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萧正峰来到西越人所在的部落,原来这个部落叫做阿依古部落,是西越王后母族所在的部落,是以在西越中地位极高。此时纳达尔带着萧正峰骑马前行,在这夜色中约莫行了半个时辰,才见前方有人群驻扎的棚户以及帐篷等。

西越人的生存状态是半游牧半驻扎,比如这阿依古部落,他们的部落本土就驻扎在大昭和西越的边境这一片旷野里。老人小孩和妇人以及部落中的首领等全都在此半定居,唯有他们的年轻男人和壮实的女人,会出外放牧寻找食物。一旦出去便要约莫两三个月才能回来。

夜色中,纳达尔带着萧正峰穿过部落众人聚居之处,最终见到了部落首领,部落首领是一个年纪很大的老人家,老得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躺在虎皮毯上,手中摩挲着一个因为太过古老而磨得太过圆润的狼头雕,就那么耷拉着眼皮和萧正峰说话。

不过只说了两句,萧正峰便感觉到这个老人年纪虽然大了,但是才智敏捷,睿智多思,说话间透着和蔼,他对萧正峰并没有任何敌意,反而是让萧正峰近前,详细地询问了发生抢劫案件的具体情况。最后他才道:

“萧将军手中所拿羽箭,确实是我们族人官场用的。只是我们族人虽争强好胜,也是骁勇善战,但我们绝对不会干出去抢劫村庄,杀戮孩童的事情。如今萧将军讲来此事,倒像是有人刻意栽赃。这件事就不光是萧将军的事情,也是我们大越人,是我阿依古部落需要查个水落石出的。”

说着,他吩咐一旁的纳达尔道:

“纳达尔,你去陪着萧将军出去询问,最近我们的羽箭可有流落到外面,为何会有人冒充我们大越人去抢劫村庄。”

纳达尔听了,半跪在羊毛毯上,铿锵有力地道:“是!”

说着间,萧正峰抱拳道:

“既如此,萧某不敢打扰,这就告辞。”

谁知道那位老人却招了招手,掀着垂老的眼眸,颤巍巍地道:“萧将军,你可否走到近前来?”

萧正峰微怔,不过随即便笑了,上前道:“老族长?”

纳达尔见此情景,也有些奇怪,不过并不敢问什么,只是依旧恭敬地站在一旁。

老人家犹如枯树皮一般的手拉住了萧正峰的胳膊,示意他距离再近前,萧正峰见此,只好俯首下去。

老人家睁开了耷拉的眼皮,却依旧仿佛看不清,又命阿依古将桐油灯拿得近了,那老眼昏花的眸子盯着萧正峰看了半响。

萧正峰神色平静,含笑望着老人家,一言不发,任凭他打量。

老族长看了许久后,那双握着萧正峰手腕的手终于松开了。

他重新闭上了眼睛,挥挥手道;“你们去吧。”

一时待萧正峰和纳达尔离去了,无力地闭着眸子的他,才轻轻叹了口气。

而走出部落首领的木棚后,纳达尔依旧对刚才的事情有些疑惑,他望了眼萧正峰,却并不觉得此人有什么异常。

“萧将军,刚才大族长特意看了你一番。”

萧正峰却只是轻轻笑了下,并不以为意,淡道:“或许老族长只是觉得我长得面善而已。”

纳达尔见萧正峰这么说,也就不再去想了,当下抱拳道:

“萧将军初入我大越境内时,我纳达尔还用暗箭伤你,实在是过意不去,也幸亏萧将军功夫了得,竟然能躲得过我这无声羽箭!”

萧正峰朗声笑道:“纳达尔兄弟这么做也是情有可原,毕竟深更半夜闯入西越境内,难免引起人误会。”

当下两个人彼此都有些好感,便商议起查找真凶的事情来,萧正峰却是道:

“我已经派两位属下分头去寻找线索,如今我等可否现在族中询问下,是否有人丢失羽箭,以及近期可知道族外什么人有和族中同样装束的人?”

纳达尔点头:“萧将军说得极是,只是族人如今多在睡梦之中。若是要询问,怕是多有不便。”

萧正峰不免笑道:“既如此,我们等等便是。”

当下两个人商议一番,便说定了等天亮众人醒了,将大家召集在一处细细询问各家各户,至于如今呢,纳达尔提议道:

“不如先到我的住处,我那里有一些上等的马奶酒,萧将军如果不嫌弃,随我过去,一通畅饮一番?”

萧正峰一听,自然欣然答应,当下二人便去了纳达尔住处。

阿烟从苏三娘那里购置了诸般物事回到家中后,先是命朱红等烧了一大盆热水,抬进来后,她往那热水里滴了几滴苏三娘推荐的阿拉香露。热水中原本就已经依照阿烟的吩咐放了丁香珍珠粉玉屑并干制蜀水花等,如今又滴入了几滴阿拉香露,顿时犹如画龙点睛一般,只觉得满屋子里都蒸腾着一股淡淡的花香,清雅舒服,沁人心脾,一时只觉得心中轻松愉快。

她不免心里暗暗称赞,想着这物真好,可惜得来不易,在这边远荒僻之地都能卖十几两银子一小瓶。若是能够多多采买,运到燕京城去,到时候卖个上五六十两银子,也或许是有人要的吧?毕竟燕京城名门大户多,多得是那贵女夫人不在乎这些许金银,要的就是上等精巧好物。

当下阿烟步入这热水桶中,浸泡在温热清香的水中。

浸在氤氲的热气中,阿烟慵懒的闭上眸子,感受着那股浓郁清新的花香,整个人犹如置身在花山花海之中般。她将头上的发髻解开来,顿时软滑的长发犹如云墨一般倾泻而下,披散在洒满花瓣的水中,也有零星落在了纤巧的肩膀上。

此时荼白来到门外,小声地问道:“夫人,巾帕胰子澡豆都准备好了。”

阿烟听了,淡道:“进来吧。”

素日房中的事儿都不敢用她们伺候的,主要是萧正峰不喜,自从绿绮事件后,他对她身边的侍女都颇有防备之心。现在这男人不在,她也就允她们进来了。

一时门开了一条细缝,荼白小心地进来,又忙掩好了门,进来便见氤氲热气中,阿烟意态慵懒地依靠在木桶边沿,如云的乌发和那如雪的肌肤映衬出动人的对比,更不要说朦胧中那双如湖水一般的醉人双眸,还有透着嫣红的双唇。

一时荼白这么个小丫头都有些看呆了,她自己也是女孩儿家,其实比阿烟不过小了两岁而已,如今也十四岁了,可是同样是女孩子家,她和夫人实在是天差地别。

夫人全身上下,仿佛无一处瑕疵,不说其他,就说那唇儿吧,分明是不曾涂抹任何唇膏,可是却能是如此清透的颜色,红艳艳的跟个沾了露珠的樱桃一般。或许这个比喻并不恰当,因为她的双唇薄得跟,更像个花瓣,那么轻薄细润,越发有了精巧细致的味道。

荼白有些羞红了脸,低头道:“见了夫人,才知道什么是好看。”

在荼白的服侍下,阿烟洗完澡,这才起身,擦拭干净后,便躺在了炕头上,尚且带着湿润的身子钻到红喜褥里,又让荼白将锦帐放下了,这才开始她洗完澡要做的事。

她将从苏三娘那里买来的绵羊油用玉簪子挑出来好大一块,在手心轻轻摩挲,眼看着化成了清润的脂膏,这才开始向身上涂抹。

十几两银子的绵羊油,她并不是只用了涂脸的,而是想抹遍全身。

才来到这锦江城没多少日子,她已经隐约感觉到,身上仿佛不像之前那么幼滑细腻了。其实她身上肌肤最为动人的时候,就是刚嫁给萧正峰的时候。那个时候明明有时候连觉都睡不好的,可是却焕发着白玉一般的光泽,让人自己看了都爱不释手。如今却渐渐地失却了水分的样子。

这么想着间,她已经将那绵羊油涂抹了全身各处。

待上上下下涂抹一番后,她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此时浑身肌肤都滋润幼滑,就跟刚出生的小婴儿一般。她想着,若是这个能够效果持久,她便豁出去银子多买一些就是了。十几两银子一盒,她还是用得起的。

将自己打理好了,她又不免想着,改明儿再去后院看看,寻摸着怎么也得种出些菜蔬,这样饭食也能丰富。还有就是那一群鸡中有个老母鸡,看着下蛋并不勤快,倒不如宰了熬汤,等萧正峰回来好给他补补身子。

他如今出门在外的忙乎,连晚饭都不能及时吃,这身子不补补是不行的。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