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无声的羽箭,却带着千钧之力而来。萧正峰何等耳力也,却并没有听到半分声响,只是有附近空气流动的些微气流,以及一种久经沙场后的敏锐感,让他感觉到了异常。

他陡然间一个腾空翻身,一时间马声嘶鸣,寒气逼人,一轮清月下,安静的旷野上有了尖锐的鸣哨声,以及衣袂翻飞之声。

待到一切平静下来的时候,萧正峰挺拔的身子笔直地立在那里,食指间稳稳地捏着一根羽箭,从容淡定地望着暗处的人:

“这位兄弟,何不出来说话?”

他话音落后,空茫的原野上一阵平静后,终于不知道从哪里有人腾空而起,矫健而有力地几个窜跃,就此落在了萧正峰面前。

这是一个体型彪悍的男子,身型和萧正峰相当,眉眼开阔,面目冷峻,敏锐的目光审视着萧正峰。

萧正峰笑了下,将手中的羽箭扔回给了那男子:

“给。”

萧正峰会说一些西越语,虽不甚地道,不过寻常对话却是没问题的。

男子接过羽箭,面上显见得有一丝尴尬,冷目盯着萧正峰,疑惑地道:

“你是什么人?大昭人还是逯人?”

其实萧正峰的样貌,猛然间乍看倒有几分像西越人,只是他的衣着气度并不似西越人而已,偏偏萧正峰用的又是西越语,是以这个男子才这么问。

萧正峰从容笑了下,抱拳道:

“这位兄弟,我乃大昭锦江城守城将军萧正峰,今日过来,是有要事向各位请教。”

那人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一变,眸中充满了防备:

“锦江城的守城将军?萧正峰?”

萧正峰笑道:“是。”

男子审视了萧正峰片刻,见他眉眼谦和,气度宏达,并不似奸佞小人,又看他单枪匹马一个人前来,便皱眉盯着他问道:

“什么事?”

萧正峰依旧从容笑道:

“今日我锦江城外星罗村,遭傍晚时分突然遭受带歹徒袭击,那些歹徒依我来看,应是体型彪悍高大,穿的是长皮靴,戴了皮帽,穿着羊皮衣,用的是翎羽箭,而所有的这一切,都将矛头指向了西越人。”

这话一出,对方眉眼顿时凌厉起来,握起弓来,冷道:

“我知你不是寻常人,天底下能破我这惊鸿箭的并不多。可是纵然如此,你也休想从这里踏入我西越境内!”

萧正峰抬手,眸中充满了和善:

“这位兄弟,你误会了,我并不是来兴师问罪的,而是在勘察这个案件的时候,我也发现一个疑点,比如如今严冬已过,兄弟身上已经脱去了皮帽和羊皮衣,为什么那群歹徒却依旧身着皮衣皮帽,穿着长皮的毛靴?另外就是我在现场发现了一些线索,倒像是故意留给我的线索。是以心中起疑,怀疑是有人故意制造两国之间的矛盾,从而引发争议仇恨,这才单枪匹马而来,向各位请教下,看看是否能得到一些线索。如果我今日真是为了兴师问罪而来,万万不可能只我一人。”

萧正峰的这一番话说出去,那个男子皱眉审视了片刻后,见他黑眸中坦然的真诚,终于咬牙道:

“好,看你也不似那奸佞之人,今日我便信你一次!只是你若敢有所隐瞒,我必不饶你。”

说完这个,他沉默了下,才又继续:“我叫纳达尔。我可以带你去见我们部落族长,你可以向他解释一切,并请求他的协助。”

萧正峰抱拳:“多谢纳达尔兄弟!”

阿烟将自己收拾整齐了,又在家中清点了各样食材,发现家里的食材也不多了,当下左右也没什么事儿,便说去集市上购买。今日恰好赶上锦江城的大集,各地客商都过来向当地人采购各样当地特产,街道上驼子车马板车比比皆是,外面摆出的商品也是琳琅满目。

阿烟今日是带着荼白出来的,小姑娘自从进了将军府后,真是很久没出门了,如今出来看到这个那个的都新鲜。其实阿烟多少了解过,知道荼白是被卖给人牙子的,自从卖给人牙子,便一直被关再不见光日的地方,是以虽然来到了锦江城,还没有到处逛过呢。

“朱红柳黄她们也是如此?”阿烟不免问道。其实她当日购置她们几个的时候,已经打听过了,只是如今总是要再问问。

“朱红不是,朱红是自小没爹娘,从小别人家里当奴仆的,后来她家里的夫人嫌弃她长得模样好,这才卖了,柳黄呢则是个孤儿,没爹没娘的,吃饭都成问题,这才自己把自己给卖了。”或许是出了将军府的缘故,小荼白如今说话倒是机灵了,没有了之前惊弓之鸟般的惶恐。

阿烟听着这个,便随口问起荼白昔日在家里的事儿,荼白小嘴皮子上下翻动,把家里的种种情景犹如倒豆子一般倒了出来。

阿烟听着不免轻笑,想着这孩子其实是个机灵的,等青枫到了后,好好带她,以后也是能顶用的。

正说着间,荼白看到集市上琳琅满目的各样物件,便对阿烟介绍起来。有些她其实也不懂的,只能大约猜着,或者去问掌柜。

一时走到了个摊位前,荼白摊位上一个小盒子道:“夫人,你看,那是绵羊膏。”

绵羊膏?

阿烟顺着她所指的看过去,却见是装在一个小木盒里的白色油脂,不免笑问道:“绵羊膏是什么?”

荼白眨着大眼睛,笑道:“这个是西越往西北的一个叫阿拉的地方造出来的,到了咱们这里卖得可贵了,可那个真是好东西呢,以前在村里的时候,我们里正家的女儿就有一小盒,听说是她表哥特意从外面给她捎回来的。那个用了后皮肤娇嫩得很,就跟豆腐一样水润细腻。”

不过荼白转首看着阿烟道:

“当然了,夫人你长得这么好看,皮肤不知道比我们好上多少,我们村里正的女儿便是用了绵阳膏,都未见得能和你比呢!”

可是阿烟却颇感兴趣,走过去拿起来那绵阳膏,细细打量。其实她一直在寻找一个能充分滋润肌肤的好油膏,如今用的这个是从燕京城带回来的,在燕京城用足以,可是若在锦江城用,涂抹上后不过一个时辰,便觉得没有了那刚抹时的效果。

那掌柜是个女子,生得眉目深邃,颇有艳丽之感,这女子见了阿烟不免上下打量一番,心知这必然不是寻常人,当下便热情地笑道:

“这位夫人,可是来看脂粉?我这里各样香水脂粉油膏最为齐全,那都是从阿拉带回来的上等货品,若是普通人来了,便是出再多的银子我也不愿卖给他们的。看夫人这等天姿国色,方才配得上我这么好货呢!”

阿烟听着不免笑了,想着这做买卖的素来会说好话,奉承起人来实在好听,当下问道:

“这个绵阳膏比起别个,可有不同?怎么个好?若是用了,是否会太过油腻?”

这掌柜却扑哧一下子笑了,朗声笑道:“一看夫人便是个懂行的,我且细细给你说来,这个绵羊油啊,可不是咱们寻常人以为的油脂,其实这个玩意儿在阿拉那里是叫莱诺林的,在阿拉语里就是羊毛脂,为什么叫羊毛脂呢,原来这个啊,是从绵羊毛里面炼成来的油膏,这个自然是不油腻的。只用簪子沾出一点来轻轻抹上,保证你这脸蛋儿能很快将它吸收进去,让你的脸蛋一整天都软滑细腻。”

说着时,掌柜却是拍了拍自己的脸蛋:

“夫人你看,我也已经三十有七了,可是却并不像平常锦江城人那般脸上又红又粗,那是为什么呢,就是用了这个。这个贵得很,一小盒要十两银子的,我自己有时候也舍不得用,只每两三日用一次。”

阿烟笑道:“好,那我就来一盒吧。”

这女掌柜名叫苏三娘的,夫君早早去了,她自己是个有本事的,独立支撑着这个店铺。

此时听说这一盒羊脂膏是十两银子,不过若是真管用,阿烟倒是觉得值得,是以毫不犹豫地买下来了。那个苏三娘见阿烟果然是个豪爽的,当下真是喜欢,一时又拉着她向她推荐其他小物件。

除了那个羊脂膏外,竟然还有一种花露,据这位苏三娘说,这种花露是从一种遥远国度的月季花中提炼出来的。阿烟拿过来放在鼻前细细闻了,只觉得那花露香味清幽淡雅,倒是不曾闻过,于是便把这个也买了。

除此之外苏三娘还推荐了其他几样好货,每一个都价值不菲,一件动辄十几两银子的,可是那物确实也是别致,是燕京城里都不曾见过的好货。

阿烟尽数买下了,又对那苏三娘道:“再有什么好货,可去我府中知会一声。”

当把将军府邸的所在说给苏三娘时,那苏三娘听说阿烟住在将军府,倒是唬了一跳,上下打量了阿烟:

“莫非夫人便是那位平息了街头械斗的将军夫人?”

荼白听到这个,便笑了:“可不是么,这就是我们将军夫人。”

苏三娘听说,却是敬佩至极,连声地道:“夫人的大名,我是早有耳闻的,刚才见夫人生得如此国色天香,原本还疑惑咱锦江城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位天仙般的女子,我竟不曾见过,不曾想竟然是萧夫人。夫人上次平息了那场械斗,避免了多少伤亡,可真是让我苏三娘敬佩得紧,如今且受我一拜。”

阿烟见此,哪里肯受她这一拜,便抬手要扶她起来,谁知道这苏三娘却又道:

“这些小物件,夫人既然喜欢,拿去便是,我哪里能要你的银子!”

阿烟笑道:“三娘的一片心意,我是心领了,只是这开店做买卖的谁都不容易,几个小物件也是几十两银子呢,哪里能让你亏这个钱呢!”

说着自然是执意将银子给了苏三娘,苏三娘不肯要,阿烟只好道:

“若是三娘不肯收,那我以后岂不是都不敢来三娘这里拿东西了?”

苏三娘听此,这才收到,却是只收了二十两银子:

“这些就是本钱了,多余的夫人务必拿回去。我就当替夫人跑跑腿走走货而已,夫人可不要再推辞了。”

阿烟见她言辞诚恳,也就不勉强了。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