光仿佛越发幽深。

阿烟哪里能不懂他的意思,看起来他竟然是要和自己一起洗?

其实两个人成亲也不少时候了,可是共浴这种事儿,还不曾有过呢。以前在燕京城里,诸事方便,自去浴房洗了,后来一路上多有不便,都是她先洗,他再用她剩下的凉水洗洗。

阿烟黑水晶一般眼珠儿动啊动的,最后低着头,在心慌神跳中点头:“好。”

也不是往日的姑娘家里,又不是哪里没摸过没见过的,羞什么羞呢,阿烟一狠心,就这么答应了。

后来想起那一晚,她其实是有点后悔的。她那晚也是豁出去了的,可是后来她发现自己豁出去的还不够。那个男人平日里看着一本正经的,好生憨厚,其实那都是骗人的。他骨子里就是个下流痞子,是个没正经的,变着法子的折腾人。

当时她是被弄得不轻,瘫在那里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酥麻无力之中便感觉男人帮她擦拭了身子,用暖和的锦被裹起来后,这才抱到炕上。他自己也清理过了,钻到了被窝里将她搂着,大手在他后背轻轻抚摸着,像安抚一只猫儿。

她嘤咛了几声,便乖顺地任他抚弄了。

今夜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屋子里黑乎乎的没个光亮,锦帐里的男人躺在热乎乎的炕头上,却有些睡不着。在经历过一番水花四溅的征战后,身体的彻底放松却越发让他脑子清醒起来。他拧眉想着今日发生的一切,心里便越发的沉重了。

“你啊,别怪我今日生气,实在是太胆大了,那是什么地方,一群西越人打架斗殴的地方,哪里是你能去的,万一有个好歹,岳父大人还不直接宰了我。”

阿烟娇哼一声,不答话,她其实也知道今日实在冒险了。

萧正峰转首看了眼怀里的女人:“不过你也实在是行啊,一个女人家,就孟聆凤那个没脑子的陪着,三言两语就把这场祸事消弭了,我该是气你太莽撞,还是高兴你太能干呢?”

阿烟蹭了蹭,笑:“娶了我这么能干的夫人,你还不偷着乐去?”

萧正峰朗声笑出来,笑的时候健壮的胸膛起伏着,带得阿烟的身子也跟着动。

笑声慢慢停下来,他眸中深远,皱眉沉思道:“不过话说回来,如今这么一看,锦江城大将军的这个位子,不好做啊!”

这锦江城里鱼龙混杂,有西越人大昭人也有逯人,甚至可能还混杂了一批北狄人。早些年西越也是和大昭打过仗的,两国之间彼此都有隔阂,而北狄人,现成的去年还就那么干了一场大仗,死伤无数。可是这个地方由于历史上重重原因,还就混杂了这么几种人,他们身上流着他国的血脉,可是他们的户籍以及土地房屋甚至亲人都在大昭境内,一直滞留在大昭,接受着大昭的管辖。

这事儿,是个麻烦,也有多少年的历史了,如果自己插手要管,并不容易。一个不好,那就是卖力不讨好,两边都把自己恨上了。

另外就是军中的军饷问题,如今看来,明摆着那位知军大人是贪了军饷的,不知道克扣里多少钱粮,这都是一笔旧账,也不好查。况且这种贪污军饷的事儿,怕是拔出萝卜牵着泥,

萧正峰想起这些,不免难得地叹了口气。

阿烟仰起小脸,看着他皱眉的样子,忽而便有些心疼。

她抬起白生生的膀子来,伸手摸了摸他的眉心:“船到桥头自然直,总是有办法的。再说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我只要问心无愧就是了。”

萧正峰捉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亲了下,咬着坚毅的下唇,带着一点笑道:

“我知道,我只是希望,既要在这里驻守三年,能为这里的人多做一点事情。其实我驻守边疆多年,咱们大昭的边疆上不知道多少地方我都去过,见过无数个城池,里面的情景和锦江城太相似了。那里的老百姓日子都过得艰难,我握着手中的剑,有时候就想,除了手里的这把剑,我还有什么,还能为他们做什么?但是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校尉而已,听命于人,身不由己,我能做的实在是太少了。今日我既为锦江城守将,便会和知军大人共同管理这个地方,也勉强算是半个父母官吧。既然岳父大人把我放到了这个位置上,我就希望能多做一点。三年之后,当咱们离开这里的时候,至少希望这里和当初来的时候有所改善,好歹为他们做点事,咱们也会觉得,不白白来这里一趟。”

阿烟听到这番话,不免怔在那里。

良久后,她点了点头:“你说得对。”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