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庭来到的时候,萧正峰正陪着阿烟一起用晚膳,听到这消息,当下放了碗筷。

“让他过来这边吧。”

阿烟点头:“嗯,也好。”

其实晚膳也吃得差不多了,今日晚膳上用鹅肠草做了几样吃食,味道都还不错,那是青枫的手笔。

一时荼白命人收拾了屋子,阿烟跟着萧正峰去了西院的花厅,却见蓝庭已经等在那里了。

蓝庭抬头看到阿烟和萧正峰的时候,忙在那里行礼道:

“见过姑娘,见过姑爷。”

阿烟笑了下:“不必这么多礼,这里原也没什么外人。你这一路过来也辛苦了,坐下来喝口热茶,咱们好好说话。”

萧正峰听着,便命一旁的小厮道:“给蓝公子沏茶。”

这边小厮答应着下去,萧正峰又请蓝庭坐下,可是蓝庭却并不做,依旧固执地站在那里。

当下阿烟和萧正峰坐了,茶水上来,一边饮着,一边问起燕京城中的情景,以及家中诸事。

蓝庭这边自然送来了顾齐修的家书,阿烟打开看了,里面提及家中诸事,都还算好。看到最后,她却笑了下,抬手望向蓝庭:

“你如今已经娶妻了?”

萧正峰听到这个,便笑望向蓝庭,眸中灼然。

蓝庭点头,恭敬地道:“是。”

阿烟笑道:“恭喜,只是可惜了,你成亲,我都不曾在呢,到现在才知道,也没能为你准备什么。”

说着时,她褪下手中的一个镯子用手帕包了:

“这个镯子,替我转交给嫂嫂,就当我的一片心意。”

蓝庭犹豫了下,不过到底上前收下来,低头道:

“我替她谢谢夫人的赏。”

阿烟淡笑:“客气什么,我若是在京中,知道你成亲,哪里能只送这么一个镯子呢。”

萧正峰从旁也笑了:

“是了,蓝公子成亲,怎么也没来个信?”

阿烟听着萧正峰说话,总觉得这人话语间仿佛有些什么,不由瞥了他一眼,示意他别乱说话。

萧正峰感觉到她的目光,一双剑眉轻轻地上下微动,倒像是故意的,有点调皮的味道。

阿烟无奈,便不再去看他,反而是和蓝庭说话,问起家中种种,蓝庭都一一答了。

说到了最后,蓝庭不免说起燕京城的几件消息,却是让人震惊不已的消息。

原来今年春天,也就是前些日子,发生了一件大事儿,永和帝春日里出去踏青,结果夜宿在外,当晚竟然遇到了刺客,那刺客分明是要行刺永和帝,欲夺永和帝的性命。不过幸好当时永和帝身边跟随着的是齐王,齐王武功高强,这才让永和帝幸免于难。竟然发生了这等事,永和帝自然是大怒,大怒之下彻查此事,结果查来查去,却查到了太子头上。

“具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查到太子头上,蓝庭并不知道,相爷也不好说的,只是如今太子已经被关押起来,老爷也为这事儿忙得焦头烂额。”

阿烟心里是早已明白会发生这件事的,当下并不意外,只是看了眼一旁的萧正峰。

萧正峰神色还算淡定,只是淡淡地来了句:

“这件事关系朝中定储大事,不是你我能轻易议论的,不提也罢。”

蓝庭见此,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一时花厅中有些冷场,阿烟便笑着道:

“蓝庭,你这次来,我看到了单子,竟是带来了各样物事,实在是应有尽有。这却让我想起一事,这里正等着你去办呢,稍后我和你细讲。”

蓝庭见阿烟提起那几大车的东西,便笑道:“其实是相爷怕夫人不适应边疆生活,便命我带来的,说是有了这几大车,便是边疆穷苦,姑娘也不至于受什么委屈。”

阿烟轻笑了下,不免看向一旁的萧正峰。

萧正峰倒是神态自若,淡道:“实在是有劳岳父大人操心了,也有劳蓝公子一路奔波而来。”

蓝庭从旁恭声道:

“原是应该的。”

恰好此时,外面有人来请萧正峰,说是有事需要他拿主意,见此情景,他也就先离去了。

这边没了萧正峰,花厅中气氛顿时缓和随意起来,阿烟想起商队的事,便和蓝庭说起来。

蓝庭一听,自然是觉得阿烟的主意极妙,在详细询问了各种情景后,约定了第二日便去和那位格雷谈一谈。

说了半响后,这边蓝庭也要先下去休息了,他就要起身离开,而是离开之时,却到底停住了,回头看了下阿烟,望着阿烟那由内至外散发着动人光彩的脸庞,稍一犹豫,终于道:

“姑娘来到这边陲之地,原本相爷很是担心的,如今依蓝庭看来,姑娘倒是过得极好。”

另外一句不曾说出的话,也不该说出的话便是“看来那萧正峰待姑娘是很好的,以至于如今姑娘看着倒是比在闺阁里那会儿看着气色好了太多”。

阿烟抬手,纤细嫩白的手轻轻抚过耳边的一点碎发,笑着点头道:

“是了,原本我以为来到这里会不适应的,不曾想竟然连病都没生一个,气色也比以前好多了。”

蓝庭点头笑:“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一时柴九自带了蓝庭前去早已经准备好的客房休息,这边阿烟进了正屋,拿了蓝庭送过来的单子,却见真是应有尽有,连各种药草补品都在列,可真是省了自己不少功夫。此时她最心爱的焦尾琴并一些往日所看的书也都送过来了,青枫正在那里吩咐几个丫鬟如何如何摆放,都是按照以前阿烟所习惯的来摆。

正这么摆弄着时,萧正峰掀开帘子,一低头走进来了。

恰好此时青枫也已经收拾妥当,当下便带着几个小丫鬟出去了。

“好好的怎么又这个时候来找,可是有事儿?”阿烟一边抚弄着久违的琴弦,一边笑问道。

萧正峰走到墙角桌子上码放的那一排书上,随意拿了一本看了看,都是一些诗词歌赋并杂记的书,他并没有什么兴趣。当下他一边翻着那些书,一边不经意地道:

“也不算是大事。”

阿烟听到这话,便抬首看过去,这么一抬首间,便见萧正峰的右耳朵轻轻动了下。

她抿唇笑了:“到底怎么了?”

说着这话,她已经走到他身后,轻轻搂住他的胳膊:

“今日蓝庭所说太子涉嫌刺杀皇上的事儿,你怎么看?”

萧正峰此时翻开的是一个年代久远的本子,看得出这是阿烟用过的,一些书页的边角用委婉柔和略带稚气的小楷字做了一些注释,陈年的纸张发黄,脆而薄。

想来小时候的阿烟一定是个刻苦读书的孩子。

他望着童年的阿烟所写出的那些注释,抿了下坚毅的唇,淡道:

“我答应过你,不想再哄你什么话。不过这个事儿,我不想说。”

停顿了下后,他到底是解释道:“这是男人操心的事儿,我不想你为了这个牵肠挂肚。”

阿烟放开了搂着他的胳膊,从他手里接过来那本陈旧的书,记得这是自己三四岁时所读的,当年母亲曾经亲自对着这本书教她说文解字。

她笑望着曾经的自己那稚嫩的字体,轻声道:“我只问你,我的父亲知道吗?”

萧正峰摇了摇头,深沉的黑眸安静地望着阿烟,他温声道:

“你放心,我做事,自有分寸。”

阿烟低下头,白嫩纤细的一截颈子上丝丝缕缕的乌发轻轻动着,她温顺地点了点头:

“那我不问就是了。”

或许因为这个事儿吧,晚间的时候阿烟可以感觉到萧正峰比起往日有些沉默,他素日喜欢逗弄自己的,不过今晚却并没有,而是直奔而来,攻城略地不过须臾之间。

她一边咬牙承受他的力道,一边想着,这个男人实在是有点大男人呢,骨子里霸道得很。别看那会儿没得到自己时,他是那么伏低做小,但其实一旦得了,就把自己看作他的所有物,捧在手心里疼着护着,却又把一切风雨都遮挡在外面,竟是要把自己养成不知世事的模样。

她纤细的胳膊揽着那苍劲有力的腰杆,手指头摩挲着他后背上的一道疤痕,半合着眸子。

虽然这个男人实在是有点太霸道,不过她还是很喜欢的。

如果可以,她倒是恨不得一辈子不操心啊。

到了第二日,非常难得的,阿烟醒来的时候,这男人还在屋里,正对着她那一摊子书琢磨着什么。

“怎么没去军中?”

阿烟眨了眨惺忪睡眼,迷糊着问道。

军里都是有规矩的,每天早早地开始晨练,他这个当将军的不必如此折腾,不过也该是去视察的。

“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呢,哪能天天去。”萧正峰不在意地这么说着,又抬头笑道:“如今屋里一下子多了这些物事,我想着你这些书放在桌子上也不好看,回头给你做一个书架如何?”

阿烟笑着点头:“那敢情好,前几日就想这事儿来着,只是到底懒散,还没和你提呢。”

萧正峰走到炕边,帮她顺了下因为睡觉而蓬松的头发:

“想要什么样子的?我军中有一位巧匠,再新鲜的花样都能做得出来,到时候你尽管提要求就是了。”

阿烟歪头靠在他肩膀上,只觉得这人实在是无处不体贴。不要说身旁的丫鬟仆妇,就是自己亲娘在,也没有对自己照料得如此周到的。

她满足地想了想,这才道:“什么样的都可以啊,不过花纹的话,我喜欢梅兰竹菊的,看着清雅。”

此时阿烟就挂在萧正峰身上,他可以闻到阿烟身上似有若无的花香味,当下他笑捏了捏她粉嫩的脸颊,笑道:

“好,这两日就给你做。恰好我知道有一块上等的黄梨木,做这个书架再合适不过了。”

阿烟微诧,看着这男人眸底那温润的笑容:“好好的怎么有这个?”

黄梨木价格不菲的,也不是轻易能得一整块来做个书架的。

萧正峰手指头轻轻蹭了下她的鼻子:

“这个你就不操心,总之不偷不抢不受贿,来得光明正大。”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