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正峰说,这马上就要打起仗来了。

阿烟努力回忆了下上辈子,记得就在她十六岁的这一年夏日,北狄确实是和大昭再次打了一场的,只是具体细节她却并不知道了。

虽不知道,可心里也并不觉得不踏实,只因为身边有个萧正峰,想着他是诸事都能料理妥当的。打仗又如何,正是他一展英姿的好时机呢。乱世造英雄,如果不是永和帝驾崩后大昭朝局震荡,也就没有一个齐王上位,更不会有那个从下等将军一路直打到平西侯的萧正峰了。

于是阿烟在锦江城这平和的日子依旧过着。萧正峰最近越发忙了,忙得有时候连晚饭都顾不上回家吃,甚至有时候一整夜都在外面没回来。

不管她是否回家,她都会吩咐侍女为他准备了他素日爱吃的那些菜,给他温在锅里等着。

有时候她一个人躺在炕上,想着那个男人忙碌的事情,那都是刀枪血雨里闯荡啊,以后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呢。每每这个时候总是安慰自己,他那人命硬,怎么会出事呢。

想多了,她便有些恍惚,只觉得自己身子轻飘飘的迷糊,就那么昏沉沉睡去了。睡梦中,被窝里进来一个男人。她都不用睁开眼睛,那种熟悉的粗粝感,那种醇厚的味道,这就是她的男人,于是她张开双臂紧紧缠住他,用自己的温热来迎接他安抚他。他就如万年坚石那么刚硬,而她就如春蚕吐丝那般柔软,他们在炕上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彼此嵌合。

日子就这么过了一个月,这仗依然没有打得动静,反而是前往阿拉的第一批商旅回来了,其中自然包括格雷。蓝庭也从沧州老家过来,带来了顾齐修的信,信上说及在老家的种种。阿烟看到父亲竟然在老家养了鸡鸭,不免笑了,想着也该是时候安享晚年了。

蓝庭这次来锦江,一则是看看阿烟,二则是接应那批货物的。如今顾家虽然搬迁到了沧州,可是这买卖依然要做,于是蓝庭便和阿烟商议着,另开一个商户来卖这些物事,或者说干脆把这些货品卖到南方去。

阿烟倒是赞同这个,南方的大户人家不比燕京城少,且风气更为开放,或许比燕京城人更能接受这些新鲜的玩意儿。

蓝庭和格雷把那一批货都整理过了,分门别类准备运往南方了。这一日蓝庭特意过来,送到府上几大红箱子的东西,说是这一次运回来的各样小物事,他每样都挑了一些,留给夫人用的。

阿烟打开箱子,却见真是精细别致的各样物事不断,有奇巧会自己行走的小人儿,也有自鸣钟,还有之前所见的绵羊油胭脂水粉等物,甚至还有半箱子女儿家穿的衣裙。

荼白见了那些衣服,不由发出赞叹之声:

“外面的姑娘和妇人不知道多少穿了这种样式的裙子呢,只不过她们的料子没有夫人的这个好,夫人快穿起来吧,一定比外面大街上那些好看不知道多少倍!”

阿烟随意拿出一个裙子展开来看,却见这布料是古烟纹碧霞薄锦的,摸起来光滑湿凉,比蚕丝还要舒服和柔软,犹如牛乳一般的光滑。

阿烟知道这衣服若是以前在燕京城穿,实在是不庄重了。不过如今是锦江城,满城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是这样,如今看着倒是没有最初那么不能接受了。

偏生此时青枫过来,只看了一眼便笑道:“这个好看,夫人快穿上试试吧!”

阿烟微诧:

“青枫,怎么如今连你都觉得这么好了?”

青枫挑挑眉,掩唇笑:

“满大街都是穿这个的,我看得多了,就觉得这个好看呗!你看前几日知军家的姑娘穿了一身差不多样式的,只是料子没这个好,当时大家都夸好看呢。可是依我看,若是夫人穿上后,她是再也不敢显摆什么了!”

这话说得阿烟忍不住“噗”地笑出声,一时想着自己穿上这个后,萧正峰不知道会怎么看?他会喜欢吗?他看过别人这样穿吗?

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在丫鬟的撺掇下穿上了这个。

这一穿出来后,阿烟顿时觉得脸红耳热,正想着还是换下来吧,谁知道几个丫鬟纷纷称赞不已。

原来阿烟的身子骨比起其他女人却有不同,其他女子有环肥燕瘦,人说环肥要的便是前面鼓鼓胀胀,后面饱满圆润,而燕瘦呢,则是要得纤细玲珑,细腰儿一束惹人怜爱。可是这阿烟偏生将这两种都融合于一身。平日里穿着衣裙宽松也就罢了,看不真切的,如今换上这么一件阿拉国弄来的衣裙,那一抹烟色的包容和烘托下,实在是细白圆巧,随着她的气息而不断地在轻软的薄锦中上下起伏,仿佛用手那么一碰就能感觉到柔软丰润的触感。这抹胸上的一株牡丹花是忒地妖娆芬芳,越发增添了那处的妩媚。牡丹花的枝蔓弯曲着蔓延往下,来到了被细致勾勒出的纤细腰肢,更是随着她的脚步走动而不自觉地摇曳款摆,勾得人心里发痒。

阿烟又是生得肌白如雪,眉眼精致动人的,此时穿着这个,遥遥看去,又仿佛是天仙下凡,又仿佛是妖魅转世,一时不免让人赞叹,这世间怎生了这样的女子,既有倾世倾城的姿容,又有勾人心魂的身段。

别说是男人了,就是几个小丫鬟,也都看呆了。荼白在那里呆了半响后,忽而抿唇笑道:“我不知道别人喜欢不喜欢,反正咱家将军一定喜欢!”

一时几个小丫鬟越发笑了起来。

阿烟正想着,这么一件衣服,自己穿上实在是太引人注意,还是换了吧。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萧正峰从外面回来了。

几个小丫鬟见他回来,都各自退下去忙自己的事儿了。

“怎么穿了这样的衣服?”萧正峰其实是在军中忙着,想起家中有一个信函来,事关重大,特意回来拿的,不曾想看到阿烟穿着这么一身,不免皱眉。

“啊,这个不好看吗?”本打算换下这身衣服的阿烟,听到这话后不免有些失望,其实女为悦己者容,她还想着回头私底下穿给萧正峰看呢。

“难看死了。”萧正峰的脸色同他所说的话一样难看,绷着脸冷道:“换下来!”

阿烟一时有些呆住,其实自从她认识这个男人,无论是婚前还是婚后,这男人还从来没有对她说过一句重话呢。便是如今他忙着,也都总是会抽出时间来抱着自己,和自己细细温存,还会体贴地问起自己在家中的日常琐事。

偏生如今,竟用这么难看的脸色来对着自己,更用那么难听的话,那么冰冷的语气来命令自己。

她抿了抿唇,想说什么,不过到底忍下了,无声地点了点头,走到屏风后头去换衣服了。

萧正峰拿了藏在炕头的一个什么函件,便打算阔步往外走,待到一只腿迈出门槛的时候,他意识到了什么,停下脚步来,回首看了眼那边。

屏风后面,有窸窸窣窣的衣服声,原本那件穿在她身上古烟纹碧霞薄锦裙子已经顺滑地搭在了四扇山水屏风上,想来她其实已经换好了衣服。

屋外种着几株玉簪花,此时恰好开了,有淡淡的香味透过水晶珠帘钻进屋内,就那么萦绕在鼻端。

萧正峰默了片刻,却见女人依旧站在屏风后,并不出来,显见得是有些别扭。

他唇动了动,终于哑声道:“没说你穿着难看。”

说完这个,他到底是有急事,大步迈出,径自走了。

这边阿烟换上了日常家穿的衣服,默默地立在那里,听着男人的脚步声渐渐听到了,只余屋门口挂着的水晶珠帘儿叮叮当当的些许碰撞声,清脆悦耳。

她这才走出屏风,此时也没什么兴致了,便叫来了青枫她们,将那两箱子小物事给几个侍女各自分了些胭脂水粉和小玩意儿,剩下的重新放好存在一旁了。

喜欢将军家的小娇娘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将军家的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