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把孟聆凤那个不知深浅的赶跑了,萧正峰这才过去,将醉醺醺地瘫倒在那里的阿烟抱起来。阿烟却已经成了一个烂醉如泥的人,用双手捧着萧正峰的脑袋,歪头傻笑道:

“咦,你不是萧正峰吗?你怎么才回来啊,那酒好喝着呢!”

萧正峰虎眸木然地望着怀中的女人,一言不发。

阿烟却得寸进尺,竟然伸出玉白的手指头,去戳萧正峰的脑门,一边戳着一边道:

“你果然就是的,果然就是的,原来你是萧正峰啊!”

一边说着,一边笑眯眯地抿着唇儿,竟仿佛沾了多大便宜似的。

萧正峰也是无奈,只好任凭她去说,谁知道人家说了两句,脑袋往旁边一歪,就那么带着傻笑睡去了。

萧正峰无奈,便叫人,进来的是荼白。他皱眉问道:“夫人用过晚膳了吗?”

荼白其实早就被吓到了,此时缩着脖子,摇头小声道:“没有。”

萧正峰皱眉:“洗澡了吗?”

其实他问出去就后悔了,问了也白问,这醉鬼哪里有知道自己洗澡的啊?如果知道,就不叫醉鬼了!

荼白见他语气不佳,有些怕了:“没有。”

萧正峰沉脸:“出去吧!”

荼白如蒙大赦,忙出去了。

萧正峰抱着怀中的女人,低声斥道:

“你看你像个什么样子,之前喝了两杯醉成那副模样,如今倒是长能耐了,敢喝半坛子了!”

她这样的身子,别说是半坛子酒,就是半坛子白开水喝下去,怕是也不会好受的。

谁知道这么一说话,阿烟竟然醒了,睁着雾蒙蒙的双眸,摇摆着脑袋,竟然喃喃地道:“我,我还要喝啊,真好喝,你给我喝啊。”

萧正峰低眉看着这女人,不免摇头叹息:

“我三不五时不得不喝酒,那是为了应酬交际,可却从来没有喝醉过,你呢?”

无奈地揽着她来到了炕前,看她难受地打嗝,只好帮她捶背顺气儿。一时刚才退出去的荼白小心翼翼地推门进来了,翘头翘脑地往里头瞅。

萧正峰见了,又好气又好笑,却是板下脸道:

“还不弄些热水来,再拿几个巾帕!”

荼白平日里就有些怕萧正峰的,如今见他脸黑得像锅底,出声又是冷沉沉的,吓得顿时一个哆嗦,忙道:“是是是。”

萧正峰抱着阿烟,见她合着眸子,眼角那里甚至带着泪痕,真是可怜巴巴的模样,他心里有气,却又生出无数怜惜来,伸出手指头轻轻蹭了下她浑然如玉的脸颊,哑声叹道:

“你啊,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好好地坐在家也能喝醉,倒是要我好生伺候你呢。”

正说着间,那边荼白和朱红已经端来了热水和巾帕,并说是要去熬一些醒酒汤过来给夫人喝。

萧正峰吩咐道:“洗一下,拿过来。”

朱红连连点头,赶紧把巾帕放到热水里洗过了,然后递过来给萧正峰。

萧正峰接过来,只觉得有些太烫,便单手撑开来晾了晾,这才给阿烟擦拭脸庞,手心等处。

一边擦着,一边抬眼恰好看到朱红和荼白也在那里有样学样,把巾帕沾湿了后摊开晾着,以便再递给萧正峰换用。

萧正峰随口问道:“夫人喝成这个样子,你们从旁怎么也不知道管管?”

荼白瘪了瘪嘴,眼珠儿转啊转的:“夫人要喝,那位孟将军也凶巴巴的,我们并不敢说什么。”

萧正峰知道她们几个都是当地的穷苦人家出身,没什么见识,胆子也小得很,如今初来乍到的,更是唯恐做错了什么,是以分外小心谨慎。

当下他挑眉,淡声吩咐道:

“我看你们几个也是听话的,那我问你们,在这将军府里,是将军大,还是夫人大?你们要听将军的,还是听夫人的?”

荼白和朱红面面相觑一番后,终于讷讷道:

“虽然我们是夫人买过来的,按理应该听夫人的,可是在家从父出门从夫,夫人应该也听将军的吧,那么我们也应该听将军的。”

萧正峰听了,想着这两个丫鬟倒也不是太傻,孺子可教,于是满意地点头道:

“既如此,你们且听着,本将军如今便告诉你们,以后夫人若是要喝酒,务必拦着!哪一日我再回来,看到夫人喝酒喝醉了,那我定然饶不了你们两个!可知道了吗?”

他话音说到后面,分外的严厉,只把两个可怜的丫鬟吓得脑袋都要缩到脖子里去了,如同小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

“是是是,我们记住了!”

萧正峰这才“嗯”了一声,吩咐道:“先出去吧。”

待到几个丫鬟出去了,萧正峰揽着擦洗干净手脸的阿烟来到了炕上,又随手拉过一个大红驺丝的锦被为阿烟盖上,看她因失了自己的怀抱而在那里蹙着眉尖儿不依的情景,他也忍不住笑了:

“你傻乎乎的喝了这么多酒,先好好睡一觉,明日该吵着头疼了。今晚我还有事,不能陪你,你先睡,我等下就过来。”

说着这话时,看酒醉的她醉态可鞠地噘着嘴儿,如同一个小孩子撒娇一般不依的样子分外可爱,不免越发的心疼她,低首富有节奏地拍打着她的后背,亲了亲额头:

“睡吧,乖。”

他又俯首在那里,看着她的眉眼,一时不免叹息,想着她怎么可以生得如此精致动人,小鼻子小嘴儿的让人一看便舍不得。

其实在见到阿烟之前,也不是没有女人向他投怀送抱过。孟聆凤之流的不算,也有其他美貌绝艳的女子曾表达过对他的情意,可是那个时候他总是不开窍,就那么错过了。

本以为自己是男女这种事上比较淡薄而已,谁知道后来遇到这么一个祸害人的,只看一眼就忘不了,从此后万劫不复。

如此看了好半响后,他才恋恋不舍地起身,想着今日从军营中带过来的那个账薄,也该好好研读下,看看能否找出一点蛛丝马迹来。

谁知道他刚迈步走出没多远,炕上的阿烟却忽而发出“呕”的声音,他忙紧步到了炕边,扶着她坐起来。

阿烟痛苦地皱着眉头,俯首在炕沿上发出呕吐之声,然而也只是干呕而已,并不能有吐出。她只觉得头疼欲裂,肚子里难受极了,就那么火辣辣地翻腾着,不知道如何是好,眸子里的眼泪都几乎要落下来了。

萧正峰以前也是见过不少醉鬼酒醉之后的痛苦,可是他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那个美若天仙温柔体贴的夫人,也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他扶着阿烟趴在炕头,抬手捶打着阿烟的背,低声道:“看能不能吐出来?若是能,那还好受些。”

阿烟鼻子眼睛里都是泪,因为干呕的缘故,唇边还流淌出口水,她红着眼睛委屈地喃喃:“我好难受啊,肚子里难受,头也疼。”

说着时,便越发觉得自己委屈,眸子里的眼泪就那么啪啦啪啦落下来,一边哭一边道:

“你太坏了,怎么也不帮我,好难受啊!”

萧正峰此时简直是哭笑不得了,又心疼又无奈,又是气她不知深浅胡乱喝酒!

他只能去帮她按压太阳百会和凤池三个穴道,指望着能缓解她酒醉的痛苦,为她解酒。

谁知道他怀里的这位此时根本不是一个乖的,还在那里扒拉着四肢委屈:

“你干嘛捏我,我头好疼啊,我肚子里好难受啊,我还要喝酒,再给我酒……”

她睁着泪眼,可怜巴巴的哭诉,要多可怜有多可怜,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被人打了呢。

萧正峰深吸一口气,一边忍下满心的无奈,一边柔声哄着让她乖顺地躺在那里,好让自己继续帮她按摩穴道。

谁知道这人却越发踩着鼻子上脸了,一只手挥舞着,攥着那个帮她按压的手往外推,口里泣声道:“放开我,你不管我了,你不对我好了,呜呜”

说着这话,还抬起脚丫踢向萧正峰。

这果然就是一只猫,还是一只伸着爪子爱撒泼的小笨猫,萧正峰暗暗无奈,就要按住她让她别动,可是阿烟却依旧是不消停,发着酒疯,口里还嚷着要喝酒,染有凤仙花的指甲刮过萧正峰的脸,顿时一道血痕就那么横空出世了。

萧正峰眸中颜色变深,胳膊一揽,有力的臂膀就这么将她抱起,让她侧躺在那里,抬手去拍她的后背,盼着她能舒服一下。

谁知道他这么一把下去,阿烟呜咽一声,迷茫眸子眨了眨,愣了片刻后,忽而间脸色巨变,身子一动,便哗啦啦地一声————

后来的情景,萧正峰不忍直视。

他只是木然地抬起手,在自己下巴那里抹了一把。

过了好久后,荼白朱红柳黄靛蓝四个小丫头,战战兢兢地站在那里,小心翼翼地望着萧正峰那黑沉沉的脸。

“将,将军?这,这……”

萧正峰面无表情地抬头:“热水。”

荼白小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

柳黄大声道:“我去端热水!”说完就撒丫子跑出去了。

靛蓝眼珠儿四处转,最后忙道:“我,我去找干净的巾帕来!”

于是屋子里只剩下一个朱红,她个子最矮,平日里动作也最慢,此时她哭丧着脸,硬着头皮上前伸出颤抖的手:

“将,将军……我,我帮着你……帮你扶着夫人吧?”

萧正峰木然地摇了摇头,吩咐道:“不必,出去吧。”

这一次,两个丫鬟吭哧吭哧地抬进来一桶的热水,总算是她们有了一次眼力界。

萧正峰绷着脸起身,抱着怀里那只脏兮兮的小猫儿,三下五除二将自己和她都清理得干干净净,就这么迈步进了水桶中。

塞北人长得彪悍,水桶也够大,幸亏够大,才能容下两个人。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