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仆二人当下入了正屋,阿烟让青枫陪着自己一起坐在炕头上说话。细细打量一番,却发现青枫比以前瘦了,也黑了,脸上不如以前细腻了,想来是吃了些苦头的。

一时不免心疼:

“萧昌是怎么照料你的,倒是把你照料成这个模样,如今到家了,可要好好补补身子。”

青枫却替萧昌说话:

“这事儿原不怪他,是我自己身子不争气而已,他倒是个尽心尽力的。”

说着这话,她低下头,面上倒是有些羞涩的红晕。

阿烟看在眼里,心中便多少明白了。这女人若是心里记挂了男人,自然和往日不太一样的,如今青枫怕是就此喜欢上了萧昌。

阿烟思量着,那个萧昌模样清俊,人也不错,若是真就此成了这桩因缘,也是好事儿。一则青枫终身有托,二则这样一来青枫依然能留在自己身边,帮着自己打理家中诸事。

主仆二人分别了这么些日子,阿烟来到锦江城中又经历了重重事情,当下自然是有很多话要说。只是阿烟先介绍了身边的几个小丫鬟,对青枫道:

“这是荼白,柳黄,朱红和靛蓝,几个小丫头子,虽说不懂得规矩,也不甚机灵,不过好在人都老实,干活也踏实,以后你好好教着她们吧。”

四个小丫鬟们早就听说了青枫的大名,知道这是未来管辖她们的人,其实原本心中有些忐忑的。可是如今见了,却觉得青枫这位姐姐不过大自己三两岁而已,看着倒是温柔可亲,便也放开了,羞涩地笑了笑道:

“以后凡事儿就依赖青枫姐姐多多指教了。”

青枫见她们四个拘谨的小模样,不免笑了:

“若说起来,咱们这当身边人伺候的,不怕你不够机灵,也不怕不懂的规矩,这些都可以慢慢教的,最怕的是心气高,干活不踏实,总是想攀高枝出幺蛾子的。如今看你们几个实在老实得很,就跟我自己的妹妹一般,倒都是好苗子。”

当下四个小丫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笑开了。

有了青枫这个得力助手,阿烟算是平生添了一条臂膀,家里采买各样菜品并去厨房指挥做菜这种事是再也不用自己操心了。家中其他诸事儿又有柴九帮着打理,一时之间阿烟操心的不过是那么几件小事,研究下鹅肠草,做几件小衣服带给姐姐顾云,再把自己的身子包养好,免得让萧正峰担心。

阿烟抽了个时间,便去找了苏三娘,问起货源的事情。苏三娘却吞吞吐吐,半响才道:

“夫人,若是别人问,我自然不敢说实话,只是你既来问,那我就照实说了吧,这个物事来自西越更西边的一个叫阿拉的小国,那里距离咱们远着呢。咱们大昭和西越边境也一直不太平,是以我都不敢说,其实是我认识的一个商队,一直来往于西越阿拉这条线路上,于是便托了人家带了那么十几瓶,我平时摸索着偷偷卖。”

阿烟一听,竟是如此来得艰难,不免有些可惜,于是又问道:“难道来往的商队只有这一个?他们多少日子来往一次?都是些什么人?”

苏三娘见阿烟问得诚恳,也就照实说了,并再三叮嘱,可不能外传。

阿烟听了这个,心里多少明白,知道其实苏三娘干的这是偷偷从别国私自夹带货物的事儿,这事儿其实可大可小,锦江城里这么干的未必是她一家,大家不过心照不宣,并不说破罢了。

阿烟问明白情况后,便先要了苏三娘这里所有的绵羊油和月季花露,其实绵羊油如今不过五瓶,月季花露也只有七瓶而已。阿烟给足了苏三娘钱,把苏三娘弄得非常过意不去。

阿烟却低声道:“赶明儿我再过来,你把那个商队向我引荐下,这事儿我觉得可以干,回头我们细细商议。”

苏三娘一听这话,微惊了下,不过随即便笑开了,连连点头道:“好。”

回到家里后,青枫见了阿烟这么奢侈的一笔,也是微诧。

荼白等也都看得目瞪口呆:“这都十几两银子的脂粉呢,夫人竟然用来抹身子,可真真是……”

要知道他们村那个里正的姑娘,只得了指甲盖大小的那一小瓶,平时只敢用簪子挑出一点来抹脸呢。

青枫听到荼白的话,却是瞥了荼白一眼,道:

“夫人是夫人,没出嫁的时候是千金小姐,出了嫁也是将军捧在手心的夫人,哪里是寻常人能比得。”

只这一句话,荼白等马上都明白了,连连点头道:

“是,夫人这么金贵的人儿,便是把珍珠玉屑抹在身上,也是值得的。我看将军都恨不得给夫人盖一个金屋子来呢。”

青枫见此,也就笑了:“你们几个,平时记得少说话,多做事,如今先出去吧。灶房里熬着的银耳燕窝粥,若是好了,记得端过来,好给夫人补补身子。”

这边几个小丫鬟出去了,青枫才凑过来,笑道:“姑娘,要说这个还真不便宜呢。”

阿烟手里把玩着那几个精巧的小玩意儿,取了一个绵羊油来给青枫:

“你是没用,不知道这个的妙处。我看你这一路风霜雨雪的过来,脸都糙了,平日里也记得抹抹,等今年暖和些,我看看时候便把你和萧昌的婚事办了。到时候你总是要当个好看的新娘子,不能弄得一脸粗黑。”

青枫知道这个价值不菲,自然是不收,可是阿烟却执意给她,她只能谢着收下了。收下后,却是不怎么舍得用的,自然绝不可能像阿烟一样奢靡地来涂抹身子,不过是觉得脸上干燥了,便拿来抹一抹,这一抹之下便发现,还真是一个好玩意儿,早上涂抹米粒大的一点,到了晚上的时候还滋润着呢。

阿烟如今手头只有四瓶绵羊油,她也舍不得挥霍了,每隔三五日用一次,涂抹了全身,平时呢则只是用来抹脸,饶是如此,她浑身上下的肌肤已经是犹如上好的缎子那般光滑细腻,鲜嫩得犹如刚被春雨滋润过的桃花,由内而外绽放着别样动人的粉润光泽。萧正峰白日里还是忙,忙着他的各项整改,忙着和西越人搞好关系。只是到了傍晚时分,是怎么也要陪着阿烟一起用晚膳的,这是雷打不动的规矩。吃完晚饭就会陪着一起沐浴,沐浴了后自然就上炕了。萧正峰现在是越发不能没有她,每每紧紧抱着那水嫩的身子,都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这一日,在一阵激荡之后,阿烟气息慢慢平定下来,她妩媚纤长的臂膀揽着男人有力的膀子,柔声细语地道:

“你是否觉得这些日子我的肌肤比以前摸着更好了?”

萧正峰点头:“嗯,原本摸着就滑嫩得很,只是这些日子,更滋润了。”

如今晚上睡着,他都是搂着她,一夜都不舍的放开。有时候阿烟都脸红地斥道:“跟个没断奶的小孩子似的!”

这个时候的萧正峰,一改外面威严从容的大将军风范,竟然是如同一只小狗般在那水骨隆起之处拱了拱鼻子,哑声道:“就是个没断奶的孩子,也不想断。”

他这个样子,有时候真让她恨不得拧他。

没个男人样儿!

不过如今还是说正事要紧,于是阿烟提道:

“其实这里地处边陲,风沙大,气候干燥,我自从来到这里后,便觉得肌肤不如以前滋润了。那天出去逛街,看到有个叫苏三娘的,在那里卖这些小物事,我随手拿了几个,用了用,觉得真好。”

萧正峰听说这个,点头道:

“既觉得好,那就多买些。”

阿烟轻叹口气:“哪里是说买就能买的。”

萧正峰挑眉:“很贵吗?”

说着,他沉默了下,抚着她的黑发,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不要担心,我如今正有个主意,可以发一笔财,到时候自然缺不了你银子花。你想买什么,再是贵,都尽管买就是。”

阿烟微诧,清澈的眸子疑惑地望着他:“什么主意?”

萧正峰低声笑道:“到时候再和你说就是了,总之这事儿千万机密,你别外说,只你我知道就好。”

阿烟却是担心起来,搂着他的臂膀,温声劝道:“你如今虽是个守城将军,可是到底要小心谨慎,总不要干那些贪墨之事,若是一个不小心牵扯进去,那可是毁了前途的事儿!”

萧正峰一听便笑了:

“傻瓜,我岂能干这种事,不是凭空让人捉住把柄么。我这笔横财,得来有道,你放心就是了。”

阿烟一听,默了片刻,想着这男人做事向来有分寸的,当下也就随他去了。

谁知道萧正峰却搂着她,温热的气息在她耳边萦绕,压着声音耳语道:

“不过是月余时间,这事儿便可成了。到时候得的金银便是咱们挥霍三代都未必能花的完呢。到时候你再不必拿嫁妆的银子来补贴咱们的日子。”

阿烟见他说起自己私底下用嫁妆补贴的事儿,想着只以为他不知道呢,却原来这人实在是个精明的,当下忍不住笑着捏了他一把:

“什么事儿,再是瞒不过你!”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