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阿烟朦胧醒来的时候,身边的男人已经不在了。

她迷迷糊糊地坐在那里,一时觉得自己还没醒来,抱着被子愣了半响的神儿,这才挪动着身子要下炕。

这个男人有太多太多的优点,但是阿烟现在最佩服他的一点还是:在一夜风流后,人家第二天还能早早地起来,丝毫没有任何倦怠,神清气爽地去军中忙人家的事儿去了。

古往今来,多少能成大事者,最大的长处其实不是别的,而是体魄强健,精力充沛。

阿烟懵懂了好半响,这才出声叫丫鬟:“荼白,柳黄?”

荼白和柳黄应声进来了,进来的时候端着热水和巾帕,而紧随其后的是朱红和靛蓝,两个人则是提着食盒。

阿烟满意极了,点头笑道:“难得你们想得周到,今日早膳做了什么?”

朱红上前拘谨地回道:“夫人,这都是将军吩咐的,不是我们自己想的。”

阿烟扑哧笑出声来:“你倒是老实得很。”

朱红认真点头:“朱红不敢贪功。”

见阿烟笑得温柔和亲,一旁的靛蓝便大着胆子上前道:

“夫人,食盒里是今日的早膳,有葱花鸡蛋饼,牛乳粳米羹,还有一些切丝腊肉。鸡蛋是咱们后院的鸡下的,牛乳是将军买的那头牛,今日荼白过去挤了奶,于是将军就吩咐说,以后每日都要给夫人煮一盏牛乳羹补身子。”

阿烟越发想笑了,这几个丫鬟虽然不那么灵敏,可实在有趣,呆得可爱!

她一边笑着,一边吩咐道:“先伺候我梳洗吧,梳洗过后就用膳。”

这边刚用过早膳,正想着去后院看下萧正峰栽下的那些苗圃,想着这几日天气暖和了,正好松松土捉捉虫的,也好让它们长得更好。她上辈子没少干这种事,对于伺弄庄稼也是有一套的,现在想来还挺怀念的。

谁知道这还没出门呢,就听朱红跑来道:

“刚才柴总管过来说,外面有个女将军要见夫人呢。”

阿烟点头:“女将军,想来是孟将军吧,快请她进来。”

片刻后,孟聆凤风风火火地跑进来了,一跑进来,她就歪头把阿烟好一番大量,左看右看,看得阿烟莫名其妙。

“有事?”她深深觉得,这岐山孟家管教女儿的方式一定很特别,所以对待孟聆凤绝对不能以常理来论,有事儿她就问吧。

“你看上去还好啊。”孟聆凤小心翼翼地道。

“我该看上去很不好吗?”阿烟实在是纳闷了。

孟聆凤低咳一声,望着阿烟的神情颇有些贼眉鼠眼的感觉。

她摸了摸下巴,终于好奇地问道:

“昨日离开的时候,我看萧大哥脸色实在难看得很,看得我心里都怕,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孟聆凤想到这里,还是有点担心地看着阿烟那纤弱的身子骨,想着这可怜的女人啊,别说萧大哥发火了,就是稍微用点力气,还不把她吓坏了啊。

她拧着眉撇着嘴得出一个结论:

“其实萧大哥脾气实在不太好,你嫁给他,也不容易!”

这话一出,阿烟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她抬眼望着同情自己的孟聆凤,满是感慨地道:

“孟将军,你总算说了句公道话。”

孟聆凤摆摆手:

“罢了,别叫我将军了,叫我聆凤吧!”

阿烟笑望着孟聆凤:

“那么聆凤啊,你不该是在军营中吗,怎么会这个时候才出现在将军府?”

孟聆凤顿时仿佛做贼被人抓个正着一般,嘿嘿笑了下:

“别提了,一早起来去了军中,萧大哥便把我劈头盖脸训斥了一通,说是要重打我多少大板,后来绕了一个大圈子,最后说我平息了街头械斗,算是有功,功过相抵,这才算完。我被训了这么一通后,就找了个理由跑出来透透气,谁知道走着走着就到了咱将军府了!”

她歪头笑,笑得牙齿闪着光亮:“好嫂嫂,不许告诉萧大哥我偷溜到这里来了!”

说完之后她低哼一声:“我这也是为了你好!看看你没被那个凶神恶煞的给吃了吧!”

阿烟脸上微红,心里想着吃是吃了,不过还好,今日还能走路。不过这些话当然不能当着这么一个姑娘说出来。

于是她略带着些许羞涩,温软一笑:“没有。”

孟聆凤看着她这娇软温和样子,不免挑眉诧异道:

“昨日看你实在是厉害得很呢,当时场上那么乱,你竟然敢从楼台上下来和那些西越人说话,这完全不像你能做出来的事啊!”

阿烟越发笑了,她忽然发现今天是这个姑娘头一次叫她嫂嫂:

“这不是当时有你在旁边吗,有你岐山孟聆凤在我旁边护着,我还怕什么呢?”

孟聆凤竟然难得有些脸红:“喔,是啊,有我呢。”

当天孟聆凤干脆就没走,她赖在了将军府,说是不敢回军营去了,这一天打算翘脚溜号,说要留在将军府吃午膳。

恰好今日新买的羊肉,阿烟命丫鬟们拿去炖了汤,又亲手下厨做了几个菜,有蕉叶猪头肉,鹿肉片,酱焖鹌鹑,更有一盘松软橙黄的摊鸡蛋。

孟聆凤看着这些色香味俱全的菜,馋得很,不过她还是绷住了,挑眉问道:

“有酒吗?”

阿烟摇头:“这个倒不曾买过。”

孟聆凤一听,大摇其头:“有菜无酒,这怎么可以呢!”

说着,便吩咐一旁的柴九道:

“你是管家是吧?来,帮我回去我的下脚处,去把我的酒提一坛子来!”

柴九这个人消息灵通得很,便问道:

“孟将军啊,听说您那里有半车的酒坛子,您要我提哪个来?”

孟聆凤眨眨眼睛:

“我也不记得还剩下什么了,你随便拿吧。”

柴九点头哈腰:

“好嘞,我这就去!”

趁着柴九没回来,孟聆凤姑娘一边陪着阿烟吃菜,一边说起来:

“你知道吗,今日你我又成了锦江城的大热门。”

“哦?”阿烟确实不知道。

“现在满城的人都在说起昨日的事儿,在他们口中,我成了金甲神人,踏着祥云,从天而降,一把大刀震惊四方。而你呢,则是美若天仙,犹如玉面观音一般,面带笑容,望着芸芸众生,为老百姓分忧解愁!”

“啊?”阿烟觉得自己现在的神情一定很呆傻,这边陲的老百姓也太有意思了。

孟聆凤点头:

“是啊,咱两出名了。”

她郑重其事地看着她:

“其实这事儿多亏了你,我也跟着出名了。”

阿烟丝毫不觉得,笑了下:

“我昨日可是夸下海口了,说要请知军大人帮忙解决的,若是这事儿解决不了,这事儿怕是没完呢。”

孟聆凤望着阿烟:

“身为萧大哥的夫人,你应该对萧大哥有信心。萧大哥一定会把这事儿办妥的。”

阿烟点头:“也对。”

孟聆凤摇头,叹息地望着阿烟:

“我从十二岁的时候就认识萧大哥了,至今已经六年了。六年来,我一直觉得萧大哥很能干,什么事到了他手里,就没有办不成的。”

她摇了摇头,眸中有些黯然:

“你都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他又那么疼你,什么事都护着你,你必须相信他,以他为天。”

阿烟望着桌子上那盘黄灿灿的鸡蛋饼,半响后才笑了下。

说着间,柴九那边把一坛子酒提过来了,竟是一坛子蔷薇露。原来这柴九是个细心周到的,他想着如今不过是两个女人罢了,总不能喝烈酒吧,于是便挑来拣去,就拿了这蔷薇露。

这蔷薇露乃是取上等蔷薇花浸在烧酒瓶中经九九八十一天方才制成,味道淡雅清幽,品来回甘无穷,香醇雅致,最是适合女子饮用。

孟聆凤见了这酒,便也笑了:

“你这管家也是体贴,竟取了这个,这酒我喝来并不能尽兴,不过于你倒是合适。”

说着,竟忽然吟起一首诗来,却是“蔷薇露,荷叶雨,菊花霜冷香户。梅梢月斜人影孤,恨薄情四时辜负”。

这诗实在是和她极为不符,听得阿烟眨着眸子,歪头看了半响。

晚间时分,萧正峰回到家的时候,便看到他的夫人两颊酡红地醉倒在那里。旁边的那个罪魁祸首一见了他,顿时蹦了起来:

“萧大哥,我实在是没想到她喝个蔷薇露也能醉倒啊!”

她摇头又摆手,很是无辜。

萧正峰挑眉冷道:“你拉她陪你喝酒?”

孟聆凤低着头:“是。”

萧正峰冷哼:“喝了多少?”

孟聆凤想了想,比划了一番:“有,有大概半坛子吧!”

她是真没想到,这女人看着文静柔弱的样子,喝起酒来比她还要猛,半坛子酒就这么被她喝掉了,喝完人家直接醉瘫在那里了。

半坛子?

萧正峰咬牙切齿地看了眼孟聆凤,冷声命道:“孟将军,以后我不在的时候,请不要跑到我府中来!”

说完这个,他又阴森森地补充了一句:“不然的话,军法处置!”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