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烟听得这个消息,顿时满怀的憋闷和无趣都烟消云散了,整个人仿佛被点亮了一般,眸子里绽放出璀璨的光彩,唇边顿时浮现出温柔的笑来。

荼白从旁看着,倒是有些呆了:

“夫人这一看将军要回来了,整个人都变了。”

就好像一朵缺失了香露滋润的花儿正慢慢低头无精打采,忽然间浇灌上清冽的山泉,顿时那花儿精神抖擞起来,缓缓绽放开自己艳丽多姿的花瓣,吐出了动人的芬芳。

阿烟其实自己也感觉到了自己心境的变化,见荼白说得这么直白,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抿唇笑道:

“小孩子家的,你懂什么,先出去让朱红她们开始收拾厨房里热着的饭菜,你呢则去端来热水等物,伺候将军洗漱净身了,咱们就用膳了。”

荼白痛快地答应一声,便不好意思地笑着出去了,徒留了阿烟在这里。

却说阿烟,掰着手指头算算,这还是头一次男人离开自己一个日夜呢。自从成了亲,以前最长的分别不过是三四个时辰罢了。现在她算是体会到什么叫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他不在的这一个日夜,真个叫难熬。

当下她越发有了小女人家的羞涩和期待,干脆来到铜镜前,抿着唇儿看铜镜中的自己,却见松松的发髻慵懒地悬在头上,云墨一般,衬着白嫩如雪的肌肤越发娇艳动人,发髻上别着一支做工精巧而没有任何匠气的金镙丝童子戏珠头花,玲珑剔透,巧夺天工,随着自己的动作而轻盈地在枝头颤巍巍地动着。

这样的自己,别说男人家,便是自己也喜欢啊。

正这么看着的时候,门外响起脚步声。

阿烟一听便知道这是萧正峰的脚步声,而不是别个。只因萧正峰穿的是沉重的钉又铁板的皮靴,走起路来踏实稳重,所谓龙行虎步便是如他这般。

正想着,便听那边门被推开了,阿烟忙回首看过去。

来人正是萧正峰,依旧是昨日那身靛青色袍子,站在那里,威武轩昂,气度不凡,见了屋子里这娇美的小女人,一时唇边绽开温柔的笑意:

“烟儿。”

阿烟只听他用那么低醇的声音唤着自己的名字,便觉得心尖儿地斗透着甜,当下抿唇笑着过去:

“怎么这会子才回来。”

一边说着时,一边道:“已经准备好饭食了,可你到底在外奔波了一个日子,还是先洗浴,过后就吃饭。”

萧正峰知道阿烟是个爱干净的,而自己这一个日夜的奔波确实沾染了尘土。再说了,吃过饭后,他若想要她,总该把自己洗干净才好。

当下萧正峰出去偏房,命几个小厮过来准备了热水,他自己痛快利索地洗过了。洗的时候特意用香胰子把犄角旮旯都清洗得干干净净。如今成亲了的萧正峰明白,女人家其实矜贵娇嫩得很,要小心呵护,自己若是不把打理好,那对女人以后也不好的。

这边清洗干净了,换上干净的衣袍,那边也把饭菜都摆上了。萧正峰走过去看的时候,却见桌子上饭菜丰盛得很,甚至还放了一壶桂花酿。

阿烟笑瞅着他道:

“这个桂花酿是聆凤的,她说不爱喝这个软绵绵的,便扔给我了。你前几日说了我,我哪里还敢喝呢,如今既然你回来了,便想着陪着你一起喝了。”

萧正峰撩起袍摆,挨着阿烟坐下,却见身边的女人笑颜如花,眸中如云如雾,朦朦胧胧的看着实在醉人,他一时有些忍不住,便使了个眼色,命身旁的丫鬟道:“你们先出去吧。”

荼白几个丫鬟应声出去了,萧正峰大手一抬,便将阿烟搂过来坐到他腿上了。

阿烟其实已经感觉到这个男人眼神中的炙热了,可是再怎么也没想到他这么心急,竟然把自己抱到腿上,跟揽着个小孩子般就这么揽着。

她笑问他:“事儿办得如何,可还顺利?”

萧正峰此时温香软玉在怀,一只有力的臂膀箍住她的腰,另一只则是去拿了筷子。他委实是饿了的,当下夹了一个鸭子馅提褶包子去吃,一边吃一边道:

“还算顺利,已经有眉目了。”

阿烟见他饿成这样,知道他这一日夜肯定不轻松,不免心疼:

“可曾好好吃饭,昨晚在哪里歇的?看你这个样子,胡茬子又都起来了,必然是没歇息过的。”

说着这个的时候,手指头轻轻摩挲着他的下巴。这个男人啊,一两日不打理,便觉得下巴那里扎手。

萧正峰一个提褶包子已经吃下肚子,此时怀里的小女人细嫩微凉的手指肚磨蹭过他的下巴,不免让他产生一种难言的渴望。

他笑望着阿烟,黑眸深处一点灼热的蓝光:“等我吃了饭就来喂饱你。”

他这一句话一语双关,若是以前,定然不会想那么多,可是如今的阿烟已经深知这个男人的本性,多少明白过来。

阿烟睨了他一眼,自己也拿起一个筷来,探着身子帮他去夹了一个四喜丸子:“别只知道吃包子,尝尝其他的。”

萧正峰满意地享受着她的体贴,张开嘴咬下这四喜丸子。

阿烟见此,不免笑了:“瞧你,还要人喂?”

话这么说着,却是越发帮着男人夹了饭菜,一口一口地喂给他吃,他吃饭是从来不挑食的,她给什么,他就吃什么。如此几番下来,桌子上的菜都吃了几轮。

萧正峰一手搂着阿烟,一手自己去吃,吃着时还不忘喂怀里的女人,夫妻二人当下真个是浓情蜜意,你喂一口我喂一口,时不时地看向对方,眼神交汇间,都能明白彼此心里的情意。

到了最后,萧正峰这边也是吃饱了,便拿起那桂花酒来,慢慢斟了一杯,自己端起来饮了几口,入口绵软醇香,只是嫌劲道不足,有些清甜香气,果然是女人家才喝的酒。

阿烟见此,软软地道:“我可是听你的话,你不在,都不敢喝的。”

萧正峰闻听不免笑出声来,想着这女人有时候实在是乖顺得很,说出的那话软糯糯的,听得人男人家心都化了。一时不免想起那些在晨雾之中忙碌的女人,他并没细看,可是却知道,那些女人必然是及不上他的娇娘子万分之一的。

这辈子有了这样一个女人,他怎么会舍得让她去受任何苦楚呢。拼尽性命,也要让她过这世间最富足悠闲的日子,让她一辈子不知道愁滋味。

他一边朗声笑着,一边端起桂花酒来,一饮而尽,紧接着呢,他猛然间伸手,将女人圆巧的小脑袋摁下来,在她猝不及防之时逮住了她,霸道地打开关卡,将口中的醇香浓郁桂花酿就这么度了进去她口中。

萧正峰见那口酒被他灌下去了,怀里的女人眼眸越发朦胧起来,不免笑了,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才这么一口,就成小醉猫了?”

小醉猫修长的手臂攀附着他的颈子,口里低声埋怨着:“坏心眼儿!”

萧正峰低笑出声:“这就叫坏吗?”

说着时,他又饮了两口酒,对着她灌下去,此时的阿烟已经挣扎不得了,任凭他将酒喂给自己,如此几下后,她已经醉得两眼迷茫,跟个泥一般靠着萧正峰。这个时候,别说男人做点什么,就是把她卖了,她都不知今夕是何年了。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