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烟此时正笑得两片唇儿合都合不拢,无奈却被强行掰着肩头,唯恐萧正峰发现,干脆一头栽倒萧正峰胸膛里,埋在那里笑得颤抖不已。

萧正峰却是误会了,以为她这是哭了。他是被那怀里颤抖得犹如受了惊吓的绵软身子给吓到了,忙伸手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柔声哄道:

“烟儿,这是怎么了?告诉我?”

好半响后,阿烟的笑终于平息下来,此时她眼里都有泪了,也笑得肚子疼了,便干脆趴在他肩膀上歇息。

萧正峰望着怀里的女人,心疼地碰了碰她发红的眼睛:“烟儿,你我夫妻,有什么事儿是不可以说的?”

阿烟眨了眨挂着泪痕的眼睛,终于道:

“我确实有件事,想问问你。”

萧正峰此时真是怕了,成亲这么久,还没见她这样哭过呢,一时手足无措,竟不知道如何是好,忙哄道:

“乖,到底有什么事,你说?”

阿烟低下头,颇有些委屈地道:

“可是你会说实话吗?”

阿烟这么一问,萧正峰的心顿时一抽,他忽而间明白了什么。

“你问吧。”此时的他,语气有些沉重,他感觉到或许自己的女人知道自己说谎了。

阿烟眼睛转了转,心想我当然不能说出耳朵的真相啊,于是便眨眨眼睛道:

“我给你包了烙饼的那个帕子,为什么有女人的脂粉味儿?”

红通通的眼睛像个可怜兮兮的小兔子一般,她睨了他一眼,那一眼真是万般委屈千般哀怨:

“我问了你好半响,你都没说实话吧?”

萧正峰见她问起这个,心里总算舒了口气,想着原来问题出在帕子上,当下便道:

“是的,这是我的错,隐瞒了一件事。当时去西越,我认识的那位纳达尔兄弟,有一个妹妹,于是便说过两句话。谁知道我把帕子落在了纳达尔兄弟房中,他这个妹子去收拾,恰好捡起来了。这个妹子把帕子还给我的说话,颇有些异样,我想——”

萧正峰考虑怎么用更婉转的方式告诉她。

阿烟却已经猜到了:

“那个妹子仿佛对你有意?”

萧正峰无奈点头,同时小心地看着阿烟的脸色:

“我当时就说明白了,这个帕子是我夫人的,不好流落在外。”

阿烟心里这才好受,想着这男人定然是怕自己误会,才故意隐瞒的吧?殊不知他越是隐瞒,自己心里越膈应。

萧正峰见阿烟白净的小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修长的睫毛垂着,看不出她的心思,越发的担心了,他搂住阿烟的腰,低声道:

“烟儿,我知道错了,不该瞒你这个。以后我什么事都不敢瞒你了,可好?”

阿烟慢条斯理地抬起头,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这才慢吞吞地道:

“真的吗?什么事儿都不敢瞒我?”

萧正峰无奈,硬着头皮道:“是。”

阿烟点点头:“好吧,我暂且信你。”

谁知道这句无精打采的话却让萧正峰越发心慌了。其实他经历过不知道多少风浪,素日行事最是淡定从容,便是天塌下来了,也不至于让他这么心慌。

可是眼前这个女人敷衍的样子,让他有些焦急,他忙捧着她的小脸道:

“你可是不信我?”

阿烟眨眨眼睛,却是道:“我信你不信你,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以后是不是再犯。若是你再犯,我便是如今信了你,那以后也不会信你了。如果你再不犯,那即使我现在不信你,以后也会信你。”

她说了这番绕口令后,便不再说话了。

萧正峰沉思片刻,点了点头,郑重地道:

“我明白了。以前的事儿就暂且放下,以后我再不会瞒你什么了。”

阿烟想起他怀疑沈越,暗地里探查李明悦的事儿,想着看来这些都归结于以前的事儿了?就这么被他轻飘飘的一笔勾销了。

这男人,也实在是太狡猾!

不过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也就不再寻根问底了,当下暂且这么饶过了他。

因为锦江城外的星罗村发生了劫匪事件,且经过一番勘察,一切真相大白的时候,大家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伙劫匪干的。而那伙劫匪,其中虽然也有一个西越人,可是其他人竟然都是大昭人。为了破获这个案件,西越人派出了西越高手纳达尔前去助阵,顺利将那群劫匪抓获,如今这些人都关在大牢里了。

人们知道这个消息,其实一半是高兴,另一半心情是微妙的。这些年锦江城内外出了什么事儿,大家都理所当然地将事情推给了境内的西越人和逯人,时不时来一句“如果不是有他们,也不会发生这种事!”,可是现在呢,大家都有点不是滋味。

就在这种情绪弥漫在人群中的时候,萧正峰当机立断,借机和知军大人商议,出了一个法令,开始加强对锦江城内外逯人西越人的管理,要求对他们的姓名人口进行登记备注,同时实行监管记录制度,譬如如果这一户逯人一年之内没有参与械斗,没有小偷小摸,没有干其他违纪犯法的事情,那么可以为他们办理合法户籍等。这可以说是把一群锦江城人都震惊了,大家惊喜之余,又有点不敢相信,纷纷奔走相告。

在这个时节,萧正峰又散步言论,言及这一次整改是令出必行的,同时由知军大人拿出一千两银子,对积极参与人口登记备注的逯人进行奖励。

这银子虽然不多,可是却起到了很好的激励作用。

在知军大人痛恨而无奈的眼神中,大家都积极地跑来主动要求录入花名册,请求被监管。

萧正峰拍了拍知军大人的肩膀,笑道:“若是这个举措真能起作用,知军大人的政绩上,又能添上一笔了。”

知军大人想想也是,自己和萧正峰算是平起平坐,虽然注意是他出的,可自己也参与了啊,还挖肉拿了银子,真有功劳,断断没有撇清自己的道理。而若是这事儿不成,自己则可以想办法把责任推给萧正峰。

而他不知道的是,萧正峰正一点点地收集着他的证据。等到事情都办妥了,该利用的也利用得差不多了,要不要把他搞翻船,就看到时候的心情了。

这个办法实施得还算顺利,萧正峰平日里看着威严又随和,做起事来雷厉风行,大有挡我者死的架势,他又是锦江城的守城大将军,一个知军大人早已经被他驯化得犹如掌中之物,是以整个实行过程中并没有多少阻碍。

如此一来,锦江城的治安明显好了许多,械斗事件渐渐地就少了,人们有些矛盾,也都前去官府衙门。知军大人那边因得了萧正峰的嘱咐,并不敢推脱,也不敢和稀泥,秉公查办,大家也都心服口服起来。

至于大昭人嘛,开始的时候是反对的,可是时候一长,看着逯人和西越人仿佛还算服从管教,比以前干净了整齐了也顺眼了,说话间也没那么呛人了,便也不说什么了。

毕竟锦江城是大家的,不再打架斗殴,有事情就解决事情,这都是大家喜闻乐见的。

都是老百姓,没什么国仇家恨,要的就是个安稳日子。

随着萧正峰的整改措施,锦江城的春天也来了。阿烟其实是有点失望的,她满心期盼着春天来了,天气暖和些,她后院里种的苗圃能长起来,然而有些失望的是,到底是不毛之地,除了鹅肠草依旧长得疯狂,其他蔬菜都又黄又蔫的,严重营养不良的样子。

阿烟蹲在那里仔细地看了这些菜,便命柴九道:

“前些日子提过的,如今看来必须这么干了,去在后院建一些棚子,朝南的地方开着口,也好让里面的菜能够得点阳光,其他地方把这些菜护住。如果这个办法不行,只能放弃了。”

柴九听了,自然去照半。

至于阿烟呢,则是带着荼白采集了一些鹅肠草,她想拿回去仔细地研究下。如果说这种草人吃了拉肚子,那么为什么鸡吃了没有什么问题呢?

所以这并不是一种完全不能食用的东西,或许有什么办法可以化废为宝。因为这鹅肠草在锦江城这里四处都是,仿佛四季都在疯长,而且看这个样子,还算鲜嫩,若是能吃,那应该是口感不错的。

阿烟蹲在那里拔了一会儿的草,便觉得腰那里酸疼,其实是萧正峰动作太刚猛了。他说如今她的肌肤越发细腻滋润,也比往日更为柔韧,犹如蝴蝶一般仿佛都可以摆成任何的姿势。阿烟想着一是那个绵羊油实在是好,二个却是自己这些日子每天都要练练那个九禽舞,实在是受益匪浅。她以前身子骨弱,总是要喝各样补品,如今仿佛不用了。有时候她自己都能感觉到,多走一些路也不觉得气喘了。

就在阿烟拔了一锅的鹅肠草在那里研究的时候,得到一个大好消息,青枫终于到家了!

其实阿烟盼着青枫,不知道盼了多久,怎奈一直不曾到,如今听说消息,可算是松了口气,忙出去亲自迎接。青枫见到自家姑娘出来接自己,真是眼睛里都是泪,上前几乎扑过去抱住阿烟。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